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十六章:陰謀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在鍾氏旁邊,絮絮叨叨的說著一整天發生的事情,只是都避重就輕的挑了些好的說。 鍾氏卻是淡淡的聽著,時不時的詢問一句,但是只要鍾氏開口,柳蓉立馬精神百倍的裝可愛賣萌逗笑。 一時間,屋外是冰...

柳蓉領著冬兒到得佛堂,外面便飄起了雪花,到得旁晚便下大了,不得已,兩人決定留在佛堂住一宿。

事實上是柳蓉死皮賴臉賴在佛堂不肯走,非要和鍾氏呆一起,鍾氏望著柳蓉那沒臉沒皮的樣子,最終無奈鬆了口。卻是把柳蓉喜的半天合不攏嘴。

冬兒反倒是有些不明白自家小姐了,在外面明明那般睿智,遇到什麼事情都不急不躁,彷彿天塌下來都有辦法一般,可面對鍾姨娘,卻立刻變了個樣,就彷彿一下子小了一旬,恢復了孩子氣。

但不管怎麼樣,她就是覺得這樣的小姐挺好,至少比以前好。

柳蓉卻不管冬兒的想法,黏在鍾氏旁邊,鍾氏去燒柱香,她便巴巴的跟著鍾氏上前,獻寶一般的快上幾步將香遞給鍾氏。鍾氏坐下,她便跟著坐在鍾氏旁邊,絮絮叨叨的說著一整天發生的事情,只是都避重就輕的挑了些好的說。

鍾氏卻是淡淡的聽著,時不時的詢問一句,但是只要鍾氏開口,柳蓉立馬精神百倍的裝可愛賣萌逗笑。

一時間,屋外是冰天雪地,屋內卻是暖暖的。

柳蓉不知道別人是什麼感覺,但是她喜歡這種暖暖的,呆在母親身旁的感覺,她只覺得即便是這樣永遠呆著也不會無聊,都充滿了溫馨。到得最後還硬是擠到鍾氏的床上,一定要和母親一起睡。

「都多大了,再過幾年便要許人家了。」鍾氏忍不住搖頭,卻是上前整理被鋪,寵溺的為柳蓉準備著。

至於應該伺候在旁的冬兒被柳蓉吩咐下去,準備她自己需要用的被鋪了。

「才不管,女兒不管多大都是娘的女兒,在娘身邊,就是小孩1柳蓉嘟著嘴撒嬌著,只是望著鍾氏忙碌的身影,眼底漸漸凝出水意。

若上一世,就能這樣珍惜呆在母親身邊的每一刻。沒有因為身世的問題,長期和母親鬧,最後害得母親為了救她被大貨車撞就好了。

「小姐,你怎麼了?」抱著被褥走進屋子,冬兒便見柳蓉愣愣的望著鍾氏的背影,兩行淚滑落臉頰,不禁焦急的詢問。

柳蓉趕忙用手抹了抹臉,在鍾氏轉身前,揚起笑臉:「沒什麼,就是高興的。」見鍾氏轉過身眼神詢問,孩子狀的癟了癟嘴:「就是覺得能和娘在一起,真的是太好了。」

說著話,眼底的濕意再忍不祝

鍾氏快步上前抱住柳蓉:「傻孩子,可是受什麼委屈了,娘不是一直都在你身邊嗎1

鍾氏輕輕拍著柳蓉的背,緩緩的安撫:「不怕,一切都有娘在呢。」

柳蓉趴在鍾氏的懷裡,深深的吸一口氣,沒錯,就是這個味道,母親的味道,母親疼愛自己孩子的味道。

冬兒見狀,想到柳蓉今天差一點就被人陷害,到得佛堂一直歡聲笑語的,就為了不叫鍾氏知道發生過這麼驚險的事情,可到底心底一直忍著委屈,這麼一想,也忍不住鼻尖一酸。

卻是趕忙走到一旁,裝作忙碌鋪自己的床鋪。

小姐不想叫鍾姨娘擔心,她一定要好好做到不叫鍾姨娘看出來才行。

「好了,今晚也要早點休息,你們明早才能一早回去,萬一大夫人差遣人來喚你去上課,你們卻不在,錯過了就不好了。」鍾氏說著微微一頓,表情比往常要多了份嚴肅:「那常姑姑很是有些名氣,但凡她教過,提起過覺得不錯的姑娘,最後都嫁的不錯。你可要仔細一些。」

說到這裡,卻是沒在說下去。

柳蓉卻是知道鍾氏雖然面上淡然,心底還是介懷自己被貶為妾侍,還累的她也平白低別人一等,不想叫鍾氏情緒低落,卻是仰頭笑著道:「娘你放心便好了,你女兒是誰,聰慧靈巧,美麗大方,還能有不誇你女兒好的?」

「再說,不就是個常姑姑嘛,您等著的,看你女兒怎麼手到擒來,以後給您找個厲害的女婿,接您出去享清福1

「你個孩子,這話是你能說的嗎,這沒臉沒皮的瞎說,萬一叫人聽了去可怎麼好。」話是這麼說,鍾氏臉上卻是多了笑容。

柳蓉沒將這事情放在心上,見鍾氏笑著,也跟著開心的笑起來。

一旁聽著母女倆說話的冬兒卻是暗暗上心,知道明天的事情,可能關乎柳蓉的人生大事,不等這母女聊久,便提前出去打水給柳蓉準備就寢。

望著冬兒眼巴巴遞過來的擦臉布,柳蓉哭笑不得,她賴在這裡,就是為了蹭在鍾氏身邊,好和鍾氏多嘮嘮的,這還準備秉燭夜談呢,結果就被這丫鬟這麼攪和了,這整的。

冬兒卻是一副柳蓉不接,就堅決不放下手的英勇就義表情。彷彿柳蓉不趕緊洗臉就寢,就是要了她的命一般。

「好了,趕緊接過去,冬兒都遞了那麼久了,你再不接,她可就要累壞了。」鍾氏責怪的看著柳蓉。

柳蓉無奈伸手:「就你多事。」

冬兒卻是傻乎乎的笑著。

這邊歡聲笑語,佛堂的另一邊卻是咬碎銀牙,最後更忍不住站起身就要摔屋子裡的東西。

一旁伺候的丫鬟蓮兒趕忙拉住柳芙:「小姐,可不能這樣,你本來就被罰面壁思過,若還鬧出這般動靜,叫老夫人知道了,恐怕這一年半載都不要想出去了。」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難不成就叫我眼睜睜的看著那個賤人歡聲笑語,我卻要錯過常姑姑,嫁不得好人家嗎1柳芙忍不住拔高聲音。

蓮兒趕忙捂住柳芙的嘴:「小姐,萬萬不可再這樣說了。」

柳芙喘著氣,好一會才撥開蓮兒的手,一雙眼睛望著燭台上搖曳的火光,越加晦暗不明,突然,柳芙像是做下什麼決定一般看向蓮兒:「她既然叫我不好過,難不成我就能叫她好過。蓮兒,我要你去替我辦一件事情1

說著柳芙附到蓮兒耳邊一陣耳語。

蓮兒聽后一愣:「真的要這樣嗎?」

「我都已經毀了,難不成我還要叫她好過嗎?」柳芙兇狠的看向蓮兒。

「這……是,蓮兒這就去辦。」看到柳芙的眼神,蓮兒立刻點頭,退出屋子。

a

h

ef=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a> a>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