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十四章:爭鋒相對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也看到一切了,對嗎?」 見到柳蓉的微笑,柳芙的心不禁微亂,明明覺得沒有問題的問題,也似乎有很多問題存在一般,只是這個時候,柳蓉這次問的問題和之前幾乎一致,她已經沒有反駁的餘地,只得硬著頭皮點頭...

就在大家都以為柳蓉要嚴厲拷問柳t時,柳蓉卻如同之前一般,對著柳t笑著蹲下:「手還疼嗎?我幫你把手擦乾淨好嗎?」

柳璇嘴角嘲弄的勾起,想要表示善意軟化六姐兒?這就是所謂的有證據可以證明自己沒有對柳t動過手?真是笑話!

大夫人忍不住跟著皺眉,蓉姐兒這一步恐怕是走錯了,越是這樣對六姐兒表達善意,恐怕大家越確認相信柳蓉做過這件事情。想著大夫人不禁掃視向其它人,便見常姑姑已經忍不住搖頭,老夫人卻是冷笑的看著。

柳蓉卻是彷彿完全沒有感覺到這些一般,取出自己的手絹,也不管六姐兒是不是拒絕,將她的小手拉出輕輕的擦去上面覆蓋的泥土,仔細檢查上面是不是有細小的劃破的傷口。在古代這樣的地方,小孩子不小心破傷風,恐怕就難救了。

六姐兒愣愣的望著低頭認真給自己擦手的蓉姐兒,滿臉的茫然和不知所措,甚至抬頭向曾經給過自己好吃的大夫人求救。直到大夫人沒有幫她,沒有開口,才僵僵的繼續站著,任柳蓉擺弄。

柳蓉慢慢的擦著,感覺到六姐兒手微微縮了一下,才輕聲開口:「不要擔心,會有一點疼,但擦乾淨一些,才不會感染,如果有熱水就好了。」

六姐淙徊幻靼琢蓉的意思,但也隱隱約約是知道柳蓉會醫術,還救了二奶奶,一聽柳蓉的話,趕忙離開找水,也不知道是從哪裡弄來的,竟在不一會時間,就弄來一小盆熱乎乎的水。

冰天雪地中,冒著熱氣。

柳蓉點頭示意了一下,用熱水替六姐兒的手弄乾凈,才站起身來。

「這就是你所謂的有證據?」柳璇恥笑,那些等著柳蓉給證據的人也同樣已經等不及,老夫人的臉色更是難看至極,明顯的也是不願意再等了。

柳蓉沒等老夫人開口,便已經轉頭看向柳璇:「九姑姑何必如此著急,我何時說過這就是我的證據,只是六姐兒摔跤磨破了手需要處理一下,證據一會便會到。」

說著話,柳蓉看向之前端水過來,現在想要給六姐兒捂手的小丫鬟:「別碰她的手,你的手沒有清洗,不說碰到她的傷口會疼,就是不小心碰上,也有可能會有細菌,到時候紅腫了就不好了。」

柳蓉說著微微一頓:「可以麻煩你幫我去梅園內將冬兒和四姐兒喚來嗎?」

小丫鬟一呆,何時見人這麼對自己說過話,一時慌張無措,只剩下麻木的點頭,點了好幾下,才反應過來要進梅園,趕忙重新點了一次,退著跑進梅園。

「你所謂的證據就是現在叫四姐兒過來?笑話,這樣叫她過來,和之前的狀況能有什麼區別?」柳璇嘲弄的看著柳蓉:「我看你還是趕緊接受懲罰,別在這樣拖延時間了。」

「這樣的天氣,叫那麼多人陪著你在這麼冷的院子里,還說什麼證據,別到最後鬧出一場收不了的笑話1柳蓉說著看向身旁伺候的丫鬟和媽媽,那些丫鬟和媽媽也忍不住跟著笑起。

常姑姑已經不打算繼續看下去,這已經是沒有懸念的結局。

一旁伺候老夫人的陳媽媽也忍不住低下頭,不忍再看。

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看好柳蓉。到了現在,柳蓉也沒有拿出存有實質的證據出來證明自己的清白,而六姐兒雖然接受了柳蓉的幫忙,也完全沒有開口幫柳蓉辯解什麼的意思。

所有人都不覺得柳蓉是真的有什麼證據,就像柳璇說的,所有人都認為柳蓉只不過是拖延時間。

柳蓉表情依舊平平淡淡,看不出絲毫變化,淡定的很,讓那些注意她的人,都忍不住認為她這是破罐子破摔了。

就在這個時候,小丫鬟帶了冬兒和四姐兒回來。

四姐兒見院中如此奇異的安靜,有些奇怪,忍不住想璇。

「我現在要問你幾個問題,你都要如實的回答我,在此之前,我已經拿這些問題問過六姐兒,六姐兒也都已經回答我了。所以你說的話,是不是屬實,只要和六姐兒是不是相同,就能看出來了。」柳蓉在四姐兒柳芙的眼光掃向柳璇之前,對著柳芙開口問道。

所有人不禁全是一愣,因為她們在場,自然了解全部情況,柳蓉根本沒有問六姐兒任何問題,就是剛剛想要離開的常姑姑也忍不住抬頭看向柳蓉,想看看柳蓉究竟要做什麼。

她不信有什麼辦法,還能挽回全局,但是這變故,確實不在她的預料!

柳芙忍不住心中一緊,面上也變得緊張。想,又擔心現在看,目光太過明顯,只得看向其它人,卻發現所有人的目光都很是奇怪,看到六姐兒也和平時表情不同,只獃獃的望著柳蓉時,心中忍不住咯一下。

「柳芙,你是親眼看到我打了t兒是嗎?」柳蓉看著柳芙問出第一個問題。

柳芙眼珠子微轉,確定這個問題沒有問題,才謹慎的答道:「是。」

聽到柳芙的回答柳蓉微微一笑:「好的,也就是說,這件事情發生的時候,你從頭到尾都在場,也看到一切了,對嗎?」

見到柳蓉的微笑,柳芙的心不禁微亂,明明覺得沒有問題的問題,也似乎有很多問題存在一般,只是這個時候,柳蓉這次問的問題和之前幾乎一致,她已經沒有反駁的餘地,只得硬著頭皮點頭:「是。」

「很好,那我想知道,我當著你的面,對t兒動手,我打的她哪個部位,你既然從頭到尾都在,我相信,你應該將一切都看在眼裡才對。不可能不知道,我打的t兒什麼位置。」柳蓉定定的看著柳芙開口。

柳芙一呆,沒想到柳蓉會當著所有人的面,問這個問題。

其它在場的人,也都跟著愣住,大夫人甚至是重新仔細打量柳蓉。

「你最好確定清楚你的回答,要知道之前,t兒已經回答過這個問題,大家可都已經聽到了t兒的回答。」柳蓉加重語氣,對著柳芙一字一句的說道。

柳芙只覺得滿頭大汗,柳蓉根本沒有打過六姐兒柳t,又怎麼會有答案,她也不曾和六姐兒仔細安排過這件事情,之前會這樣說,也只是為了討好九姑姑,一時的靈機一動。她怎麼可能會知道六姐兒回答的是什麼!

「柳芙,你如果一直這樣不回答,恐怕大家都會覺得你之前的話有假,心中有鬼,才會這樣回答不出1柳蓉繼續給柳芙加一棒。

柳芙終於忍不住看向柳璇,柳璇皺著眉頭看著柳芙,想提醒柳芙,柳蓉根本沒有問過六姐兒問題,偏偏在這個時候根本沒有辦法做到這樣程度的提醒,只能著急。

見柳璇都沒有指示,柳芙終於忍不住面色一白。

「柳芙,問你話呢,你怎麼不回答?」柳蓉平淡的提醒道:「難不成根本沒有這樣的事情,其實一切都是你自己胡謅的,就為了誣陷我?」

柳芙心中一慌:「不是的,你……你打的是,打的是……」

頭髮沒散亂,不可能打過,臉沒有紅,也不可能打過……

「打過哪裡?還不快回答1柳蓉快速的說道。

「掐的手臂,對了,就是掐的手臂1柳芙彷彿活過來一般,快速的對著柳蓉說道。

一旁的柳璇忍不住笑起,這個回答太好了,別的地方怎麼可能打,也只有這個地方能隨便打,還看不出來了!柳蓉,你這回完了吧!

柳蓉卻是看著柳芙勾起一個微笑,只叫柳芙心驚肉跳,隨即便見柳蓉的嘴巴再次開合:「真可惜,你和t兒的回答不一樣,t兒當著大家的面回答的是我直接抬腿踢的她1

柳芙忍不住身子一軟。

「你說這是為什麼呢?為什麼你和t兒的回答不一樣呢?還是說……你記錯了?」柳蓉緩緩的引導著。

柳芙眼睛一亮:「是,對,就是這樣,我記錯了,你是先踢的t兒,再掐的t兒手臂,就是這樣……」

「好了!夠了1老夫人終於忍不住開口,不願意繼續看這個平時她還算疼愛的玄孫女繼續出醜下去:「蓉姐兒,你面壁的懲罰便算了,只是無論如何,還是要懂孝道,懂得尊重長輩的,不是牙尖嘴利便可以,便罰你抄三遍孝經,也好學學怎麼孝順父母長輩。」

說著,老夫人微微一頓,才看向到了現在還滿臉茫然,不知道自己出了多大丑的柳芙:「芙姐兒,你污衊親人,不知友愛,從今日起,去佛堂面壁三個月,沒我准許,不得踏出半步1

a

h

ef=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a> a>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