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十一章:劍拔弩張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之詞,也不問個究竟,就這麼懲罰我,這就是長輩應當有的作為?」 「好!好!好1見自己的手被攔住,一直以來的怒氣沒有爆發出去,柳璇更怒:「連長輩都敢還手了,今日這事情,我就不該心軟只想這麼教...

四姐兒柳芙面上一喜,只要柳蓉敢對六姐兒做出什麼事情,她就有十分把握讓柳蓉不能跟著常媽媽,到時候九姑姑一高興,太祖母肯定會獎賞她,這般想著,她快速對著身旁伺候的丫鬟使眼色,讓丫鬟趕緊去喚大夫人身邊的人來。

六姐兒柳t見柳蓉向自己走來,嚇得忘了哭泣,晶瑩的淚珠要掉不掉的掛在眼角,那模樣如同森林中迷路的小鹿一般

冬兒卻是看著柳蓉走到六姐兒面前站定,忍不住等死的閉上眼睛,心裡直呼,完蛋了!

柳蓉對著六姐兒半蹲下,六姐兒忍不住後退一步,被泥土弄的臟污的小手卻是被柳蓉抓住,就在所有人都以為柳蓉要訓斥六姐兒亦或者要打六姐兒時,柳蓉嚴肅的面孔忍不住笑起:「怕什麼,衣服被弄髒的人都沒說話,你倒好自己倒是先哭了。」

說著話,柳蓉檢查起六姐兒的手,之前那一下摔的不輕,也不知道六姐兒身旁照顧的媽媽去哪裡了,竟也不好好照顧著,讓她這麼小的孩子又疼又受驚嚇的:「沒有破皮,以後可不能遇到事情就哭,便是做錯了事情,好好道歉一聲便好了,不是什麼大事。」

見六姐兒柳t還是傻愣愣的望著自己,可憐兮兮的小臉看著越發叫人心疼,柳蓉不禁安撫道。

雖然得到了柳蓉安撫,六姐兒卻還是後退了一步,將手從柳蓉手中收回,忍不住仰頭看了一眼四姐兒柳芙,又看看柳蓉,也不知道這麼小的孩子在想些什麼,最後卻是低著頭,看自己的小繡花鞋。

見六姐兒看向自己,四姐兒面上一僵,忍不住瞪了一眼六姐兒,心中卻對柳蓉的表現各種不高興。

冬兒本是閉著眼睛,等了好久不見六姐兒哭聲再次響起,終於忍不住睜開眼睛,當看到柳蓉半蹲在六姐兒不遠處,沒有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的時候,終於輸出一口氣,趕忙上前幾步,拉起柳蓉:「我的小祖宗,還好沒發生什麼事情,我們不要再呆在這裡了,我們趕緊回去吧,免得鍾姨娘一個人在佛堂擔心了。」

柳蓉卻沒有理冬兒,只是淡淡的看向四姐兒柳芙。

被柳蓉這麼一看,柳芙竟是心中略微一慌:「這麼看著我做什麼,我都沒有說你將我六妹弄哭,你倒是好,先這麼瞪起我來了1想到自己背後還有九姑姑,柳芙忍不住站直身子挺直胸。

卻說這四姐兒六姐兒都是二房的姑娘,只不過四姐兒柳芙是原去世二奶奶留下的女兒,而六姐兒卻是妾侍所出。而柳蓉是大房裡的三女兒。雖然柳蓉對六姐兒態度表現的尚可,可這中間的隔閡和微妙狀態,卻叫三人分別站在一個方向。

「這是出什麼事情了?不是才讓你們各自回住處準備嗎?怎麼才離開梅園,就出事了。三姐兒,你作為幾個人中最大的,就不會好好照顧妹妹嗎?」最先出現的竟是柳璇,只見她眯著一雙鳳眼看著柳蓉。

柳蓉眉頭微微皺起,這幾個人配合的倒是恰到好處。

「九姑姑,H兒不過是不小心弄髒了三姐的衣服,三姐便趁著H兒的乳娘和丫鬟都不在,打了H兒。」四姐兒快速的惡人先告狀道。

柳蓉抬眸,倒是沒想到四姐兒竟會做這樣的事情,自己和對方沒仇沒怨的,說起來,這次還是第一次見面!但當看到柳璇面上揚起的得意笑容,便保持了沉默,這樣不利的情況,她不想開口,況且柳璇雖然是姑姑,是長輩,卻也沒有辦法出狠招懲罰自己。

柳璇嘴角冷冷的勾起,真以為自己會沒事嗎?

「沒想到鍾姨娘竟將你教成了這樣,H兒這麼小,你竟然也下的了手,如果我今天不懲罰你,還得了。」柳璇說著快步走上前,伸手就想要扇柳蓉巴掌。

冬兒一呆,想要上前攔已經攔不住,嚇的忍不住閉上眼睛。

柳蓉卻是直接伸手攔住對方抽過來的手:「九姑姑,你只聽一面之詞,也不問個究竟,就這麼懲罰我,這就是長輩應當有的作為?」

「好!好!好1見自己的手被攔住,一直以來的怒氣沒有爆發出去,柳璇更怒:「連長輩都敢還手了,今日這事情,我就不該心軟只想這麼教訓你一下便算了。」

柳璇說著微微一頓,對著身後的大丫鬟開口道:「夏荷,把蓉姐兒給我綁了,送到劉大奶奶那裡,好好的說道說道這件事情,我倒是想知道,待你到了你母親那裡,是不是還這麼硬氣1

柳蓉眉頭一蹙,以劉大奶奶討厭自己的程度,出現這麼個現成的把柄,怎麼可能會不狠狠處罰自己,而到時候,自己根本沒有辦法對抗,因為劉大奶奶對付不了自己,恐怕是會直接把懲罰加註到鍾氏身上。

一時之間,這梅園外,劍拔弩張!

六姐兒被這詭異的氣氛弄的忍不住抬頭,看看柳璇,又看看四姐兒,最後看到柳蓉時,淚珠又忍不住含在了眼裡,最後不知道是想到什麼,竟哇的一聲嚎啕大哭起來:「哇……H兒要乳娘,H兒要乳娘……」

四姐兒卻是面上一喜,快步走到六姐兒柳t身旁哄起:「H兒不怕,九姑姑會幫你好好懲罰三姐的,以後再也沒有人敢這麼對H兒了,H兒不哭。」

這麼一打斷,柳蓉卻是抬頭看向柳璇:「九姑姑何必如此捨近求遠,母親的院子離這裡遠,我們何不直接找祖母評評理,將這裡的是非曲直好好的查上一查?」

既然無法避免,那便要找個對自己有利一些的地方進行反擊!如果是去劉大奶奶處,到時候就真的是黑白都是她們一張嘴來說了。

冬兒一旁聽著這些,卻是又急又怒,急是擔心柳蓉受什麼大的懲罰,氣怒卻是替柳蓉委屈,蓉姐兒明明沒有對六姐兒動手,是六姐兒摔到了后,站起來走幾步撞到蓉姐兒,把蓉姐兒的衣服弄髒了,蓉姐兒都還溫和的安撫六姐兒,這些人怎麼能如此顛倒黑白。

只是她膽子小,心中雖然急怒,可看到柳璇和幾個主子,醞釀在心間想要幫自家主子說的話,就這麼堵在胸口,一句也說不出。

柳璇眉頭皺起,母親自幼對她嚴厲,這事情若是鬧到母親面前,說不定會多生枝節,如此一想,柳璇就想開口拒絕。

「冬兒,還不快去將祖母請來,我們在梅園外鬧出這麼大的事情,若是祖母知道我們不求近找祖母解決,卻去大老遠的找母親,豈不是會覺得我們認為她老糊塗,無法處理這些事情了?」柳蓉一句句刺進柳璇心裡,卻是讓她想說的一句話,硬生生的憋在胸口,只覺得氣悶異常。

冬兒快速應了聲是,就要向梅園走去,卻是迎面遇上從梅園出來的大夫人和常姑姑。

柳璇一見大夫人和常姑姑,心中一沉,擔心之前的對話自己的母親聽到,眼珠子一轉,快速的對著身邊的人吩咐,讓夏荷去找老夫人來做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