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十九章:教養嬤嬤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完全裝作沒看到自己。 後來柳蓉才知道,大姐兒和二姐兒竟然都是劉大奶奶的女兒,只是這兩個女兒的性格真真南轅北轍,大姐兒是一絲都不像劉大奶奶,二姐兒卻是像足了劉大奶奶,對她的態度也彷彿是一...

鍾氏雖然不生柳蓉的氣了,卻沒有答應和柳蓉一起回去住,這叫柳蓉有些鬱悶。

「娘,您不陪著我,我休息不好。」柳蓉堵著嘴,只差沒撒潑滿地打滾,任性拽鍾氏和自己回去祝

鍾氏清冷的面龐不禁變暖:「多大的人了,再過幾年都要許人家了,還像個沒長大的孩子一樣,你這樣子,誰能相信你能治病救人。」

「我才不管別人相信不相信呢,我只要娘一直陪著我。」柳蓉仰頭望著鍾氏,雖然是半撒嬌的說話,可她心底卻是認真的。

文定侯府對鍾氏根本不重視,也不好,只要有機會,她就一定要帶著鍾氏離開這裡,親自好好奉養到老。

鍾氏搖頭失笑:「不是娘不願意陪你,而是娘在佛前許了願,只要你平安歸來,便在佛堂里住下,成為菩薩最虔誠的信徒。娘不能言而無信,不然菩薩會怪罪的。」

「可……」柳蓉還想要再說什麼,鍾氏卻是打斷,難得正色的望著她:「其實娘住在這裡也好,還能少些紛爭,也能叫劉氏安心,不會有人將主母的位置搶過去。」

「娘1柳蓉皺眉,她就是不想鍾氏吃虧,就是不想叫鍾氏退讓,更不想鍾氏一個人在佛堂前過的這般冷清。

鍾氏拍拍柳蓉的手:「最重要的是,娘喜歡在冷清一些的地方呆著,有些時候,冷冷清清,平平淡淡反倒是難得的福氣。」

鍾氏彷彿想到什麼,面上有些沉:「況且,都是一家人,爭這爭那,爭到最後說不定把家都爭散了,到時候覆巢之下無完卵,又何必呢。要知道你外公家……娘唯一擔心的是你的婚事。」

柳蓉只覺得鍾氏的話大有深意,還不等多想,卻是轉到了她的婚事上。

鍾氏卻是微微一頓,看柳蓉在認真聽著,才低聲說道:「你要記著,無論高嫁低嫁都不是福氣,唯獨對等的嫁過去才好。這樣的夫家願意娶你,說明夫家無高攀之心,家風端正。到時候你只要性情溫和些,夫妻定能溫潤平淡,相敬如賓。雖可能沒有低嫁多人寵愛,也沒高嫁多繁華榮耀,卻也不會有大的起伏叫人心碎。平淡安穩,才是真正的福氣1

說到這裡,鍾氏忍不住微微一嘆:「可惜你的婚事娘做不得主,娘只擔心你日後會為了侯府嫁了薄倖之人。」

「但無論如何,你定要放平淡心,任何地方,心態只要平穩,都會成為安靜的處所。」鍾氏認真的看向柳蓉的眼睛:「說起來,娘很高興你會些醫術,若到時候真的過的不好,又無法和離,那便跑吧1

柳蓉驚訝的望著鍾氏,從沒想到冷冷清清,話不多的鐘氏竟會有這樣超越的看法和見地,還能說出這些在這個時代算的上大逆不道的話來。

突然想到對方的生活,柳蓉心尖一酸,這一切恐怕都是鍾氏的肺腑之言,和對自己的生活嚮往。而今磨平,便全部都是對自己女兒未來生活的期盼。唯恐自己唯一的女兒也走上自己相同的道路。偏偏揪心揪肺,萬般擔憂,都只能看著。

不知為何,她心中忍不住升起一股想要叫鍾氏放心想法,更升起一股想要爭取一些什麼的渴望。

「娘,您放心,那些表面的浮華,女兒不會去爭的,女兒會盡量讓自己嫁的幸福,叫娘安心的。」柳蓉認真的看著鍾氏說道:「到時定接您到女兒身邊由奉養。」

雖然知道不可能,鍾氏還是忍不住笑起:「哪有女兒接母親跟著夫家過日子的……傻姑娘,別說傻話了,趕緊好好想想,怎麼跟著教養姑姑多學些東西吧。」

柳蓉沒有多說什麼,心底卻是暗暗下定決心,面上只笑著哄著鍾氏繼續說話。

「蓉姐兒,大夫人身邊的胭脂來請了,說是教養姑姑已經到了,喚您過去認識一下。」正逗得鍾氏忍不住露出笑容,冬兒有些焦急的聲音從屋外傳來,打斷柳蓉的思考。

鍾氏面上恢復清冷,扶柳蓉站好,又仔細的整了整柳蓉的衣衫髮髻,看著沒有問題才開口囑咐:「趕緊去吧,記得規矩些,可不許再橫衝直撞,給自己闖禍了。」

不同於冬兒的火急火燎,鍾氏依舊是聲音平穩,說出來的話,有著一股定人心神的力量。

柳蓉應了聲是,才退出房間,對上冬兒略微驚喜,又擔憂的表情,不禁搖搖頭。

都說什麼樣的主子教養出什麼樣的丫鬟,怎麼冬兒的性格和鍾氏……真真的一點都不像主僕。

梅園

丫鬟婆子一旁伺候著,陣仗要比一般時候要大些,果盤什麼的也要比一般時候實,顯是費了心思的。

大夫人笑著對著坐在對面一身棕色祥紋的中年女人說話,時不時的傳出一些笑聲,看那模樣卻是早就認識的,說到興處,大夫人差點沒讓丫環婆子傳些梅子酒過來一起喝上幾杯。最終還是這中年女人勸阻才沒繼續。

不過也這歡聲笑語中,柳璇和一干文定侯府的女兒們陸陸續續到園子中。

當柳蓉到園子中時,便見大夫人和一個同自己年紀相仿的老夫人坐在一張桌子旁,兩旁則端坐著四位姑娘,其中除了柳璇她認得外,剩下三個還都是頭一次見。

偷偷問了一下冬兒,才知道旁邊坐的另外三個,分別是大姐兒柳芸,二姐兒柳茗,四姐兒柳芙,只是這三個看著陌生的姐妹,除了柳芸對自己點頭微笑示好外,旁的兩人,一個人是鼻孔朝天,對她滿臉不屑,另一個是明顯的討好著柳璇,完全裝作沒看到自己。

後來柳蓉才知道,大姐兒和二姐兒竟然都是劉大奶奶的女兒,只是這兩個女兒的性格真真南轅北轍,大姐兒是一絲都不像劉大奶奶,二姐兒卻是像足了劉大奶奶,對她的態度也彷彿是一個木子李刻出來的。

「老姐妹,你來瞧瞧,這便是我和你提起的,我的三孫女,柳蓉。」大夫人沒注意到下面女兒們的動靜,卻是看到柳蓉滿臉笑容的對著老夫人介紹道。

說完,又對著柳蓉吩咐道:「快到前面來給常姑姑見禮,這位常姑姑可是伺候過已過太后的,無論是宮中禮儀,還是旁的事物,了解知道的都比旁人要多,你要是能學上一二分,就足夠你吃上一輩子了。」

柳蓉趕忙上前行禮:「見過常姑姑。」

常姑姑對柳蓉卻僅僅點點頭,便沒有繼續搭理。

柳蓉微微一笑,也不介意,顧自選了大夫人的下首坐下。而一旁已經坐下的姑娘們,除了柳芸外,都是一臉滿意,外加一絲幸災樂禍。

而柳蓉卻是眼觀鼻鼻觀心,聽著大夫人和這常姑姑繼續聊著過往的事情,了解到兩人當初曾一起入過宮選過秀,且都落選了。只是兩人選擇不同,大夫人被家人嫁入了文定侯府,而這位常姑姑卻是自己選擇留在宮裡當差。

而今,大夫人成了文定侯的夫人,而這常姑姑卻是出宮榮養。

不過從兩人歡樂回憶過去的狀態,卻是能知道,兩人年輕之時,關係非常要好。

而隨著兩個人繼續聊,柳蓉也見到府邸里的五姐兒,六姐兒。五姐兒柳茜比她要小上一歲,但做事行為卻是老道,哄人也是有一套。

老夫人介紹之時,叫柳茜對常姑姑見禮,不同於柳蓉的一句話,年方十歲的柳茜卻是滿臉笑盈盈的開口:「茜兒見過常姑姑,早就聽說常姑姑是宮裡最懂禮儀的教養姑姑,一直盼著有機會和常姑姑學習規矩,沒想到就真給盼上了。」

常姑姑依舊是平淡的點頭,五姐兒面上微微一僵,卻還是點了點頭,立刻坐到四姐兒柳茗身旁。也不知道說了些什麼,不一會兩個人便笑做一團。

不過柳蓉卻注意到一點,柳茗雖然也是笑著,卻是帶著一股高人一等的優勢,彷彿看猴戲一般的笑著。而柳茜卻是討好的笑著。

至於六姐兒,卻是乳娘牽著手帶過來的,六姐兒年紀最小,如今才五歲,但是見禮時也似模似樣,只是說到最後,卻是問大夫人桌子上的蜜棗能不能吃,甜不甜,一臉渴望模樣,最後逗的大夫人忍不住抱起抱到自己腿上,一邊說你就是個小饞貓,一邊將碟子里的蜜棗放到六姐兒面前。

本以為還會在說些什麼,奇怪的是,這第一次見面見禮,便在幾個姑娘們聽大夫人和常姑姑聊天中過去。

旁人什麼態度不知道,不過柳蓉卻是蠻喜歡的,從兩位老人家聊天中,能了解到不少這個時代的東西。而看著幾個姐妹的狀態,也更加了解自己在這個府邸里的狀態。

現在看起來還真是蠻可憐的,姐妹里是一個盟友都沒有礙…

卻說柳蓉幾人離開后,大夫人才停下說笑,認真的看向常姑姑:「我家幾個姑娘,老姐妹你也都見了,以老姐妹你多年宮中的眼光,我家這幾位姑娘如何?」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