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十八章:生氣的鐘氏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蹙起才繼續說:「老夫人想叫女兒替九姑姑入宮。聖上年邁,若女兒入宮,恐怕這一輩子都要毀了。」 鍾氏緊緊的握住自己的手,柳蓉有些不忍心繼續說下去,可為了叫鍾氏搭理自己,她還是狠下心繼續說道:「女兒...

柳蓉回到自己屋中,卻不見鍾氏,唯有冬兒守著屋子。

「鍾姨娘回來之後,巧兒來了一趟,鍾姨娘便不願意呆在這裡了,說蓉姐兒你長大了,已經不需要她了,硬是搬到了佛堂,我怎麼勸也勸不聽,還把我留在了這裡等小姐你。」一見柳蓉回來,冬兒就彷彿找到了主心骨一般,快速迎上來

聽了冬兒的話,柳蓉趕忙叫冬兒領自己去佛堂。

到得佛堂,聽到屋中木魚敲動的聲音,柳蓉才定下心來,緩緩走進屋中。

佛堂里,鍾氏閉著眼睛靜靜的跪在佛前,柳蓉忍不住喚了一身娘。

鍾氏眼皮動了動,卻依舊勻速的敲動木魚,完全沒有搭理她的意思。

柳蓉走到鍾氏身旁坐下,再次開口:「娘,我回來了。」

「咚!咚!咚1木魚繼續響著。

柳蓉抬頭面帶質問的看向一旁恭敬站著的冬兒,只是巧兒來了一趟而已嗎?若真是如此,母親為何完全無視我?

冬兒見柳蓉滿臉怒意的看向自己,連忙對著柳蓉比劃解釋,雖然有些錯亂,柳蓉卻還是看出了冬兒的意思。

鍾氏生氣了。只有鍾氏生氣的時候,才會這樣,對人完全不搭理。

柳蓉微微一愣,忍不住想起下午的時候,鍾氏知道她給二奶奶剖腹產後,難看的臉色。還有當時跪在劉大奶奶身前的情況。

她清晰的記得,雖然鍾氏跪在劉大奶奶身前,努力替她抵擋懲罰,可面對她偷偷示好靠近,鍾氏對她卻是完全不搭理。

之後她更是小心的討好,鍾氏也是跪的遠一些,不靠近自己。直到左庭軒出現,告訴屋裡的人,要帶她去衙門,鍾氏立刻站起身來,擋在她身前。

即便那身體單薄,並沒有多的力量,卻依舊堅定的想要去做些什麼事情。

柳蓉低下頭,面上的表情沒有人能看清楚。

「鍾姨娘自從你去了老夫人那邊后,便很是擔心。」冬兒擔心鍾氏和柳蓉母女之間在沉默中產生爭執,趕忙開口道:「後來你被帶走後,鍾姨娘便到佛堂給你求福,一直跪倒現在,就連晚膳都不曾食用。」

「娘,念佛也不差這一會,我們可以先用了晚膳再念佛啊,不然佛祖看了也會不忍的。說不定氣您害他無法修得仁果,反倒不願意滿足你的心愿了。」柳蓉看著鍾氏略帶撒嬌的開口,她大約知道鍾氏在氣什麼了,鍾氏氣的是她將自己一再置入危險之中,明明知道她們的命運掌控在劉大奶奶手裡,還要這樣橫衝直撞。

鍾氏是真心疼她,才會生她的氣。想到這裡,柳蓉只覺得心中暖暖的,這一天來的煩躁都消散而去,恢復平靜。誰能要求什麼事情都盡如人意的,但是只要這個世界上有在乎你,對你真心好的人,這便也足夠了。

鍾氏敲木魚的手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依舊不搭理柳蓉。

柳蓉忍不住抬頭看向冬兒,雖然冬兒懦弱了一些,卻比她要了解鍾氏的性格和習慣。

冬兒見柳蓉眼色,有點僵硬上前一步靠近鍾氏:「姨娘……小姐出去到現在都沒用膳……」

鍾氏敲木魚的手微微頓了一下,雖然幅度很小,柳蓉卻是看在眼裡,趕忙對著冬兒示意,叫冬兒趕緊繼續說。

冬兒嘴巴一僵,表示自己真的不會說話,柳蓉一瞪眼,冬兒立馬看著鍾氏繼續開口:「聽說您硬搬到佛堂里了,就趕忙跑來看您了,您這樣不用飯,小姐看著難受,恐怕也不會吃飯。」

冬兒看了一眼柳蓉,便對上柳蓉橫過來的眼神,眼睛一閉,繼續說道:「可憐小姐剛剛好的身體,怎麼受的篆…」

「冬兒,去擺膳吧1鍾氏終於停止敲木魚,睜開眼睛,對著冬兒吩咐道。

冬兒驚喜的誒了一身,轉身便向外跑。

「冬兒,別忘了,除了準備晚膳,還要把娘要吃的葯也煎了。娘的身體還沒有好,還需要繼續喝葯調養。」柳蓉站起身,對著冬兒的背影囑咐道。

「知道了小姐。」冬兒的聲音遠遠的傳來。

柳蓉這才上前伸手要扶鍾氏起來,鍾氏卻是自己起來,碰都不叫柳蓉碰一下。繼而無視柳蓉走到佛堂左邊專門準備給禮佛人休息的椅子旁坐下。

「娘,您就別生女兒的氣了唄,女兒都知道錯了呢。不該橫衝直撞的,惹出事端叫娘擔心。」柳蓉厚著臉皮走到鍾氏身旁,拉著鍾氏的衣角撒嬌道。

鍾氏依舊沉著臉,沒有說話。

柳蓉糾結,看來撒嬌道歉都不管用了,這可怎麼辦才好?

她對於那些對她態度不好的人可以蠻狠處理,可偏偏對這樣一心對自己好的人沒有辦法。同時也更加在意對方的情緒。

怎麼辦才好,難不成鍾氏就要這麼一直不搭理自己嗎?那她接下來的日子可怎麼過啊,在這麼討人厭的府邸里,唯一真心真意對自己,可以說話的人,還被自己給弄生氣了。

突然,柳蓉眼珠子一轉,嘴角微微勾起。

「娘,女兒真的知道錯了,這府里的人只有娘親對女兒好了,您一定不知道老夫人今日喚女兒過去是為了什麼……」柳蓉仔細的看著鍾氏,見鍾氏聽到自己的話,眉頭略微擔心的蹙起才繼續說:「老夫人想叫女兒替九姑姑入宮。聖上年邁,若女兒入宮,恐怕這一輩子都要毀了。」

鍾氏緊緊的握住自己的手,柳蓉有些不忍心繼續說下去,可為了叫鍾氏搭理自己,她還是狠下心繼續說道:「女兒拒絕,老夫人卻是完全不許女兒拒絕。逼著女兒同意這件事情。而就在這個時候,二奶奶難產的消息傳了來……」

柳蓉緩緩的將這一天,除了幫左庭軒救人的事情外,一絲不漏的說出,說到最後卻也一併將自己的不安、無可奈何宣洩而出。

柳蓉忍不住趴在鍾氏的膝蓋上:「娘,這個世界上只有您最疼女兒了,如果連您都不理我了,女兒可怎麼辦?」

鍾氏心酸的跟著抹淚,終於不忍心再不理柳蓉,輕輕的將手放在柳蓉的頭髮上安撫柳蓉:「別怕,一切還有娘在,不都還有娘在嗎……」

柳蓉忘記這一晚自己是怎麼睡下的,只記得醒來的時候彷彿個孩子一般趴在鍾氏的懷裡,為此還被冬兒取笑了一番,可不知道為什麼,她反倒是覺得這樣真實,也安心。

那個不屬於這個世界的記憶,也慢慢模糊下許多,那個前世為自己操勞一世,卻完全不曾享受過她半分孝敬的母親也漸漸模糊,被鍾氏那張略微清冷,實則最溫柔的臉龐取代。

a

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a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