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十七章:回府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 柳蓉淡淡的應著,雖然沒有為難翠兒的意思,卻也不打算和翠兒親近。 待得走出老夫人的院子,柳蓉才漫不經心的對著翠兒詢問:「翠兒,下午府里可有什麼大事發生?鍾姨娘怎麼樣,可出什麼事情了?...

柳蓉一愣,忍不住低頭看向柳璇,恰恰對上對方怨毒的眼神,柳蓉眉頭一皺,整日的疲憊下來,再面對這莫名其妙的怨毒,就是一直保持心平氣和的她,也忍不住升起一股怒氣。

她就不明白了,入宮選秀的事情本就和她沒關係,憑什麼她就必須替代對方入宮?

而今不再需要她替代柳璇入宮,也是老夫人和大夫人決定的,和她沒有任何關係,憑什麼柳璇不恨老夫人和大夫人,就要這麼怨恨自己?如此一想,柳蓉的目光變得清冷,抬頭不再注意柳璇。

望著柳蓉的變化,柳璇的面色一沉,一個晚輩,還是一個庶女而已,竟敢看不起她!

柳璇何時受過這樣的氣,忍不住一怒,騰的站起來。

「璇兒,你這是要做什麼1老夫人皺眉,見柳璇滿面委屈的看向自己,微微嘆一口氣,卻難得堅定的沒為對方出氣,而是對著柳璇搖頭。柳璇咬唇,更加怨恨柳蓉,卻也沒有多做什麼,只是走到老夫人身後站著。

大夫人將一切看在眼裡,不禁搖頭,只是眼睛里的目光更加堅定:「蓉姐兒,你可有什麼意見?」

柳蓉皺眉,她實在是不明白,大夫人明顯是個聰明人,柳璇對她的厭惡如此明顯,為何還非要她陪著一起跟著教養姑姑呢?

「多謝祖母厚愛,只是府里那麼多姑娘,只讓我去陪九姑姑跟著教養姑姑學習禮儀培養言行,會不會不好?」對柳璇,她可以表現冷漠,面對對自己態度一直還可以的大夫人,柳蓉卻是沒有辦法狠心拒絕。

大夫人皺眉,彷彿也在想這件事情一般,好一會才開口:「蓉姐兒說的話不無道理,那便讓府里的小姐們都一起跟著教養姑姑學上一學,待得以後出嫁也有好處。」

柳蓉目瞪口呆,沒想到自己一句話,沒將這件事情推脫掉,反倒是將府里的未及笄的姑娘全都繞了進來。

她卻不知道,多少望門女子巴不得出嫁之前能跟著教養嬤嬤學上一學,如此以後到得夫家懂理知儀,也能被人高看一些。

「大夫人這主意好1二夫人一旁快速的開口,卻是直接將這件事情定下來,要知道她兒子屋中就有三個庶女,這樣跟著教養姑姑學一學,以後出嫁,還能嫁的好一些,給兒子贏得更多的利益。

大夫人卻不管二夫人的話,見柳蓉面色有些疲憊,又想到柳璇如此記恨柳蓉,決定單獨和柳璇好好聊聊,這樣一下決定,大夫人便對著柳蓉吩咐道:「該告訴你的也已經告訴你了。出去了這麼久,想必你也累了,你先回去休息吧。其他的事情都明日再說吧1

見大夫人如此體貼,沒有在這個時候問她去應天府的情況,而是直接叫她去休息。柳蓉樂得不編謊話,況且也累了,便對著大夫人應了聲是,又對著幾個長輩恭敬的見了見禮,才向外走去。

剛剛走出屋外,便見一個看著眼熟之人等在外面,見她走出,快步迎上前。

柳蓉定睛一看,才認出對方。來人正是一直跟在李媽媽身旁的二等丫鬟,也就是那個想要剋扣下她的補藥的翠兒。

不過不同的是,這次翠兒的態度和之前的態度天差地別。對著她滿臉誇張討好的笑容:「奴婢見過蓉姐兒,李媽媽知道您先來了老夫人這邊,便叫奴婢在這邊等著,一定要等道您出來,然後請您去二奶奶那邊。」翠兒一提醒,卻是叫柳蓉想起自己替二奶奶向劉老討要的金瘡葯,她本來想先去看鐘氏,確認鍾氏的情況后,再親自將金瘡葯送過去。如今見翠兒親自來請,便對著翠兒點了點頭,決定先將葯送給二奶奶再說:「你領路吧。」

見柳蓉沒有為難自己,翠兒面上一喜,表情更加親熱:「是。蓉姐兒仔細前面的台階1

「嗯。」

柳蓉淡淡的應著,雖然沒有為難翠兒的意思,卻也不打算和翠兒親近。

待得走出老夫人的院子,柳蓉才漫不經心的對著翠兒詢問:「翠兒,下午府里可有什麼大事發生?鍾姨娘怎麼樣,可出什麼事情了?」

翠兒一邊提著燈籠從長廊的台階上走下,一邊回頭討好的看向柳蓉:「大事?沒什麼大事發生啊!不過聽大夫人屋裡的胭脂姐姐說,劉大奶奶似乎因為什麼事情要懲罰鍾姨娘,卻被老夫人制止了。再後面就不知道了。」

「那還有什麼奇特的事情嗎?」柳蓉若有所思的對著翠兒繼續問道。翠兒微微側頭:「要說奇特的事情,奴婢不知道這件事情算不算。」

「哦?」

一見柳蓉有興趣,翠兒立馬賣力的的說道:「聽府里的老媽媽們說,今日下午,二奶奶產子后,老夫人大夫人二夫人以及劉大奶奶便一起關在了屋裡,一直到半個時辰前才將璇姑娘叫入屋中。」

柳蓉微微皺眉,想不透其中的變故,線索太少,無法推理。

「蓉姐兒,二奶奶的屋子就要到了。我先去給您通報。」翠兒乖巧的提醒完,便小跑向二奶奶住的屋子。

柳蓉抬頭,便見二奶奶屋子裡燈還亮著。

待得翠兒領著柳蓉進屋子,便見李媽媽已經走到門口迎接:「蓉姐兒,您可算回來了。」

柳蓉眉頭一緊:「可是出什麼事情了?」說著忍不住向屋裡看了看,屋中除了躺在床上的二奶奶沒有其他人,氣氛安靜的奇怪,清靜的過頭。見柳蓉擔心,李媽媽趕忙開口:「沒,沒出什麼事情,是二奶奶找你。」說著,李媽媽領著柳蓉走到床邊。

二奶奶見到柳蓉,便想對柳蓉點頭,身體卻是疼痛難忍。一張臉更加慘白。

「別動,你剛開完刀。」

柳蓉趕忙上前摁住二奶奶,不讓二奶奶有絲毫動作。

剖腹產這樣的傷口本應該從**開始縫合,慢慢一層層的從肌腱到血管然後脂肪層這樣的縫合,可因為環境和技術的限制,只能縫合最外一層,這樣的情況下,病人最需要的就是避免動彈的修養,以免牽扯到裡面的傷口,造成身體內出血。

二奶奶不好意思的笑笑,柳蓉也對著二奶奶露出一個安撫的笑容,然後才站起身,取出從劉老那邊要的金瘡葯遞給李媽媽:「這是金不換,聽說是最好的金瘡葯,你接下來,每日給二奶奶傷口敷用。傷口應該會比正常的情況下好的快上許多。」

說著,柳蓉微微一頓:「還有,月子里,便讓二奶奶這麼躺著先,千萬不要移動。我接下來要跟著璇姑姑一起跟著教養姑姑學習,恐怕不能每天來看。不過過上七日,我一定會過來給二奶奶拆線。到時候,檢查了二奶奶的情況,再告訴你二奶奶什麼時候可以挪動。」

見李媽媽鄭重的點頭,柳蓉才笑著對二奶奶說了幾句家常,幾乎是柳蓉說著或問著,然後李媽媽替代二奶奶應和。

不過終於知道孩子之所以不在屋子裡,是因為二爺擔心二奶奶的狀況,將孩子直接交給請來的乳娘了。

又安撫了一番,柳蓉才起身告辭,二奶奶趕忙叫李媽媽親自送柳蓉出門。

柳蓉點了點頭,才和李媽媽一起向外走,待得走到屋外,她才低聲對著李媽媽囑咐:「這段時間一定要照顧好了,孩子雖然是生下來了,可現在才是二奶奶危險的開始,只有傷口都癒合了,才是真正的好。」

「而且,以後若有房事什麼的,一定要小心不能有孩子,否則肯定會母子不保1

「我知道,我會在二奶奶好了之後,告訴二奶奶的。」李媽媽說著,猶豫了一下,才對著柳蓉開口:「你九姑姑自小受寵,你和九姑娘一起跟著教養媽媽學習,一定要仔細。」

看著李媽媽認真擔憂的眼神,柳蓉終於露出今日第一個真心的微笑,輕輕的對著李媽媽點頭:「嗯,我理會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