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十六章:愧疚

作者:安筱樓  |  更新時間:2013-09-03 13:33  |  字數:3677字

柳蓉其實注意到了左庭軒的目光,卻完全無視,對著精神處於癲狂狀態的老大夫開口道:「好了,別喊了,讓她好好縫合,萬一沒弄好,這箭頭好好的取出來了,因為縫合沒弄好,流血過多出事……」

老大夫立馬捂住自己的嘴巴,一動不動的呆在一旁,那模樣逗的柳蓉忍不住微微一笑

左庭軒卻彷彿發現新大陸一般:「沒想到你除了精明的不像你的年紀,脾氣又差外,還這麼會逗人。」

柳蓉瞥了一眼左庭軒:「別忘了你還欠我四個要求,這第一個請求,你不希望我現在就用了吧!」

見柳蓉如此冷漠的態度,左庭軒微微一愣,目光中有些不解:「現在就用?」

「是,正好可以要求你以後都不要和我說話了!」柳蓉閉上眼睛,靠著床邊閉目養神。

她太累了,除了身體累,心也累。

以往每次給人做手術,只要準備好手術刀就好,然後按照所學的內容,慢慢的一步一步的按著規矩來就好。而這兩次,不僅要在自己腦海里仔細思考步驟,還要和一群阻攔她救人的人折騰,如此傷神,豈能不累。

「你好像很討厭我,為什麼?」左庭軒尷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望向閉著眼睛,眉頭微微皺起不知道在想什麼的柳蓉,忍不住開口問道。

柳蓉微微一怔,討厭嗎?

大約是太累了,一些思緒就會很自然的跑進自己的腦海里。而這一自問,她才微微恍然,似乎真是討厭,原因呢?

因為對方這股子自私,和自己前世遇到的那個混蛋男人太像了!

柳蓉猛的睜開眼睛:「我對於自私,對人不懂得體諒和尊重的人,非常不喜歡。」

柳蓉打斷自己的思緒,冷淡的對著左庭軒繼續說道:「我累了,要休息一會,待我休息一個時辰後,把我叫醒,到時候送我迴文定侯府!」

離開這麼許久,母親該擔心了吧!想著,柳蓉緩緩的將眼睛閉上。

見柳蓉說完這句話,就不再搭理自己,左庭軒有些尷尬,而一抬頭便對上死死盯著他的老大夫,左庭軒不禁更加尷尬,隨口解釋道:「就沒見過脾氣這麼差的人。」

一邊說,左庭軒一邊走到幫床上的男人縫合傷口的少女身旁,裝作認真觀看。

老大夫卻是不管左庭軒的躲避,反倒是湊到他身旁問道:「你上哪找來的脾氣這麼古怪,醫術又這麼好的小女孩的?」

「文定侯府。」左庭軒隨口答道。

「額……」老大夫愣住。

「其實我第一眼看到那麼稚氣的面龐時,也不相信對方能救涼……」左庭軒就將到柳府遇到的和發生的事情都說了一遍。

「你真過分,如果我是蓉姐兒,我也肯定這樣態度對你!」老大夫瞬間站到了柳蓉這邊:「文定侯府的情況你還不了解嗎,明明已經敗空了,還非拿著侯門的譜,最後弄的什麼都不是。」

「而按照你說的,那些奶奶夫人都對蓉姐兒態度不好,蓉姐兒這麼一個過氣的嫡女,在一個敗空的家庭肯定更不容易,你這麼一弄,以後蓉姐兒的婚事恐怕會更有事情,萬一被侯府為了金錢配了個年老體衰的做個妾,你就是害她的罪魁禍首!」

說完,老大夫就不管左庭軒了,因為床上的男人的傷口已經縫合好了,所以老大夫趕忙去取宮內賞賜的金瘡葯去了。

左庭軒卻是因為老大夫的話愣住,本來就是大老爺們,沒接觸這種事情,這會突然聽到自己的行為會對一個少女的一輩子可能產生這樣的影響,卻是真的糾結愧疚了。

「靜兒,真如同劉老說的這麼嚴重嗎?」左庭軒忍不住對著站起身的少女問道。

「我不是很了解情況,但也從那些伺候的人嘴裡聽到過一些,和宮裡的女子不同,宮外的女兒家最注重名譽,萬一哪個因為什麼事情污了名聲,就很難再找好人家。」說著,上官靜兒微微一頓:「不過你也不要太擔心,只要我們好好的隱瞞這件事情,就不會影響到她。」

「更何況,就算有問題,以我們的能力,到時候想辦法幫上一幫就好了。」上官靜兒笑著說道。

「嗯。」左庭軒微微頷首,眼睛卻不由自主的轉到靠在床邊閉目睡著的柳蓉身上。

這會仔細看,柳蓉身上的那股子稚氣才更加明顯。弱弱的呼吸,襯得那張本就小的瓜子臉,下巴更尖,看著更加柔弱,絲毫看不出睜著眼睛時那爭鋒相對,毫不相讓的氣勢。

也不知道柳蓉是想到了什麼,微微扭了個頭,眉頭卻是緊緊的皺起,彷彿在夢中依舊不安穩。

左庭軒心中一軟,到時候便再多送一個要求吧。

柳蓉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竟沒有躺靠在床邊,而是躺在馬車裡,而左庭軒以及那個幫手縫合傷口的少女和老大夫都不見了。

用手撐起有些僵硬的身體,便聽外面趕車的車夫聲音響起:「柳姑娘您是醒了嗎?大人估摸著您快醒了,便讓我送你回府,免得時間耽擱久了,再回到文定侯府,就不好了。」

柳蓉微微一愣,那個自私的完全不顧自己的行為,可能對一個生活在男尊社會的少女有什麼影響的人,什麼時候良心發現了。

「現在到哪裡了?」柳蓉掀開車上的小窗帘看向外面,天色微微暗,一片片暈黃的雲遠遠的低伏在大地邊上,彷彿預示著什麼。

路上的行人腳步匆忙,大約是天氣涼,街邊的小販子很少,零星的幾個散在四處。

「再有一盞茶的時間便能到,柳姑娘要是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