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十二章:應天府府尹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若什麼地方有所得罪的,還請見諒。」 話里的意思雖然婉轉,卻絲毫沒有放棄帶走柳蓉的意思。 大夫人眉頭皺起:「左大人,既然是有人報案,不知道是為的哪件事情?報案的人又是誰?」...

柳蓉抬頭,便見一個身五品官服的年輕男人領著兩個官差走進主屋。

當看到屋中還有老夫人大夫人時,趕忙上前行禮。

鍾氏面色一白,連還在對老夫人的求情的事都忘了,立刻站起擋在柳蓉身前。

柳蓉跟著鍾氏站起身,看著鍾氏明明生自己的氣,卻在出了事情第一時間護著她,柳蓉心中不禁一暖,對之前為和劉大奶奶爭一時意氣連累鍾氏,忍不住生出一絲絲後悔。

即便這個世界的世界觀和她的世界差距再大,可原來的世界,都有為了現實妥協的時候,她為何就不能為了這個「母親」把握一個度,稍微妥協一下呢?

畢竟在這個世界上,能得到一個一心一意對自己好的人並不容易。

「大人,您怕是來錯地方了,我們侯府也是大戶人家,府里的女兒不可能會妖術,也不會害人!更何況我們蓉姐兒這些日子是日日呆在家中,更不可能和應天府的案子扯上關係1大夫人靜坐著對著應天府府尹淡淡說道。

鍾氏忍不住感激的看向大夫人,柳蓉卻是為應天府突然出現來抓她的事情有些茫然,她到這個世界統共在的時間也不足一個月,她不記得自己這個月有做什麼稱得上妖術的事情。

難不成是這個身體以前欠下的債?可這身體也就十一歲,再怎麼樣也不可能和妖術牽扯上關係才是。

柳蓉滿心疑惑,面上卻不動聲色,站在鍾氏身後。

應天府府尹雖然表情恭敬,卻沒有因為大夫人的話改變態度:「本府也是因為接到報案,才不得不到侯府叨擾,若什麼地方有所得罪的,還請見諒。」

話里的意思雖然婉轉,卻絲毫沒有放棄帶走柳蓉的意思。

大夫人眉頭皺起:「左大人,既然是有人報案,不知道是為的哪件事情?報案的人又是誰?」

「報案之人是貴府的小廝,狀告柳蓉使用妖術謀害貴府即將臨產的二奶奶。」應天府府尹恭敬的回答道。

應天府府尹話一出,屋中瞬間寂靜,所有人的臉色都變得十分難看。

二夫人不自覺的正了正自己的身子,掩飾自己的不自在,眼角卻是狠狠的剮一眼向站在自己身旁的掌事媽媽。

而一旁的掌事媽媽眼中不可置信一閃而過,看到二夫人看向自己的眼神,瞬間臉色慘白。

「我們府邸的人怎麼可能狀告自家小姐,左大人你恐怕是搞錯了吧?」過了好一會,老夫人終於忍不住開口。

文定侯府最近本就是多事,若真出現府中小廝狀告救下二奶奶的蓉姐兒,這樣的事情,外人對文定侯府恐怕就更加看輕了。而蓉姐兒給二奶奶接生的事情恐怕也瞞不住了。

到時候府邸里的女兒們……

「老夫人,下官怎麼可能會在這種地方說謊,若老夫人不信,下官還將貴府的小廝也一併帶來了,現在正在外面候著。不過在這之前,還請老夫人容我帶貴府小姐回去審查。」應天府府尹對著老夫人認真的說道。

「不必了1老夫人快速回道,自家小廝狀告自家小姐,這本身就是丟臉的事情,她可不想當著應天府尹的面再丟一次臉:「不過,蓉姐兒就不用去應天府了,我們蓉姐兒沒有害二奶奶,她是用書中的法子救二奶奶,如今二奶奶母子平安,若左大人不信,也可以去看看。」

老夫人十分看不上蓉姐兒,也覺得這樣目無尊長的姑娘,不可能給侯府帶來什麼好處,可為了府中其他姑娘不至於廢掉,她這會卻是不得不違心幫這個自己都厭錙,不讓應天府府尹帶走蓉姐兒。

一時之間,老夫人的臉色比之前更加難看。

這一切都是那個不尊主家的小廝惹出來的事情,待得這事一了,這個人絕對不能放過!

「這就不必了,只是柳蓉必須跟我回一趟應天府1應天府尹趕忙躬身對著老夫人說道:「雖然二奶奶母子平安,可這次案子告的並非柳蓉已經害了貴府二奶奶,而是柳蓉想要謀害貴府二奶奶,所以下官只能拂老夫人的面子了。」

「還請老夫人給個方便,待得案子一了,下官定親自上府賠罪1應天府府尹說著抬頭看向老夫人,眼神是絲毫不退讓。

「左大人這是不給我們文定侯府的面子了?」老夫人眯起眼睛。

一時之間,老太太的形象瞬間改變,竟是透出一股子凌厲。一旁靜靜圍觀兩人討論自己的事情的柳蓉都不禁露出訝異,她一直以為老夫人就是一個寵溺孩子過頭,腦子都有些不清楚的糊塗老太太。

「不是下官不想給,只是公堂之事,下官不敢因私廢公。」這應天府尹也是個硬漢,這會竟是繼續拒絕老夫人。

一時之間,屋中所有人的臉色都是一變,老夫人的臉色更加難看,看著應天府府尹的眼神,如同要吃掉對方一般,最後更是笑起:「好,好,好,果然是後生可畏,初生牛犢不怕虎,希望左大人能在應天府府尹的位置上坐穩。」

「蓉姐兒,你就跟左大人去一趟應天府!好好配合左大人辦案,卻也不用擔心害怕,文定侯府的姑娘,文定侯府是不會放任外人隨便欺負的。」老夫人轉頭看向柳蓉。

柳蓉一愣,沒想到老夫人會突然這麼囑咐自己,卻還是點了點頭。

同時卻是心中疑惑,這個應天府府尹不對勁!

文定侯府,既然是侯府,自然是地位不低,老夫人和大夫人說話又如此硬氣,想來這個應天府府尹也不是什麼有大背景的人。也就是說,對方根本沒有辦法對抗文定侯府。

而這個案子說到現在,根本已經不是什麼大事。畢竟小廝狀告的是她謀害二奶奶,而二奶奶現在不僅沒有事情,還母子平安,也就是說小廝報的案子根本不成立。

但凡能夠混到應天府府尹這個位置,他不相信對方不懂人情世故。

可這左大人,竟為了抓她,絲毫不給老夫人留情面,也不給自己留退路。

這中間,絕對有問題!

a

h

ef=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a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