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六章:驚險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若是真能幫她保住玄孫子…… 史御醫臉上也不禁露出訝異,沒想到文定侯府的三小姐竟有如此魄力:「有,不過沒有一個成功的。」 伺候老夫人的劉大奶奶眼珠子一轉,一旁火上添油的開口:「蓉姐兒如...

跟著走進產房的陳媽媽看著柳蓉快速嫻熟的動作不禁微微一愣,叫人拉走柳蓉的動作也跟著一頓。

一時間產房的氣氛安靜到極點。

「怎麼樣?」李媽媽不知何時也跟著進來了,見柳蓉呆住快速問道,剛開始她也不信柳蓉能做出什麼,可看柳蓉的動作如此嫻熟,就彷彿做過幾千遍一般,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道。

人就是這樣,當沒有希望的時候,即便看到一棵稻草也拚命的想要拽祝

看著平日清醒萬分的李媽媽此刻竟對一個完全沒有可能醫術高明的蓉姐兒抱有期待,陳媽媽不禁微微嘆氣。

蓉姐兒是不可能回答出什麼的,抱有希望也不過是更多的絕望罷了。

雖然這樣想著,卻最終沒有快速叫人將柳蓉帶走。

「情況很糟糕,我也沒有把握救下病人,一切恐怕蓉習慣性的回答,說完一僵,反應過來這裡不是過去的病房,而今發問的也不是平時一旁遞手術刀的小護士。

陳媽媽聽到柳蓉竟然回答了,不禁一愣,目光忍不住定在柳蓉的臉上,連御醫都說沒辦法的事情,蓉姐兒竟然說可以,這蓉姐兒真的得失心瘋了嗎?

想到之前柳蓉對抗老夫人,陳媽媽眼神中露出可憐,看向李媽媽的眼神就更加同情。

「你真的有辦法救二奶奶嗎?」李媽媽卻沒想那麼多,箭步上前拽住柳蓉。

柳蓉被拽的胳膊生疼,面上卻略微尷尬:「如果有那些我需要的工具,也不是不可能救下二嬸嬸,可這裡根本沒有我需要的工具,現在這種情況,恐怕希望渺茫。」

如何不希望渺茫,二奶奶這樣的情況,在現代也很棘手,唯一的辦法就是剖腹產。

可這裡沒有二十一世紀精湛的鋼鐵技術造就的極鋒利的手術刀,也沒有專門為手術器具以及人體皮膚消毒的消毒液,更沒有可以自動消失的縫傷口的線。

一旦開動手術,不說孩子不一定能保住,沒有這些東西,大人也絕不可能保祝

「器具?你都需要什麼器具?」李媽媽眼睛發紅,如今的狀態卻是有些癲狂了。

「手術刀,就是很鋒利,能夠快速划透皮膚的小刀子,還有消毒的東西,以及針和線。」柳蓉不抱希望的說道。

「鋒利的匕首可以嗎?」李媽媽快速問道。

柳蓉皺眉:「可能可以。」

「針和線繡房里有,我這就叫人取,可是您說的消毒的東西是什麼呢?」李媽媽焦急的問道。

不等柳蓉開口,一旁的穩婆臉色大變,看著柳蓉如同看瘋子一般:「小姐是要將二奶奶的肚子劃開,將孩子取出來嗎?」

柳蓉訝異的抬眸看向穩婆,古代也有這樣的技術了嗎?如果有這樣的專業人士,這件事還真不一定就辦不到。

一看柳蓉的表情,穩婆就知道自己猜對了,不禁語氣敗壞的開口:「你這也太異想天開了,不說找不好下刀的位置,會將孩子划傷,就是在大人的肚子上劃出能取出孩子的開口,也無法癒合,這是直接要大人和孩子的性命啊1

「傷口癒合不是問題,只要用針線縫合就可以了。」柳蓉看向穩婆:「以前有人這麼接生過孩子嗎?」

「以前有人這麼做過,可根本沒有一個是成功的。」穩婆快速的說道:「小姐,我勸您還是不要做這麼危險的事情了。」

柳蓉皺眉,忍不住低聲喃喃:「但是不用這個辦法,孩子根本沒有辦法從病人肚子里出來,胎兒被臍帶繞住了,再這樣下去,就要窒息了,這是生下孩子的唯一辦法。」

陳媽媽聽到穩婆的話一驚,但是她更驚訝的卻是蓉姐兒的反應,她以為蓉姐兒過來不過是盡一份心罷了,可如今看蓉姐兒的表現,以及對答和應對,竟似乎真的完全都懂一般。

難道蓉姐兒真的有辦法救下二奶奶?只是這方法實在是匪夷所思,也太危險了。

陳媽媽心底雖然依舊懷疑,卻也埋下了一顆相信的種子,老夫人叫她將蓉姐兒拉走的事情,也不禁被她擱置了。

柳蓉沒有注意陳媽媽轉變,卻是轉頭擔憂的看向床上的女人,除了李媽媽,外面所有人都不在乎這個女人的死活,只想要她肚子里的孩子。

面對這樣的情況,這個女人會怎麼選擇呢?

這一看,恰好對上睜開著,虛弱的想要說話說不出話的一雙眼睛。

柳蓉一呆,隨即快步上前走到二奶奶跟前,見死不救不是她的風格,可如此大的風險,也必須當事人決定才是。

想著,柳蓉微微低下頭將自己和二奶奶的腦袋拉近:「我剛才說的話,想必二嬸嬸你也聽到了,您現在只有兩個選擇,一個是完全沒有希望活下,你死,孩子也死。一個是你們都有可能活,卻也可能死的更快,您選擇哪一個。」

二奶奶望著柳蓉,眼角淚水滑落。

「孩……孩子活。」掙扎虛弱的聲音,幾近叫人聽不清楚。

柳蓉一震,定定的看著二奶奶:「您想要保住孩子,那您就必須有力氣生下這個孩子才可以。」

這裡沒有營養液,古代補充氣力的藥物似乎就是人蔘,想到這裡柳蓉對著李媽媽開口道:「你快去叫人準備人蔘片和人蔘湯,然後灌給二奶奶喝,無論如何,沒有力氣,孩子是生不下來的。」

說著,柳蓉微微一頓,斟字酌句的對著李媽媽繼續吩咐:「除此之外,你還要準備幾樣東西。你去找你能找到的最高度數的酒,還有針線以及匕首。順便將針線,以及匕首都用開水滾過後送來,這屋子裡也要準備滾燙的開水,隨時等著用。」

李媽媽聽了穩婆的話,已經冷靜下來,這會聽到柳蓉的吩咐微微遲疑,卻很快做下決定。對著柳蓉狠狠的點頭,繼而轉身離開。

柳蓉卻不管這些,只走回二奶奶身旁,趁著這些人準備東西,緩緩的給二奶奶按摩手腳。

見屋中氣氛如此急轉直下,一旁在屋中伺候著,遞東西的丫鬟忍不住弱弱的開口:「參片和參湯屋子裡就有。」

「那趕緊拿過來。」柳蓉看向對方快速的吩咐道。

接過丫鬟遞過來的參湯,柳蓉親自喂二奶奶,可這一喂才發現根本喂不進去。

「二奶奶,你應該知道,只有你努力,孩子才有機會。」柳蓉擦乾流出來的湯汁,望著二奶奶認真的說完,才繼續喂。

可以看出二奶奶已經很努力了,可湯汁依舊只喂進去小部分。

看著一喂就流出來的湯汁,一旁的穩婆終於忍不住開口:「產婦力氣用完了,根本沒力氣喝這些東西,一般情況下都是叫產婦含參片的。」

柳蓉皺眉,這會只含著恐怕作用不會太大。

沉吟了一會,柳蓉喚來陳媽媽,對著陳媽媽一陣耳語,陳媽媽面露驚訝,但還是點頭喚了一個丫鬟吩咐下去。

不一會,那丫鬟便小跑著出去,不一會拿回一根細竹枝,滿臉好奇的看著柳蓉。

便見柳蓉將竹節去掉,在所有人訝異的眼光中,將細竹枝放入二奶奶嘴中。

然後將湯汁倒入那竹枝中,湯汁竟然沒有再溢出來。

這麼一折騰,卻是叫產房中的人都對柳蓉多了一份信任,便是原本完全不對二奶奶能在剖腹的情況下生下孩子的穩婆,也忍不住覺得有希望起來。

卻說李媽媽快步走出產房,便對著梨園的丫鬟吩咐著各種事項,一系列的狀態卻是弄的院子中的人都面面相覷。

待得屋內看著的丫鬟出來,一群人便七嘴八舌的問話。

「這是怎麼回事?老夫人不是叫陳媽媽將蓉姐兒帶走嗎?怎麼不見蓉姐兒出來?」

「什麼?蓉姐兒真的有辦法救二奶奶?」

「你是在說笑吧?老夫人能答應蓉姐兒如此胡鬧,動刀子從二奶奶肚子里取孩子?」

那緊張問話的小丫鬟不禁轉頭看向產房不遠處的屋子,老夫人這會就在那屋子裡,之前一直給史御醫陪不是,本要給些東西,送史御醫離開的,也因為這事情擱置了,請了史御醫進屋休息。

而匆匆答了幾個丫鬟的話丫鬟則是快步向那屋子走去,將陳媽媽見到和知道的事情如數報給了老夫人。

老夫人臉色難看的無以復加,手忍不住一拍自己桌椅旁的紫檀木桌子:「胡鬧,簡直就是胡鬧,陳媽媽在做什麼,不將蓉姐兒拉開,竟容她這樣胡鬧1

雖然發怒,老夫人還是忍不住看向一旁的史御醫:「史御醫,不知以前可有過剖腹取子的事情?」若是真能幫她保住玄孫子……

史御醫臉上也不禁露出訝異,沒想到文定侯府的三小姐竟有如此魄力:「有,不過沒有一個成功的。」

伺候老夫人的劉大奶奶眼珠子一轉,一旁火上添油的開口:「蓉姐兒如此莽撞行事也太過火了,雖然二奶奶難產怕是活不下來,她想要救人是好心。可在二奶奶活著的時候,卻行這樣的方法害死人,這也是殺人謀命的事情。」

「若是讓別人知道我們府邸里的小姐都如此莽撞不經事,府里的姑娘們的婚事……」

老夫人面色沉下:「還不趕緊叫陳媽媽阻止這件事情1

「可是……」小丫鬟弱弱的開口,想要說柳蓉一連串的舉措,確實像有辦法的樣子。

「沒有可是,若是蓉姐兒還是冥頑不靈,便將她綁了1

a

h

ef=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a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