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四章:一家極品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身子也不知是怎麼嬌慣的,平時也不好好照顧自己,竟在府中宴請人時突然出了這樣的事情,我也實在著急,怕耽擱事,才會這般慌的亂了手腳。」 一段話說的直教人蹙眉,二夫人卻絲毫不覺著自己有問題,僅...

柳蓉將頭壓低,不叫人看到自己此事的表情,老夫人的話,即便是她這個穿越者,聽著也不再只是憤怒,只替這身體覺著刺耳傷心。竟投胎到這樣的人家。

但是這幫人想要將這件事情強加在她身上,難道她就不能毀掉這件事情嗎

如此一想,柳蓉面無表情的抬頭。

「老夫人不好了,大事不好了,二奶奶……二奶奶難產,怕是要不行了1

柳蓉正要開口,突然遠遠傳來丫鬟驚急傳報聲,微微一愣,沒有繼續。

「慌什麼,你可是侯府丫鬟!遇到什麼事情都不可如此慌張!你這般冒冒失失,這消息不說傳好沒傳好,萬一驚到老夫人如何是好1隨即門外陳媽媽訓斥的聲音:「還不自己出去領罰。」

「是……」外面弱弱的應了聲,便恢復了安靜。

陳媽媽卻是邁著小碎步小跑著進來。

正心疼柳璇,輕輕摸著柳璇頭髮安撫的老夫人臉色一變。不等陳媽媽開口,快速站起,一時之間因為太急又坐了回去,再想起來時竟撐不起身子。

一旁跪著的柳璇一呆,竟不知該怎麼做。

站得最近看得真切的柳蓉看著皺眉,心裡雖然不喜歡,可面前這個起不來身子的畢竟是個老人家,最終還是快速上前幾步扶起老夫人。

「這是怎麼了,怎麼就出這樣的事情了,快,快,我們快去看看。」老夫人借著勁便站起身子,卻看也不看柳蓉一眼。

柳蓉摸摸自己的鼻子,默默站一旁,那老夫人的手卻沒有鬆開的手臂意思,繼續借著她的力道站著。

只是這心急火燎之間,老夫人年紀雖然大了,手勁竟是不小,硬生生的將她的手臂拽的生疼。

一旁的柳璇終於反應過來,趕忙上前扶住老夫人的另一手臂,已經走上前的劉大奶奶則是直接上前將她擠到一邊。

見有人搶著苦差事,柳蓉樂的輕鬆,快步退到一旁。

不驕不躁,不爭寵,鍾氏教導的不錯,姑娘也不錯。跟在後面的大夫人看著不住的點頭。

若柳蓉知道大夫人心中的評價,肯定會哭笑不得,她不過是行現代人尊老愛幼的美德罷了,至於不爭寵,這樣偏心的老人面前,她爭個啥勁?

卻說老夫人年紀畢竟大了,閑時最大的愛好便是含飴弄孫,這也是柳璇會被寵的不知天高地厚,不顧侯府安危,非要老夫人找人替換她入宮的原因。

如今聽到玄孫和孫媳婦有危險,如何不急,腳下的步子明明不穩當,邁開的步子卻絲毫不停頓。

一時之間,劉大奶奶和柳璇竟有些扶不住老夫人,一旁看著擔憂的大夫人趕忙上前替了柳璇。柳蓉想了想,靠近幾步:「太祖母您還是慢些,您這般著急,若是不小心磕著了,到時候二奶奶那邊危急,祖母和二祖母還有母親可就沒了主心骨了。」

柳蓉說著話,心裡卻是鄙視自己,明明是想說對方這會生病會耽誤事,不過想到李媽媽畢竟對自己不錯,能幫二奶奶那邊減少點麻煩,是一點。

老夫人雖然沒有回答,步子卻慢了一些,劉大奶奶和大夫人瞬間輕鬆許多。

只是劉大奶奶雖然輕鬆了,望著柳蓉的臉色卻不好看。大夫人則對著柳蓉笑著點頭。之後才繼續扶著老夫人前行。

柳蓉微微一愣,劉大奶奶的反應是預料之中,大夫人的反應卻叫她有些奇怪,不過想不通的事情,她從不為難自己多想,不然人生在世,總是這麼逼著自己多累。

大約也是因為這一點,上一世才會選擇做個外科大夫,做個只動刀子即可的醫生吧。

跟著一行人出了屋子,老夫人的排場果然不一樣,這一出院子,丫鬟婆子的竟有二十多人,卻是浩浩蕩蕩的開向梨園。

快速走過長廊,到得假山拐彎之處,突然迎面衝來一個一身亮色襖子,頭髮高高挽起的中年婦人,只見她腳步快速,見到他們竟一時間剎不住,兩行人差點沒衝撞上。

看清對方相貌,老夫人眉頭皺起:「慌什麼,二奶奶那邊雖然危急,但也不差這一時半會,萬一你這二房主事的出了事情,到時候二奶奶誰管。」

趕的匆忙之人竟是二奶奶的婆婆,這侯府的二夫人。

二夫人被當著大家的面訓斥,面色有些不好:「母親說的是,只是我家二爺續的媳婦,身子也不知是怎麼嬌慣的,平時也不好好照顧自己,竟在府中宴請人時突然出了這樣的事情,我也實在著急,怕耽擱事,才會這般慌的亂了手腳。」

一段話說的直教人蹙眉,二夫人卻絲毫不覺著自己有問題,僅僅微微一頓,便面帶討好的走到老夫人身旁:「母親,我扶您一起去梨園吧。」

劉大奶奶乖巧適時的退後,將自己的位置讓給二夫人,二夫人對著劉大奶奶滿意的點頭,明顯喜歡。

如此一折騰,這一路便花了一盞茶的時間。待到得梨園,只見產房外丫鬟婆子沖沖忙忙來回跑著,而一個一身錦袍,明顯是這屋子男主人的中年人卻是面上毫無擔心的訓斥著一個年齡略比柳蓉大一些的少年。

「你母親如今正是危急,你怎還有心呼朋喚友,你是要讓所有人都知道侯府二少爺不知孝道嗎?」

「父親……」

老夫人看到這一幕,腳步更急,臉色也不好,一旁路上遇到的二夫人面色鐵青,鬆開老夫人的手快步上前:「這是怎麼回事,不是說二奶奶危急了嗎,怎麼還在這裡教訓孩子?御醫可請來了,穩婆怎麼說?」

「祖母!祖母!繼母就是那麼回事,重要的是太子世子今日來了府里,我……我一時有事……太子世子便不見了……」還不等二爺開口,一旁的少年急忙上前開口,面上越說越急:「您快叫人幫我找找吧,萬一世子不見了,祖母,這可如何是好。」

二夫人一聽,先是一急,繼而眼睛一亮,面上卻不動聲色的對著身旁的人吩咐:「杜媽媽,你在這裡看著,其它人,都趕緊領著人去找太子世子,無論在什麼地方一定要找出來。」

「博哥兒,你跟我走,告訴我具體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又是怎麼和太子世子交好上的,若是弄的好,說不定這件事情對你父親的仕途大有益處。」

說著話,二夫人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竟是急的連同老夫人打個招呼的心情都沒有,便直接領著柳博離開,完全不管產房中難產的二奶奶的死活。

老夫人面色鐵青,大夫人趕忙給老夫人順了順氣,才自己上前詢問二爺:「穩婆怎麼說?御醫可曾看了?」

「御醫剛剛進去,只是穩婆說丹青頭一胎胎位不正,孩子在裡面出不來。如今羊水已經破了好些時候,說是不快些生下來,恐怕會不好。」二爺對著大夫人恭敬的說道,只是眼睛卻是時不時的跟著自己母親和自己的長子,如此雖然回答的詳細,卻明顯心不在焉。

柳蓉一旁看得直皺眉,她聽鍾氏說過,二奶奶是個溫厚的人,對她們也不錯,有時候甚至會救濟她們,對李媽媽也熟悉,所以才會出了事情厚臉皮來梨園。

如今見這個男人在二奶奶難產之時,不僅沒有擔心,竟更關心自己兒子和太子世子的相處之事,柳蓉便忍不住一陣厭惡,也為二奶奶心疼。

「御醫出來了。」

不知是誰喊了那麼一句,老夫人和大夫人一行人便向產房前靠近,只見一個一身朝服的御醫面無表情的走出。

「史御醫,我家玄孫子怎麼樣了?可能順利產下來?」老夫人望著御醫快速的問道。

史御醫見到老夫人,表情略微沉重:「二奶奶如今氣虛不通,怕是很難。」

「不保大人,只保孩子都不行嗎?」老夫人繼續追問道。

柳蓉直聽得眉頭更緊,忍不住轉頭看向一旁跟著出來的李媽媽,只見對方面色慘白,叫人看了萬分不忍。

「這……」御醫為難。

「求求你,你一定要救救二奶奶,一定要救救二奶奶啊1李媽媽似乎被什麼激的突然清醒過來一般,快速上前,對著史御醫跪下懇求。

「不是我不幫忙,我是真的無能為力,孩子根本生不下來,那催產的藥物也已經給二奶奶服下了,你也看到了,根本沒有效果。」

李媽媽一呆滑坐在地上。

她是二奶奶從娘家帶來的媽媽,感情本就深厚,除此之外,卻還有一層旁人不知道的關係,那便是她是二奶奶的乳娘,是奶著二奶奶長大的,二奶奶之餘她便如親生女兒一般。

聽到自己視為親生女兒的二奶奶就要沒了,她只覺得天旋地轉。

柳蓉趕忙上前扶住李媽媽,掐了一下她大拇指和食指之間的穴位,待見李媽媽稍微好些才鬆手。

「我的玄孫啊1聽了史御醫的話,老夫人忍不住哀嚎,劉大奶奶和柳璇趕忙上前勸說。

「老夫人可要保重身體。」史御醫也跟著一旁勸解著。

李媽媽一片茫然,忍不住握住柳蓉的手:「二奶奶,我的二奶奶,真的就不行了嗎?就要沒了嗎?」

柳蓉心底一顫,望著李媽媽的意識不清的面龐,想到之前求葯,李媽媽不僅將葯給了自己,還叫人給自己拿補藥,不禁心底一軟,伸手反握李媽媽:「怎麼會,不到最後,都還有機會1

「哪有什麼機會,御醫1說著,李媽媽竟是痛哭起來。

柳蓉眉頭一皺,一咬牙,像是做了什麼決定一般站起身,邁步走向產房。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