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三章:偏心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首挺胸再不是之前怯弱的模樣時,眼中精光一閃,卻是露出一絲笑意。 「太祖母讓我跟著教養嬤嬤學習,我自是感激,只是有些人不知道說了什麼,要讓太祖母晚節不保,做出有害侯府之事,我卻是不能答應。」柳蓉...

柳蓉心間一暖,卻上前摁住鍾氏,阻止鍾氏起來:「娘,您想多了,再如何,我也是老夫人的玄孫女,代表的是柳府的面子。不說其它,就是為了柳府其它要出閣的姑娘,也不可能隨隨便便將我許人家。可不能因為一個上不了檯面的丫鬟隨便幾句話,就自己慌亂了。」

鍾氏拿外衫的手微松,卻依舊拽著,柳蓉看的仔細,對著鍾氏露出略帶調皮的笑容:「就不說這些,光你女兒大難不死,變得聰明伶俐了,遇到什麼事情,還不是迎刃而解,蓉兒現在是,不怕出事情,就怕不出事情,你就放心好了1

說著,柳蓉不等鍾氏開口便伸手接過鍾氏手裡的衣服,重新掛到一旁。雖然有鍾氏陪她去見老夫人,她會安心一些,但老夫人既然抬了劉姨娘,定不願意見鍾氏,這會讓鍾氏為了她到老夫人跟前,恐怕不能幫她,反而還要連累到鍾氏。

「就你鬼機靈。」鍾氏忍不住用手指戳柳蓉的額頭,面上卻帶著笑意,又似乎帶著一些失落:「你長大了。」

「那是母親教導的好1柳蓉笑著說完,才站起身:「母親,我這便先去老夫人那了。」

「小心。」鍾氏定定的望著柳蓉。

柳蓉微微一笑,重重的點了點頭才轉身離開。

梨園

二奶奶的產房中傳來撕心裂肺的喊聲,繼而不知是誰打翻了東西,竟傳出清脆的聲音,刺的人心不安。

門外等待的二爺面色一緊,快步走近產房,便見李媽媽滿臉蒼白,慌慌張張的走出。

「怎麼了?」

「二奶奶,二奶奶的羊水破了……」

「那孩子呢?」

「孩子……孩子沒有出來……」

「那還傻站著做什麼,還不快去請大夫1

柳蓉離開住所,便快步向主院走去,畢竟之前耽誤了一些時間,柳蓉卻是不敢在路上再浪費時間,古代的封建家庭可和現代祖輩對小輩滿心的關懷,犯一點錯,也模糊過不同。在這裡,最容不得的,便是小輩犯錯,不,或許應該說容不得庶女犯錯。

穿過長長的走廊,又繞過梅園假山,走了大約一盞茶的時間才到得老夫人住的院子,大量的運動,讓柳蓉冷靜下來,就是這冰天雪地的寒冷也淡了一些。

老夫人的院子外,幾個丫鬟婆子遠遠的來回搓著手,跺著腳走動,圍著主庭院外面,卻沒有靠近屋子,顯是被主人們打發出來的。

巧兒便在其中,只是此時的巧兒卻和在她母親房中不同,卻是滿臉討好的笑容對著一位裝束嚴謹的中年婆子。

柳蓉挑了挑眉,腳下卻是放下速度,不慌不忙的向老夫人的屋子走去。

那中年婆子卻是眼尖,一眼便看到她出現,沒有繼續和巧兒寒暄,卻是快步迎上前:「可是蓉姐兒?我是老夫人身邊伺候的陳媽媽。」

柳蓉點了點頭,這老夫人還真如鍾氏說的對她漠不關心,竟是連身邊的人都對她印象不深,還要問上一句方能確認。

見柳蓉點頭,陳媽媽快速開口:「趕緊進去吧,老夫人來來回回都問起你三次了。」

柳蓉對著陳媽媽再次點頭,才隨著陳媽媽走進屋子,屋門打開,屋中竟坐了三個人。

除卻端坐的人外,便見最中央那看起來慈祥萬分的老人家身後還站著一個一身粉色小襖,頭上簪著蝴蝶赤金步搖,看起來俏皮可愛的少女。

只是這少女看到她似乎有些緊張,拽著老婦人那一身墨綠色祥雲的衣衫衣角撒嬌的手不覺的露出一絲青筋,但即便如此,柳蓉還是注意到對方在見到自己的瞬間,眼底迸發出的,那掩飾不住的興奮。

柳蓉不動聲色掃了一眼其他人,便見老夫人左側坐著一個三十來歲的婦人,面上表情嚴肅,毫無喜意。而老夫人的右側卻是坐著一個一身橘色水墨圖的少婦,對著老夫人時一臉笑意,見到自己時神色卻自然而然冷淡三分。

柳蓉默默將眾人的表情記在心中,才對著中央看起來萬分慈祥的老夫人請安:「柳蓉見過老夫人。」

柳蓉的話一落,便感覺到屋子裡瞬間一靜,連呼吸聲都小了許多。

好一會,才聽一個尖銳的聲音響起:「蓉姐兒,你入屋不同母親祖母請安便也罷了,怎麼?連太祖母都忘了怎麼喊了嗎?鍾姨娘是怎麼教導的,當初就不該答應大爺,讓鍾姨娘照養你。」

說話之人正是太夫人右側一身橘色襖子的婦人,只見她面色冰冷,眼底毫不掩飾的流露出一絲厭惡。

柳蓉眉頭微微一皺,看來這位就是那個一直只聞其名卻不曾見過的劉姨娘,不,現在應該喚做劉大奶奶。

「你這是做什麼。會嚇壞孩子的。」慈祥溫和的聲音響起:「快到太祖奶奶身邊來,怎麼能太稱祖奶奶老夫人呢,這般見外,可不是我們柳家人的風格埃」隨著這聲音,柳蓉便見一雙有些皺,卻看起來光滑十分的手伸到自己身前。

「是。」柳蓉順勢乖巧的走到老夫人身邊,眼角餘光忍不住掃向老夫人,便見老夫人用一種很是奇特的眼神看著她,看到最後竟是露出滿意的笑容。

「大奶奶果然沒騙我,蓉姐兒這小模樣確實和九姑娘有些相像,就是可惜瘦弱了些,若是神情再有幾分相似,便更加不錯了。」

見老夫人一直不斷的打量自己,又說出這樣的話,柳蓉眉頭不禁緊緊皺起。

「杜鵑,去,取一些首飾出來,這蓉姐兒打扮也太過素氣了,這樣子若是入了宮選秀,還不得讓宮裡的嬤嬤覺著我們侯府沒照料好這孩子。」

柳蓉猛的抬頭,望了一眼老夫人身後露出笑容的少女,又望了一眼老夫人,再看大夫人陰沉的面目和大奶奶噙著一絲冷笑的嘴角。

「太祖奶奶,您怕是記錯了,入宮選秀的秀女是九姑姑,不是蓉兒。」柳蓉快速的開口道,隨即又低下頭,手指使勁的捲動衣角,彷彿要將這不安全部卷出去一般。

只是低下的臉上卻沒有那股子局促,一雙杏眼不斷的轉動,入宮選秀這是皇恩,若是選中了,在古代人心中自然是飛黃騰達的機會,可這些人卻是將這樣的機會拱手讓給她這個府中最不得重視的人,不用想,其中肯定有貓膩,這件事情絕不能答應!

老夫人眉頭收緊,似乎沒料到柳蓉會這般開口。大夫人更是微微訝異的看向柳蓉,大奶奶卻是看著柳蓉眼底一絲狠毒閃過。

柳蓉滿是不安的站著,彷彿怕旁人不信一般,怯怯的再次開口道:「我真的聽府中的人說過,要入宮選秀的是九姑姑,大家都說憑著九姑姑的品相,絕對是有可能成妃子的人物。」

「你定是聽錯了,這選秀之事原本就定下,是由你入宮選秀,只是那時候你身體不好,所以才沒同你說。只是現在選秀的日子近了,才不得不告訴你。」站在老夫人身後的少女急忙開口道。

「九姑娘說的是,不過要入宮,也不能這個樣子入宮,這般怯弱,憑的失了侯府的氣度,正好府里請了教養嬤嬤,你入宮前便跟著教養嬤嬤生活一段時間吧。」老夫人摁了摁少女的手,對著柳蓉彷彿施捨一般說道。

柳蓉將這一切看在眼中,心中忍不住冒起怒氣,她不知道這入宮選秀,為何九姑娘如此避之不及,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幫人竟要這樣硬生生的將自己躲避的事情就此安在她身上,都是侯府的女兒,卻如此對她,這是何等過分!

柳蓉抬頭站起:「老夫人說的是,我這般模樣會失了侯府的氣度,只是不知道欺君之罪,會給侯府帶來怎樣的麻煩?」

劉大奶奶眉頭一皺:「你在說什麼呢,難得祖母開恩,還讓你跟著教養嬤嬤學習,你怎可如此說話1

一旁的大夫人抬頭看向柳蓉,當看到柳蓉昂首挺胸再不是之前怯弱的模樣時,眼中精光一閃,卻是露出一絲笑意。

「太祖母讓我跟著教養嬤嬤學習,我自是感激,只是有些人不知道說了什麼,要讓太祖母晚節不保,做出有害侯府之事,我卻是不能答應。」柳蓉看著劉大奶奶,聲音鏗鏘有力。

有些時候,裝傻充愣既然不行,那就只能奮起直衝!而現在面對劉大奶奶一行人,正是這樣的時候。

「娘,蓉姐兒說的話不無道理,您不能再這麼慣著璇兒了。」溫和端莊的聲音不緊不慢的響起,柳蓉忍不住看向聲源,便見大夫人對著她笑著點了點頭。

聽到大夫人的話,九姑娘趕忙看向老夫人:「奶奶,璇兒不要入宮,璇兒死也不要入宮,如今聖上都已經年過半百,聽說身體還很是不好,恐怕……恐怕……」

「閉嘴!當今聖上的事情也是你可以隨便議論的嗎?都是我平時將你寵壞了。」老夫人眉頭一蹙,打斷九姑娘的話。

「奶奶!璇兒的性子若是入宮,定會被吃的骨頭都不剩的1柳璇趕忙拽住老夫人的衣角,可憐兮兮的望著老夫人。

老夫人看著柳璇心疼的眉頭都皺起:「宮中雖然要求侯府出女兒入宮,卻不曾點名,我看,蓉姐兒這性子就不錯,入宮說不定還能幫侯府更進一步。」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