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章:母親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希望鍾氏為此想太多,便對著鍾氏繼續笑道:「娘,等麻黃湯熬好了,你一天三頓的喝,兩三日就好了,到時候我們就去外面走走,賞一賞那些凌雪梅花,還可以堆些雪人。可惜這屋子太冷,不然拿熱布巾給娘換著熱敷,娘指定...

柳蓉自然不知道有人看到這小小一幕,即便知道了,也不會在意,她現在只想快些回去,將葯拿給母親煎了。

只見她一路從快步變成小跑,只是將將到得自己住的地方,腳步卻又慢了下來,當看到那扇本應該關緊的房門,竟大大的敞著時,臉色變得很是難看。

輕快的腳步變得有些急促,幾乎是衝進屋中,便見屋中央站著一個一身鵝黃錦緞小襖,綰著一等丫鬟髮髻的女子。

這女子昂首挺胸,正對著她母親的陪嫁丫鬟冬兒橫眉豎眼:「蓉姐兒呢?你是如何照顧的?鍾姨娘病著不管事,你是這房裡的人,竟也不懂的看護好姑娘嗎?真是什麼主子,教出什麼樣沒用的人。你們莫要忘了,即便是柳府的庶女,也是大戶人家女兒,可不是鍾家那樣的破落戶女兒。這個時間不好好在屋子裡呆著,竟然在外面亂跑,若是傳將出去,丟了侯府的面子,影響到府邸里的小姐們找好的人家,你們可擔待的起?」

聽到對方的話,柳蓉反倒安靜下來,面上微微露出諷刺。

冬兒低著頭諾諾不知如何回答,床上的鐘夫人表情冷淡,一句話都不說,彷彿習慣了,又像是根本不在乎一般。直到聽到急促的腳步聲,才抬起頭,看到是柳蓉回來,眉眼間方露出一絲擔憂。

冬兒卻彷彿見到救星一般迎上前:「小姐,您可回來了。」

柳蓉瞪了一眼冬兒,責怪對方沒有照顧母親,才走到鍾氏身旁,對著鍾氏討好的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容:「娘,您醒了呀,有沒有感覺哪裡還不舒服?」

見柳蓉不同於平時木訥,面上帶著濃濃的關心,一直面上冷淡的鐘氏忍不住扯開嘴角露出一絲笑意,卻如曇花初現,即便是面色不好,卻依舊炫目,只是僅僅一會,便又恢復冷清:「娘沒事,以後不可出去亂跑了。」

「是,女兒乖乖的。」

柳蓉笑著應完,又替鍾氏墊好枕頭,塞好被角,看對方臉色稍好些,才對著冬兒吩咐道:「冬兒,這是麻黃,我已經將它分成六份,你每天熬一份,分三次給夫人喝,另外兩包是補藥,待得麻黃用完,再熬些給夫人,這樣過上幾日夫人就好了。」

注意到柳蓉手中的葯,鍾氏微不可見的皺了皺眉,卻沒有開口。

「是,三小姐。」一旁的冬兒歡快的應了一聲,想走,卻躊躇的看了一眼一旁已經滿面寒霜的巧兒。

柳蓉眉頭一皺,順著冬兒看向那女子,到了這會,才做出一副剛看到這女子的模樣,只是僅僅看了一眼,便看向冬兒。

幾日相處,冬兒已經知道自家小姐自落水醒來后,除了變得靈巧外,卻是什麼都不記得了,趕忙低聲道:「這是大奶奶房裡的巧兒姑娘。」

見柳蓉看向自己,巧兒高高揚起頭,如戰勝的公雞一般:「蓉姐兒,您是大戶人家女兒,就該懂事,怎能隨便亂跑。老夫人請您去梨園,您卻不在房裡,萬一有重要的事情,豈不是叫您耽擱了。」

柳蓉挑眉,隨即狀若天真的看向冬兒:「冬兒,你說什麼?大奶奶房裡?我母親房裡何時有過這般不體面的丫鬟?」

「……」

「你說誰不體面?」巧兒眼神瞬間犀利。

柳蓉面帶羞澀的望向巧兒:「我在外面聽那些掌事媽媽說,那些隨口一句話,便往自己主人家身上倒污水,恨不得府中姑娘都被污了名聲,不得好人家才甘心的丫鬟,都是些不得體面,沒什麼好出身的主子帶出來的。」柳蓉說著表情變得急促:「難道那些掌事媽媽們騙人的嗎?」

冬兒面上略微錯愕,隨即看到柳蓉眼珠子不斷的轉動,那流轉的靈動,讓她嘴角一抽,三小姐這樣,壓根是裝的……不過冬兒本就有些怕巧兒,所以這會雖然有點想要介面的衝動,卻習慣性的不敢應自家小姐。

柳蓉無趣的撇撇嘴,心中卻是糾結,冬兒會這麼怕巧兒,那說明巧兒在這邊耀武揚威已經不是一日兩日,且每次都是她們這邊吃虧,所以才會弄的一個一等丫鬟能在這裡如此不加收斂。

這樣下去,可不好啊!

「你1巧兒卻是被柳蓉氣的一呆,一向伶牙俐齒的她竟是一時說不出去話來。

「巧兒姑娘,我怎麼了?」柳蓉瞪大眼睛一副疑惑的模樣望著巧兒,見巧兒說不出話,才笑眯眯的轉向一旁乖巧站著的冬兒:「冬兒,還不快去將門關上,我娘親身體本來就不好,旁的沒教養的人不懂事也就罷了,你是鍾家出來,仔細教養過的丫鬟,怎的還不知道將別人打開的門關上?」

冬兒一愣,彷彿沒有料到一直用著委婉方式埋汰人的小姐會突然轉變的這般直接凌厲,不過還是趕忙點頭應是,邁著小碎步快步走到門口將門合上。轉身將將要回來,便見柳蓉看著她眉頭皺起,又趕忙點了點頭,帶著手上的葯快步走了出去,再次將門合上。

見冬兒離開,柳蓉也不搭理巧兒,顧自走回床邊望著鍾氏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容:「娘,您渴嗎?要我給您倒些水喝嗎?」

鍾氏搖頭,雖然沒有說話,冷清的面上卻露出微微的不贊同,只是似乎習慣了不怎麼言語,即便覺得柳蓉做的不該,卻也沒有開口。

柳蓉自然知道鍾氏是不贊同自己這般直接和巧兒起衝突。可看巧兒和冬兒的狀態,便知道劉姨娘和這邊已經完全是撕破臉皮的水火不容。這會若還勉強扯出笑臉粉飾太平,到時候出事,反倒是吃啞巴虧,還不如鬧的人盡皆知,讓對方不敢隨便動她們!

心中拿定主意,柳蓉卻不希望鍾氏為此想太多,便對著鍾氏繼續笑道:「娘,等麻黃湯熬好了,你一天三頓的喝,兩三日就好了,到時候我們就去外面走走,賞一賞那些凌雪梅花,還可以堆些雪人。可惜這屋子太冷,不然拿熱布巾給娘換著熱敷,娘指定會很快好的更快。」

看著柳蓉開心的笑容,鍾氏雖然擔心和不贊同,但是嘴角終於勾出略微的弧度,這弧度也沒有再收回去。

卻說一旁被柳蓉刻意晾著的巧兒,卻是面色越來越黑,她是劉氏跟前的第一人,何時受過這等閑氣,按著平時,她應該早就訓的柳蓉掩面求饒,怎會像今日竟什麼都說不出來。

只是今日的蓉姐兒,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竟似乎和以前見到的完全不同,沒了懦弱,多了靈氣,除此之外,似乎還多了一股子壓著人,說不出話的氣勢。

不過變了又如何,還不是要仰她家主子鼻息。如此一想,巧兒氣勢又恢復了一些,聲音略微尖銳:「蓉姐兒,您恐怕忘記了,現在柳府的大奶奶是劉氏,而非您眼前這位,您眼前這位,您要叫姨娘才是,要知道這府邸里,只有大奶奶才是您的母親,奴婢勸您不要再壞了規矩,不然被送到家廟面壁修行就不好了。」

鍾氏面上的表情淡了淡,柳蓉卻是瞬間面色不好,她好不容易把這面苦心苦的鐘氏逗笑,竟被這人一句話給毀掉。這個巧兒還真是太拿自己當盤菜了,竟是這麼得勢不饒人!

只見柳蓉瞬間轉頭冰冷的看向巧兒:「我倒是不知道,這府邸里什麼時候竟由一個丫鬟做主了,主子間說話,你一再插嘴,這就是你家劉姨娘教導出來的?果然是什麼樣出生的主子,就教出什麼不上檯面的東西1

巧兒被柳蓉看的莫名一個冷顫,氣息跟著一滯,聲音禁不住跟著軟下來:「奴婢自然不敢插嘴主子的事情,只是老夫人那邊還等著您,您這樣耽擱,讓老夫人乾等,可是不孝,便是鍾姨娘也是有責任的。」

巧兒說著深吸一口氣:「話,奴婢給您傳到了,您若還是不動身,奴婢卻是要回去回復了,只說鍾姨娘不放三小姐過去。」

巧兒說到這裡,氣勢才恢復過來,臉上確是露出對自己之前的氣短的懊惱。

「你先下去吧,蓉姐兒馬上便過去。」一直不曾開口,鍾氏淡淡的開口,卻是打斷兩人,不讓兩人有繼續衝突的機會。

巧兒眯起眼睛深深的看了兩人一眼,沒有想象中的和她們繼續爭執,卻是彷彿想通什麼一般,突然對著她們意味深長的一笑:「鍾姨娘有心了,三姑娘也果然是長大了,長大了好,長大了便也該為這個家做些貢獻了。」

「你這話什麼意思?」柳蓉揚眉。

「奴婢沒什麼意思,您到了老夫人那邊自然就知道了。」巧兒說著恭了恭身子:「既然如此,奴婢便先下去了,老夫人那邊事情重,三姑娘還是快些去的好,莫要耽誤了。」

冷冷的說完,巧兒才離開這房間。

莫名的這屋子似乎溫度冷了幾分。

靜謐中,突然響起O@的聲音,只見鍾氏坐起身子,將掛在一旁的衣物取下,卻是掙扎著要穿上。

「娘,您這是做什麼?」見鍾氏穿衣服,柳蓉趕忙攔著,要知道鍾氏今日雖然精神稍微好了一些,可身體根本沒恢復,這會出去再受冷,小感冒也會變成要人命的東西。

鍾氏嘴角露出淡淡的弧度,眼睛卻是望著遠方,不知道是不是柳蓉的錯覺,只覺得那雙眼底流出几絲說不清道不明的傷感:「老夫人自你出生,便不曾關心過你的存在,這會卻突然叫你,恐怕不好,還是娘陪你過去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