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子相夫

奉子相夫 番外:選擇

作者: 鳳亦柔

本章內容簡介:爭吵,太子正坐在洞里緬懷美意,聽得一清二楚。 金陵王幾乎是在吼叫:「為什麼選他?你明明知道最在乎你的人是我!為你我什麼都肯做,勤練功苦讀詩書經史很久很久以前,太子偷偷對美意說了那句話,而我卻是...

京城皇宮,太子初時聽到阿恆說美意未死,被人救往江南去消息,激動不已,但又聽到徐家父母為顧她清白,乾脆將她許給了救她的人,頓時猶如頭上罩下冷霜,唇色發青,呆站了半天,黯然說道:

「是我,我害了她1

阿恆搖頭:「是她命該如此!不過還算好,遇上我們的世交,那男子叫夏林,會醫術,如今已將她帶往嶺南尋葯,要全力治好她1

太子喃喃輕喚:「夏林——什麼樣的人?他竟比我幸運1

「太子殿下可曾聽說過靈虛子?」

「聽母后說及,又叫夏學淵,當年與張靖雲一同守候我出世1

「夏林,便是夏學淵的長子!他往茂縣購買藥材,回至碼頭遇見受傷的美意,將其帶上商船,回到家夏叔叔才發現,這像是我徐家的孩子。」

太子長嘆口氣:「那我就放心了,落在江南夏家,總好過別的不知底細的人家。也不知美意傷成什麼樣,希望他們能徹底治好她1

「殿下放心,夏叔叔醫術和靖雲叔叔不相上下1

傍晚回到東宮,太子妃孫美福早已站在門口迎候,婉轉道:「給太子殿下請安!妾身做了殿下愛喝的鱈魚湯,請」

太委冷冷說道:「太子妃有心了,不過誰告訴你本宮愛喝這個湯?」

「是——榮國公世子1

「問到他那裡去了?你倒是有能耐!不過轉眼又賣了他,往後你還能知道什麼?本宮不妨告訴你:本宮從來不愛喝魚湯,勉強喝幾口鱈魚湯,那是因為有個人告訴本宮那個非常非常好喝,結果本宮上當了,喝了一小碗。此後再喝魚湯,除非是她給盛的,否則不喝1

太子妃臉色蒼白,忍不住脫口而出:「她是誰?」

太子想起往事內心酸楚,沒留意太子妃的失常,「徐美意」三字到了嘴邊卻被他生生咽下去——宮裡這些女人,包括他的母后都以為美意已死,他有心讓她們知道她沒死,讓她們以為總有一天她會回來,只要她回到京城,便有可能進宮,取得她們想要的一切!轉念想,何必再拿她來說讓她在遠方也不得安寧?由她去吧,只要她過得好,從此便不再打擾她!

轉頭看著太子妃,忽然展露溫柔笑顏:「是側妃凌冰玉——玉兒做的湯不怎麼樣,但她很會說笑話,本宮一聽她說笑話,就願意喝她做的湯1

太子妃看著太子揚長而去,臉上沒什麼特別的表情袖子里的手兒卻緊握成拳,指甲深深掐進肉里:原來太子這段日子總住在凌冰玉房裡!陳蘭雁未及笄,太子不去她那裡大婚以來,皇后和太後輪番派了教導嬤嬤提醒太子,去太子妃和凌側妃房裡過夜,太子很聽話,堅持了一個月,忽然就不理會嬤嬤們了,皇後宮里的嬤嬤甚至被他呵斥,以政務忙為由,再不來她房裡,她有些不安去請教過皇后,皇后說太子最近確實忙著,他性情溫柔,心軟,要主動接近他,多關心他他就會來

她便天天找名目接近太子,好吃的好喝的不停送上,可是太子真的好忙啊,時常不得近他身邊,送上的吃食都賞了手下,到今天她才知道,將近一個月,太子都去了凌側妃那裡……這個狐媚子,平日板著張臉,倒看不出內里卻是這般會算計!

太子實在是厭倦了太子妃的膩味勁,老老實實坐在那裡還可以當她是件擺設,湊近來還總跟在他身邊走動,說她是冤魂不散又感覺不到那份輕淡,簡直就像一坨厚實沉重的爛泥,裹在身上甩也甩不掉。

沒錯,與她同床就是那種感覺,又累又噁心,大婚一個月,迫於母后的壓力在她房裡睡過十幾夜,每次醒來都是被她纏醒,白天端莊嫻靜的人睡態實在不敢恭維,橫睡豎睡倒趴著睡他都不管,最怕她一雙胖乎乎的大腿直直搭到他胸口,不然就將他當枕頭緊緊抱住,到最後乾脆把他擠下床,那次以後他便藉此理由,再不去她房裡。

事實上真正碰她也只有一次,就是新婚夜,看到元帕上的血跡便算完成了一件大事。

心裡明鏡似地知道太子妃忽然變了人選的緣故,為了從小將他放在心尖上疼愛的母后,他可以隱忍著不聲張,但是母后是怎麼回事啊,孫家送來的這個太子妃也太不靠譜了吧!

來自陳家的兩個側妃,一個未及笄,這讓他想到給美意的承諾:先成親,及笄后再行夫妻禮。對這個陳家表妹,他也如此照顧到了。那個凌冰玉就更可笑,話不多說兩句,上床三兩下脫光了衣裳,再來脫他的,他先是糾結了半天,後來覺得她這樣鍘比太子妃來得實在,沒有虛情假意,不說花言巧語,也算是另一種坦誠相對了吧?

總之都是毫無意思,乏味至極,到後來無意間聽到美眷與金陵王的爭吵,他內心的悲憤痛苦愈加濃烈,對母后怨艾,對太子妃、側妃們的討厭憎惡更加深厚。

父皇與徐候的情誼世人有目共睹,貴為天子,他只對徐家的孩子稍加關注,見識了美意的烈性,不願將皇家意願強加在美眷身上——二皇子臨安王趙繁暗中喜歡美意姐妹,美意消失,轉而求娶美眷,皇上自是知道五皇子金陵王也喜歡美眷,便讓徐候問過女兒,願意嫁誰,由她來做決定。金陵王沉不氣,一見美眷進宮便抓了來威逼利誘,結果美眷對他說願嫁臨安王,金陵王大受打擊,兩人在御花園假山石洞內爭吵,太子正坐在洞里緬懷美意,聽得一清二楚。

金陵王幾乎是在吼叫:「為什麼選他?你明明知道最在乎你的人是我!為你我什麼都肯做,勤練功苦讀詩書經史很久很久以前,太子偷偷對美意說了那句話,而我卻是當著你和所有人的面說——我喜歡你1

「那個有用嗎?如今太子娶的是孫家的美福,美意在哪裡?傻女子才會相信花言巧語,我可沒答應你什麼1

美眷聲音柔美,語氣平緩,像在說與自己無關的事:「我那時說過一句話,你或許不記得了因為你只認為自己的意願是至高無上的,根本不會去顧慮別人的想法1

「不是那樣,美眷,我、我真沒聽清你說的什麼1

「那你今天就不能跟我提過往的任何一句話1

「美眷你太霸道了1

「小女子不敢!請殿下恕罪1

沉默,之後金陵王妥協:「好吧,我記起來了,你當時說:不嫁皇家人1

「普天之下,莫為王土,率土之濱,莫為王臣!身為臣女·小女子怎敢說那樣的話?殿下若想問罪便問了,何必陷小女子於不義?」

「美眷,別裝了1

「我不想裝,是你糾纏於我!不尊皇旨便沒命,我現在決定了,就嫁二皇子1

「給我一個理由1

「很簡單:他不是皇后所生1

「太簡單了,說清楚些1

「你想讓我死嗎?這裡可是皇宮1

「你放心,這是我的禁地——我和太子的·這個假石山洞,有石門,無人知曉·被我們兄弟元意中知道了,外邊還有我的侍衛把守,無人能進來1

「好吧,你讓我說的:美意與我是雙生女,她因太子而死,我豈能再嫁給你?美意心心念念願嫁太子,與太子相親相愛共度一生,她甚至想過有朝一日太子會有更多妃嬪,會因她年老色衰棄她而去,但她不懼這些·她說愛過,便無悔!可現在她連愛的機會都沒有,皇后利用了她,然後殘忍地將她丟棄一邊,知道皇后是怎麼做到的嗎?為了讓皇上相信美意不適合太子,美福才是良配·她帶著你們陳家和孫家的表姐妹們演戲,做了三次壞事陷害美意!這些是我親眼所見,不信太子沒有察覺,皇后是母親,敬愛和擁戴母親是對的,那就勢必讓美意受傷害,親情永遠要放在第一位,這個我理解,所以對此毫無怨言!只能怪自家姐妹傻,但我不想做那樣的傻事——你喜歡你的表妹美齡嗎?她才是皇後為你定下的正牌王妃,我若答應嫁你,下一個死的人就是我——可能會死得更慘,因為我不想自殺,皇後會叫人將我弄死1

「你!徐美眷1

金陵王又氣又笑:「美意可以為太子死,你為什麼就不能為我死?」

「因為不值得1

平日嫻雅持禮的美眷冷傲而輕蔑:「美意愛太子,我愛你嗎?實話說如果美意不死,我也會離家出走,規規矩矩嫁人多沒意思啊,我喜歡自由自在的生活,像靖雲叔叔,宋和哥哥,想做什麼便做什麼,想去哪裡便去哪裡,真好!但是徐家已經丟了一次臉,失去一個女兒,再發生同樣的事,我父母禁受不住,所以我忍了,人生不過幾十載,活著罷1

金陵王一本正經:「美眷,二皇兄他配不上你,你改了,選我吧1

「你真抬舉我,是我配不上他1

「不,你是最好的!我或許也配不上你,但我會盡全力疼你保護你!我不是太子,太子生來肩負重擔,他不能任性,我能!你想怎麼做,要過什麼樣的生活,我全部答應!我可以為國分憂出力甚至獻出生命,但誰想改變我的命運,插手我的生活,不可能1

金陵王的脅迫和告白,甚至當眾糾纏對美眷來說根本沒有用,美眷跪在皇後面前親口說願嫁臨安王,皇后欣慰地祝福她,說她懂事,選對人了,太子已經大婚,接下來就該為二皇子臨安王辦喜事了。

消息剛一傳出,金陵王便衝進坤寧宮,當著皇后的面將美眷扛起直直回了他的晨旭宮,兩個人關進寢宮緊閉門窗,臨安王聞訊大怒,急忙趕來,抬腳就把門踹飛,金陵王和美眷坐在床上,美眷看見臨安王,眼睛一亮,嬌聲喊:

「二殿下救我1

臨安王紅了眼,拔劍上前就砍,兄弟倆刀槍相見·你來我往,臨安王平時只讀書不練功,僅憑一股怒氣、一腔熱血與金陵王打,哪裡敵得過牛高馬大的金陵王·被他兩下格開,一腳踢出門,剛巧皇上和皇后、靜妃趕到,看了個滿眼,皇上震怒,皇后大驚,靜妃喊聲:

「二殿下1

撲上去按住二皇子哭得那個慘痛·把皇上心頭怒火撩得旺旺的,厲聲喝令侍衛將金陵王綁了,先關起來,嚴令未作處置之前,不給吃喝。

皇后慌了神,跪在盛怒的皇上面前替小兒子求饒,皇上看著趴在地上起不來的臨安王和哭得梨花帶雨的靜妃,冷哼一聲:「你還是先召請太醫繁兒傷在哪裡。放心,都是朕的兒子,朕自會公平處置——誰的錯·該如何罰,絕不手軟1

皇上離去,金陵王也被侍衛押走,皇后喊人去請太醫之後自是跟去看侍衛們要將金陵王關在何處,靜妃見皇后不管她母子了,含淚咬牙叫人將兒子抬回自己宮內護理,院子里很快平靜下來,美眷這才從房裡走出,蒼白著臉拍拍胸口,一副被嚇傻的模樣·繞開旭晨宮忙亂的侍宮女想開溜,卻發現兩名平日慣常跟在金陵王身邊的小太監緊緊跟著她,美眷止步問道:

「二位公公跟著我作什麼?」

一名小太監躬身說:「美眷小姐是金陵王的人了,咱們得護著,將您平安送回家1

美眷變色斥道:「胡說什麼?壞了本小姐清譽,你們可擔不起這個罪1

小太監垂首:「金陵王親口所說·咱們只是奉命行事,請美眷小姐體諒1

美眷怎看不出五皇子趙華對她的心思?不服氣皇家的兒子有特權,想娶就娶,說不要就不要,她為什麼不能藉機挑拔兄弟爭鬥,把他們弄得雞飛狗跳,噁心一下皇上和皇后?反正她只是個等待挑選的弱女子,她有什麼錯?趙華不至於笨到打死兄弟,如果不為她著想,那喜歡也是假的。不管結局如何,總逃脫不了嫁作皇家媳的命運,婚姻不能自主,喜歡宋和哥哥沒有用,那麼嫁給誰都一樣了。

但女孩子最看重名譽清白,畢竟那不是她一個人的事,關乎父母兄弟臉面,徐家門庭,這可不能隨便拿來開玩笑的,她雖然愛玩,還懂分寸輕重。

「你們……」

「美眷小姐請放心,只要小姐一心牽挂金陵王,在皇上和國公爺面前知道如何做,咱們旭晨宮的人是不會隨意亂說話的1

美眷翻了個白眼,這就是高貴的皇子,跟兄弟爭搶女人,這種下三濫的手段也使得出來!

臨安王被踢中上腹,咯了兩口血,靜養幾日便能好,皇上的處置下來了:臨安王先踹門拔劍砍人,這個苦頭就自己吞了,金陵王對兄弟毫不留情,下手毒辣,有這力氣和狠勁,不如上陣殺敵,正好西北邊近段日子頻發小戰事,便著令金陵王往西防去戎邊,為時三年!

皇后聞硯不明擺著是充軍了么?金陵王可是嫡親的壑子啊,他才十五歲,皇上怎麼能這樣?太狠心了!

但皇帝金口玉言,君命不可違,皇后哭腫了雙眼,叫太子幫著求情,又搬來太后也無濟於事,而且說走就立即要走,三日內離京,不得遲緩!

金陵王坦然謝恩,卻向皇上提了個請求:為能安心上陣殺敵,請將徐美眷賜嫁戎邊將士趙華!

皇上盯著兒子看了半晌,嘆口氣,終是點頭答應,當著皇后、太子、徐俊英等人的面言明:訂下親事,三年後歸來迎娶!

金陵王遵皇上之命向臨安王賠禮道歉,做了一些補償,三日後即啟程往西北邊防,此期間想見一見美眷,屢次被拒絕,只好作罷,已經訂親,是他的人了,不見就不見,三年後回來,她還能飛哪裡去?為做好離京準備,他也沒空親自跑去徐府找她,只來得及在離京前夜讓慷兒代為轉告幾句話:三年後即回來迎娶,定讓你倍感榮耀,嫁作我妻,自當寵愛一生,絕不食言!若戰死沙場,憑你意願,想去哪裡就去哪裡吧,另嫁也要嫁個有擔當有能力保護你的

美眷一邊著帕子一邊聽慷兒一句一句倒出話來,最後那句讓她手上針線漸慢。

第二日清晨城郊,一名紅衣少年騎著白馬等在金陵王隊伍前面′金陵王驚喜交加,忙拍馬上去,討好地喊了聲美眷,美眷驚奇地發現金陵王那樣的人也會臉紅·將一卷絹帕拋給他:

「昨夜睡不著,了十二條帕子,都給你吧!或許沒人告訴你,我其實不會女紅,就只會帕子,只會玫瑰花,你在外邊若是喜歡上別的花兒·可以扔了它1

「不扔不扔!我只愛玫瑰花1

金陵王眉開眼笑,接過帕子展開看,一股幽幽清香似有若無,含笑道:

「這玫瑰花繡得真好,比宮裡司珍坊繡得都好!香味兒也好,宋和給你的吧?我走了,你不能總去找他!要記著你訂親了,未婚夫在外邊打仗·不可貪玩,等我回來1

「黑等三年1

「一言為定1

兩年後美眷隨父母往江南金陵探視新婚的姐姐美意,又半年後回到京城·就看見了幾乎同時進城的金陵王趙華,趙華拉著美眷左看右看,笑得合不攏口:「你怎麼變這樣兒了1

當著父母兄弟的面,美眷紅了臉,掙開他的手:「你才變樣兒了呢,自己去照照鏡子1

兩年多風吹雨淋日晒,趙華白晰的膚色變成了健康的古銅色,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愈發清亮,靈動異常,他個子原本就不算矮·此時更顯高大壯實,身上少了點皇子們常有的目空一切的傲慢勁兒,多出些沉穩精幹的氣質,性格似乎也變得更明朗爽快了,樂呵呵逗著弟妹們玩,站在廊下長臂一伸·就能替美儀美方摘下高樹枝上的花朵兒。

因為多次立功,皇上恩准他提前半年回京,金陵王府早已建好,只待欽天監算好日子,便可以迎娶王妃。

好事多磨,饒是金陵王這樣心急難侍候的主,也要歷經三個月後,才算把喜宴辦了下來,榮國公府嫁女,場面隆重奢華,金陵王府迎娶,其華麗鋪陳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一場婚事,將整個京城都轟動了。

洞房花燭夜的甜蜜只是相對趙華而言,恨不得把美眷吞吃了,美眷抱怨說他這是報復,趙華壞笑:

「那你可慘了,要報復一輩子呢1

而他的補償和安撫又令新娘子大喜過望,主動親了他好幾次,他說:「我已奏請皇上,得到恩准,婚後我們回封地去,過自由自在的生活!你不是與美意不能分開的么?今後一同住在金陵城,好不好?」

美眷歡喜過後又鬱悶了:「可是要離開父母兄弟,怎麼辦啊?」

趙華咬上她嬌嫩的粉唇:「那我不知道咯,我只管娶妻,只管讓我妻兒幸福喜樂1

「不行,你非得管我娘家不可1

「好吧,我管!其實容易得很了,美意跳的那條江,直通金陵,重船月余,快船不過半月就到,兩地往來很方便的1

美眷撇嘴:「這誰不知道啊,用你說1

趙華懵了:「那你待要怎樣?」

「我想帶父母兄弟姐妹一起去」

趙華笑出聲:「我今天才發現你這麼傻!徐家幾百口人跟著我們去金陵我也能保他們富足一世,可他們會去嗎?你父親捨得放棄他拚命掙來的功名嗎?趙美眷,只有你丈夫我肯為你這麼做1

「我叫徐美眷1

「改了,今日起你姓趙1

「不1

「再說一次1

太子在弟弟的婚禮上見到了一張年輕而熟悉的面孔,緊追不捨,最終在側院趕上了即將上車離去的秦府四小姐秦世妍,美麗清新、溫柔嫻雅,尤其那雙亮閃閃的星眸,與美意太像了!

兩年多的時間裡,太子妃越長大越肥胖,到後來她只好躲在宮院里,再也不能露面,陳蘭雁自太後患病躺下之後便住到慈寧宮去近身侍候盡孝心,凌冰玉死了,不知道什麼原因,宮院之中病死一個兩個妃嬪是尋常事,司空見慣。太子借口忙於政務,再無心採選美女,有意無意地拒絕皇后三番兩次再為他選側妃的提議,東宮太子妃、側妃形同虛設,大婚三年,太子沒有子嗣,侍寢的居然是三名貼身宮女

太子落到如此地步,無疑讓皇后顏面盡失,替自己親兒子挑選的妃子,都會看走眼,皇上對她失望透頂,看她的眼光淡得不能再淡。

正當皇后惶然而又傷心的時候,太子來找她了,告訴母后他想要側妃,但必須由他自己點名,母后只管接進宮來就是了。

翰林院學士秦伯卿之幼女,十四歲秦世妍,史部侍郎徐俊軒所生徐美婷,十五歲,徐府姐妹中排行第八,二女為側妃其他貴女汪守貞、梁綺月、馮麗容,為侍妾。陸續進住東宮,一次迎進五位美人,太子只是讓皇後有點事做而已,真正在意喜愛的,只有秦世妍,徐美婷以前在徐府見過,嫻雅清麗,端莊沉穩,品質頗佳,選入後宮沒錯。

一年後,東宮喜事頻頻,側妃徐美婷生下一女,侍妾梁綺月、汪守貞先後懷孕,秦側妃未有消息,但她卻最得太子寵愛。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