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春暖花開 散文詩詞

穿越之春暖花開 第四百四十三節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作者:夏日輕雪

本章內容簡介: 「小姨,只要娘親叫我石俊鵬,我便知道事情無可更改!所以,現在還有條件可以講1後來,果然是程嘉穎雷聲大雨點小,放過了他!柳兒仍舊記得自己當時,鬱悶的看著不把自己當老輩子的小鵬,死小子,好歹,我也大你...

ps:

本文今天完結了,二月二十八日,是個大吉的日子!謝謝各位親們,陪著《春暖花開》一路走過,差不多快一年了!謝謝!因為有你們的包容,才讓我的第一本書能夠順利的完結,謝謝!以後陸續會上番外!謹以謝謝兩字,作為我的完結感言!夏日輕雪鞠躬敬上!

大明郡趙刺史的屬下,自然又是一陣的恭維!柳兒看著吃憋的於言金失笑,你跟當官的摳字眼,不是找崖跳嗎?唉,話說回來,這個趙雲貴能官至刺史到也是有兩把刷子,這麼明顯的阿諛奉承的話,聽在他耳朵里,居然一點也不覺得刺耳?此等心性,做什麼不成的?

於是略過不提,一時大家便舉杯暢飲,別人怎麼想趙刺史不知道,反正他覺得是賓至如歸了!宴后,大家推說一路勞頓,都要回驛館歇息了!刺史帶著下屬官員送客,恭恭敬敬地送到清城府的驛站去,對著大帥及忠王面前,少不得又是一串的話,一片忠君愛國之情,拳拳之心,唯天可表!聽得兩王都覺得怎麼沒早發現這廝有如此好的口才?兩位公主面前自然也是前來敘過話的,六公主面前他沒說什麼,卻是在柳兒面前大放厥詞,原話因這柳兒被氣得差點背過氣去,記不清楚了,中心思想如下:

「如今貴為公主,怎麼還是不改這鄉下無知婦人教出來的脾氣,這次遊歷,難道不是你提出來的?須知道,便是一個大家閨秀都要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你怎麼能竄托著大帥出來遊玩,不理政事?這是對大楚朝的不忠1

柳兒氣瘋了,理都不理他,也不管他還在滔滔不絕的講著。直接就端茶送客了,關你什麼事情啊?你誰啊你?

趙雲貴走的時候,看著柳兒的眼光。便在控訴著她朽木不可雕。楊嬤嬤也不管他有多愛國,直接請走不提。死探花。當年便看他是個不順眼的,果然沒看錯,什麼鄉下婦人!你這不是拐著彎子再罵老娘我?你才是鄉下婦人教的,你全家都是鄉下婦人教的!沒等趙探花走遠,楊嬤嬤直接叫道:「小紅,拿鹽來撒過,去下霉氣1趙探花腳步踉蹌了兩下。終於,還是站穩了,挺直背走了出去!

清早起來,整頓了車馬。對著這個刺史大家都心裡不舒服,於是馬上便起程了!離開了清城府直奔目的地!讓想來沾沾光的大明郡的大小官員都吃了癟!大明郡便是離這廣南郡最近的一個郡了,而這次,大家的船卻是停在廣南郡的海邊上!因為大家都想在大楚的土地上,多看兩眼!小於頭的主意卻是這樣走。能多帶點貨!

……

揚帆破浪?直掛雲帆濟蒼海!大家心情都十分的雀躍,至少表面上看來如此,十艘大海船的船隊,等在岸上,小渡船把一行人一一接上大船。看著行李物品一個個的吊著上了船,一個灰衣人看著這一切,親眼看著大帥帶隊,一行人一個不拉的上了船,兩個時辰后,這隊船升起了最後一張帆!離開了大楚國的港口!他這才飛騎回京,向宮裡復命去了。在他走後,出來兩人,一個綴在他的身後,一個卻上了一艘小船,追趕大船去了!上得船去,自然是跟大帥彙報這一路的各種形狀,讓大帥齒冷,這劉老二,老子走了讓他安心,他卻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大帥素來不疑人!是朋友便不疑,赤心以對,可這也不代表著他是個笨蛋,自從石家被暗示交出藏獒園的時候,劉老二便不再是他的朋友!他也擺正了自己的心態,一直以來,劉老二在他心裡的定位非常的微妙,是自己一手扶持上位的君王、是跟自己共患難的朋友、是自己眼看著成長強大起來的……

直到那天,他才發覺了自己的誤區,自古以來,君便是君,臣便是臣,君臣之間如隔天塹,自己自謂聰明、練達居然沒有看破!

其實人生便是如此,爭強好勝,爭得廣廈萬間,夜眠七尺佔得良田千頃,日僅三餐,大叔這便算是悟了。安閑有益身心,大叔便想起了哪個早逝的秀才,查海生

面朝大海,春暖花開從明天起,做一個幸福的人。喂馬,劈柴,週遊世界,從明天起,關心糧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開從明天起,和每一個親人通信告訴他們我的幸福那幸福的閃電告訴我的我將告訴每一個人給每一條河,每一座山取一個溫暖的名字陌生人,我也為你祝福願你有一個燦爛的前程願你有情人終成眷屬願你在塵世獲得幸福我只願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大叔想著小丫頭嚮往的生活,突然間覺得,這個秀才真是個妙人,好好的山,你取名字做什麼呢?溫暖的名字,比如『周庄』、『寧馨院』比如……?原來溫暖在自己的生命里並沒有多少!

每一個親人通信,難不成以前都沒信的?閃電也能跟他說話,好笑!不過,大面上還是一個不錯的理想,當然,也有排除是因為大叔除此之外,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了!實在是不好意思得很!一直過著非常的簡單的生活,不是讀書便是習武,然後打仗、接下來朝事!所作所為都只兩個字,大楚,三十多年的生活里,並沒有柳兒曾經說過的自我兩字!

關心糧食同蔬菜,大叔站起身來,推開屋門。腥澀的海風撲面而來!原來,這風果然是有味道的。

柳兒正在前面的沙灘上,帶著孩子們玩沙灘排球,大叔不知道什麼球要過排,不過,看著柳兒帶著大路及小鵬,力戰群娃的樣子,便覺得好笑,這小鵬也真是奇怪,估計是一生下來,便跟著柳兒一百天的原故,一直是有機會便呆在路府,一點沒把自己當外人!柳兒的所有院子。一直都有為他留著一個小院子!比他娘在柳兒處還吃得開些。好些小玩意兒,路家的孩子有,必定有他的一份。而他其他的兄弟們,卻不一庖壞恪P∫凳欠淺5鈉婀鄭〈笫逡恢比銜自己前世人估計是欠了這個忠王了,他家這一家子,全都不把自己當外人!前世的債啊!

見到他出來,柳兒放下手裡的球,玉蘭自動的接手下來,帶著孩子們繼續玩,這姑娘的體力她是知道的。玩了半個時辰了,也差不多應該累了!可這一幫小娃們,可沒有一絲累的樣子!所以,玉蘭打起了精神!

「大叔。怎麼出來了?」到這個島上已經有半年多了,大叔並不是十分的習慣,一個手握重權,長期生活在權力中心的男人。突然閑下來,這心理反差是必須有的!要給這些高幹一個退休適應期,這是程嘉穎同自己一致的看法。

「關心糧食同蔬菜,我這準備照著查秀才的意思去辦1

能告訴你,這姓查的還沒開始寫這個東西嗎?在大楚。我是原創好不好?柳兒當初沒搶了這頭把交椅,現在也沒得後悔!

很快,島上的菜田裡便出現了五大三粗、笨手笨腳的農夫!柳兒同程嘉穎在邊上著實的想不明白,你說你們這些人,真的是要文能文,要武能武,個個都文武雙全的,怎麼就對付不了鋤頭這種簡單的工具呢?說你們四體不勤吧,這砍了竹子來,這海邊沒少蓋這竹樓,一個個創意十足的,難道說,都是工人?竟沒有一個農民?看著鷹九再一次搞斷了手裡的鋤把手,程嘉穎站起身來,帶著柳兒走了!

「你不指導他們啦?」

「告訴你,九公主殿下,這個海子別讓我捉到,什麼叫關心糧食同蔬菜?你怎麼跟這些人解釋的?這一個個打仗行,當官行,有幾個是能種菜的?」

程嘉穎對這些人如此的不受教,放棄了自己老師的職務!而柳兒只要程嘉穎發毛了,叫自己九公主時,便知道不能惹了!有些人,翻臉快過翻書,柳兒真心不習慣,

程嘉穎的這個習慣,還是小鵬跟柳兒說的,還在大楚時,小鵬把她娘親的試管全給搞亂了!柳兒勸他認罪為主,結果這小子這麼說道:

「小姨,只要娘親叫我石俊鵬,我便知道事情無可更改!所以,現在還有條件可以講1後來,果然是程嘉穎雷聲大雨點小,放過了他!柳兒仍舊記得自己當時,鬱悶的看著不把自己當老輩子的小鵬,死小子,好歹,我也大你十五歲吧!怎麼說也是你小姨,你怎麼這麼不見外呢?害我都不知道要不要跟你娘親打小報告。

柳兒的這個小報告一直沒打,不過,她也真是佩服這孩子們的觀察力,程嘉穎果然是這樣的,一叫對方的尊稱,或全名!自然是大暴發的前兆,千萬不要惹,其他的,就隨意了!

「你越發的膽子大了,什麼叫這一個個的?對自己的夫君也如此沒禮!這女戒全給忘記了?」剛好忠王過來不知道是想商量一下這具體怎麼操作的事!聽到這一句話,臉就拉了下來,當著柳兒就直接訓斥.

程嘉穎也是運氣不好,這忠王本來就是退休綜合症發作期間,加上,這一個婦人都能搞定的事情,自己身為她的相公居然搞不定,這面子、裡子都掛不住了,聽到這話,自然先就發了火,佔領了道德制高點!立於不敗之地!

柳兒笑了笑,施了一禮,便施施然地兩人的戰火中抽身,呵呵,池魚可是世界上最笨的、最沒運氣的魚!自己沒興趣客串!任這兩個歡喜冤家吵著嘴回了他們自己的家,關起門來,這勝負就難料了!

鷹九愁眉不展,吊在大叔身後,向著柳兒走來!

「柳兒,這怎麼辦?」大叔也是第一次覺得,這不到兩斤的鋤頭,怎麼這麼不聽使喚呢?好在理智尚存,向這個小丫頭討主意,這種事,問她肯定對了!

柳兒想了想,知道了問題的所在,程嘉穎不錯是農學教授,可真心話,怎麼用這原始的農具,她仍是外行!只不過拿嘴指導了兩句,對錯不說了!這些人簡直差不多得自學成才,原來也沒見過幾個農人種地!自然想摹仿都無法!

「大叔,王妃她也不知道怎麼種地,這種子什麼的,也是誤打誤撞學會的,種地,我看著花匠王他們的動作,跟你們剛才比,是有點不一樣,不如,你們進《非回居》去吧,花匠王在周莊裡呢,跟他學,也不算明珠暗投1

幾粒明珠都點頭不已!鷹九的點得最重最誠肯。

這個問題便算是解決了,一個月後,幾人便如多年的老農夫一般,因為有內力的原因,這個效率還是不錯的!不過,最好笑的便是,這產量便不怎麼樣,這一個個的,拿著自己產出來的蔬菜死活不許人吃了,那珍視的勁頭!呵呵!讓人發笑!便是小路也只不過吃了大叔的一棵白菜,柳兒是一口沒吃,看著大帥拿著菜送來讓自己做了吃的難受勁,柳兒都不忍心去吃那好命的白菜!

春天,很快便到了!這海中的小島嶼上,也有季節的變換,不過,不是那麼的分明,彷彿只有春夏二季!一身白衣的柳兒,坐在屋子前面,他的身後是一幢非常別緻的木頭別墅,上面掛著《春暖居》三個字,這字寫得龍飛鳳舞,勁力十足!顯然是某位的傑作!

寫字的大叔正在門前的大海邊釣魚!腳下踩著一葉小舟,現在他完全適應了這裡隱居的生活,過得滋潤著呢!一邊看著釣線,一邊跟兒子說著話!大路逍遙地依在大叔腳邊,斜靠著小船舷!隨著海波一盪一盪地!一邊聽著父親的教誨。

下個月,他便滿十五歲了!生日宴后,姜管家將帶著他及石老三,一齊回大楚去!兩人將要分別去繼承忠王的爵位、靖安親王的爵位,大路的皇帝舅舅派來特使,再三的帶來了消息,其實,都是查秀才的錯,什麼叫給親人們寫信!這親人中可不還有這個皇帝舅舅?

不過,自己同石老三兩人的回大楚襲爵,卻是兩家孩子,分別抽籤抽中的,這一去,便要入朝為官!聽娘親說很累!

可是,大路卻不害怕,娘親說了,好男兒志在四方,這次茴去,—定要同爹爹—樣,文武兩舉—起,連中三元,做—個稱職的好親王。

最關鍵的是,阿阿,娘親最後說了,「如果累了,娘親夭夭在這裡,等你茴家1大路看著在沙灘邊正在捉螃蟹的三路,正在海水裡練浮潛的北路!阿阿,弟弟們,快快長大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