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三百七十二章過年(上)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人,正在打掃著院子,至於冷雄飛則是吊著收拾的手臂做監工呢。 「秦風,怎麼起那麼晚啊?」 乾的熱火朝天的莘南看到秦風出來,說道:「你小子昨兒灌我們酒了是吧?我怎麼記得一下就喝多了?」

,。

「這東西不錯,我帶著防身了。」

秦風很喜歡這把短刀,中國是個對槍支管理極為嚴格的國家,出門沒辦法帶槍,帶這麼一把小刀卻是無妨,真遇到事情比槍還要好使。

不過對那珠光寶氣的刀鞘,秦風卻是沒什麼興趣,將刀鞘隨手扔在了箱子里,手腕一翻,一道寒光閃過,那把小刀消失在他的掌心之中。

「秦爺好眼力,那刀子是藏地產的著名拉-孜刀,現在已經很少見了。」

苗六指很羨慕的看了秦風一眼,他也是那種能讓硬幣在手上跳舞的人,對這種方便攜帶又鋒利無比的刀具自然十分喜愛了。

秦風聽出了苗六指話中醋意,看了他一眼,笑道:「老苗,你都退出江湖了,還惦記這玩意幹什麼?」

「秦爺說的也是。」苗六指也是啞然失笑,到了他這歲數,就是上街偷東西被抓個現行,估計派出所都不敢收他。

「行了,我去找幾個麻袋,先把這些東西簡單的統計一下。」秦風看了看錶,已經快凌晨四點了,這不知不覺的又忙活了一夜。

翻身出了密道,秦風找了幾個編織袋,又順手拎了一袋子干石灰,這密室開啟后,要保證裡面的乾燥度,否則就是剩下的那幾幅字畫,怕是沒幾天也要壞掉。

將散落在地上的金元寶收拾到兩個編織袋裡,另外那些如意玉石等珠寶玩件也整整裝了一袋。

兵器秦風倒是沒動,他準備等有空的時候,將這些兵器抹上一層防腐油。只不過現在玩古兵器收藏的人太少,秦風也沒想著將其拿出去出售。

整理上面那些東西都很快,三下五除二的十幾分鐘就幹完了,倒是那兩箱子腐朽的字畫捲軸。讓秦風忙活了將近一個多小時。

「秦爺,您這是幹什麼啊?」

苗六指見到秦風小心翼翼的把那捲軸兩端的木頭軸承給拆下來,然後隨意的將他認為很珍貴的字畫揉成一團扔到地上,頓時不解起來。

在苗六指看來。即使那些字畫殘破的比較厲害,但也比那木頭軸承值錢吧?秦風的行為簡直就是買櫝還珠。

「老苗,這些字畫品連一分品相都沒了,一把火燒掉完事。」

馬心貽雖然是文人,但他所收藏的這些字畫,基本上都是清中期和晚期的作品,倒是沒有宋明兩朝的,否則秦風真要罵他是敗家子了。

一邊忙活著,秦風一邊說道:「這些木頭軸承不同。你看這蟲蛀鼠咬的地方。都是原滋原味的。回頭我把這些再畫出來,裝上這軸承,假的也變成真的了。」

秦風本身就是一位鑒定大家。他知道,很多人在鑒定字畫的時候。都比較注重一些細節,在看到軸承是老物件之後,心中就會有一種先入為主的思維。

再加上秦風那以假亂真的手藝,他仿製出來的字畫,不敢說能騙過齊老爺子的眼睛,但拿出去糊弄一下那些自以為是的老外們,絕對是一騙一個準。

等到密道內傳來一絲天光的時候,秦風終於將密室里的東西整理完畢了。

四五個編織袋整齊的排放在了密室里,至於沙盤和箭矢還有那些字畫垃圾,都被秦風用多餘的編織袋給拿到了地面上。

「秦爺,上去休息吧。」

雖然收穫不菲,但苗六指還是感到了深深的遺憾,因為最珍貴的東西,因為他的冒失而毀於一旦,苗六指怎麼都無法原諒自己。

「老苗,不急,你先回屋吧。」

秦風往那鐵門處看了一眼,說道:「這間密室可以改成咱們的儲藏室,有什麼見不得光的,都可以放在裡面。」

這間密室是秦風唯一發現的機關門留下的傑作,不管是**性還是安全性,就是放在現在都很難得,正適合秦風放置一些來歷不明的物件。

秦風剛才仔細查看過鐵門上的機關,他有把握做一些小的改動,然後重新製作出精密的鑰匙來,即使關閉后,也不用怕鐵門無法開啟了。

「這密室還留著?」

苗六指抬頭看了一眼,說道:「秦爺,這上面您要是改車庫的話,怕是留不下這密室了吧?到時候怎麼進去呢?」

「這個好辦。」

秦風往大門的方向指了指,說道:「再往左四米,就是後院的廂房,到時候我把這馬槽密道給堵死,重新在廂房下面挖個通道,從地下和這密室相連起來……」

「倒是可行,不過那你日後就要住在後院了。」

苗六指聞言點了點頭,這後院在以前都是馬夫傭人住的地方,只是現在沒那麼多講究了,住在後院反而要比前面清凈許多。

「只要裝修好了,住哪裡都行。」

秦風想了一下,說道:「等過完年我就帶著遠子他們幾個,把這馬槽打掉,密道給填上土,上面用水泥封死……」

「告訴他們密室所在?」

苗六指有些詫異的看向了秦風,身為江湖中人,都講究個狡兔三窟,按照他的想法,這密室有秦風自己知道就行了。

「當然告訴了,昨兒不說,不是怕事關重大嗎?」

如果密室內有關於太平天國寶藏的事情,秦風是絕對不會告訴謝軒等人的,因為他們要是因此起了什麼心思,那等於是害了他們。

不過現在密室里清理出來的東西,也就值個幾百萬,不管是秦風還是謝軒李天遠,都不會將這點錢看在眼中的。

「也行,你那幾個兄弟心性都不錯。」苗六指聞言點了點頭,說道:「過完年再說吧,到時候剛好把這些黃金都給拿出去提純。」

忙活了整整一夜,大致的說了一下密室改造的事情后,苗六指再也撐不住了,爬出密道回去睡覺,而秦風一直到七點多鐘的時候,才從密道里爬了出來。

這麼短的時間內想修改機關是不可能了,不過秦風找到了機關的總樞,將整間密室的機關都給關閉掉了。

今兒已經是大年二十九了,胡保國會到家裡來過年,秦風可不敢當著他的面將密室暴露出來,只能等過完年再慢慢改造了。

昨天那哥四個喝的有點多,秦風回到中院自己屋裡的時候,還能聽到他們的打鼾聲,秦風也沒管那麼多,洗了把臉上床補起覺來。

這一覺秦風睡到下午三點多才被一個電話吵醒,推門出去后,發現下了好幾天的大雪停掉了,李天遠和莘南兩個人,正在打掃著院子,至於冷雄飛則是吊著收拾的手臂做監工呢。

「秦風,怎麼起那麼晚啊?」

乾的熱火朝天的莘南看到秦風出來,說道:「你小子昨兒灌我們酒了是吧?我怎麼記得一下就喝多了?」

「我和老苗才喝多了呢。」

秦風自然不能承認,開口笑道:「我回來的時候你們已經喝多了,我和老苗又喝到四五點鐘,這才起晚了。」

「對了,老馮和軒子呢?回頭我有個長輩來,咱們再接著喝。」秦風四下里看了一眼,將話題給岔開了。

聽到秦風的問話后,冷雄飛開闊說道:「風哥,馮哥回家了,軒子哥去接他父母了,晚一點就能回來。」

「怎麼把這茬給忘了啊?」秦風一拍腦袋,說道:「咱們年貨備了沒有啊?別大過年的要啥沒啥,這年怎麼過呢?」

除了出獄之前的那一年,秦風在胡家莊過的比較熱鬧之外,這十多年過年的時候都比較冷清,今年過年能有那麼多人一起,秦風還是十分重視的。

「等您去操辦年貨,黃花菜都涼了,金龍和鴻鵠早幾日就給送來了,什麼都有……」

苗六指從屋裡走了出來,不過他走路的樣子卻是有點不得勁,平時裝樣子的拐杖,這次怕是真的用到了。

「苗爺,怎麼,摔跤了?」

冷雄飛笑嘻嘻的湊了過去,他很喜歡和苗六指套近乎,因為這老頭身上,有種和他爺爺一樣的江湖味。

「知道我摔跤了還不搬把椅子去?難得今兒出太陽了。」苗六指眼睛向秦風撇了過去,昨兒那一摔雖然救了他的老命,不過卻是將腰給閃了。

「好,苗爺,您得給我們講講當年江湖上的事兒埃」冷雄飛答應了一聲,屁顛屁顛的用一隻手從內屋搬出了個太師椅。

「行了,你們幾個先聊著,我去接胡局長,他也要到家裡來過年。」

秦風看了下表,剛才就是胡保國給他打的電話,讓他四點半的時候到公安部的門口去接他,秦風新買的這宅子他還沒來過。

「哎,風哥,你……你怎麼讓胡閻王來這裡過年啊?」

正賣著力氣幹活的李天遠,猛然聽到胡局長几個字,忍不住打了個寒顫,當年在管教所里,他可是被收拾的最慘的那一個。

「有本事你當面叫一個?」秦風似笑非笑的看著李天遠。

「算了吧,我……我可不敢招惹那活閻王。」李天遠聞言縮了縮脖子,要說這世上他最怕的人,除了秦風也就是胡保國了。

「瞧你那點出息。」秦風捏了個雪球砸在了李天遠的頭上,轉身出了院子,不過回頭想想,秦風還真感覺有點好笑。

自己這一幫子人,除了莘南之外,還真沒一個好人,哪個抓起來怕是都夠判上幾年的,但偏偏卻是和馬上就要成為這個國家強力機關主要領導的胡保國,攪合在一起了。

ps:ps:第二更,求月票推薦票!!!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