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三百七十章死裡逃生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是藏寶地點了,可……可全讓我給毀了礙…」 想到太平天國的藏寶,苗六指簡直就是心如刀割一般,因為在他被秦風甩出密室的時候,分明看到一面小旗幟上,寫著一個「太」字。 「老苗,散都散掉了,你...

,。

正在用心記憶那山川地形圖的秦風,冷不防發現身側多了道人影,抬眼看去,忍不住大聲喝道:「老苗,幹什麼?別動啊1

「沒幹什麼?我看不太清楚……」

苗六指早就忘了在進入密室之前秦風的交代,又往前走了一步,想看清楚沙盤上插著的幾個小旗幟上面所寫的字。

「找死啊?」

秦風耳朵忽然動了一下,再也顧不得那麼多,一把拎住了苗六指的后衣襟,用力一甩,將苗六指那瘦弱的身體扔出了密室。

而秦風腳下也沒閑著,扔出苗六指的同時,他快速的向牆壁退去,雙腳在地上一蹬,站在了牆邊上的一口木箱子上面。

就在此刻,一陣機簧聲響起,緊接著「嗖嗖」聲不絕於耳,無數箭矢從牆壁頂端射了出來,形成了一道鋪天蓋地的箭幕。

剛才秦風和苗六指落腳之處,都插了七八支鋒利的箭矢,而且勁力極大,射進地面上的青磚足有好幾寸深,箭尾上還在不斷顫動著。

不過萬幸的是,那箭幕所籠罩的方位,並沒有涉及到牆壁邊上,只是在密室正中的那個沙盤,卻是中了無數箭。

在地底塵封百年早已腐朽不堪的沙盤木頭框架,根本就無法承受這些外力,此時已經變得支離破碎,那些用泥捏出來的的山川河流,更是碎成了粉末。

「老苗,你……你他媽的想幹什麼啊?」

看到這一幕,秦風是欲哭無淚。他原本已經將沙盤記得七七八八了,就差最後一處旗幟標明的方位,但卻出現了眼前這一幕。

「秦……秦爺,我……我也不知道會這樣呀?」苗六指的聲音從密室門外傳來。

在被秦風扔出去的時候。苗六指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是等他從地上爬起來,看到這滿屋子的箭矢時,渾身上下是汗如漿涌。整個人都傻了。

苗六指已經是七老八十的人了,死也就死了,但他要是連累秦風死在這裡,苗六指也沒臉出去了,怕是只能一頭撞死在這密室里了。

「秦爺,您……您沒事吧?」

苗六指顫抖著聲音問道,眼瞅著那些箭矢之密集,苗六指還以為秦風受了重傷,只是他不知道密室機關。這會卻是動都不敢動。

「媽的。老子有事還能說話啊1秦風真的被苗六指給氣糊塗了。要說他也是走老了江湖的人,怎麼就能犯下如此過錯呢?

想想自己這外八門之主,差點就死在了機關門的暗器下。秦風那是氣不打一處來,心裡那叫一個鬱悶。

「沒……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聽到秦風中氣十足的聲音,苗六指心頭像是放下了一塊大石,一瘸一拐的走到密室門邊探進去了個腦袋,說道:「秦爺,您……您這是在幹嘛?」

「還能幹什麼?老子不躲的快,就要被箭給射死了……」

秦風此時的是有苦說不出,站在了木箱子上的他,為了不讓頭部頂住密室頂端,只能彎下腰,不過他腳下的木箱,卻是不堪重負,一塊塊的正在碎裂。

秦風話聲未落,腳下忽然傳來一聲響,只聽「啪」一聲,被他所踩的那個箱子完全破裂開來,秦風的雙腳陷入到了木箱之中。

「靠,你他娘的倒是進來幫忙啊,在門口看老子熱鬧是不是?」

秦風只感覺腳下一滑,再也支撐不住身體的平衡,一股子坐了下去,就連手電筒都脫手而飛,密室內頓時陷入到一片黑暗之中。

「秦……秦爺,我……我不知道進去怎麼走埃」

站在門口的苗六指簡直都要哭出來了,他貿然闖進去自己找死倒沒什麼,如果再引來一片箭雨將秦風給射死掉,那豈不是冤枉的很?

「沒事,大膽進來,先把手電筒給拾起來1雖然感覺到自己坐在一些冰冷的物件上面,但似乎沒有什麼危險,秦風的心也安定了下來。

看這箭雨的密集程度,秦風知道,應該不會再有連環機關了,而設置機關的那人,也給人留了一線生機,否則秦風也逃不過此劫的。

「真的?我這就進來」

苗六指現在對秦風的話是深信不疑,當下深深的吸了口氣,用腳拖著地面走了進來,他要是敢抬腳,說不定就要被那射進磚石中的箭矢扎穿掉。

「還真沒事……」一直往密室里挪了兩米多,都再沒有機關啟動,苗六指的膽子也大了許多,伸手將地上的手電筒試了起來。

「秦爺,您真沒受傷吧?」拿到手電筒后,苗六指就向秦風的位置照了過去,不過這一照,他頓時傻了眼。

「老苗,我說你今兒吃錯藥了?」秦風用手遮住了雙眼,罵道:「你把個手電筒照著我幹嘛啊?放低一點,照到地上去……」

「是……是黃金?」苗六指的聲音響了起來,手電筒的燈光也隨之垂了下去。

「真的是黃金?」秦風放下遮擋住眼睛的雙手,卻是發現那雙手隱隱現出一層金光。

「媽的,這一箱子裝的全都是黃金?」

秦風伸手一看,地上那烏黑之中閃爍著金色光澤的,正是一塊塊兩頭翹起中間凹進去呈船形的金元寶,而自己正坐在了這一箱金元寶的中間。

「沒錯,秦爺,是黃金……」

饒是苗六指見多識廣,看著這些黃金也忍不住咽了下口水,正如女人愛珠寶,這男人沒有不愛黃金的。

「老苗,你把手電筒打正一點……」

秦風從地上拾起了一塊重約二兩的金元寶,拿在手中看了一下,說道:「這黃金怎麼烏黑八糟的,不會都是假的吧?」

「秦爺,不是假的,這些都是清朝時候的金元寶。」

苗六指搖了搖頭,這會他已經挪到了秦風身邊,也撿起了一塊黃金,用手電筒照著說道:「除了民國時候的小黃魚,以前像這種金元寶摻雜了不少白銀和黃銅,雜質極多……

再加上這些黃金放在箱子里氧化,色澤也會變得暗淡起來,能有這品相就非常不錯了……」

對這種金元寶,苗六指可不陌生,因為在他生活的那個年代,所用的小黃魚,也就是金條,十有**都是清朝的金元寶提煉出來的。

「你說的倒也是,古時候的黃金純度是不怎麼高,這元寶里能有四成黃金就不錯了。」聽苗六指這麼一說,秦風頓時反應了過來。

在古代市面上使用的銀錢,都是按照一定比例鑄造的,就像是清朝的銅錢,也並非是純銅的,裡面會含鉛還有別的一些金屬,金元寶也是如此。

秦風曾經在京城的一些博物館里見過明清兩朝的金元寶,光澤甚至還不如自己手上的黃金呢。

秦風看了看散落一地的金元寶,說道:「就算只能提煉出來四成金子,那也是價值不菲了。」

秦風手上的這枚金元寶,重量大概在二兩左右,如果能提煉出四成的純金,那也有四十克。

這一箱子最少也有三百多個金元寶,加起來就是十多公斤的黃金,兌換成人民幣,也足足有上百萬了。

「奶奶的,真是一年清知府,十萬雪花銀礙…」

秦風掂了掂手上的金元寶,搖頭說道:「這馬心貽官聲算是不錯的,沒想到也貪墨了這麼多錢,怪不得從古至今,人人都想當公務員呢……」

「秦爺,這些東西其實不值多少錢的。」

苗六指忽然將手中的金元寶扔了出來,重重的在自己臉上抽了一耳光,哭喪著臉說道:「那沙盤,一定就是藏寶地點了,可……可全讓我給毀了礙…」

想到太平天國的藏寶,苗六指簡直就是心如刀割一般,因為在他被秦風甩出密室的時候,分明看到一面小旗幟上,寫著一個「太」字。

「老苗,散都散掉了,你乾嚎還有個屁用啊?」

秦風沒好氣的瞪了一眼苗六指,說道:「你先呆在這裡,我上去拿點煤油下來,這烏七八糟的也看不清,說不定那幾個箱子里還有你說的藏寶圖呢。」

秦風看到,在這密室的四壁上,分別有四個和彎道處一樣的油燈,只是燈裡面的油早就乾涸了,需要重新加煤油和燈芯。

「秦爺,還是我去吧,您不知道在哪。」苗六指一臉沮喪的說道,顯然還沒從那沙盤被毀中走出來。

「得了吧,我去,你看看自己身上有沒有傷,剛才那一下摔的可不輕。」

秦風搖了搖頭,在機關發動之前,他那下意識的一甩,一點都沒留手,看苗六指走路一瘸一拐的樣子,說不定會傷了骨頭。

秦風也沒要手電筒,徑直出了密室,借著外面皚皚白雪反射出來的光亮,來到了中院。

從苗六指所住的那屋翻找出一小桶煤油,秦風順手撕扯了一塊床單,聽著那哥四個一個比一個響的如雷鼾聲,秦風又回到了密室內。

將床單撕碎捻成燈芯狀,又倒了些煤油進去,當四盞燈都點亮之後,密室一下變得明亮了起來。

只是地上那上百支的箭矢,看得秦風和苗六指都心生寒意,剛才要不是秦風反應快,怕是這會兩人都被射成了刺蝟。

ps:ps:第二更,求月票!!!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