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三百六十九章進入(下)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六指擋在身後,足夠秦風逃出去的了。 「祖師爺保佑1等到苗六指退出之後,秦風虔誠的雙手合十,對著面前的鐵門拜了拜。 要說秦風心中也是十分好奇的,五行鎖代表著機關門中的最高水平。 ...

,。

伸手從口袋裡掏出了五把長短不一的鑰匙,秦風的表情也有些緊張起來,這是他在世間所見到的第一個機關門產物,自然不想讓它毀掉。

秦風回頭看了一眼,神色凝重的說道:「老苗,你往後退一點,如果有什麼不對的話,馬上爬上去。」

「秦爺,沒事,我站這還能幫你打著點電筒。」苗六指搖了搖頭不肯後退。

「你沒事,我有事埃」

秦風聞言翻了個白眼,說道:「誰知道機關門那些人怎麼想的,到時候萬一這通道都塌掉,你堵在那裡讓我怎麼跑啊?」

不管怎麼說,秦風現在都是處在地底三米之下,這彎角處要是真的塌下來,他就是有十條命也沒了,不得不給自己看好退路。

「這個,得,那我還是先上去吧。」

苗六指仔細一想,秦風說的也是,如果出現什麼意外,以他現在的反應能力,真的會成為秦風的累贅。

「嗯,打開了我喊你。」

秦風點了點頭,這通道是有柱子支撐的,就算是塌方也需要個幾秒的時間,沒有苗六指擋在身後,足夠秦風逃出去的了。

「祖師爺保佑1等到苗六指退出之後,秦風虔誠的雙手合十,對著面前的鐵門拜了拜。

要說秦風心中也是十分好奇的,五行鎖代表著機關門中的最高水平。

至今為止,五行鎖只是在清廷後宮中出現過,也就是現如今的故宮裡。只是當初沒人能破解那個門上的五行鎖,強力破門后,那間密室卻是自燃起來,裡面的東西全部毀於一旦。

深深的吸了口氣。秦風將第一把約有十五公分長的鑰匙,插入了代表著五行屬金的鎖孔內,當鑰匙插入了五分之三后,秦風停下了手。輕微的往左擰動了一下。

只聽「嚓1一聲輕響,那般鑰匙忽然往裡又陷入了五分之一,往左轉了一整圈,只留有一個鑰匙頭在了外面,於此同時,門內傳來一陣齒輪的絞動聲。

「成了1

秦風臉上露出了興奮的神色,再沒有遲疑,將第二把鑰匙又插入了代表著五行「木」字的鎖孔內,只是這次秦風擰動的方向。卻是往右。

和第一把鑰匙出現的情形相同。第二把鑰匙也是自動的轉動了起來。門內機械的響聲清晰可聞,秦風知道,第二關也被他破解掉了。

不過還有三把鑰匙。秦風絲毫不敢大意,身體都出在極度緊張的狀態。只要稍有什麼不對,他就會以最快的速度退出這密道返回地面。

慶幸的是,第三把第四把鑰匙,都沒有出現什麼意外,順利的和鎖孔相吻合。

不過沒插入一把鑰匙,秦風都像是耗費了極大的力氣一般,在這寒冬臘月里,秦風的額頭上已經滿是汗珠,眼中露出了疲憊的神色。

「最後一把了,祖師爺保佑啊1

拿著最後一把足有二十公分長的鑰匙,秦風在心中默念了一句,深深的吸了口氣之後,一咬牙將那鑰匙插到了鎖孔里。

「左三右四,千萬別掉鏈子啊,給我開1

這把鑰匙插入后,秦風先是往左邊擰了三圈,然後又往右邊擰了四圈,最後把鑰匙往裡一按,身體快速的向後退去。

秦風知道,這最後一步如果做錯了的話,那麼前面全都都將前功盡棄,此時他的右腳蹬在一處石階上,只要稍有不對,馬上要爬出密道。

「…………」一陣機械轉動的聲音,在這地底深處,顯得是那般的刺耳,

在被秦風安全按入鎖孔里的那把鑰匙,如同中樞一般,帶動著另外四把鑰匙同時轉動起來,「嚓」聲響不絕於耳。

「成了1聽到那機械轉動的聲音,秦風鬆了一口大氣,心中忍不住對機關門前輩的智慧佩服不已。

在一百多年前幾乎沒有工業的情況下,他們居然能造出如此精緻的機關,不知道要付出多大的人力和精力,在秦風看來,幾乎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

「……嚓……」

在鑰匙自動轉動了差不多三十秒后,一聲輕響傳入到秦風耳中,那個笨重的大鐵門緩緩的從裡向外開啟了。

「老苗,下來吧1秦風抬頭喊了一聲,話聲剛落,苗六指就以和他年齡極為不符的敏捷動作,下到了坑底。

「秦……秦爺,真……真打開了?」

苗六指剛問出口,就緊緊閉上了嘴巴,因為眼前的鐵門已經開啟了一大半,一股濁氣從門裡面的空間吹了出來。

「老苗,屏住呼吸……」

秦風喉間動了一下,卻是沒張開嘴巴,這些濁氣未必有毒,但塵封了百年空間內的空氣,說不定就帶有什麼病菌呢。

就像是當年所謂法老的詛咒,各國進入到金字塔內的科學家相繼身亡,其實就是因為呼吸了金字塔內的空氣,被呼吸到體內的病菌入侵而死的。

苗六指當年也是下過墓葬的,不用秦風體型,他就用衣袖捂住了口鼻,只露出一雙眼睛緊緊盯著那開啟的鐵門。

鐵門開啟是十分緩慢,足足過了三分多鐘,才完全呈開啟狀態,透過彎道處的四盞油燈發出了亮光,封閉了百年的密室,呈現在了秦風和苗六指的眼前。

「秦爺,咱們進去吧,應該沒事了1苗六指放下了捂著口鼻的手,眼中露出了興奮的神色。

「老苗,別急……」秦風一把拉住了他,說道:「你跟著我的腳印走,不要錯了1

「怎麼?還有機關?」苗六指聞言一愣,說道:「能打開這密室的,肯定是老攏他不如防備如斯吧?」

秦風搖了搖頭,說道:「小心駛得萬年船,老苗,別和自己過不去。」

伸手拿過苗六指手上的電筒,秦風走在了前面,其實有彎道處的四盞燈,依稀已經可以看到這間密室的輪廓了。

密室並不是很大,高度只有兩米,長寬各四米,呈正方形,一共不到二十個平方,四面皆是磚石牆壁。

沿著密室一圈,擺八口高約五十公分的漆紅木頭箱子,每個方向各放了兩個箱子,出此之外,在密室的正中間,還有一個行軍打仗所用的沙盤。

「老苗,別走錯1

秦風踏入密室后,往前走了兩小步,不到一米的樣子,然後忽然向右側連走了三步,這三步步子都比較大,跨出后已然到了牆壁邊上。

「秦爺,您這是幹嘛啊?」

看到秦風的舉動,苗六指不由愣了一下,不過由於地上那層厚厚的灰塵,秦風的鞋印並不難辨認,苗六指跟著秦風來到他的身後。

「這都是實地,秦爺,不會錯的。」苗六指用力的在地上跺了跺,眼神往四周打量了起來。

這密室除了箱子和沙盤之外再無他物,箱子是蓋上的,無法得知裡面有什麼東西,苗六指的眼神自然而然的就放在了沙盤上。

「實地是不假,不過還是小心點好。」

秦風所走的線路,是機關門中的不傳之秘,只要是機關門設置的機關,按照這條線走可保得安全無虞。

「咦,奇怪,馬心貽在這裡搞個行軍沙盤幹什麼?」

此時秦風的目光,也是落在了那個沙盤上,有些不解的說道:「就算馬心貽帶過兵打過仗,也沒必要在這裡搞個沙盤吧?」

面前的這個沙盤,長度約有一米,寬度在六十公分左右,上面有山有水,宛若一副古代山水畫作。

只是在幾處方位都插有帶著色彩的小旗子,如此一來,看上去就像是古代用作行軍打仗的沙盤一般。

沙盤的底座,是用青磚壘砌起來的,高約一米,沙盤本身則是用泥塑的,四周有木頭邊框,製作的非常精美。

「秦……秦爺,這……這莫非就是太平天國的藏寶圖?」

緊緊盯著那個沙盤,苗六指往下吞咽了一口吐液,結結巴巴的說道:「馬心貽此人雖然是個文人,中過進士,但也是個軍事大才,行軍打仗很有一手,不過這……這個沙盤絕對有蹊蹺。」

「老苗,你看出了點什麼?」秦風看著沙盤,說道:「你去過的地方多一點,看看這是哪裡的地形?」

口中說著話,秦風的眼睛也沒閑著,將那沙盤上的每一處方位,都牢牢的記在了腦海里,要不是手上沒有紙筆的話,秦風甚至想將其給畫出來。

「看著有點熟悉,這應該是兩座山。」

苗六指絞盡腦汁的在將面前的沙盤和腦海中的地形比對著,遲疑的說道:「有點像是金陵的地形,秦爺您看,這一左一右兩個山,像不像金陵的紫金山和棲霞山呢?」

「我可沒去過金陵,也不知道那邊的地圖。」秦風搖了搖頭,說道:「不過太平天國曾經在金陵建都,可能還真和那些人有點什麼關係呢。」

「秦爺,不是說不定,肯定就是啊!」

苗六指此刻已經興奮的滿臉漲紅,急道:「當初太平天國建都金陵,號稱天京,馬心貽在這密室裡面留下這麼一個沙盤,您說還能有別的意思嗎?」

興奮之餘,苗六指早就忘了秦風的囑託,抬腳就像沙盤走去,他的視力可沒秦風那麼好,只有走到近前,才能看清楚沙盤上一些細微的地方。

ps:ps:下旬了,求幾張月票啊!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