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三百六十八章進入(上)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獄里住了下來,只是他沒想到,當他快走到人生終點的時候,卻又陰差陽錯的和馬家有了交集。 「老苗,我儘力吧1 秦風拍了拍苗六指的肩膀,雖然他不是很相信什麼太平天國藏寶,但對於這個老人一生的...

,。

「秦爺,我都大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什麼財富也早就不看在眼裡了。」

聽到秦風的話后,苗六指臉上露出一絲苦笑,說道:「師父早年追查過太平天國寶藏的下落,按照他老人家的話說,應該就是著落在馬家身上,師父去世的時候,對此還一直都念念不忘的……」

「你是為了完成江老前輩的心愿?」秦風聞言愣了一下,他本是至純至孝之人,得知苗六指的真正用意后,臉色不由緩和了下來。

苗六指點了點頭,說道:「師父雖然從來沒說過,但我能看得出來,除了沒能整合盜門之外,這也是他一大憾事。」

當年江一手去世,苗六指孤身一人前往北平刺殺燕子李三,也是存了打探馬家的消息,只是那會的馬家很鼎盛,他根本就沒有機會。

而幹掉燕子李三后,苗六指也被當局通緝,當時的北平是呆不下去了,只能回到南方,在日本人侵華之後,又去到了陪都。

後面的歷次運動,也讓苗六指絕了出燃,安安穩穩的在監獄里住了下來,只是他沒想到,當他快走到人生終點的時候,卻又陰差陽錯的和馬家有了交集。

「老苗,我儘力吧1

秦風拍了拍苗六指的肩膀,雖然他不是很相信什麼太平天國藏寶,但對於這個老人一生的執念,秦風還是非常敬重的。

進到這個開鎖店配製鑰匙的房間,秦風將於鴻鵠和苗六指都趕了出去,在那數百個鑰匙坯子裡面選擇了起來。

昨兒用牽芯針所留下的記憶。此刻一一閃現了出來,一個個鑰匙的輪廓分毫畢現的出現在了他的腦海之中。

在那小房間里呆了差不多五個小時,一直到凌晨時分,秦風才一臉疲倦的走了出來。口袋裡所裝的五把鑰匙,都是他全手工一點點銼出來的。

「秦爺,妥了?」正和於鴻鵠說著話的苗六指,見到秦風出來。猛地抬起了頭。

「如果沒有意外的話,八成把握吧。」秦風看了一眼於鴻鵠,沖著苗六指使了個眼色,說道:「今兒太累了,回去睡覺……」

「哎,回去,回去。」

苗六指人老成精,哪裡不明白秦風的意思,當下顛顛的走到了店門邊。回頭向於鴻鵠交代道:「晚上關好店門。爐子火注意點。別煤氣中毒了。」

由於半夜經常有人打電話要求上門開鎖,這店裡平時都會住兩個夥計,剛才於鴻鵠還給弟子打了傳呼。讓其去一個小區給人開鎖。

「師父,我曉得的。」

於鴻鵠恭敬的將兩人送出了店子。他也算是老江湖了,對於秦風今兒來做什麼,一個多餘的字都沒問。

今年的雪下的特別大,即使馬路上幾乎隨時都有在打掃,路上依然有厚厚的積雪,有些地方已經被車子壓成了冰。

要不是秦風剛買了輛越野車,他還真出不了門,一路上見到不少因為大雪無法開走的汽車,停在了馬路兩邊,原本十幾分鐘的路,秦風整整開了半個多小時。

「嗯?大門怎麼沒關?」回到四合院的時候,秦風正準備掏鑰匙開門的時候,發現大門卻是虛掩著的。

「不會出什麼事吧?」

秦風心裡一陣發緊,這逢年過節的時候,治安問題往往比較突出,一些沒錢返鄉的人,很容易做出駭人聽聞的案子來。

「大黃,家裡來人了?」推開門剛走到前院,秦風就看到一道黑影撲了過來,連忙蹲下身子,摟住了大黃的脖頸。

「嗚嗚……」

大黃口中發出一陣低吼,親昵的用大頭在秦風胸前蹭著,在這次將大黃帶回來后,只要秦風在家裡,大黃幾乎都要跟在他的身邊。

「這麼大的雪,誰會來啊?」看到苗六指關好了門,秦風帶著大黃穿過迴廊,還沒來到中院,就聽到一陣划拳的聲音。

「靠,是老馮啊?」聽著那比平日響亮了許多的嗓門,秦風不由笑了起來,估計這哥們已經喝多了。

「我說你們可以啊,喝酒都不喊著我……」

推開廂房厚厚的布簾,一股熱浪迎面而來,看著坐在桌邊吃著火鍋的四人,秦風笑道:「南哥,您今兒不要陪女朋友嗎?怎麼有空來我這?」

秦風在京城走的比較近的幾個人,李然是三天兩頭的換女朋友,謝軒最近也和《真玉坊》的一個女孩眉來眼去,莘南的女朋友是一位留校的老師,秦風也見過的。

「李婉回江南老家了,要過完年才回來,我這不是無家可歸了嗎?」

莘南的眼神已經喝的有幾分迷離了,向秦風招了招手,說道:「來,你也來喝幾杯,咱們都是沒人疼沒人愛的可憐孩子礙…」

從莘老爺子去世后,莘南在這個世界上也是沒什麼親人了,眼看著到處都是一副過年的喜慶,他有些觸景生情,乾脆搬了鋪蓋跑秦風這兒來了。

「南哥,我和軒子都是有爹有娘埃」馮永康這會也有點喝多了,大著舌頭說道:「你……你可別咒我們,我爹娘身體好著呢……」

「臭小子,有爹有娘跑這裡來幹嘛?」

莘南渾然忘了是自己把馮永康拉來的,一巴掌拍在他的頭上,說道:「還不回家孝敬父母去,等以後父母不在了,想孝敬都沒機會了1

似乎被自己的話勾起了傷心事,莘南話聲未落,居然嗚嗚的哭了起來,他這一哭,就連秦風的鼻子都有些發酸,他這十多年,又何嘗不是沒享受過家庭的溫暖呢?

「小哥幾個,這有啥哭的呢?」

苗六指跟在秦風身後走了進來,走到桌前給幾人倒滿了酒。說道:「年輕小夥子,要有點朝氣,來,吃飽喝足不想家。幹了這一杯1

本來就喝的差不多的四人,迷迷糊糊的被苗六指灌下了這一杯酒後,莘南當即就歪倒在了那張太師椅上。

而酒量最大的李天遠不知道是不是划拳輸的多了,一杯酒下肚也直接趴在了桌子上。馮永康和謝軒還好點,不過也是醉眼迷離了。

「老苗,你可夠壞的啊?」

秦風知道苗六指打的是什麼主意,笑著搖了搖頭,將李天遠和莘南拖到了一張床上,給他們蓋上了杯子,至於這哥倆醉酒之下會發生點什麼,秦風概不負責。

謝軒也喝的有七八分醉意了,拉著秦風說道:「風……風哥。我……我爸媽明兒要過來。跟咱們一起過年。」

「謝叔謝嬸來?」秦風聞言愣了一下。繼而笑道:「那正好啊,人多過年也熱鬧。」

秦風離家的時候已經八歲了,他還能記得自己小時候過年穿新衣和大院里的孩子放鞭炮的事情。不過等他和妹妹離開家鄉后,每一年的年關卻是最難過的時候。

「來。軒子,咱倆干一杯,明兒你開那豐田車去接謝叔他們。」秦風給謝軒換了個二兩的杯子,這一杯下去,謝軒頓時眼睛發直,也撐不住勁了。

「老馮,你大過年的不要走親戚嗎?怎麼有空來我這?」

灌倒了謝軒后,秦風將目標對準了馮永康,舉起杯說道:「你小子不厚道,有爹有娘有女朋友的,跑來刺激我呢?不行,要罰你一杯酒1

「行,我喝……」

馮永康還真以為自己刺激了秦風,一口將那杯酒喝了下去,大著舌頭說道:「秦風,我……我爹,那……那就是你爹,我娘……那就是你娘,我……我媳婦,我媳婦還是我媳婦……」

總算最後關頭腦子還有一絲清明,不過這句話出口后,馮永康也是一頭栽倒在了桌子上,嘴裡還在含糊不清的念叨著什麼。

「靠,我就帶了兩箱酒過來,被這幾個都快乾掉一箱了?」

看著地上扔著的六個茅台酒瓶,秦風頓時火冒三丈,他從胡保國那裡搬來的都是上了年份的茅台,他們這種喝法,純粹是王八吃大麥……全糟蹋了。

「秦爺,這天可不早了埃」苗六指在一旁提醒了秦風一句,剛才他和秦風都是有意將幾人灌醉的,用意自然在那密室之中。

「老苗,今兒外面挺冷的。」秦風拿起了剛脫下來的羽絨服,說道:「你就坐在這等我吧,要是能打開,我上來喊你……」

「別介啊,秦爺,您說我能坐得住嗎?」苗六指一臉的苦笑,說道:「只要能開了那密室,讓我斷了那念想,就是凍死老頭子也認了。」

「大過年的說什麼死不死的?」

秦風臉一沉,俗話說家有一老如有一寶,苗六指可是幫了秦風不少大忙,他真希望老苗能長命百歲。

「得,看我這臭嘴,不說,不說了。」苗六指輕輕在自己嘴巴上抽打了一下,跟著秦風出了廂房。

由於沒人清理,後院的積雪差不多都有齊腰深了,那在棚子底下的馬槽,也被飄落的雪花覆蓋住了,只能大致看清個輪廓。

「給我開1

秦風也懶得去打掃那積雪,直接推開石槽跳了下去,苗六指也緊跟其後爬了下去。

「秦爺,有把握嗎?」看著從口袋裡掏出了五把長短不一的鑰匙來,苗六指的臉上情不自禁的露出緊張的神色。

「機會只有一次。」秦風的臉色也有些凝重,想了一下說道:「打不開的話,這密室估計就廢了。」

機關門行事向來嚴謹,尤其是做這種密室,寧可裡面的東西被毀,也不會讓人強行破解的,所以秦風只有一次機會。

俗話說一把鑰匙開一把鎖,秦風用的並不是原配的鑰匙,肯定會有些許偏差,這第一次如果打不開,恐怕就會觸動其中機關將整間密室毀掉了。未完待續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