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三百六十四章密室(中)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來,這五行鎖是機關門的不傳之秘,工藝複雜之極,想要在這個鐵門上安裝五行鎖,怕是最少要耗費一年以上的功夫。 就算是秦風想要打開五行鎖,恐怕都不是一時半會能做到的,而且還必須有各種專用的工具,即使...

一秒記住/manghuangji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要說這處機關設置的,還真是讓人有些意想不到,任誰都不會去試著推動這重達千斤的巨石,因為誰都不認為自己能推得動這馬槽。

但是誰也不會想到,這巨大的馬槽,其實並沒有看起來那麼重,只需要三五百斤的力氣,就能將其挪動,繼而裡面的凹凸槽吻合在一起。

其實秦風原本也沒那麼快想到這一點的,只是他看到地面上有個凹坑,痕是新的,像是撬棍的支點,再一看面前對應的馬槽,心裡頓時就明白了過來。

「秦爺,怎麼這什麼事兒到您手上,都變得那麼簡單了?」

看到秦風推開了馬槽,苗六指是一臉的苦笑,原本以為這處機關能難為秦風一番,但對方還是信手就破解掉了。

「老苗,這可都是拜你所賜啊1

秦風聞言哈哈大笑了起來,說道:「要不是你前幾天使用撬棍的痕,我怎麼能看得出這馬槽就是機關所在呢?」

「這地上本就是坑坑窪窪的,鬼知道你怎麼看出來的?」

苗六指沒好氣的嘟囔了一句,指了指那黑黝黝的洞口,說道:「秦爺,這密室的通道是打開了,不過想要進去,可沒那麼容易的。」

「老苗,先別說,我下去看看。」

秦風擺手制止了苗六指的話,他雖然得到了機關門的傳承,也聽師父載說過諸多機關門的傳說,但是對於這個門派的手段,秦風還是第一次得見。

「秦爺。您慢點,這個您拿好。」

聽到秦風說要下去,苗六指將手電筒遞了過去,同時還有一個打火機。說道:「下面有兩盞氣死風燈,我前兒給加了點煤油,點燃那個比手電筒好使……」

秦風點了點頭,左手接過手電筒和火機。右手在條石上一撐,身體就站在馬槽上,伸頭往下面看去。

被手電筒一照,那黑黝黝的洞口頓時變得明亮了起來。

秦風發現,從洞口延續往下,有一排的石階,下去大概三米左右,卻是出現一個彎道,倒是有些像是魯省鄉下人家為了儲存糧食所挖的地窖。

秦風也是藝高人膽大。稍微打量了一下之後。縱深就跳了下去。快到底部的時候,右手在石階上一拍,整個人穩穩的站在了地上。

「好大的手筆?」

看著面前的彎道。秦風忍不住誇道:「這裡不僅能當做密室儲藏寶物,怕是在危急之時。還能充當臨時躲避的場所。」

一般農村儲存糧食的地窖,深度倒是有三四米,但是地下的高度,一般都是在一米二三左右,成人進去必須彎著腰,這是怕挖高了地窖會坍塌。

可是秦風面前的這個彎道不同,高度足有一米九多,秦風完全能輕輕鬆鬆的走過去。

在彎道兩邊,各有兩根粗壯的木柱作為支撐點,根本就不怕上面的土坍陷下來,並且頂壁和地面都砌上了青磚,在牆壁兩邊,還有兩道水槽。

「是機關門的手段,那種將挖出來的土墊在牆壁上的事情,他們從來不幹。」

稍一打量,秦風就確定了,這處機關的確是出自機關門人之手,也只有他們,才會將一個簡單的密室修建的如同陵墓建築一般。

在彎道兩邊的磚牆上,秦風發現了四盞用琉璃製作的風燈,造型十分精緻,更關鍵的是,這些風燈都是老物件,拿出去的話,一盞怕是也能賣個萬兒八千的。

看到那幾盞燈,秦風忍不住嘀咕道:「馬心貽還真是捨得啊,這玩意兒在他們那年代,恐怕也只有皇宮裡能用到。」

風燈本身倒是沒什麼,主要是製作風燈的琉璃,在古代可是彌足珍貴的。

琉璃本身是用各種顏色的人造水晶為原料,採用古代青銅脫蠟鑄造法高溫脫蠟而成的水晶作品,其色彩流雲漓彩、美輪美奐,其品質晶瑩剔透、光彩奪目。

到了清朝的時候,琉璃的應用也多了起來,不過基本上都是皇家所用的,就像是故宮裡的琉璃瓦,也屬於琉璃的一種。

馬心貽能用琉璃製作這幾盞燈,想必在清宮造辦處有很深的人脈,否則在他府中,也不會出現這種宮廷專用的物件。

「秦爺,這馬心貽將密室修建的如此隱私,裡面一定藏著好東西。」

秦風正想抬腳進入彎道的時候,苗六指也踩著石階從上面爬了下來,從秦風手中取過了打火機,將那四盞風燈給點燃了。

雖然是煤油燈,但在這伸手不見五指的地下,可比只能發出一束光照的手電筒好用多了,整個彎道內頓時變得明亮了起來。

「打得開那門,才知道裡面有什麼。」

在苗六指點亮風燈之後,秦風已經看到,在彎道四五米外,有一個大鐵門,鐵門上沒有任何的裝飾物,不仔細看的話,還以為是一堵牆壁呢。

「秦爺,我對這門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就看您的了。」

苗六指側開身體,讓秦風走到了前面,其實彎道十分的寬敞,他和秦風並排走在裡面都沒有問題。

「這……這門上沒鎖扣,怎麼開啊?」

走到近前,秦風有些傻眼,因為這堵跡斑斑的鐵門上,居然沒有任何鎖眼,如此一來,即使秦風開鎖的技能再高,那也是英雄無用武之地了

「秦爺,不是沒鎖眼,您看這裡……」

聽到秦風的話后,身後的苗六指伸出了手,在鐵門的右上角輕輕撥了一下,一塊鏽蝕的幾乎快要掉落的鐵片被他撥了上去,露出了一個鎖眼來。

「嗯?這……這莫非是五行鎖?」

看到這個鎖眼,秦風的瞳孔猛的收縮了起來,右手飛快的在鐵門另外三邊摸索了一下,三個鎖眼呈現在了他的眼前,而在鐵門的中心位置,秦風又找到了第四個鎖眼。

加上苗六指撥開的鎖眼,上下左右四角外加中間的那個,剛好一共是五個鎖眼。

「秦爺,這……什麼叫五行鎖啊?」這幾日來,苗六指在這個鐵門上可謂是殫精竭慮,最長曾經備齊了各種開鎖工具,在這下面整整呆了一夜。

但無論苗六指開鎖技藝如何高超,也拿這五個鎖眼沒有任何的辦法,要不是秦風喊出來,他到這會甚至連這鎖的名字都不知道。

秦風皺著眉頭看著鐵門,隨口答道:「金木水火土,不就是五行了。」

「秦爺,這個我也知道,可……可什麼叫五行鎖啊?」苗六指被秦風的話搞的鬱悶不已,他豈能不知道什麼叫做五行?

「老苗,你應該知道,五行相生又相剋,五行鎖,取的就是這個道理,只有將五把鎖全部打開,才能開啟這道鐵門……」

秦風拿手電筒往一個鎖眼裡照了一下,接著說道:「想要開五行鎖,首先必須有五把對應的鑰匙,按照金木水火土的方位先開啟四角的鎖扣,然後再打開這中軸鎖芯,順序方位不能搞錯一點,否則別想打開這鎖……」

「秦爺,您能不能打開這門呀?」

見到秦風的眼睛始終沒離開那幾個鎖孔,苗六指有些沉不住氣了,按照他的想法,馬心貽修建這麼一個密室,裡面必有驚天的東西存在。

「老苗,我雖然知道五行鎖的原理,但不一定能打開……」

看著鐵門,秦風第一次感覺有些頭疼起來,這五行鎖是機關門的不傳之秘,工藝複雜之極,想要在這個鐵門上安裝五行鎖,怕是最少要耗費一年以上的功夫。

就算是秦風想要打開五行鎖,恐怕都不是一時半會能做到的,而且還必須有各種專用的工具,即使這樣,秦風也只有六成的把握能將其打開。

「您都打不開?」

苗六指聞言瞪起了眼睛,說道:「秦爺,要不這樣,明兒我把工人都叫來,就說在這上面修建個池塘,讓他們從上往下挖,挖到三米的時候停下……」

苗六指拍打了一下那個鐵門,說道:「我就不信了,這密室都能用那麼厚的生鐵包裹起來?馬心貽要是做出這麼大動靜,恐怕早就驚動慈禧那老太婆了。」

前文曾經說過,這開鎖分為文解和武解兩種,苗六指雖然學的是文解,但束手無策之下,用用武解的辦法也未嘗不可。

聽到苗六指的話后,秦風曬然一笑,說道:「老苗,按你那說法,還不如找個氣焊切割機,直接將這鐵門給切割開呢。」

「哎,秦爺,您這個辦法好礙…」苗六指眼睛一亮,說道:「這鐵門雖然厚,但用個一宿的時間,我還不信切不開它1

「好個屁1

秦風忍不住爆了句粗口,指了指鐵門,說道:「機關門的東西,豈是能用外力破解的?除非你不想要裡面的東西了1

苗六指被秦風說愣住了,訕訕道:「秦爺,這話怎麼說?」

秦風搖了搖頭,說道:「機關門製作的東西,全部都是環環相扣、緊密相連的,

你要是用武解的辦法進入到密室,裡面的東西怕是都將會毀於一旦,至於是被火燒還是被水淹,那我就不知道了。」

要說這世上有誰最熟悉機關門的路數,自然是非秦風莫屬了,在見到五行鎖的時候,他就知道,這鐵門是絕對不能用外力去破開的。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