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三百六十三章密室(上)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身體在各個條石上擊打著,一邊說道:「老苗,你倒是不屈不饒啊,就認準了這馬心貽和太平天國的藏寶有關?」 在秦風看來,所謂的太平天國藏寶,怕是早就落入到曾國藩手中了,否則當年湘軍怎麼能有那麼大的戰...

跟著秦風二人出了廂房的,還有在火爐邊烤火的大黃,秦風剛一動,它就跟了出來,親昵的用大頭拱著秦風的腿。

「秦爺,這後院有馬廊,以前都是下人住的地方,有密室也不會修建在這裡吧?」

苗六指跟在秦風身後,在走過迴廊的時候,伸手將後院的電燈給打開了,只是那燈泡估計連四十瓦都不到,整個院子顯得一片昏暗。

「大黃,回去,外面太冷了。」

秦風沒有回答苗六指的話,而是摸了摸身邊大黃的腦袋,將它趕回到了前院,現在的大黃要是折算成人類的年齡,怕是比苗六指都要老了,秦風可不想讓它凍著。

看著大黃回到了前院,秦風撇了撇嘴角,說道:「既然是密室,當然要保持隱秘性了,別人越是想不到的地方,才越有可能存在。」

秦風說話的時候眼神不斷在後院打量著,而目光的餘角,卻是從苗六指臉上掃過,當他發現苗六指的眼神看往一處的時候,嘴角處頓時露出了笑容。

秦風大步走到了馬廊邊上,開口說道:「老苗,要是我沒猜錯的話,那密室就在這馬廊下面吧?」

「秦爺,這……這你都能看出來?」

聽到秦風的話后,苗六指的臉色不由僵住了,搖頭苦笑道:「秦爺,我算是服了您了,您說的沒錯,那密室就是在這馬廊的下面。」

「老苗,其實是你告訴我的。」

秦風嘿嘿一笑,說道:「從進了這後院。你那眼睛就時不時的往馬廊這邊瞄,這豈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嘛?」

這四合院上千平方米的面積,秦風又不是神仙,他哪裡猜得出密室的位置。剛才的行為,只不過是詐苗六指而已,如果苗六指面不改色的話,秦風一準就會奔前院去。

要說苗六指平時也不是那種沉不住氣的人。但今兒酒勁有點高,再加上剛才自己生平最得意的絕技又敗在了秦風手上,這患得患失之下,才被秦風看出了端倪。

「唉,活了七八十歲,還不如你這毛頭小子?」

苗六指嘆了口氣,這輩子大風大浪歷經無數,原本以為自己已經是無欲無求了,沒想到就是心中那僅僅的一絲不甘心。卻是被秦風給把握住了。

秦風這會已經走進了馬廊里。開口說道:「老苗。你先別說地方,我上手看一看。」

馬廊的說法,其實都是七八十年前的事情了。到了解放后,誰家還敢用馬車?那立馬就要被當成資產階級打倒的。

所以這個馬廊。已經被改成了雜物間,裡面堆滿了冬天取暖用的煤球爐和木柴,另外還有一些破舊傢具,都是以前的主人留下來的。

要說唯一還能看出這是個馬廊的地方,就是在前面的青條石上擺放的那個長約一米五,寬度在八十公分左右的馬槽了,足足能同時供三四批馬進食。

隨手從地上拿過一根木柴,秦風在馬廊的地面敲打了起來,不過傳到耳朵里的聲音,並沒有那種空洞的回聲,秦風的眉頭不由皺了起來。

「這地面的青磚是後面鋪的,馬廊里以前應該是泥土地,下面有密室的可能性不大。」在敲打了一陣無果后,秦風將眼睛轉到了馬槽上,這一看,頓時發覺了不對。

用整塊條石打制的馬槽很常見,但這塊馬槽的寬度,卻是有些過了,八十公分的寬度加上下面支撐的條石,足有一米多了,這中間就是站兩個人都綽綽有餘。

「嗯,居然是用整塊條石封起來的,中間是空的1

秦風用木柴使勁的在馬槽下面的條石上敲了一下,那回聲依然沉厚,不過和地面的聲音還是略有不同,秦風一下子就聽了出來。

沿著馬槽逐塊條石的敲打了起來,秦風很快就確定,在馬槽正下方那塊長約六十公分,高約四十公分的條石裡面全都是空的。

不過這個發現也讓秦風有些撓頭,因為他用手去推那條石,條石卻是紋絲不動,顯然不是人力能推開的,這其中肯定是有機關存在。

「秦爺,這裡可是個機關埃」

看到秦風皺起了眉頭,苗六指好像找到了點兒平衡,從口袋裡掏出了個煙斗,擦了根火柴將煙頭表面的煙絲點燃,美美的抽上了一口。

「老苗,看我笑話不是?」秦風笑著搖了搖頭,這都七八十歲的人了,怎麼還那麼強的爭勝之心?

不過對苗六指能找到這個密室,秦風心中還是有幾分欽佩的,因為如果不是有心人,任誰都想不到在這個數百斤中的條石馬槽下面,竟然還另有空間。

「秦爺,我琢磨了三天,才找出了機關所在,要不要我說出來啊?」苗六指嘴裡吧唧吧唧的抽著煙斗,乾脆一屁股坐在了後面的乾柴堆上,壓根就沒幫手的意思。

秦風一邊蹲著身體在各個條石上擊打著,一邊說道:「老苗,你倒是不屈不饒啊,就認準了這馬心貽和太平天國的藏寶有關?」

在秦風看來,所謂的太平天國藏寶,怕是早就落入到曾國藩手中了,否則當年湘軍怎麼能有那麼大的戰鬥力?慈禧又為何對他如此忌憚?

「秦爺,空穴不來風,有些傳聞,還是可信的。」苗六指吐出一口濃煙,將自己的面目籠罩在了煙霧之中,倒是有幾分高人的風範。

「就算有密室,也未必和那藏寶有關。」

秦風搖了搖頭,沒好氣的說道:「這大戶人家修建個密室也是常事,搞不清楚你怎麼非要往那事上牽扯……」

只是秦風不知道,苗六指可是出生在世紀之初的人,在他那個年代。距離太平天國起義佔據了大半個中國,也不過就過去了幾十年。

在那會的江湖上,有關太平天國藏寶的消息,時不時的就會引起一陣腥風血雨。

苗六指也是在一次極其偶然的機會中。得知馬心貽很有可能與太平天國藏寶有關,當年在京城刺殺燕子李三的時候,苗六指其實就來過這馬家老宅踩過點。

只是那會馬心貽雖然早就死了,但馬家也出了幾個人物。在當時還是屬於有權有勢的人家,養了不少看保家護院的人,苗六指連大門都進不去。

這心思苗六指可是琢磨了半個多世紀了,所以在鼓動秦風買下這個四合院后,苗六指一邊招呼人進行裝修,一邊卻是整日里在這院子各處敲敲打打。

尤其是幾間主室,連那坑頭都被他給拆掉了,換成了現在的床,不過鬧出偌大動靜后。苗六指還是一無所謂。沒有找到任何馬心貽留下來的線索。

原本苗六指都已經放棄了。但是就在一個多星期前,他有一天晚上從後院的馬廊裡面搬煤球的時候,無意中卻發現。那厚重的條石馬槽下面,居然是空的。

這個發現。讓苗六指欣喜若狂,他第二天馬上將施工的工人全部結算了錢趕了出去,足足用了三天的時間,琢磨出了進入墓室的機關。

眼下苗六指雖然對秦風已經是心服口服了,但能難為一下秦風,他還是很樂意的,否則苗六指總會有種自己這一把年齡活到了狗身上的感覺。

「用條石做密室的進出口,一定是在裡面裝了凹槽的……」

秦風繞著那馬槽走了幾圈,忽然站住了身體,看著苗六指說道:「老苗,那條石雖然試出是空的,但是入口和它根本就沒有絲毫的關係,對吧?」

以秦風的眼力,雖然是在這昏暗的燈光下,也能看得出來,那長著苔蘚的條石,絕無可能被取出來,除非用強力破解。

不過那麼一來,卻是落了下剩,別說傳出去會讓江湖同道恥笑,怕是苗六指都不會放過這個奚落秦風的機會。

要知道,早年江湖上的盜門,在開鎖這一項技能上分成了兩派。

開鎖就像是解題一般,所以一派是利用技巧和工具進行解鎖,而不破壞鎖芯本身,鎖還可以繼續使用的,這一派被稱之為文解。

有文必有武,顧名思義,武解就是用外界強制力進行破拆,破壞鎖芯那還是文明的,更有甚者直接用鎚子將鎖給砸開。

秦風身為外八門的門主,要是用這種方法破開師門進入密室,那端得是讓人笑掉大牙,怕是連載都會從墳里跳出來收拾他一頓。

圍著馬槽又走了幾圈,秦風在馬槽的一端停了下來,在那地面上看了一眼,臉上頓時露出了瞭然的神色。

「秦爺,您看出來了?」見到秦風臉上的表情,苗六指說道:「秦爺,要是沒地上的痕,您能找出來嗎?」

「老苗,沒那痕我也看得**不離十了。」

秦風搖了搖頭,說道:「機關門一道,固然有精緻小巧,但大巧不工的設計也是有的,這馬槽重達近千斤,任誰都不會想到下面建有密室的。」

「老苗,你當時是用撬棍,撬動的這一點寸勁吧?只要過了這寸勁,相信就連你都能推得動這條石馬槽了……」

秦風說著話,捲起了雙手的袖子,兩腳不丁不八的站穩了身體,將雙手頂在了那個巨大的馬槽上。

「給我開1

秦風口中發出一聲低沉的吼聲,將全身的力氣都用在雙臂上,這一股爆發勁力,居然讓那馬槽往前挪動了差不多一厘米左右的距離。

但就是這一厘米,使得馬槽下面的凹槽,和條石中凸槽對應了起來。

再往前一推,秦風根本就沒使多大勁,那馬槽就向前挪出了半米多的距離,露出了一個黑黝黝的洞口。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