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三百六十二章開鎖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當下伸出右手拇指和食指,將其捏在了兩根手指之間。 「秦爺,您就用這個?」 看到秦風的舉動,苗六指眉頭一挑,他剛才開過那鎖,知道裡面的鎖芯有點偏硬,想用牙籤撥動所里的鋼珠,難度是非常大...

,。

「老苗,你們盜門開鎖的技藝,一開始就走偏了。」

看著苗六指那異於常人的雙手,秦風搖了搖頭,說道:「俗話說一把鑰匙一把鎖,但是天下間的鎖何止千萬,你都用這種辦法,這雙手沒廢掉,已經算是運氣好了……」

秦風知道,不管是古代的造鎖匠人製作鎖還是現代的工藝,都會配合著制出一柄對應的鑰匙,除了這把鑰匙,用別的鑰匙是無法打開的。

尤其是那些早年間,由盜門和機關門高手匠人製造的老鎖、名鎖、怪鎖,用於墓葬防盜、藏珍防竊的,更是結構複雜,充滿消息機關。

想要不用原配鑰匙開鎖,最早其實就是出自盜門,屬於盜術的一種,真正的盜術,講得是盜不留蹤,也就是說,你偷完別人的東西,別人還不能自察。

但這所要下的苦功,也非一日就能達成的。

就像是苗六指在很小的時候,就被江一手把各種鑰匙模具印在手上,為的是能牢固的掌握手中的開鎖工具,保持緊密的貼合,甚至,要用骨頭去感受。

「秦爺,盜門裡世世代代都是如此傳下來的,難道還要什麼好的法子嗎?」

聽到秦風的話,苗六指不由愣了一下,為了練這開鎖的技藝,他小時后不知道吃了多少苦。

也正因為在這上面耗費的精力太多,他才沒能像師兄燕子李三一樣,練得高深功夫,不過要論開鎖的技藝,苗六指自信當世無人能及。

所以在聽到秦風的話后,苗六指感到有些不服氣,他知曉外八門中機關一門也精通開鎖。不過終究還是盜門衍生出去的,兩者說不是孰強孰弱。

「老苗,心鎖還要心來開。」

看到苗六指一臉不服的樣子,秦風微微搖了搖頭,說道:「能做到眼到心至,神聚意凝,那才是開鎖的最高境界……」

「眼到心至,神聚意凝?」

聽到秦風的話后,苗六指整個人。他做了一輩子的賊,開了一輩子的鎖,還從未想過,開鎖居然還有如此意境。

「沒錯1

秦風點了點頭,繼續解說道:「開鎖的時候。要眼、手、心的合一,要將身心全部潛能都投入到眼前的鎖具中,絕對不能將它看成一塊冰冷的死物,而要以一種生命來對待。

你要將鎖看成是有思想的生物,然後用心去和其溝通,得到它的認可,那麼再複雜的鎖。在你手中都能輕而易舉的打開……」

秦風的這番話,並非是由載教給他的,而是從玉佩傳承中所得來的,因為就是師父載自己。也沒接觸過機關門中的人。

「死物終究是死物,怎麼能把它們當成活的東西來看呢?」

苗六指想了良久,搖了搖頭說道:「秦爺,您說的這些。只不過都是理論上的東西,老頭子我不信不下苦功。您開鎖的手藝比我還強?」

苗六指承認機關門中人設置的一些鎖,他打不開,但秦風能說出這番理論,並不代表他就有這技藝,苗六指始終還是相信苦練出真功的道理。

「老苗,不信?」

秦風左右看了一眼,發現布簾裡面的門上掛著一把巴掌大小的銅鎖,走過去將其拿了過來,說道:「你先開,這把鎖應該難不倒你吧?」

「秦爺,這鎖我要是打不開,那這輩子算是白混了。」

苗六指臉上露出一分傲然的神色,別說這把鎖了,就是當年被關在監獄里,那些鐵門對他而言也是形同虛設,只是那幾十年社會比較亂,苗六指留在監獄里也是明哲保身。

說著話,苗六指將左手上的一枚金戒指給褪了下來,黃金質地偏軟,用手一掰,那戒指已經變直了,大約有五六公分長短。

左手拿著那把銅鎖,苗六指用右手將戒指投入到了鎖孔中,眼睛微閉,右手輕輕前後活動了一下。

突然,苗六指眼睛猛地睜開了,捏著戒指的手微一攪動,只聽嚓一聲脆響,那把銅鎖應聲彈開了。

「秦爺,這手藝可還能入得法眼?」

苗六指慢條斯理的將金戒指又盤迴到了左手小指上,眼睛卻是盯著秦風,顯然是對秦風剛才那番話還有所不滿。

「用了三十八秒,當今之世,能有你這本事的人,算是屈指可數了。」

秦風面色平靜,並沒搭理苗六指的挑釁,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能開開這種八十年代生產的老銅鎖,的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秦爺,光說不練假把式埃」

雖然苗六指早就過了知天命的年齡,對世事也早已看開,但這讓他自傲了一輩子的手藝被秦風如此看輕,苗六指還是起了爭勝之心。

「好,那我就練一下給你看看。」

秦風沒有戴戒指的習慣,往桌上看了一眼,發現上面有吃炒田螺用的牙籤,當下伸出右手拇指和食指,將其捏在了兩根手指之間。

「秦爺,您就用這個?」

看到秦風的舉動,苗六指眉頭一挑,他剛才開過那鎖,知道裡面的鎖芯有點偏硬,想用牙籤撥動所里的鋼珠,難度是非常大的。

「老苗,看好了。」

秦風沒有多說什麼,同樣是左手拿過那把鎖,眼睛完全閉了起來,但右手捏著的那根牙籤,卻是絲毫不差的投入到了鎖孔之中。

秦風右手的動作十分緩慢,但這牙籤能有多長,再慢三五秒的時間也全都塞進去了。

就在牙籤進去一多半的時候,秦風右手忽然很輕微的一顫,「嚓」聲又響了起來,那銅鎖自動彈了出來,已然是被秦風給打開了。

「這……這怎麼可能?」

見到發生在自己面前的這一幕,苗六指的眼睛猛地一下瞪圓了,他知道秦風或許能打開鎖,但怎麼都沒想到,秦風的速度居然如此之快,連十秒鐘都沒用到。

「這不是打開了嗎?有什麼不可能的?」

秦風隨手將鎖扔在了桌子上,說道:「老苗,這裡面一共四十八粒鋼珠,分成了六個卡槽,我說的可對?」

「沒……沒錯……」苗六指下意識的點了點頭,緊接著問道:「可……可秦爺,您是怎麼做到的啊?」

「這事兒,我也說不清楚,就是我剛才說的心鎖……」

聽到苗六指的問題,秦風倒是苦笑了起來,開鎖的技藝,他完全得自外八門的傳承,自然而然的就懂了,只是這如何做到的,秦風也無法用語言闡述出來。

聽到秦風的話后,苗六指的臉色在燈光下變幻不定,過了良久之後,開口說道:「我明白了,秦爺,手上的鎖容易開,但心鎖難開埃」

「你明白了?」

秦風臉上露出了古怪的神色,他雖然掌握了這心鎖技巧,但說實話,自己都有些稀里糊塗的,這理論也是說的不清不楚。

「明白是明白,但我做不到。」

苗六指一臉苦笑的搖了搖頭,說道:「要是放在我年輕那會,或許能掌握這手藝,但是現在,用手開鎖已經成了習慣了……」

「老苗,當了一輩子的賊,還沒當夠啊?」

秦風擺了擺手,說道:「這些奇淫技巧都是小道,現在想賺錢,還是要走別的門道,這些東西不學也罷。」

「秦爺說的是,要不是您,我以前就是做夢都想不到,咱們也能光明正大的上門去給人開鎖埃」

苗六指聞言笑了起來,由於目前還是獨家經營,所以現在開鎖公司的生意很不錯。

於鴻鵠帶著幾個徒弟基本上是六點開門晚上十二點都關不了門,那些喝醉酒丟了鑰匙的糊塗蛋,更是經常半夜三四點鐘給他們打電話,要求上門服務。

按照苗六指的話說,雖然不做賊了,但做個奸商卻是無妨的,像這種半夜打電話折騰開鎖的,於鴻鵠起價就是五百塊,有時候一天夜裡都能開上七八個鎖。

再加上白天開的鎖和賣配件的錢,別看這行當很是不起眼,但每天的收入最少都在六、七千元以上,節日期間,有時候都能達到一兩萬。

開鎖公司一共就四五個人,即使去掉秦風的股份,他們一個月都能收入個兩三萬塊,比以前在潘家園掏寶的收入都是只高不低了。

「行了,老苗,你這胃口也把我吊的差不多了,密室在哪兒,能說了吧?」

聽到苗六指又將話題扯到了開鎖公司上面,秦風出言打斷了他的話,這老頭一開始就說出四合院中有密室存在,但云里霧裡的卻是將話題扯到了九霄雲外去了。

「秦爺,我還當是您忘了呢?」

苗六指聞言笑了起來,說道:「秦爺,具體的方位我先不說,您要是能猜出來在哪處地方下面,那老苗我是真服了您了1

「又要考我?」

秦風看了一眼苗六指,說道:「一般的密室都是在主人室里,不過聽你這話,顯然不在那裡……」

秦風說著話走出了廂房,寒冽的冷風讓他的精神為之一振,往四周打量了一番,秦風邊走邊說道:「花園這些地方經常要澆水,也不適合修建密室。」

「哎,秦爺,您往後院去幹嘛的?」看到秦風拔腳就往後院走,苗六指眼中露出一絲古怪的神色,但腳下卻是追了上去。

--

ps:月中了,求月票推薦票!!!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