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三百六十一章機關門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了。 「老苗,你會不會認錯了?」 秦風深深吸了口氣,說道:「有些能工巧匠也是能制出一些機關銷器的,並不一定就是機關門中人所為。」 「秦爺,如果是一般人修建的密室,老頭子我早就進...

,。

「什麼事情,還非要把遠子他們都灌醉?」

秦風有些不滿的看著苗六指,說道:「老苗,他們哥幾個都是我的親人,天大的事也能當著他們面說的……」

早在喝酒的時候,秦風就看出來了,苗六指是有意將哥幾個給灌醉的,以這老狐狸的手段,李天遠他們喝多了還念著苗六指的好呢。

「秦爺,不是我信不過他們,是他們幾個實在太年輕了。」

苗六指搖了搖頭,說道:「如果他們有秦爺您的心性,那自然什麼都能說,但他們的火候還差了點,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他們少知道一些。」

「行了,老苗,別神神秘秘的了,到底是什麼事?」

秦風聞言皺起了眉頭,他雖然知道苗六指說的沒錯,但當著自己的面說李天遠等人,秦風心中還是有點兒不舒服。

「秦爺,江湖外八門,您覺得時至今日,失傳的將會是哪一門?」苗六指並沒有說出正題,而是出言考究起了秦風。

「老苗,你什麼意思?」

秦風聞言愣了一下,說道:「盜門、千門、娼門和殺手們,這四門肯定存在,巫門在東北也有耳聞,不過都是些跳大神的巫漢巫婆,不成大器。

至於蠱門,在雲川二省根深蒂固,想必傳承一直都沒斷掉,東漢紅衣女所創的幻術一派,現在多為一些走江湖的雜技團,傳承算是延續了下來。」

說到這裡,秦風微微皺起了眉頭。想了一下才接著說道:「要說最可能失傳的,或許就是機關一道了……

雖然現在的木工都奉魯班為祖師爺,但他們所學的不過是些打傢具的技藝,老苗你也知道。機關門所奉的祖師,其實是南北朝時的祖沖之……」

「哦?還有這種說法?」

聽到秦風的話后,苗六指眉頭一挑,臉上露出驚容。他還真沒聽說過,祖沖之是機關門祖師的說法,因為在他那個時代,全天下的工匠,都奉魯班為祖師爺的。

「歷朝歷代,機關門是朝廷殺的最多的,你生活的那個年代,機關門的技藝或許就已經失傳了。」

秦風所說的這些,都是外八門中的秘辛。苗六指雖然在盜門中輩分極高。但門派不同。他卻是不知道別門別派中的事情。

「老苗,你下過墓葬沒有?」秦風忽然問出一句風馬牛不相及的話來。

「秦爺,這……這盜墓。也算是盜門中的一個分支。」

苗六指老臉一紅,言左右而顧其他。出身盜門的他,在手頭窘迫的時候,豈能不打那些墓葬中財富的主意?

在三四十年代的時候,苗六指入京刺殺燕子李三,他日常生活中的開支,除了平日里的順手牽羊之外,有很大一部分,卻是當時就近從清室皇陵中得來的。

「老苗,我又不是警察,這有什麼不好承認的?」

看到苗六指的臉色,秦風不由哈哈大笑了起來,敢情這老傢伙也知道盜墓一行在江湖中上不得檯面。

要知道,古人一向都遵循著人死為大、入土為安的教誨。

在古代,盜墓者甚至比蟊賊娼妓還要令人不恥,一向自詡為盜門正宗嫡系傳人的苗六指,自然不好意思承認那些事情了。

「秦爺,您問這個幹嘛啊?」苗六指被秦風笑的老臉通紅,心中卻是也愈發的好奇起來。

秦風笑而不答,繼續問道:「老苗,你既然下過墓,可知道什麼年代的墓最難盜?」

「隋唐的墓最難盜,裡面機關眾多……」苗六指想了一下,開口說道:「相對而言,在那之前的漢墓,其實是比較好下去的。」

「沒錯,漢墓雖然也有機關,但製作的比較粗鄙,很容易就破解掉。」

秦風聞言點了點頭,漢朝以及東西晉的墓葬,多是依山而建,裡面最多就是用些斷龍石在阻擋盜墓者,小巧的機關卻是非常少見。

「老苗,祖沖之這人天縱奇才,除了在數學、天文、地質、地理上多有建樹之外,他最精湛的技藝,其實就是機關……」

世人對祖沖之的了解,大多都用一句數學家將其概括了,就像是祖沖之是將圓周率最早精確到七位數的人,這一成就對世界都有極大的影響。

但其實很多人不知道,祖沖之還是一位機關機械大師。

祖沖之曾經製作出一種車子,車中裝有機械,車上裝有木人,車子開行之前,先把木人的手指向南方,不論車子怎樣轉彎,木人的手始終指向南方不變。

這種名為指南車的車子,在歷史上名氣極大。

相傳遠古時代黃帝對蚩尤作戰,就曾經使用過指南車來辨別方向,後面也屢有人仿製,但都失傳了,時至今日,現代人仍然無法破解指南車的原理。

祖沖之在齊高帝蕭道成手下為官的時候,不但製作出了指南車,還有諸如水碓磨、千里船等物,對各種機械都有深刻的研究。

但世人不知的是,祖沖之還曾經負責修建過齊高帝蕭道成的陵墓泰安陵,墓葬中所有的機關銷器都盡出他的手中。

在修建陵墓的過程中,祖沖之帶出了一大批徒弟,就是這些人,日後組建了機關門,所以他們也都奉祖沖之位祖師爺。

不過由於技藝的特殊性,機關一門在歷朝歷代,卻是最受帝王重視但又最被帝王們猜忌的存在,差不多每換一個朝代,當朝的機關門就會被清洗一遍。

原因大家都猜得到,那就是所有皇帝的墓葬中的機關設置,都是機關門中人所為。

為了不讓秘密流出,修建墓葬的工匠們或許能得以倖免,但機關門參與修建墓葬的人,卻是必死無疑。

這樣朝代更迭,機關門中人是越來越少,有好幾次都險些斷了傳承,直到明初張三丰整合了外八門后,機關門才得以稍稍興旺了一些。

但是張三丰一去,外八門又四分五裂,明朝可是出了不少昏庸皇帝,這機關門的命運又被他們給把持住了。

從明到清歷朝歷代,機關門人都是被皇家給圈養了起來,外人很難接觸,幾十座皇陵修建下來,掉了無數顆的腦袋,機關門的傳人算是徹底在江湖上銷聲匿跡了。

到了清末民初的時候,江湖上已經再也聽聞不到機關門的消息,所以就連苗六指對機關門都不甚了解,還以為魯班是其祖師爺呢。

秦風也是出身外八門的主門,對這些事情才通曉這麼多的,就他所知,當今外八門如果有斷了傳承的,錯非就是機關門莫屬了。

「老苗,你難道遇到機關門中的人了?怎麼會問起這些啊?」

秦風苗六指講了一些機關門的來歷后,秦風有些疑惑的看向了他,據秦風所知,就連師父載都沒接觸過機關門的人,難不成被苗六指給碰到了?

「秦爺,我整天不出門,哪裡能見到機關門中的人?」苗六指搖了搖頭,說道:「不過我最近卻是見到了機關門中的手藝,老頭子我自愧不如埃」

「機關門的手藝?」秦風聞言嚇了一跳,開口說道:「老苗,沒錢花也別想不開啊,你難道去盜墓了?」

機關門的手藝,最常見的自然是帝王陵墓了,所以秦風才有如此的反應。

「盜墓?我現在連土都挖不動了,盜哪家字的墓啊?」

苗六指連連搖頭,側著耳朵聽了聽左右廂房的打呼聲后,壓低了聲音,說道:「秦爺,這四合院里,就有機關門中人營造的密室1

「什麼?」原本坐在椅子上的秦風,忽的一聲站了起來,眼中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大戶人家修建密室,用來儲存珍寶,這原本是常事。

就是鄉下的一些財主,都會在牆壁里做夾層,當年打土豪分田地的時候,就經常會從那些地主家的牆中發現金條。

但是能動用皇家御用的機關門中人來做密室,這就有些駭人聽聞了,要知道,機關門中人雖然地位不高,但卻不是一般人能支使得動的。

要說在隔壁不遠處的紫禁城裡有機關門的密室,秦風或許不會感覺奇怪,但是在這宅子里有這麼一間密室,就讓秦風感到詫異了。

「老苗,你會不會認錯了?」

秦風深深吸了口氣,說道:「有些能工巧匠也是能制出一些機關銷器的,並不一定就是機關門中人所為。」

「秦爺,如果是一般人修建的密室,老頭子我早就進去了。」

苗六指搖了搖頭,說道:「這間墓室我雖然找到了門,但卻是打不開那把鎖,除了機關門中人,還有誰能讓老頭子我束手無策呢?」

說著話,苗六指張開了手掌,在燈光下秦風發現,苗六指的雙掌和十個指肚,密密麻麻布滿了各樣的痕。

仔細看去,都是皮肉陷進去的痕,有長條狀、有圓環狀、有三角狀、和u形狀,甚至還有一些深深的凹坑,看深淺,應該陷進了骨頭中。

手掌上所有的痕顏色,幾乎與肉色一致,但兩手都不相同,而且邊緣平滑,分佈規律,似乎是有意印製出來的。

「秦爺,盜門首先要學的,就是開鎖,這些就是我學習開鎖付出的代價1

苗六指看著自己的雙手,臉上露出了苦笑,說道:「老苗我以前覺得,這天下沒有我打不開的鎖,但這番卻是認栽了……」

ps:ps:第一更,月票可有,推薦票也來幾張啊!!!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