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三百五十九章買車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 胡保國欣慰的笑了起來,他還真怕秦風到時候提出一些違反他做事原則的事情來,因為胡保國知道,只要是秦風開了口,在一些事情上他真的沒辦法拒絕的。 「嘿嘿,胡大哥,有句老話你要不要聽聽?」秦風忽然想...

「胡大哥,那以後你就在能京城呆著了?」

聽到胡保國的話后,秦風由衷的感到一陣歡喜,能讓他視為親人的人不多,而胡保國剛好就是其中的一個。

「在京城做官,自然要呆在京城了。」

胡保國忽然將臉一,說道:「秦風,你小子要是敢做什麼違法犯紀的事情,老子第一個就先抓你,沒得人情講……」

雖然胡保國知道秦風不是那種狐假虎威的人,做事情一向都小心謹慎,但還是敲打了他幾句,省得以後秦風認為有人給他撐腰,行事無法無天起來。

「胡大哥,我一向老實本分埃」秦風叫起了撞天屈,說道:「你在津天當了那麼久的局長,我可靠著你賺過一分錢沒有?」

秦風七八歲的時候就帶著妹妹流浪江湖,受過不少白眼,他始終都相信一句話,那就是求人不如求己。

即使關係近如胡保國這樣的,秦風也沒因為錢的事情向他開過口,所以在胡保國面前,秦風是底氣十足,當局長和當部長,對秦風而言區別不大。

「那倒也是,我知道你不是亂來的人。」

胡保國欣慰的笑了起來,他還真怕秦風到時候提出一些違反他做事原則的事情來,因為胡保國知道,只要是秦風開了口,在一些事情上他真的沒辦法拒絕的。

「嘿嘿,胡大哥,有句老話你要不要聽聽?」秦風忽然想到一事,端著酒杯嘿嘿笑了起來。

「什麼老話?」胡保國看了一眼秦風,說道:「你小子能有什麼好話?」

「胡大哥。老話說的好,升官發財死老婆。」

秦風喝下了一杯酒,壯了壯膽子接著說道:「老嫂子去世的早,最後一個就不說了。不過你倒是可以考慮再娶一個呀1

「媽的,沒大沒小的,敢調侃起我來了?」胡保國伸手就敲在了秦風的頭上,沒好氣的說道:「少喝扯這些沒用的。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胡保國年輕的時候就去當兵了,後來探親的時候娶了附近村裡的女人,不過由於當兵的關係,一直聚少離多,夫妻感情並不是很好。

後來因為打仗受傷影響到了生育,胡保國和妻子也沒能有個孩子,前幾年他妻子患病去世,胡保國正好將精力都投入到了工作上。

「胡大哥,你年齡又不大。還不到五十五吧?」

秦風的臉色忽然變得認真了起來。說道:「你平時工作那麼忙。是應該找個人一起生活了,最起碼晚上回家也有口熱乎飯吃不是?」

「行了,你別操我的心了。管我你自己就行了。」

胡保國搖了搖頭,看著秦風說道:「我今年剛好五十五。秦風,放在五年之前,咱們能想得到會有今天嗎?」

說老實話,回頭看看這幾年發生的事情,胡保國都有些如在夢中的感覺。

從一個副廳級的監獄長,胡保國一躍成為直轄市的代局長到局長,眼看著又能邁入到副部級,他只用了不到五年的時間,就走完了別人一生都達不到的高度。

而這一切,都和面前的秦風脫離不了關係,不管是當年震驚全國的販毒制毒大案,還是今日公安部督辦的新年一號大案,秦風似乎都在裡面發揮了巨大的作用。

胡保國有時候自己想想都感覺有些荒謬,當年老爺子還讓自己照顧秦風,可事實好像反轉了過來,要是沒有秦風,也沒有他今日的身居高位。

而胡保國今年才五十五歲,在副部級的崗位上,他還算得上是年輕有為,如果老領導要是還能多活幾年的話,胡保國就是再進一步,也不是沒有可能。

「胡大哥,沒有發生的事情,誰又能想得到呢?」

秦風臉上露出一絲苦澀的笑容,說道:「我現在只想找到妹妹,讓她上最好的學校,讓她無憂無慮的能和我生活在一起……」

雖然現在也算是小有成就了,但是秦風願意用他現在所擁有的一些,去換取妹妹的下落,如果有可能的話,他仍然願意回到從前,帶著妹妹去流浪。

「秦風,你放心吧,秦葭的下落我會繼續找的。」

看到秦風臉上露出的凄苦,胡保國沒來由的一陣心酸,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等我上任后,馬上推動戶籍改革制度,將全國的人口普查工作開展起來,一定會有你妹妹消息的。」

「胡大哥,謝謝了。」

秦風心裡有些苦悶,他對胡保國所說的並不抱太大的希望,因為妹妹如果被人收養,那肯定是要改名字的,通過人口普查找到妹妹,可能性不是很大。

人情不好,酒自然就喝的多了點,秦風來來回回的總歸從房間拿了三次酒,最後他和胡保國都醉倒了,怎麼上床睡的覺都不知道。

第二天秦風醒來的時候,胡保國已經去上班了,不過在客廳的茶几上給他留了兩個字條。

一個字條上面寫了個人名和電話,另外一個則是個批條,拿著這個批條,秦風可以去津天港口購買兩輛被查的走私車輛。

給秦風買兩輛拍賣車自用,胡保國根本就不怕別人的攻訌,到了他這個級別,只要不站錯隊,這些壓根就不算問題。

秦風也懂得這個道理,現在《真玉坊》生意火爆,秦風正琢磨著要買兩輛車,這送上門的便宜不佔白不佔。

當下秦風摸出手機就按著那個號碼撥打了出去,讓他沒想到的是,對方居然是海關的一位副關長。

不過當秦風報出自己和胡保國的名字后,對方馬上變得熱情了起來,直言不諱的告訴秦風。想要什麼車電話里告訴他就行,他讓人辦好手續,秦風下午就可以直接去提車了。

只是辦理牌照這些事情還需要秦風親力親為,另外該付的錢也一分不能少。當然,這些全進口的車要不是有這種關係,秦風是想買也買不到的。

秦風想了一下,決定要一輛商務性質的車給《真玉坊》使用。另外自己買輛寬敞一點的開,當他把要求告訴對方后,那位副關長找人問了一下,報給秦風兩輛車九十萬的價格。

秦風一口就應承了下來,他相信有胡保國的面子在裡面,對方絕對是不會宰他的,兩人在電話中約好了下午提車的時間后,秦風掛斷了手機。

簡單的洗漱了一下,秦風趕往了醫院。如果可能的話。他想下午提了車直接將冷雄飛接回京城。畢竟他也沒傷著骨頭,影響不是很大。

「軒子,你怎麼來了?」推開冷雄飛住的病房門。秦風發現,謝軒坐在了裡面。正和冷雄飛還有李天遠聊著天。

「風哥,飛子受了傷,我能不來嗎?」

看到秦風進來,謝軒連忙站起身,說道:「風哥,您真厲害,遠子哥都告訴我了,昨兒被您一刀給「嚓」掉了一個1

「少聽他胡扯,京城那邊沒什麼事吧?」秦風瞪了一眼李天遠,殺人這種事情,怎麼好到處亂嚷嚷?真當自己是道上的人了?

「沒什麼事,不過潘家園的人流量又少了些,咱們的生意也受影響了。」

謝軒搖了搖頭,說道:「對了,風哥,我臨來的時候,苗老爺子讓我催您一聲,沒什麼事的話儘快回去,他有事找您……」

「我這像沒事嗎?」

秦風的表情有些鬱悶,他此次來只不過是和竇健軍做筆交易,順便接冷雄飛去京城過年的,沒想到就遇到這麼一檔子事。

想到這裡,秦風恨恨的罵道:「媽的,今年是我本命年啊,軒子,回頭找根紅繩子給我繫上。」

「好,風哥,我一會就去古玩街上找,一準讓您百邪不侵。」

謝軒聞言笑了起來,看了眼冷雄飛,說道:「風哥,讓飛子出院吧,回咱們那院子里住,也比這醫院強埃」

「是啊,還是回去住吧。」聽到謝軒的話后,冷雄飛也開口說道:「風哥,我這就是皮外傷,醫生都說沒事的。」

「那就辦出院吧。」

秦風沉吟了一下,說道:「軒子你來的正好,你去幫飛子辦了出院,然後回家收拾下東西,明天下午咱們回京城。

我回頭讓老苗在那個四合院里先騰出來了幾間房,夠咱們住了……」

京城的那套院子,原本就是住著人的,秦風前幾天讓苗六指安排幾個人收拾了一下,現在只要買些新的被褥送進去,他們直接去住就可以了。

謝軒一聽秦風這話,似乎自己還有事情做,不由奇怪的問道:「風哥,您幹嘛去啊?」

秦風說道:「我買了兩輛車,回頭和遠子去提車,你們先回去收拾收拾,晚上咱們在家裡吃飯,哥幾個好久沒在那住過了……」

在津天住了兩年多,秦風對那院子還是很有感情的,就算以後定居在京城,他也不會將津天的四合院賣掉的。

「買車了?買的什麼車?」

聽到秦風的話,李天遠和謝軒的眼睛同時亮了起來,這哥倆早就開膩歪了那輛破麵包,早就在鼓動秦風買新車了。

「還不知道呢,一會去提車的時候才知道。」秦風看了看錶,說道:「行了,去港口還要個把小時,我和遠子先去,你們抓緊收拾好。」

將麵包車的車鑰匙扔給了謝軒,秦風帶著李天遠打了個車來到了津天港。

電話聯繫好的那位姓陳的副關長一直等在了辦公室,和秦風一番寒暄后,將兩輛車的資料交給了秦風。

走了一遍內部拍賣的過程,又去銀行付清了九十萬的款項后,也已經是下午三四點鐘了,不過開車出了津天港的秦風和李天遠,臉上的笑容卻是一直沒斷過。

男人都喜歡好車,秦風自然也不例外,這兩輛車真超出了他的想象,李天遠開的那輛是日本產的子彈頭,能坐七八個人,給《真玉坊》使用正合適。

而秦風開的這一輛,則是德國剛剛上市的一款寶馬新車,叫做什麼X5,按照那位副關長的話說,國內恐怕就這一輛。

回到住了兩年的四合院,秦風和大黃又是一番親熱。

說來也奇怪,已經活了十多歲的大黃按理說應該步入晚年了,但除了活動變少了之外,大黃似乎並不是很顯老態,動作依然很靈敏。

在津天住了一天,第二天白天又收拾了些東西,一直到晚上六七點鐘的時候,秦風才接上處理完諸多事情的胡保國,幾人開著三輛車返回了京城。

不過謝軒這次卻是壯著膽子和李天遠吵了一架,原因自然是互相爭著要開那輛日本車了,按照謝軒的話說,開車的時候多踹幾腳,那也算是抗日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