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三百五十八章陞官(下)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 不過現在秦風在京城買了院子,又得到了齊功的准信,他就想將師父的骨灰給帶出來了。 「老爺子的骨灰先安置在那邊,過年的時候香火還旺一些。」胡保國看了秦風一眼,說道:「我說的不是回胡家莊,我說...

,。

「沈哥,好久沒見了。」

出了醫院后,秦風發現給胡保國當司機的居然是沈昊,不由高興的和他抱了一下,說道:「恭喜沈哥高升礙…」

「還是跟著老闆干有勁。」沈昊嘴裡嘟囔了一句,他是專業回來的軍人,雖然在地方呆了好幾年了,但還是有些不適應。

「你能跟我干一輩子?」胡保國聞言瞪了沈昊一眼,說道:「你小子說話別反悔,到時候再讓你給我開車。」

「給您開一輩子車我也不後悔。」

沈昊挺起了胸脯,當初他專業之後處處碰壁,如果不是胡保國,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否還能在警察隊伍里幹下去。

「行了,去別墅那,走路邊買點滷菜,我回頭和秦風喝點。」沈昊那耿直的脾氣讓胡保國搖頭之餘又有幾分感動,擺了擺手上了車。

「還喝啊?」秦風有些無語的說道:「胡局長,我這下午的酒勁還沒醒呢。」

「放屁1聽到秦風的話后,胡保國沒好氣的說道:「酒沒醒能一刀將別人的腦袋砍下來?」

「秦風,你是怎麼做到的?」

這下沈昊來了興緻,側臉看向坐在副駕駛上的秦風,說道:「我以前在部隊的時候,聽老人說能飛針傷人,但用木頭刀砍人腦袋的事,還真沒聽過……」

「沈哥,沒那麼玄乎,只是把脖頸砍斷了而已。」

秦風擺了擺手,說道:「我那不是酒壯慫人膽嘛,要是酒醒了。肯定不敢這麼干,弄不好再關我幾年,那可就冤枉了……」

「以前那事兒覺得冤枉?」胡保國的聲音響了起來。

「本來就是冤枉,要不是判我那幾年。我怎麼可能找不到妹妹?」

秦風絲毫沒給胡保國留面子,最近一兩年,他幾乎跑遍了魯冀津京等地,但一點妹妹的消息都沒查到。好像秦葭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一般。

秦風怕妹妹走失后被人販子拐騙到南方,前幾天在京城的時候,曾經畫過一副妹妹的畫像交給了竇健軍,讓他幫忙在南方各個城市找尋一下。

秦風的話讓胡保國沉默了下來,過了好一會才說道:「我在內部網幫你查了,國內叫秦葭的人不多,一共有一百六十多個,裡面沒有你妹妹。」

對於秦風心中的遺憾,胡保國是最清楚的。當年他初入獄的時候。就曾經膽大包天的出去過一次。就是為了尋找妹妹。

所以在津天局長的任上,胡保國一直都利用自己的便利,在幫秦風找著秦葭的下落。

當時在公安內部網上找出這一百多個叫做秦葭的人後。胡保國專門讓人做了個文檔,將這些人的年齡一一進行排查。不過並沒有符合秦風妹妹年齡的女孩。

「秦風,你也別急……」

胡保國說道:「現在內部網剛剛開始應用,很多地方的戶籍人員名單還沒輸入進饒身份證全部普及之後,相信能找到你妹妹的。」

「但願如此吧。」秦風微微搖了搖頭,說道:「等過完年,我會在各大城市的報紙上刊登尋人啟事的。」

雖然知道在報紙上打廣告的收效甚微,但秦風還是想去嘗試一下,因為他所畫的秦葭畫像幾乎和照片一樣,相信如果有人見過秦葭,一定能認出來的。

「需要我打招呼的,你告訴我。」胡保國點了點頭,有沈昊在車上,許多話也沒有說出來,相信秦風能理解的。

在去別墅的路上,秦風下了幾次車,買了一些滷肉和下酒的熟菜。

秦風雖然算是經歷過不少風浪,但揮刀幾乎砍掉一個人的腦袋,他的內心並不像表面上那麼平靜,也是想借酒來散去心裡的那股鬱氣。

「沈哥,一起喝點吧?」

來到別墅后,秦風見到沈昊沒有下車,連忙招呼了一聲,他以前也和沈昊喝過幾次酒,知道他酒量不錯。

「秦風,這次算了,咱們喝酒的機會多呢。」沈昊搖了搖頭,說道:「你和局長好好喝點,我還有別的事情要忙呢。」

雖然秦風在自己面前對胡保國的稱呼一直是局長,但是沈昊知道,兩人的關係遠沒有那麼簡單,他固然是胡保國的心腹,現在這種場合他也是不適合參與進去的。

胡保國也沒留沈昊,擺了擺手說道:「走吧,這幾天把手頭上的事情處理乾淨。」

「是,局長。」

沈昊聞言愣了一下,他不知道胡保國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不過也沒多問,發動車子離開了小區。

「胡大哥,今兒可是真險埃」

五分鐘過後,秦風已經擺好了酒菜,一口將那二兩杯子的茅台灌進了肚子里,開口說道:「就差一點,那人的槍幾乎就要打中我了。」

秦風當時踢開冷雄飛,撞到了竇健軍,距離那悍匪的已經有四五米遠了,如果不是那人執意想殺死冷雄飛搶錢,恐怕秦風根本就無法靠近對方。

所以想想那電光火石之間發生的事情,此刻的秦風額頭上滲出一片冷汗。

這也是秦風出道以來距離死亡最近的一次,就是當年連殺郝老大五人的時候,秦風也沒有被逼到如此險境。

「你還知道危險啊?」

聽到秦風的話后,胡保國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說道:「你也不看看現在是什麼年代了,武功再高,還不是一槍撂倒?」

秦風搖了搖頭,說道:「當時那會,我不出手的話,飛子真會被他打死的。」

「對了,你小子真的是之前就發現那人了?」胡保國眼中忽然露出疑色,說道:「你要是早發現了,為什麼不給我打電話呢?」

「胡大哥。都沒影子的事,我怎麼給你說?」

秦風苦笑了起來,說道:「我的確感覺那人有點可疑,不過回過頭就看不到他了。誰知道他竟然躲在了石獅子後面,媽的,差點著了道……」

秦風憤恨之下,忍不住爆了句粗口。拿起面前剛倒滿的酒杯,一仰脖子又灌了進去。

「你小子少喝點。」

胡保國遞了一個熱騰騰的饅頭過去,說道:「吃點東西墊下肚子,媽的,別人殺了人都吃不下東西,你小子怎麼還那麼能吃?」

胡保國當年可是上過戰場打過仗的,手上最少也有十來條人命,他記得自己第一次開槍打死人的時候,整整吐了一天。哪裡像秦風這麼淡然。

「我犯的著為該死的人吃不下飯嗎?」

秦風撇了撇嘴。一口咬下了半個饅頭。鼓著腮幫子說道:「胡大哥,讓你手下結案快一點,我想明兒就帶飛子去京城過年。軒子還在那邊呢……」

秦風沒什麼親人,這幾年都是和謝軒還有李天遠一起過的。在心裡早已將他們當成了家人,今年過年也不例外。

「急什麼?過幾天和我一起回去……」胡保國用筷子敲了下秦風的腦袋。

「回胡家莊?」

秦風先是愣了一下,繼而說道:「是了,我跟你回去一趟,這次把師父的骨灰帶回來,爭取過完年讓他老人家葉落歸根。」

載的骨灰一直沒有下葬,就放在胡保國在鄉下的那個祖屋裡,胡保國無兒無女,妻子也在前幾年病故了,倒是沒什麼妨礙。

不過現在秦風在京城買了院子,又得到了齊功的准信,他就想將師父的骨灰給帶出來了。

「老爺子的骨灰先安置在那邊,過年的時候香火還旺一些。」胡保國看了秦風一眼,說道:「我說的不是回胡家莊,我說的是和你去京城。」

「你去京城幹嘛?和我過年去?」

秦風有些摸不清頭腦,胡保國每年都要回家去過年的,往日也喊過他,只是有李天遠這個和秦風一樣的孤兒在,秦風一直都沒去。

「我這個年可過不安穩嘍。」胡保國喝了一杯酒,說道:「老子去跑官,媽的,沒想到我也有做到副部級的這一天?」

「副部級?胡大哥,你……你要陞官了?」秦風聞言大喜,連忙給他倒滿了酒,說道:「胡大哥,你這是什麼副部級啊?」

「笨蛋,我乾的是什麼?」胡保國一臉鄙視的看向秦風,說道:「當然是公安部的副部長了,難道讓老子去搞金融財政嗎?」

今兒一下午可是發生了許多的事情,在確定了死亡那人的身份后,胡保國向部里發了案情通報,依照常規來說,剩下的事情就是收尾的工作了。

但是胡保國沒想到的是,就在通報過了僅僅兩個小時之後,老首長就給他打了個電話,告知他升任副部長的事情,已經是板上釘釘了,在年後中組部的人就將對他進行考察。

中國是個人情社會,就算正常的組織提拔,那被提拔的人,也是需要適當表達一下的,按照老領導的說法,讓胡保國趁著過年的機會,到京中給一些人拜拜年。

胡保國也不是年輕人了,自然明白老領導的意思,所以這才有了和秦風所說的跑官一事了。

「這是好事埃」聽到胡保國的話后,秦風一拍大腿,說道:「胡大哥,跑官需要錢嗎?千兒八百萬的我還能拿出來1

「你小子最近賺了不少錢啊?」

胡保國似笑非笑的看著秦風,說道:「國家的一部之長要是也能用錢買下來,這個國家距離滅亡也不願了,我這次去,不過是拜訪一些老領導罷了。」

到了胡保國這種級別的人,錢真的是已經不算什麼了,老首長讓胡保國去京城的意思,只是因為他的級別到了,有資格去見一些派系中的核心人物了。

ps:ps:第二更,月中求月票!!!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