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三百五十六章天上掉餡餅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 「行了你,少說幾句,飛子還在醫院呢……」 秦風轉頭看向呂大隊,說道:「呂隊長,這錢是我周轉生意和過年用的,您看……能不能先還給我?現在銀行已經關門了,我也沒地去取礙…」 秦風知道,...

「作為一個警察,要時刻將人民的安危記在心中,這才是一個合格的警察1聽到呂大隊的話后,胡保國一臉的嚴肅。

不過講出的這番話,卻是將胡保國該得的功勞全部都接了下來,話說要不是之前他給秦風提起這件案子,秦風後面未必就就會如此留心。

當了這幾年的局長,胡保國早已不是當年那管教所的所長了,像這麼一件可以在他人生檔案中留下濃墨重彩的事情,胡大局長自然不會在此刻謙虛了。

「胡局指示的是……」胡保國這番話說出來,場內頓時響起了一陣恭維聲,在這裡就數胡保國的警銜最高,他的話自然是指示了。

當然,那聯合專案組中的四省副廳長,卻都在心裡暗嘆老胡運氣好,這功勞簡直就是天上掉餡餅一般,砸在了胡保國的頭上。

「秦風,你做的這件事,是有功於人民,有功於國家的,不用擔心,只要查明犯罪分子的身份,破獲了這起案子,我為你請功……」

看到秦風站在那裡默不作聲,胡保國還以為他在擔心自己殺人的事情呢,畢竟秦風第一次入獄,就是因為殺人,在那件事上,秦風其實也沒做錯什麼。

「胡局長,除惡即揚善,我倒是沒什麼,相信政府一定會給我個公平的評價的……」

秦風搖了搖頭,指了指一旁渾身都不大自在的竇健軍,說道:「我這個朋友急著回粵省過年呢。被這事兒一耽擱,怕是都要趕不上飛機了……」

「胡局長。他是報案的人,第一個報警電話,就是從他的手機上打出的。」

呂大隊湊到胡保國耳邊,將竇健軍的情況說了一下,不過他所了解到的,僅僅都是表面上的東西,竇健軍自然不會給他說自個兒走私的事情。

「這樣吧,咱們也特事特辦一次。」

胡保國沉吟了一下。開口說道:「呂隊長,你派個車送這位同志去機場,在路上把沒有錄完的口供再錄一下,案子不能耽誤,但也不能讓這位同志回不了家……」

「謝謝胡局長,太感謝您了。」

聽到胡保國的話后,竇健軍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干他這一行的,向來都是躲著警察走的,竇健軍倒是寧可走路過去,也不想坐著警車去機常

「竇老闆,沒事的,有警察同志護送。連堵車都免了。」

秦風自然知道竇健軍的心思,不由笑道:「快點給你那兩個朋友打電話吧,這眼瞅著天就全黑了,也不知道有沒有去粵省的班機了。」

說話的時候,秦風眉頭向胡保國的方向輕挑了一下。竇健軍看到這個動作,先是一愣。繼而放下心來,敢情秦風和那位津天大局長,還真是就相識。

掏出電話打給兩位專家后,有一個警察將竇健軍散落在地上的那些特產都拿了過來,還好秦風當時那一撞將竇健軍撞出了好幾米遠,這些東西上並沒有沾染鮮血。

「竇大哥,這些玩意可是保平安的……」

見到竇健軍似乎不想要這些東西了,秦風說道:「古代菜市場砍頭,那些老百姓都去買蘸了鮮血的饅頭,能治百病,能驅邪氣呢……」

「咱……咱能不能不說這些啊?」

就算竇健軍是見過血的人,也被秦風這番話說的差點將手裡的東西給扔了出去,秦風那話也忒膈應人了。

「不說,不說。」秦風嘿嘿笑道:「竇老闆,買給小侄是拿不回去了,要不……我再給買一把去?」

「拉倒吧,別……千萬別買了。」

竇健軍再也忍不住了,拎著一包東西就往外走,嘴裡說道:「我去看看那兩人來了沒,讓警察同志等咱們多不好礙…」

竇健軍的話讓眾人不禁啞然失笑,不過笑過之後再看向秦風,心裡卻是有種說不出的感覺,單看面前的秦風,誰也想不到他居然拿了把木頭刀,差點將一個人的腦袋給砍下來。

更讓眾人心裡彆扭的是,秦風在干出這種事情,竟然還能談笑風生,完全沒有一般人的那種害怕或者是興奮的表現。

當下那幾位副廳長已經在心裡打定了主意,回去之後馬上就去調查秦風的背景,看看這個妖孽究竟是個什麼人?

「秦風,要好好做人,知道了嗎?」

胡保國也不傻,知道秦風今兒的表現讓人過於震驚了,當下回過頭笑道:「你們還不知道他是個什麼人吧?」

「不知道……」一位副廳長笑道:「就小秦這表現,我估摸著當個特警完全沒問題。」

「當年我在監獄系統的時候,他是一個少年犯人。」

胡保國知道與其讓別人查出秦風的身份,倒是不如自己說出來了,那也顯得自家坦坦蕩蕩,沒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當年他妹妹被人販子掠走,才十二三歲的他一下子幹掉了五個人販子,雖然是自衛,但有些過當了,不過秦風的秉性是很好的1

胡保國粗略的將當年的事情說了一下,話語的最後,更是給那個案子定了性,說明秦風並不是那種調皮搗蛋偷雞摸狗品行不好的孩子。

「原來是這樣啊?」

聽到胡保國的話后,除了走遠了的竇健軍,其餘的那些警察們,臉上都露出了震驚的神色,誰都沒想到,年齡不大的秦風,居然還經歷過這麼多的事情。

「好了,秦風,你配合呂隊長他們將筆錄做完,暫時不要離開津天……」

胡保國交代了秦風一句之後,開口說道:「行了,咱們回指揮中心。等鑒定結果出來,如果能和那幾件案子並上。我給大家請功1

年前年後,是最冷的時候,尤其是傍晚,津天的溫度在零下五六度左右,在室外站了那麼久,眾人早就凍的臉都麻了,聽到胡保國的話后,均是紛紛點頭。

除了呂大隊那幫刑偵之外。還有幾個法醫留在了現場,而一幫子領導則是都離開了,原本到處都是警車的現場,頓時稀鬆了不少。

「呂隊長,我也跟你們的車,送下我朋友吧。」見到竇健軍帶著那兩個專家還有李天遠走了過來,秦風轉臉看向了呂大隊。

「行。我和你一起過去,在路上把案子的經過再給我說一遍。」

呂大隊點了點頭,事情到這裡,該他的功勞那是跑不掉的,至於去到指揮中心向全局的領導做彙報的事兒,上面有刑偵支隊和總隊。還輪不到他出這個風頭呢。

「秦老闆,咱們這就走?」

那位姓吳的專家看著一幫子警察,神情明顯有些不自然,他跟著竇健軍不少年了,自然知道自家做的是什麼生意。

「風哥。怎麼回事?我聽說你宰了個劫匪?」

李天遠則是不在乎那些警察,一過來就嚷嚷道:「奶奶的。早知道我和你一起過來了,媽的,真是不長眼,竟然搶到咱們身上了。」

「行了你,少說幾句,飛子還在醫院呢……」

秦風轉頭看向呂大隊,說道:「呂隊長,這錢是我周轉生意和過年用的,您看……能不能先還給我?現在銀行已經關門了,我也沒地去取礙…」

秦風知道,按照辦案的流程,這些錢都要被封存一段時間,等案情明晰了之後才會歸還給苦主,可是在秦風的店裡,還有個人等著拿錢呢。

「這樣啊?行,胡局說了特事特辦,咱們也破例一次……」

呂大隊想了一下,叫過一個警察,讓他將用相機對著在塑料袋裡的幾萬塊錢從不同角度拍了一些照片,將錢還給了秦風。

「謝謝,謝謝呂隊長……」

秦風接過錢后,隨手遞給了跟來的李天遠,說道:「遠子,把老孫的三千塊錢給他結了,然後你把店門關上,去醫院照顧飛子,買點有營養的東西帶過去,我晚一點就去……」

「好,風哥,您注意點埃」

李天遠點了點,他知道輕重緩急,當下也沒多說什麼,轉身就回了古玩街,都這點鐘了,店裡的夥計也等著下班呢。

「竇老闆,走吧,要是沒航班了,你們就在機場附近住一天……」

秦風交代完之後,上了一輛警車,除了他和竇健軍三個人,還有一個司機和呂大隊,而筆錄也由呂大隊親自來做。

在津天市局會議室里,一幫掛著高級警銜的人正在討論著案情,他們的臉色雖然都很放鬆,但眼中卻露出一絲焦急。

Dna比對和彈道軌跡測試都在同步進行,不過一個多小時過去了,兩邊的結果都還沒有出來,一群人連飯都沒吃,一直在焦急等待著。

「胡局長,您覺得併案的可能性有多大?」

來自蘇省的一位副廳長,沒話找話的說道,在案子即將揭曉的時刻,他們心中彷彿都壓著一塊大石,讓會議室的氣氛也變得緊張異常。

「百分之九十,從銀行錄像上來看,與前面幾起案件的手法如出一轍。」

胡保國斬釘截鐵的說道,其實各種跡象都表面了這一事實,只不過最終的結果沒出來,誰都不敢斷言而已。

「局長,出來了,出來了1

胡保國話聲剛落,會議室的大門就被推開了,四十多歲的市刑偵總隊總隊長,手裡拿著一張紙,大聲喊道:「可以併案了,死亡的人,就是蘇魯豫皖銀行劫案的犯罪嫌疑人1

來人的喊聲讓會議室瞬間寂靜了下來,不過短短的幾秒之後,歡呼聲就響徹了整間會議室,壓在眾人心頭的大石終於被搬去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