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五十四章銀行槍擊案(下)

作者:打眼  |  更新時間:2013-11-14 19:54  |  字數:3511字

,。

「忍著點,救護車馬上就來了。」

秦風聽到了竇健軍打電話的聲音,當下拉開自己羽絨服的拉鏈,用力在裡面的襯衫上一撕,「嗤啦」一聲,手上已然多了個布條。

用布條緊緊的扎住了冷雄飛受傷的胳膊,秦風這才緩了口氣,心情一松,卻是一屁股坐在了地方,剛才那電光火石間發生的事情,讓秦風幾乎傾盡了全力。

「啊,死……死人了!」

不知道是觀眾的反應太慢,還是剛才在銀行里的人,並沒有看到這一幕,就在秦風剛一坐下,耳邊響起一個女人的刺耳尖叫聲。

「閉嘴,離現場遠一點!」

秦風沒來由的一陣心煩,坐在地上狠狠的盯了一眼那個尖叫的中年女人,嚇得她頓時捂上了嘴巴,身體連連往後退去。

「都站遠一點,保護好現場,你再擠過來,就是這個人的同夥……」

國人的最愛看熱鬧的,別說那悍匪的腦袋還沒被秦風砍下來,一百多年前京城菜市場砍頭的時候,那圍觀的可是人山人海。

所以那悍匪的凄慘死狀,並不能阻擋那些人的好奇心理,紛紛圍了上來,形成了一個包圍圈,將秦風、冷雄飛和悍匪圍在了中間。

竇健軍則是在一旁忙了起來,他知道像這樣的大案,就算秦風是被害者,但只要死了人,總歸是會很麻煩的,維繫一下現場,到時候也能給秦風減少點麻煩。

「這……這頭都快掉了。拿什麼砍的啊?」

「死的真慘,我受不了了,嘔……」

圍在最內圈的人,看到最清楚。不過那刺鼻的血腥味和幾乎被砍掉了腦袋的屍體,還有那圓瞪的雙眼,讓眾人紛紛轉過頭嘔吐了起來。

「飛子,你別起來。就這樣躺著,等救護車來了再說……」

看到冷雄飛掙扎著起身要看開槍打他的那人,秦風說道:「沒什麼好看的,不就是死個人嗎,那些人的心理素質真差,這樣就吐了?」

「不就死個人嗎?」

站在秦風身邊的竇健軍,心中一陣無語,是死個人不假,但鬧市區砍頭這種行為。怕是有百十年沒有出現過了。

「秦風。你……你怎麼用那把木頭刀。將這人殺死的啊?」憋了大概有兩三分鐘的時間,看到警察還沒來,竇健軍終於問了出來。

「紙片都能殺人。別說木頭刀了,不過這木質忒差了點。要不然也不會斷掉……」

秦風聞言抱怨了一句,他練武十多年,早在監獄的時候就已經修出了內勁。

內勁雖然沒武俠小說中傳的那麼玄乎,但將內勁灌輸在雙手以及物體上時,的確能產生超出常人想像的威力。

而且秦風在揮刀之時,正在與悍匪的手槍賽跑,動作幾乎快到了極點,這一個「快」字,也是那木頭刀會如此鋒利的主要原因。

曾經見到武俠小說上寫著諸如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的話,這其實是有幾分道理的。

就像是你拿一張很普通的複印紙,用極快的速度從人皮膚上划過,皮膚被劃破的可能性極大,這就是速度快到了極點摩擦後所產生的效果。

那把木頭刀,在鋒刃處本身就打造出了刀形的稜角,而且秦風揮刀砍下的時候,並非是直直砍下去的,而是有個下拉的動作。

這一來,木刀很輕易的就劃破了那人的脖頸,加上秦風內勁灌輸在刀中,那股大力直接將悍匪的脖子砍斷了一大半。

要不是木刀的刀柄太脆弱,在秦風加力下壓的時候突然斷掉,秦風的這一刀,絕對能刀起頭落,就算是比之古代的劊子手,恐怕也是不遑多讓。

「木頭差,還能把人腦袋砍斷?」聽到秦風的話後,竇健軍心中一陣惡寒,這木頭要是好一點,是不是就人頭滿地滾了?

而且看秦風這表情,竇健軍也察覺出來了,秦風絕對不是第一次殺人,如果是第一次殺人的話,絕對不會如此鎮定,當身邊那屍體如無物一般。

本來就對秦風高看不少的竇健軍,此刻直接就將秦風列為了最不能得罪的人,背景強大,心狠手辣,雖然秦風年齡小,但也當得起「梟雄」二字了。

「讓開,都讓讓,警察,把路讓開……」

在過了大概五分鐘後,一陣刺耳的警鳴聲從四面八方響了起來,隨著拉開車門的聲音,十幾個警察分開了人群,衝到了最裡面。

「舉起手來,都把手舉起來!」

最前面的四五個警察,撥出槍對準了秦風冷雄飛和竇健軍三人,另外幾個人則是在驅趕圍觀的人群,拉起了警戒線。

「警察同志,他受傷了,這手可舉不起來。」

秦風抬起頭,看了一眼那個二十多歲的小警察,沒好氣的說道:「我們是受害者,那個死人才是搶劫犯,您對我們耍什麼威風啊?」

要說秦風對警察還真沒什麼好感,當年他入獄四年,就是那位刑偵局長故意報大了他的年齡,導致秦風被判防衛過當。

而現在這幾位馬後炮的同志,像極了港島電影里壞人被殺光後才姍姍來遲的警察們,秦風能對他們提得起好感才怪呢。

「少廢話,把手舉起來,快點!」

小警察順著秦風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那血跡已經被凍上和僅連著一絲皮膚耷拉著的腦袋,臉上驟然間變得煞白,胸腹一陣翻湧,差點沒當場吐出來。

「小劉,別那麼緊張,放鬆,放鬆點。」一個老警察走了過來,以他的經驗和直覺,秦風等人不可能是犯罪分子的。

別的不說,從接到報警到現場,他們總共用了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