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三百五十二章銀行槍擊案(上)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風沒能看到他的眉毛,僅憑三角眼一點,還無法推出這人的面相命理。 眼中有殺氣,未必就是想殺人,像是在和人發生爭執或者衝突之後,眼睛里也會帶著凶光的。 「可能是我看錯了吧?」 秦風...

,。

竇健軍來的比較倉促,上午決定下午就讓人買了機票,所以身上根本就沒帶多少錢,到了京城之後,吃住也都是秦風給安排的。

不過一會回去的機票,竇健軍就不好意思再讓秦風掏錢了,所以才想著找個銀行提點錢,萬一機場不能刷卡的話,他們也能用現金買票。

「古玩街外面工行和建行都有。」

秦風看了下手錶,還不到五點,當下說道:「走吧,竇老闆,我帶你過去,這街上還有幾個特產店,我買點特產你帶回去給嫂子孩子嘗嘗。」

「不用,不用,秦老闆,不用客氣。」聽到秦風的話后,竇健軍連連擺手。

「你別客氣才是真的。」秦風聞言笑了起來,和老孫打了個招呼后,走出店子。

「風哥,我陪你去吧。」

冷雄飛從後面追了上來,說道:「這街上的店我都熟,有幾個店不地道,賣的東西不真,別被他們給坑了。」

「也是,家門口被人坑,那可丟人丟大發了。」秦風點了點頭,讓冷雄飛跟了上來。

「還是津天熱鬧啊,不愧是三大直轄市之一。」

此時已經四點多鐘了,天色也微微有些昏暗,不過在古玩街上仍然是人聲鼎沸,很多人拖家帶口的在這裡選購對聯等過年必備的物品。

「比起京城來還要差一些的,京城那過年才是原滋原味的呢。」

秦風在去年過年的時候,曾經和謝軒李天遠三個人,跑到京城玩了一圈。可是沒曾想僅僅一年的時間,他就居住在那個城市了。

走過一家十八街麻花的專賣店,秦風停住了腳,回頭說道:「遠子。吃的和孩子玩的,都給買上。」

津天的特產,最出名的無非就是狗不理包子和大麻花了,狗不理包子不好帶。秦風就給竇健軍買了一些耳朵眼炸糕和十八街的麻花。

一路走去,像是畫面絢麗、別具一格的楊柳青年畫,形神兼備、栩栩如生的「泥人張」彩塑,玲瓏剔透、手法細膩的「磚刻劉」的磚雕,秦風也都讓冷雄飛買了一些。

除了「風箏魏」的風箏沒買之外,津天工藝品四絕,秦風給買了三樣,七七八八的也花了一千多塊錢,將他和冷雄飛身上的錢包都給掏空了。

另外秦風聽竇健軍說他有個六歲的兒子。於是又買了把木頭做的青龍偃月刀。上面漆著各種色彩。倒是很漂亮。

「秦老闆,老哥我就不客氣了。」

拎著秦風遞來的那一大包東西,竇健軍一臉感激。說道:「等過完年秦老闆再到咱們粵省去一趟,老竇我保證一定招待好您……」

相比以前的合作夥伴趙峰劍。秦風的檔次無疑要高出了許多,當初竇健軍去豫省的時候,趙峰劍也就是安排他們唱個歌和洗個腳,那些洗腳的髮廊妹簡直就是慘不忍睹。

秦風此次雖然沒有安排那些男人的活動,但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和誠意,卻是趙峰劍無法相比的,和秦風相處,竇健軍都感覺自己的層次要高很多。

秦風笑著說道:「竇老闆,過完年不一定有時間去,不過一定會過去的。」

「一定要去,秦老闆你還沒去過港島吧?」

看到秦風搖頭,竇健軍說道:「那更是要去了,到時候我帶你去港島轉轉,咱們也能饒賭場玩幾把。」

竇健軍很喜歡賭,不過自制力非常的強,他是港島居民身份,去澳島十分方便,每次去都只會兌換五千港幣的籌碼,輸完之後,轉臉就會走人,絕對不再多掏一分錢。

這種性子,讓竇健軍在賭場內都是贏多輸少,基本上每次都能贏個三五萬塊錢的,所以一說起賭來,竇老闆頓時眉飛色舞。

「賭場?好,我有時間一定過去見識一下。」

聽到個賭字,秦風不由想起前段時間在會所的事情了,那位賭場的技術總監亨利衛給了自己張名片,也不知道被他扔到什麼地方去了。

而當初自己《真玉坊》開業的時候,亨利衛也不請自到,給秦風捧了個人場,似乎有事情想和秦風談,只是那天秦風實在是太忙,沒能抽出空來和亨利細聊。

本來秦風還想著有時間約一下亨利衛,但是從那之後就沒閑下來,連軸轉的眼瞅著就要忙到過年了。

「今兒銀行的人也不少啊?」

秦風之前問了竇健軍的卡是工行的,剛好他也是工行的卡,就帶著他直接來到了一家工行的營業點,沒成想門口的自動取款機處排了長長的一隊人。

「去裡面吧,正好我也要多取點錢。」

秦風看了一眼自動取款機排的長隊,搖了搖頭進了銀行裡面,拿出了一張vip金卡,直接找了值班的大堂經理。

這卡是秦風上次收取聶天寶那三百萬轉賬的時候辦理的,在見到金卡后,值班經理直接將秦風三人帶上了二樓。

二樓的環境要比亂糟糟的一樓好多了,只有一個窗口,而偌大的廳里還有沙發和茶几和煙灰缸,看樣子是讓客人休息用的。

「竇老闆,你先取吧。」秦風招呼竇健軍一聲,打開了二樓的窗戶處,點燃了一根香煙。

秦風平時雖然也抽煙,但抽的比較少,只是這幾天實在太累了,才會抽根煙解解乏,加上窗外的寒風吹在臉上,整個人的精神都為之一振。

「風哥,凍死人了,趕緊把窗戶關上吧。」冷雄飛被那寒風吹的打了個哆嗦,這麼暖和的屋裡,非要開窗子,這不是有病嘛。

「好,我抽了這口煙。」

秦風點了點頭,深深的吸了一口。直接將半根煙給抽的燃燒到了盡頭,在肺里遊走一圈之後,才吐出了一道淡淡的白煙。

秦風打小就四處流浪,雖然裝起紳士來。那是味道十足,不過骨子裡還是差了那麼一點公德心,看到樓下沒人,隨手就將香煙給彈了下去。

「嗯?哎。對不住,大哥,真對不住啊1

就在秦風剛剛彈下煙頭的時候,他忽然看到在銀行石獅子的旁邊,還蹲著一個人。

只是那人穿著件軍綠色大衣蹲在那裡,頭上還戴了個帽子,將自個兒遮擋的嚴嚴實實的,秦風一開始沒看到他,煙頭剛好就彈在了那人的腳邊。

看到落在腳邊濺起火星的煙頭。那人似乎也被嚇了一跳。連忙站起身往左右看去。聽到秦風的聲音后,這才抬起頭來。

「大哥,沒看到您。真是對不起埃」秦風連連對著下面那人抱拳拱手,差點將煙頭彈到別人身上。換成誰都會生氣的。

不過讓秦風意外的是,那個連頭帶臉都用毛線帽子罩住的人,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露在外面的雙眼瞪了秦風一下,眼神中似乎留露出狐疑的神色在二樓打量了一下,又低頭頓了下去。

「公德心,以後一定要講公德埃」

秦風訕笑著縮回了腦袋,將窗戶給關上了,只是當他坐在沙發上之後,忽然想起了剛才那個人的眼神。

「殺氣,那人眼中有殺氣1

秦風忽然愣住了,回想剛才對視的那一眼,他明顯的感覺到心中一冷,卻是對方的眼神導致的。

「三角眼,眼中帶殺氣,這人蹲在銀行門口乾嘛呢?」秦風心中生出一絲疑問來,連忙站起身,走到窗戶邊往下看去。

「跑了?」

當秦風的眼神從石獅子周圍掃過的時候,那個穿著軍綠色大衣的男人,已經不見了影蹤,而秦風彈落的煙頭,還在那個地方。

「不會是來搶劫銀行的吧?」秦風正在心裡琢磨著,忽然看到一輛押款車停在了銀行的門口,眼神不由一凝,心中緊張了起來。

最先從押款車上下來的,是兩個拿著防暴槍戴著鋼盔穿著防彈衣的保安,他們進入銀行后,護衛著一個銀行職員,將幾個鐵皮箱子拎上了押款車。

「還好,沒事,我這都在琢磨什麼啊?」

看到押款車離去,一切都風平浪靜,秦風心裡頓時鬆了口氣,搖頭苦笑了起來,可能是今兒胡保國給他說的那個案子,讓他有點風聲鶴唳。

不過剛才那人的眼神,還是讓秦風心裡有些不舒服,只是秦風沒能看到他的眉毛,僅憑三角眼一點,還無法推出這人的面相命理。

眼中有殺氣,未必就是想殺人,像是在和人發生爭執或者衝突之後,眼睛里也會帶著凶光的。

「可能是我看錯了吧?」

秦風回過身來,卻是剛好沒看到,那個穿著軍綠色大衣的男人,從銀行里走了出來,躲在了石獅子後面,偷偷摸摸的向二樓打量著。

「秦風,該你了,我取好錢了。」

竇健軍拿著三疊百元鈔票,從窗口處走了過來,笑道:「還是大都市做事情方便啊,要是在我們那,不排個一下午隊,別想取到錢。」

「竇老闆,把錢放好,可不能這麼拿著出去埃」

不知道為什麼,秦風心頭總是有種不安的感覺,交代了一聲竇健軍后,自己才去到了窗口遞上了銀行卡。

「先生,請問您取多少錢?」防彈玻璃後面的一個女孩問道。

秦風想了一下,說道:「取個五萬塊吧……」

由於這次回京城要將大黃帶過去,秦風就準備先到還沒裝修好的四合院里住幾天,畢竟馬躍天在賣掉房子之前就住在那裡的,除了院子有些破舊,房間里住人卻是沒什麼問題。

不過像是床鋪被褥之類的東西,秦風還是要換成新的,加上他還沒置辦年貨,也是需要一些開支,所以直接就取了五萬塊。

ps:p:第二更,月中了,討幾張月票啊!!!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