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三百五十一章蓮花燈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要是完整一些,即使秦風壓壓價,他也能賺個三四萬塊錢。 秦風伸出三個手指頭,說道:「三千塊錢,老孫,這個價在古玩街怕是最高了的吧?」 「老闆,要不……您再加點兒?」老孫舔了舔嘴唇,心中有...

,。

秦風想了一下,開口說道:「竇老闆,你還一幫兄弟要養活,還是百分之二十吧。」

秦風對這套玉器的心理價位是在三百萬,竇健軍給出的七百萬已經高出了將近一倍,這有錢大家賺才是生意之道,秦風並不是吃獨食的性子。

「那好,我代兄弟們謝謝秦老闆了。」

竇健軍想了一下,點頭答應了下來,他那一攤子的開支的確不小,每年要是只做兩三筆生意,百分之十的抽水真的不夠維持開銷的。

不過要是秦風這邊的生意能長期做下去,竇健軍就準備散去一些手下,自己在港島開一家藝術品公司,專門經營秦風手上的貨。

小心的將那套玉器放入到盒子里后,竇健軍抬起頭來,說道:「秦老闆,我給您打個收條,您看如何?」

竇健軍幹這一行,原本都是從國內文物販子或者是盜墓者手中低價將東西買下,然後再轉手走私到港島或者是國外,從中賺取高額利潤。

但是這套玉器的價值實在太高,竇健軍一時也拿不出那麼多錢來,只能以代賣的方式,將東西銷售出去之後,再和秦風結算。

「行,就按竇老闆說的辦。」

秦風點了點頭,他不怕竇健軍起什麼歪心思,除非對方不想在國內混了,否則肯定不會為了這幾百萬斷送自己在國內的根基。

接過秦風遞來的紙筆,竇健軍打了一張收條,上面寫的很簡單。無非就是收到秦風十二生肖玉器一套,沒有多餘的字眼。

事實上竇健軍不是沒幹過黑吃黑的事情,只不過在這一趟京城之行見到了秦風的實力之後,竇健軍心裡壓根就沒一絲想要黑秦風的心思。干他們這一行的人,錢固然很重要,但命卻是更加重要的。

打好收條交給秦風,竇健軍站起身來。說道:「秦老闆,我不回京城了,一會直接去津天機常」

雙方是第一次合作,秦風為人很大氣,沒有要任何抵押品,直接就將玉器交給了自己,竇健軍也想展現出自己的實力,儘快將這套玉器出手。

前一段時間有一位港島著名的收藏家,曾經放出話去。想要收一件有年份的古玉。竇健軍一直沒找到合適的。眼下這套玉器剛好能派上用常

「那好,來日方長,竇老闆。我就不留你了。」

秦風點了點頭,起身說道:「我送你們去機場吧。津天的航班比京城要少一些,也不知道有沒有直達汕市的班機。」

「不用,不用……」

竇健軍連連擺手,說道:「秦老闆,您忙您的,我們三個打個車過去就好,汕市沒班機我坐到羊城再轉車也是一樣的……」

要說竇健軍還真不樂意讓秦風送,實在是秦風開的那個麵包車太破了,從京城到津天一路高速,坐在上面都像是在按摩一般,把他的身子骨都快給顛簸開了。

「風哥,您忙完了嗎?這邊有點事兒。」正當秦風要送竇健軍出去的時候,門口的冷雄飛的聲音忽然響了起來。

「什麼事?」

秦風走了出去,發現冷雄飛和正站在店子門口和一個中年人說著話,而李天遠則是把他剛寫好的公告貼在了店鋪外面。

「秦老闆,好像是有人上門賣東西。」出來等竇健軍的吳專家開口笑道:「這大過年的,都想搞點錢過年埃」

「風哥,吳先生說的沒錯。」冷雄飛回過頭道:「這位大哥手上有個物件要出售,您看……咱們是收還是不收啊?」

秦風曾經給過冷雄飛許可權,如果有人上門出售古玩的話,三千塊錢以下的東西,他可以做主買進,超過三千的,就要告訴秦風。

這段時間冷雄飛也曾經收過幾方硯台,秦風前段時間回來的時候看過,三方古硯兩假一真,不過倒是也沒賠錢,能打平掉。

收了三個物件,其中就有兩個是假的,冷雄飛也是很不好意思,所以要不是今兒秦風在店裡,他直接就會將那上門賣東西的人趕走了。

「賣東西的?」秦風看了一眼被冷雄飛堵在門外的那個中年人,心中稍稍一動。

這個中年人個頭不是很高,長得有點消瘦,頭髮蓬亂像是有幾日沒洗澡了,更重要的是,隔著有四五米遠,秦風就能從那人身上聞到一股子土腥子味道。

「秦老闆,這人是干倒斗的……」跟在秦風身邊的竇健軍,平日里打交道最多的,就是各地的盜墓者,也是一眼就看出了來人的身份。

「咱們開門做生意,不管是買還是賣,這上門就是客埃」

秦風聞言笑道,盜墓本就是外八門中盜門的一個分支,秦風最初也是用盜墓所得,才將這家古玩店撐起來的,所以和此人也算得上是同行。

「秦老闆說的是,好東西都在他們這些人手上呢。」

竇健軍也笑了起來,秦風的話很對他的脾氣,和秦風相處,比那些道貌岸然的老學究老夫子們舒服多了。

「這位大哥,進來坐吧。」秦風向冷雄飛示意了一下,將那人讓到了屋裡,開口問道:「這位大哥怎麼稱呼啊?」

「俺姓孫,叫俺老孫就行。」中年人一口的魯省話,眼神不斷的在竇健軍等人和自己身後打量著,那架勢敢情是準備隨時逃跑的樣子。

「老孫,那我就不客氣了。」

秦風聞言笑道:「你要賣什麼東西?拿出來看看吧,好壞我都給你個說法,你看怎麼樣?」

「成,俺賣的是這個東西,你看看能值多少錢?」老孫點了點頭,將垮在腰間的一個綠皮書包打開,從裡面掏出了一件跡斑斑的物件。

「蓮花燈?」看到這東西。秦風和竇健軍同時叫出了名字。

秦風和竇健軍對視了一眼,開口說道:「老孫,這東西不全,你都拿出來吧。可惜了這個物件……」

老孫拿出來的這件青銅器,準確的說,是一件蓮花燈的燈底座,直徑約在二十公分左右。呈蓮花瓣形狀,上面還沾染著不少泥土顯然是生坑裡面出來的。

所謂生坑,就是剛出土不久的玩意兒,不過讓秦風有些遺憾的是,這件蓮花燈底座連接燈枝幹的地方並不是活動的,而是被人硬生生的給掰斷了。

「老闆好眼光,別的東西也是有的。」老孫眼中露出一絲尷尬的神色,伸手到挎包里,又掏出了五件東西來。

「燈枝主幹。支腳。燈盤。竇老闆,您怎麼看?」看著老孫掏出的東西,秦風直搖頭。心中憋著一股子怒氣,好端端的物件。居然被他搞得支離破碎。

完整的說,這應該是一件蓮花分枝形青銅燈。

燈高大約四十公分,可看見一枝主幹上,有四枝長短不一的分支,上面托著4盞狀若蓮花的燈座,還有一個燈盤,4個蓮花燈座皆有精美的花紋。

只是這種形狀,是秦風在看到這些物件后在心裡拼湊起來的,實際上這個蓮花分枝形青銅燈,已經被面前的老孫給大卸八塊了。

「可惜了,這東西體積不大,你們怎麼就硬是給拆散掉了呢?」

竇健軍比秦風還要生氣,直接開口斥責了起來,他乾的就是文物走私的勾當,對物件的品相和完整度要求是非常高的。

竇健軍曾經有一段時間,專門請了文物專家,給與他合作的那些盜墓者們進行過培訓,就是為了保證那些人從墓葬里取出物件的時候,盡量保持東西的完整。

「這個……這個分支太多,不……不好拿出來。」

老孫被竇健軍給嚇了一跳,自知手藝比較潮的他也無法可說,當時盜洞打小了,如果不把蓮花燈的枝幹掰斷,根本就取不出來。

「那也不能蠻幹埃」

竇健軍恨鐵不成鋼的查看了一下斷口,搖了搖頭說道:「秦老闆,這東西廢了,就算接上去,也會留下痕,不值什麼錢的。」

要說給這些出土文物定價,竇健軍在國內絕對能算得上是權威人士了,這盞蓮花燈造型很漂亮,如果完整的話,能賣出二十萬左右,不過現在怕是連兩萬塊錢都不值了。

對這樣的物件,竇健軍是看不上眼的,出土青銅器是國家明文禁止買賣,所以風險高利潤少,除非有境外的老闆指明了要,否則在他走私的文物裡面,極少有這一類的物件。

「哎,老闆,隨便給點錢唄,您看這馬上都要過年了,俺們也要回家的。」

聽到竇健軍的話,老孫頓時就急了,他還真不是很專業的盜墓賊,而是在津天打工的,這臨到過年沒賺幾個錢,於是叫上了自己的侄子,在冀省郊區幹了這麼一回活。

「是值不了幾個錢。」秦風點了點頭,看向老孫,問道:「老孫,除了這東西,你還掏出來別的物件嗎?」

老孫一臉沮梢⊥罰說道:「沒了,都被人掏的乾乾淨淨,就這東西,還是我從土裡挖出來的呢。」

能讓老孫這種半吊子盜墓者發生的墓葬,早就已經被人盜的千瘡百孔了。

老孫算是運氣不錯,就是專業性差了點,否則這盞燈要是完整一些,即使秦風壓壓價,他也能賺個三四萬塊錢。

秦風伸出三個手指頭,說道:「三千塊錢,老孫,這個價在古玩街怕是最高了的吧?」

「老闆,要不……您再加點兒?」老孫舔了舔嘴唇,心中有些不甘。

秦風搖了搖頭,說道:「對不住,就是三千,您愛賣不賣。」

「賣,俺賣1看到秦風有些不耐煩了,老孫連忙說道:「就按老闆你說的辦,俺賣還不成嗎?」

老孫在古玩街已經轉悠一天了,別人也有出價的,不過大多都是五百一千,要說秦風給的價格,還真是最高的。

「飛子,給他拿三千塊錢。」秦風轉過頭喊了一聲。

「風哥,店裡還真沒錢了……」

冷雄飛聞言苦起了臉,這馬上就要過年了,店裡的東西基本上都是只出不進了,他昨兒才將保險柜里的錢都存進了銀行,身上只留下幾百塊找零的錢。

「秦老闆,我這手上也沒現金,要不然就給你墊上了。」

竇健軍拍了拍口袋,說道:「您這附近有銀行嗎?我剛好也要取點錢,咱們走一趟吧。」

「行,飛子,把門關了吧。」秦風點了點頭,對老孫說道:「老孫,東西你先收起來,坐在這喝口水等一會,我取了錢就回來。」

「好的,好的,俺就在這裡等。」老孫將櫃檯上的蓮花燈收進了挎包里,屁股半挨著板凳坐了下去。

ps:ps:第一更,求月票推薦票!!!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