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三百五十章真假難辨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說過是假的,於是竇健軍翻來覆去的驗看,想要看出假在什麼地方。 不過他和那兩個專家一起看了兩三個小時后,都沒找出任何的瑕疵,現在的竇健軍,只以為秦風不好意思往外走私文物,於是才說出東西是假的話來...

,。

出了別墅,一輛黑色的奧迪車已經等在了門口,秦風看了一眼胡保國,說道:「胡大哥,我走了,你多保重身體。」

相比幾年前在石市的時候,胡保國的氣色要差了很多,鬢角的頭髮已經花白,看上去宛若六十歲的老人一般了。

秦風知道,這是胡保國操勞過度導致的,作為直轄市的公安局長,他身上的責任和壓力,無疑就像是一副千斤重石壓在身上。

「我知道,這兩年缺少鍛煉,回頭我把功夫拾起來。」

看著秦風上了那輛破麵包車,胡保國皺了皺眉頭,說道:「你小子現在也有錢了,怎麼還開這車?回頭換輛吧,津天港有不少車子,我給你開個批條……」

要說胡保國還真是照顧秦風,津天港每年都要查獲不少走私車,一般都是通過拍賣銷售出去,不過有了胡保國的批條,這拍賣就在內部進行了,價格會低很多。

「嘿嘿,謝謝胡大哥1

秦風笑著發動了車子,看到一個司機出來給胡保國開了門,不由問道:「嗯?怎麼不是沈哥給您開車了?」

「放他到刑偵支隊去了,任副支隊長。」

胡保國回頭解釋了一句,倒是讓那個新來的司機盯著秦風看了好幾眼,他給胡保國也開了差不多半年車了,還從來沒見胡保國在這個房子里招待過客人。

秦風沖那司機打了個招呼,開車徑直出了小區。

到了古玩街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四點多鐘了,可能是臨近春節的緣故,往日都要關門了的古玩店,遊人還是不少。

「風哥。您來了1

秦風剛一走進自家店子,一直就伸個腦袋往外瞅的冷雄飛就撲了過來,用力的抱了一下秦風,說道:「風哥,都來津天了,不先到店裡來,你去哪兒了啊?」

雖然是在指責自己,但秦風聽得出冷雄飛話中的親切,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去拜年了,飛子,明兒就關門歇業,咱們一起回京城過年去1

「好,風哥。就等著您這句話了……」

冷雄飛聞言大喜,一臉委屈的說道:「風哥,哥幾個都去京城了,就把我自己丟這裡,您都不知道我這日子怎麼過來的?」

自從爺爺去世之後,他一直孤苦伶仃的,也就是在認識秦風和謝軒等人後。才重新感受到了家庭的溫暖,要不是秦風強令他呆在津天,冷雄飛怕是也跟著謝軒李天遠去京城了。

說著話,冷雄飛的眼睛都有點兒紅了。他現在孤身一人,早已將秦風等人當成了最親近的人了。

「飛子,等年後看看,不行就把這邊的店轉出去吧。」

要是對冷雄飛。秦風還真有點兒愧疚,冷雄飛不但要看店進貨。還要負責餵養大黃,要是沒他照顧大黃,秦風還真是不放心。

按理說這家文房四寶店還是賺錢的,只是相比《真玉坊》,每月賺的錢就微不足道了,秦風現在人手不夠,只能將這家店關掉或者是轉讓了。

「成,回頭我就放出話去,」冷雄飛點了點頭,說道:「風哥,裡面坐吧,竇老闆他們等你好大會了。」

「秦老闆,您可真是忙人啊?」

秦風剛往裡走了幾步,竇健軍已然是從裡面的隔間迎了出來,經過中午的那頓飯,他在秦風面前不敢有絲毫的託大。

「竇老闆,招待不周,實在是不好意思。」秦風笑著拱手賠了個罪,將人帶到地頭來,自個兒反而失了蹤,這事兒是有點失禮。

不過去見胡保國,秦風還真不能帶竇健軍去,畢竟像上午的韋華等人,只是秦風扯虎皮做大旗的,胡保國才真正算是秦風現在的底牌。

竇健軍連忙擺手,道:「哪裡話,秦老闆太客氣了。」

「竇老闆裡面坐。」

秦風一邊將竇健軍往裡面讓,一邊回頭看了一眼冷雄飛,說道:「飛子,你去找張紙,回頭寫上歇業半月,大年初十開業1

距離新年只有五天的時間了,秦風打算明兒就把冷雄飛和大黃都帶去京城,等到過完年,再讓冷雄飛回來處理店鋪轉讓的事情。

就是秦風自己也沒想到,當年為了這家店鋪,生生將袁丙奇犯罪集團連根拔起,這短短的幾年時間,居然就要轉讓出去了。

「遠子,去給飛子幫忙。」

進到隔間后,秦風發現李天遠正瞪著眼睛看著桌子上的那套生肖玉,似乎生怕被竇健軍帶來的兩個專家搶走一般。

「哎,風哥,你可把東西看好嘍。」李天遠沒好氣的看了那倆人一眼,站起身出了隔間。

「怎麼說話的?」秦風拍了一記李天遠的腦袋,回過神笑道:「不好意思,我這兄弟不會說話,讓兩位見笑了。」

「沒事,沒事,李兄弟是個直脾氣,不見怪,不見怪。」

那兩個專家連忙擺起手來,臉上卻是有些尷尬,因為這也怪不得李天遠,是他們當時一見這玉器,恨不得就給揣到懷裡去。

「來,喝點功夫茶,不過我泡的可不專業埃」

秦風手腳麻利的給幾人面前的杯子里斟滿了茶,這才言歸正傳,說道:「兩位,不知道你們鑒定的如何?這套玉器可是真正的唐玉,在市面上極其少見的……」

在來的時候,竇健軍就私下裡給秦風說過,這兩個專家不知道他們是來鑒定假玉的,所以秦風才會有此一問。

聽到秦風的話后,兩個專家對視了一眼,其中一人說道:「老吳,還是你來說吧。」

「好,我來說說。」

姓吳的專家往上託了托鼻樑上的眼鏡,小心翼翼的拿起那個生肖龍,開口說道:「秦老闆,如何我和老蘇沒看走眼的話,這套玉器。的確是真的,而且還是古玉中的珍品。」

指著那個生肖龍,吳專家繼續說道:「用料是和田山料,雖然沒籽料珍貴,但年代久遠、包漿厚實,沁色十分自然,工藝非常精湛……

更為難得的是,這種生肖玉器的造型,在國內尚屬首見。不管是考古價值還是收藏價值,都是極高的……」

拿著那個生肖龍玉器,吳專家滔滔不絕的講了起來,從料、工、年代和沁色上,指出了玉器的特點。言語間推崇備至,毫無疑問的斷言就是真品。

等到吳專家的講解告一段落後,秦風開口問道:「吳先生,那不知道,這套玉器的市場估價是多少呢?」

吳專家想了一下,說道:「要是按照國內的行情,這套玉器的估價應該在三百到五百萬之間。遇到喜歡的人就能賣得高一點,如果急著出手,價格就要低一點。」

「還是比較靠譜的嘛。」

秦風在心裡暗自點了點頭,這人給出的價格。和柳會長給出的相差無幾,當下又問道:「吳先生,那麼要是在國外,這套玉器能值多少錢?」

「玉器收藏。與其說國外,倒是不如說港澳和日本了。」

吳專家聞言笑了起來。說道:「像歐美那些國家的人,一般只認鑽石寶石,咱們的玉器在他們國家認知度極低,是賣不出什麼價格的。

不過在港澳和日本不同,只要是品相完好傳承有序的古玉,那些私人收藏家出的價格,往往要比國內高出百分之四十左右……

以這套玉器的稀有度和品相,如果拿到港島的話,多了我不敢說,六百萬穩穩妥妥的能賣出去!」

吳蘇二人都是竇健軍私人聘請的玉石鑒定專家,他們經常往返於內地和港澳之間,是以對兩地的行情都非常了解,說起來頭頭是道。

「六百萬?」秦風臉上露出笑容,看向竇健軍,說道:「竇老闆,您怎麼看?」

「吳先生,蘇先生,你們兩位到外面喝口茶吧。」

聽到秦風的話后,竇健軍看向了吳蘇二人,他們兩個只是負責鑒定,但是生意上的事,竇健軍卻是不想讓他們聽到太多。

「好,需要時叫我們。」兩人知道行里的規矩,也沒多說什麼,站起身走到門口,去看冷雄飛寫公告去了。

「七百萬1

等二人出去后,竇健軍看著秦風,開口說道:「秦老闆,給我一個月的時間,這個物件我保證最低七百萬出手……」

在古玩圈子裡,有時候野路子上的人,要比那些傳承教出來的人眼光還要堵,竇健軍幹了十多年的文物走私,本來就具備相當深厚的鑒定知識。

在初見這套玉器的時候,竇健軍一眼就認為是大開門的物件,只是秦風說過是假的,於是竇健軍翻來覆去的驗看,想要看出假在什麼地方。

不過他和那兩個專家一起看了兩三個小時后,都沒找出任何的瑕疵,現在的竇健軍,只以為秦風不好意思往外走私文物,於是才說出東西是假的話來。

「秦老闆,我做事,您放心1

看到秦風不說話,竇健軍說道:「這東西就算是路上出了問題,七百萬我砸鍋賣鐵都會給你,而且不會吐出關於秦老闆您一個字來。

不過這東西如果送出去了也賣出去了,我要百分之三十,秦老闆,您不要怪我貪心,這中間的風險實在是太大了……」

之前秦風說的是假東西,所以竇健軍誇下海口,說是分文不賺。

但這套玉器,明顯能評定上一級文物,抓住了最少十年以上的刑期,所以竇健軍必須收取費用,否則他也無法向手下的兄弟們交代。

「竇老闆以為這套物件是真的?」秦風看著竇健軍笑了起來,他聽明白了對方的意思。

「秦老闆,恕竇某眼拙,真看不出哪裡是假的來。」竇健軍聞言一臉苦笑,這走私真文物和走私假的,他所要承擔的壓力,那簡直就是天差地別。

「這樣吧,竇老闆,我要的是你的渠道。」秦風想了一下,說道:「還是按咱們之前說的那樣,賣出去之後你拿百分之二十……」

「秦老闆,實在是風險太大。」

看到竇健軍有些著急的想插口,秦風擺了擺手,說道:「竇老闆,你先別急,聽我說……」

「好吧,秦老闆您說。」

竇健軍無奈的搖了搖頭,但凡有些成就的人,都比較自信,竇健軍也相信自己的判斷,此時在他心裡,這套玉器比十足真金還真呢。

秦風想了一下,說道:「這套玉器你找人帶出去,如果被查獲,讓你的人咬死這套玉器是高仿品……」

「秦老闆,這不是咬死就行的,專家一鑒定結果不就出來了嗎?」

秦風的話讓竇健軍有些哭笑不得,只要涉及到文物走私的案子,相關部門都會派出一些權威專家進行鑒定的。

「不用怕。」

秦風擺了擺手,說道:「如果真出了事,到時候你給我電話,我會去證明這套玉器是后仿的,我保證你的風險是零……」

秦風倒是不怕出面,因為他在這套玉器上,留有自己的一些特殊印記,到時候只要指認出來,什麼專家都無法說它是真的了。

至於這套玉器被查獲后,會不會牽引出相關的那個賓館失竊案,秦風也不怕。

因為失竊的那套玉器,在柳會長的鑒定和警方的記錄上,是「真」的,而這一套,只是他根據照片仿製的而已,

「你……你出面?秦老闆,這……這玉器的奧妙究竟在哪裡呀?」

秦風這番話,說得竇健軍瞪大了眼睛,現在他有幾分相信這套玉器是贗品了,否則秦風主動要求出面,那不是自投羅網嗎?

「竇老闆,你這話問的就不合適了,我知道在哪,但是不能給你說。」

秦風的話讓竇健軍臉上一紅,這古玩造假的技藝五花八門,有些更是不傳之秘,秦風現在要是給他說假在何處,等於是泄露機密了。

「好,秦老闆,有您這句話,這活……竇某接了1

能在沿海地區做了多年文物走私,竇健軍也是很果斷的人,當下說道:「秦老闆,我們做生意,是按風險大小來收錢的。

既然您給出了承諾,將風險給降低了,那麼這筆生意要是能做成,竇某隻要百分之十的費用1

竇健軍相信,如果秦風這套玉器是假的,而他日後還能拿出相類似的物件,那麼他的生意,真的可以由文物走私改行位藝術品出口了。

ps:ps:四千字章,求月票,求推薦票!!!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