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三百四十六章敲打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相信你們那一行,也是如此吧?」 秦風今兒邀請韋華來,原本就是想震懾一下竇健軍的,因為在此之前,他能感覺得到,竇健軍對自己的尊重,並不是發自內心的。 秦風也知道,像竇健軍這種拎著腦袋干走...

一秒記住/manghuangji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韋總,我這可不就是老老實實在賺錢嗎?」

聽到韋華的話后,秦風的眼神閃爍了一下,如果他要是不知道以前韋華走私的事情,或許還會思量一下,不過現在,秦風卻是在心中冷笑不已。

在這個世界上最成功的人或者是企業,在原始資金初期積累階段,幾乎都不那麼光明正大,裡面有諸多黑暗的內幕。

遠了且不說,就是眼前的韋華,他那商業帝國的背後,卻是隱藏著震驚全國的閩省走私大案,只是不為外人所知罷了。

「得,你就當我沒說,好自為之吧。」

韋華知道自己的資本來得有些不乾不淨,不過人脈和背景,原本就是做生意中最重要的一個環節,他能做的事情,不代表別人也能做。

「呵呵,勞您掛心了。」秦風將韋華父女送出了包間,原本韋涵菲還想再呆一會的,但硬是被韋華給拉走了。

「咦?竇老闆,你怎麼也出來了?」看到韋華父女下了樓,秦風剛一回身,卻發現竇健軍站在了自己的身後。

「秦老闆,服了,老竇算是服了你了1

竇健軍看著韋華父女消失的地方,沖著秦風豎起了大拇指,說道:「你知不知道,那人當年在閩省的時候,為了打掉其餘的走私團伙,動用了上千武警,一年嚴打,死的人最少有上百個1

竇健軍之所以對韋華心有畏懼,那是韋華當年在閩省鬧騰出了很大的風波。

沿海走私,這是自古就有之的,在古代不管是明朝還是清朝,都有封海的制度,嚴禁商人們和國外通商。

不過世代在海上生活的人,還是會用自己的方式,與東南亞甚至更遠的國家做著生意,嚴格來說,這就是走私了。

古代都無法禁絕的事情,到了當代自然就更加沒辦法控制了,雖然各個沿海地區都有海關以及邊防緝私隊,但偌大的海岸線,根本就是防不勝防。

在韋華去到閩省的時候,閩省大大小小有上百個走私團伙。

有些團伙甚至是從六七十年代延續下來的,大到石油汽車摩托車,小到電子錶收音機,什麼賺錢他們就做什麼。

由於條件限制,最早那一批走私的人,有的是搖著舢板,慢慢發展下來,變成了漁船和快艇,每次基本都是一條船,偷運出來的汽車,最多也只有三五輛。

很多事情,往往是民不舉官不究,都是在沿海生活的人,對於這種走私有時候也是睜隻眼閉隻眼,是以那會閩省的走私團伙活的都很滋潤。

但是韋華到了閩省后,事情就不一樣了,他先是扶持起了一個代言人,然後通過自己的關係和勢力,大肆打擊起走私來,將很多走私團伙都連根拔起。

也正是那時候,當時已經有些名氣的竇健軍,才意識到官方的威力,雖然不在閩省,但他也一改高調的作風,夾起尾巴做起人來。

正因為如此,在前幾年的那場大案中,連帶著粵省都有不少幹這一行的人陷入囚籠,但竇健軍卻是安安穩穩的逃過了這一劫。

不過對於韋華當年的心狠手辣,他還是記憶猶新的,所以在見到秦風如此態度對待韋華,而韋華居然退讓了一步后,竇健軍真的是打心眼裡服氣了。

此時在竇健軍心裡,秦風的出身,應該也是和韋華差不多的,否則他也不會結交到像李然和韋華那些人了。

「竇老闆,我做生意,講的就是一個公道,最恨的是……」

秦風的眼神有意無意的在竇健軍臉上掃了一下,說道:「我最恨的就是有人吃裡扒外,相信你們那一行,也是如此吧?」

秦風今兒邀請韋華來,原本就是想震懾一下竇健軍的,因為在此之前,他能感覺得到,竇健軍對自己的尊重,並不是發自內心的。

秦風也知道,像竇健軍這種拎著腦袋干走私的人,並沒有那麼容易馴服,想讓他服氣並且在日後的生意中不搞什麼小手段,唯有展現出自己的實力。

雖然今兒韋華的到來,給秦風出了個難題,不過還好,他對韋華的強硬態度讓竇健軍產生了錯覺,目地算是已經達到了。

「秦老闆說的是,我也最恨那些反骨二五仔了。」

聽到秦風的話后,竇健軍拍起了胸脯,說道:「咱們的生意絕對不會出現這種事,秦老闆您要是不放心的話,等到交易的時候,您可以安排個人在現場的。」

竇健軍知道秦風是在敲打自己,不過他卻是不敢有絲毫的不滿,畢竟像他們這種江湖草莽一類的人物,在國家機器面前,就渺小的像螻蟻一般。

「我有什麼不放心的?竇老闆做事,一定是很講究的。」

秦風哈哈一笑,回身推開了包廂的門,說道:「走吧,先吃飽喝足,下午我就帶你去看東西,一準讓竇老闆你滿意。」

「秦老闆的物件,我是很期待埃」

竇健軍聞言也是笑了起來,不過那笑容里,卻是帶著幾分苦澀,有了今兒這麼一出,就算是秦風拿出的東西不令人滿意,他也只能捏著鼻子認了。

「秦風,送個人至於那麼久嗎?」

看到秦風進來后,李然嚷嚷道:「今兒是給你接風洗塵的,來,先干三杯酒,然後咱們各喝各的。」

剛才韋華在,就連李然都有些放不開,現在韋華父女走了,場面頓時也熱鬧了秦風,李然這麼一說,馮永康等人也是跟著起鬨起來。

「我說,哥幾個真疼我啊?」

看著面前的酒杯,秦風忍不住苦笑了起來,剛才他用的是那種很小的茅台杯,一杯估計也就是一錢多一點的樣子,別說連喝三杯,就是連喝十倍秦風也沒什麼問題。

但是這出去一回頭,面前的酒杯卻是被人給換掉了,二兩一個的杯子,三杯就是六兩多酒,明顯哥幾個在整他呢。

不過酒桌上就是圖個熱鬧,以秦風的酒量,就是喝上個兩斤也沒什麼問題,當下二話不說,拿起倒好的一杯酒,直接就灌進了口中。

連喝三杯之後,秦風微微運了下氣,臉上頓時一片通紅,擺手道:「不行,真的不行了,我不能喝急酒,再喝就要醉了1

秦風往日里和李然等人喝酒,基本上都是控制在八兩到一斤的量,是以眾人都以為他差不多了,原本起鬨的馮永康和朱凱也就放過了他。

「秦爺,我敬您一杯。」在秦風吃了幾口菜后,何金龍端著杯酒走了過來,說道:「我幹了,您隨意。」

「金龍,來,都幹了。」

秦風此時已經換了小杯,與何金龍碰杯乾掉后,有些歉然的說道:「你那邊的生意怎麼樣?你看我忙的,實在是顧不上了。」

秦風在何金龍的拆遷公司里,可是佔有不少的股份,但除了在公司註冊和接項目的時候,他出力幫忙了一把,後面的運作,秦風幾乎就沒露過面。

「秦爺,您給找的這個項目,還真是來錢。」

聽到秦風的問話,何金龍順勢坐在了離開的韋華位置上,說道:「我前幾天又接了個比較大的城中村的拆遷工程,等過完年就開工,利潤最少有這麼多。」

何金龍說著話,伸出了兩個手指頭,雖然這桌子比較他,他們說話的聲音又很小,但何金龍還是沒將數字說出來。

「兩百萬?是不少了。」秦風點了點頭,從拆遷公司成立以來,賺取的利潤都上千萬了,這才僅僅幹了不到半年的時間。

「兩百萬?秦爺,您猜少了。」何金龍嘿嘿一笑,說道:「後面再加上個零1

「兩千萬?」秦風聞言一愣,「這麼大的工程,被咱們一家吃下來的?」

秦風知道,越是像拆遷這樣的項目,中間的貓膩越多,各種利益糾纏在一起,即使背景深厚,也未必就能一手遮天。

「秦爺,這工程總價大概有四千萬,咱們吃下了一半。」

何金龍說道:「那地方好像要建什麼體育場,規劃了很大一塊地,都是老城區,是明年在京城都數得上的項目。」

「秦爺,有個事,我得和您彙報一下。」何金龍看了一眼秦風的臉色,說道:「為了接下這個項目,我給出了這個數……」

「八百萬?」

看到何金龍伸出的手勢,秦風想了一下,微微點了點頭,說道:「只要他們敢要,咱們就敢給,這幾年京城大搞建設,等咱們資金雄厚了,就放掉這一塊,直接去做地產公司……」

拆遷所對應的,自然就是重建了,秦風心裡清楚,拆遷雖然是暴利,但是相比重建后的房地產業,那絕對是小巫見大巫了。

現在單位福利分房已經成為了歷史,房價一天天的在往上漲,秦風相信,在未來的十年中,這絕對是一塊巨大無比的誘人蛋糕。

只是想吃這塊蛋糕,也要有足夠的實力和勢力,秦風知道,以他現在的能力,還不足以進入到這個市場之中。

而且秦風此時也只是心中有個模糊的概念,具體怎麼實施,他也是疤瘌眼照鏡子……兩眼一抹黑。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