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三百四十五章拒絕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真玉坊》現在的展態勢,一年營業額破三億應該問題不大,利潤最少在億元以上…… 一年我能做到三億,韋總,您五年之後,我的《真玉坊》做成了品牌,到時又能值多少錢呢?」 「秦風說的沒錯啊,過...

「怎麼樣?秦風,我拿出四個億,只買你百分之七十的股份,算是很厚道了吧?」

看到秦風默不作聲,韋華心中稍稍有些不滿。 對於《真玉坊》的股權結構,韋華已經打聽的很清楚了,李然等人加起來,也不過就是百分之十的股份,秦風和另外一個叫做謝軒的人,佔據了百分之九十。

而韋華也知道,謝軒雖然在真玉坊佔據了不少股份,但那些其實都是秦風的。

韋華拿出四個億來購買百分之七十的股份,還給秦風留了百分之二十呢,他這已經算是吃相很好看的了。

不僅是韋華,就連馮永康和朱凱等人,心中都有些意動了,按照韋華給出的價格,他們手中的那些股份,也隨之水漲船高,價值五六百萬了。

「韋總,你說一年後,《真玉坊》會價值幾何呢?」

秦風沒有回答韋華話,而是自顧自的算道:「按照《真玉坊》現在的展態勢,一年營業額破三億應該問題不大,利潤最少在億元以上……

一年我能做到三億,韋總,您五年之後,我的《真玉坊》做成了品牌,到時又能值多少錢呢?」

「秦風說的沒錯啊,過個三五年,《真玉坊》怕是最少價值在十億以上……」

秦風此話一出,原本心中有些鬆動的馮永康等人,心中都慚愧不已,因為四億的價格,就讓他們都有些動心了。

「秦風,那你開個價吧?我做的是高檔古玩會所,你的店鋪銷售的也都是高端玉石,兩者相得益彰,我是真的想參股……」

韋華聞言皺起了眉頭,他在國外呆過很多年,對風險投資比較了解,購買《真玉坊》的股權,也是一種變相的風投,韋華本人對《真玉坊》的前景是非常的看好。

「韋總,您哪兒是想參股,這明明是想控股啊?」

秦風一臉的苦笑,說道:「韋總,我有信心將這家店做成國內玉石頂尖品牌,您說能值多少錢呢?」

「那些都是看不到的,你覺得現在值多少就行了。」

韋華有些不耐煩了,他平時出去和人談生意,都是三言兩語就定下來的,哪裡會像今兒這般磨嘰?

「三十個億,百分之七十1

秦風想了一下,伸出右手的三個手指,緩緩的說道:「韋總你能出到這個價,我就出讓百分之七十的股份,少於這個數字,咱們就不用談了。」

「三十個億?秦風,你瘋了嗎?」

韋華尚未開口,李然倒是瞪起了眼睛,秦風所說的這個數字,讓他渾然忘了自己也是《真玉坊》的股東,腦子裡只剩下了「獅子大開口」這個詞。

「靠,然哥,你這胳膊肘,怎麼直往外拐啊?」秦風聞言恨不得踹上李然一腳。

秦風開出這個價格,一來是秦風覺得《真玉坊》在未來五年之後,肯定能值這麼多錢,二來秦風其實也是故意開出一個天價,在婉拒韋華的收購。

「咳咳,不是我胳膊肘往外拐……」

被秦風這麼一嚷嚷,李然頓時回過神來,一臉尷尬的說道:「不……不過你這價格也太不靠譜了,三十個億,那我現在立馬不就是億萬富翁了?」

秦風點了點頭,說道:「你說的也沒錯,然哥,把你的股份留上五年,成不了億萬富翁,你來找我。」

「你就吹吧1

李然對秦風的話很是不以為然,在他看來,就算《真玉坊》現在生意不錯,但五年內的市值最多就是五六個億,韋華給出四個億購買百分之七十的股份,這價格開的還是比較合適的。

「隨你怎麼想,你要是覺得不合適,把你手上的股份出售給韋總也行埃」

秦風無所謂的說道,他給李然那些股份,原本就是拉虎皮做大旗,現在要是韋華願意接下他的股份,在京城怕是更沒人敢惦記《真玉坊》了。

「我……我要好好想想。」

李然沒想到秦風將事情推到了他的身上,不由猶豫了起來,他本就不是做生意的料,對這裡面的彎彎道道還有點搞不明白。

「秦風,你小子也忒貪了吧?」

直到此刻,一直盯著秦風的韋華才開口說道:「就算你那店日後值那麼多錢,但現在不值吧?你開價三十個億,有水敢買?」

「嘿嘿,韋總,沒人買正好,我正不想賣呢。」

秦風毫不退讓對視著韋華的眼睛,說道:「三十億,一分不能少,韋總那麼大的老闆,總不能強買強賣吧啊?」

「滾一邊,我要是想強買強賣,還用跑來給你開價?三天之內,我就能讓你那《真玉坊》關門大吉,你信不信?」

韋華氣得差點沒將杯中的酒潑在秦風臉上,以他的背景關係,只要稍稍給某些人示意一下,恐怕潘家園管理處寧願承擔違約的責任,都要將《真玉坊》那店子給收回來。

如此一來,韋華只要支付那筆不過數百萬的違約金,就可以將《真玉坊》據為己有了,他要是真有那種心思,何必在這裡與秦風磨嘴皮子呢?

韋華之所以沒這樣做,一來是怕落下個欺凌後輩的名聲,二來秦風是齊功的弟子,他也不想得罪那位老先生太甚,這才心平氣和的來找秦風談的。

「韋總,您生意做的那麼大,沒必要和我們這些人計較吧?」

秦風仍然陪著笑臉,不過語氣卻是變得有些冷了,「我知道以韋總您的能力,拿下《真玉坊》不過一句話的事,但總要給我們這些草根們留一碗飯吃吧?」

秦風平時為人處世很是圓滑,但骨子裡卻是充滿著傲氣,剛才韋華開價收購,秦風只認為是商業行為,並沒有生氣,但韋華剛才那充滿威脅的話,卻是讓秦風動怒了。

「我要是不給你們留口飯吃呢?」韋華的聲音也變得冷了下來,原本開足了暖氣的包間,溫度像是瞬間下降了好幾度。

「那也沒關係,我們繼續做草根好了,誰讓咱們這些沒錢沒背景的人命賤呢?」

秦風臉上帶著微笑,說出來的話,卻是讓韋華心中一寒,他沒想到秦風居然如此光棍,在這麼多人都在場的情況下,居然反過來威脅起自己來了。

韋華出身名門,雖然也接觸過三教九流的人物,但那些人都有家有口,生意做的也很大,在韋華的暗示下,基本上都會做出退讓,沒人敢說出這樣的話來。

不過對於秦風的話,韋華還真不敢大意,因為他調查過秦風的過往,知道他在十一二歲的時候,就親手殺過人,而且還不止一人,是個真正心狠手辣的傢伙。

而且秦風無父無母,現在只是孤家寡人一個,就是韋華也不敢被他給惦記上。

俗話說光腳不怕穿鞋的,即使韋華身份再高貴,他也只有一條命,除非將秦風馬上整死了,否則他還真怕這小子什麼時候衝出來給上自己一刀。

只是秦風的話讓韋華已經有些下不來台了,他現在要是軟下去,那在京城的臉面還真沒地放了。

「爸,你怎麼這個樣子呢?」

就在場內氣氛僵持起來后,韋涵菲的聲音響了起來,「《真玉坊》也有我的股份,你是不是想連我的股份一起買走啊?」

「涵菲,韋總不過是在和我開玩笑呢。」

韋涵菲話聲未落,秦風緊接著說道:「韋總要是真看上我這小店了,那秦風願意拱手送上分文不取,還談什麼錢呢?」

聽到秦風對女兒的稱呼,再加上秦風後面說的話,韋華額頭上的青筋又是一跳,腦子不由胡思亂想起來,難不成這小子是看上女兒,才故意如此大方的?

「不行,這絕對不行1

韋華一轉念就想明白了秦風的險惡用心,如果這小子將女兒追到手,那自己的億萬身家,到最後還不都便宜了他?

想到這裡,韋華臉色的冰霜盡去,露出一絲笑容,說道:「你小子倒是大方啊?還真以為我看上你那店了?」

「我就知道韋總您是嚇唬我的,就我那破店,哪裡值幾個億呢?」

秦風心中一松,知道自己這次的危機算是度過去了,其實他還真沒有打韋涵菲主意的想法,剛才說分文不收的話,只是在擠兌韋華呢。

「行了,我還有事,在這敬大家一杯,韋某就先告退了。」

韋華今兒來,主要就是想收購秦風的《真玉坊》,現在事情沒談成,他也不願意繼續呆下去了,當下端起酒杯,敬了眾人一杯酒。

「韋總,我送您。」看到韋華站起身要往外走,秦風連忙送了過去,而坐在另一邊的竇健軍等人,也是禮貌性的站了起來。

「竇健軍?有點耳熟啊?」

在拿手包的時候,韋華看到了方才竇健軍送上的名片,忽然若有所思的看了竇健軍一眼,說道:「你是揭陽那邊的人吧?」

韋華還真聽過竇健軍的名字,不過對這樣的小人物,他是左耳進右耳出,剛才很偶然的才想起來,在沿海地區走私文物的人裡面,似乎有這麼一號。

竇健軍沒想到韋華居然知道他,連忙答道:「是,我是揭陽人。」

韋華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不過走到門口的時候,卻是看向秦風,說道:「你小子,做正道好好賺錢就行了,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還是少碰……」

說實話,韋華現在是越來越看不透秦風了,這小子拉攏李然開公司,又結識竇健軍這樣撈偏門的人,難不成還想黑白兩道通吃嗎?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