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三百四十二章真玉坊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們先去酒店吧。」 「好,去晚了那倆小子又要擠兌我了。」 秦風點了點頭站起身來,說道:「老黎,黃總,今兒中午我安排了一頓飯,到時候《真玉坊》的各個股東都會到來,也介紹你們認識一下……」<...

,。

第二天一早,秦風帶著竇健軍等人吃了京城的豆汁油條早點,然後直接就去了潘家園。本站網址:z

正好今天是周末,也是潘家園出攤市的日子,冬天的寒冷並不能驅散前來淘寶的遊客,再加上臨近春節,各個攤位上都擺了些字畫對練,平添了一分喜慶。

竇健軍以前來過京城,不過黎永乾卻是第一次來,雖然被凍的兩腮通紅,黎永乾還是遊興不減,一直轉悠到了九點多,才走進了秦風的《真玉坊》。

「秦風,你這《真玉坊》,就是港島的那些店也比不上礙…」

剛一進入到店裡,黎永乾等人都被震驚住了,經常往返港島的竇健軍,更是吃驚的合不攏嘴了。

竇健軍之所以說出上面那句話,倒不是因為《真玉坊》的面積大,這一點寸土寸金的港島是絕對無法相比的。

讓竇健軍吃驚的是,《真玉坊》的裝修和格調,時空彷彿在這裡發生了扭曲,讓人一進去就像是回到了解放前一般。

在港島也有這麼一些特色店,但那些人可捨不得用珍貴的檀木做裝修,僅這一點而言,秦風就超出他們很多了。

「竇老闆,可還能入得法眼?」秦風聞言笑了起來,別說是竇健軍了,就是秦風第一次來,也被方雅志那大手筆的裝修給震驚了。

最近幾年,市場上的老檀木傢具,價格在節節攀升,連帶著一些老檀木的價格也在上漲,別的不說,單是將這店裡的檀木都起出來,就能賣上一大筆錢了。

「大手筆啊,秦老闆。你說的那些我全都信了。」

看著店裡正在選購交易玉石的遊客,竇健軍伸出了大拇指,他幹了十多年的文物走私,怕是積攢下來的錢,還沒有秦風這裡一個月的利潤高。

不過如此一來,竇健軍對秦風的信心也更足了,他隱隱有種感覺,要是跟著秦風乾的話,或許不違法也能賺到比以前還要多的錢。

「黎大哥。黃大哥,這會是不是感覺壓力很大埃」

和竇健軍聊了幾句,秦風將目光轉向了黎永乾,帶竇健軍過來參觀那只是順帶,而黎永乾和黃炳余才是他現在關注的人。

「壓力是大。秦風,這……這些人都是買翡翠的?」

黎永乾看著那些正在付款交易的人,臉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因為從進店到現在短短的幾分鐘里,他就看到了三筆成交的翡翠生意,涉及金額達到了十多萬。

翡翠早年雖然流行於皇宮之中,但在這百十年間。粵省和港澳,已然成為了翡翠消費的主力區域,成交的高檔翡翠飾品,基本上都在這些地方。

但是眼前所見到的情形。卻是顛覆了黎永乾的認知,那些遊客眉頭都不皺一下的就一擲千金,讓黎永乾還以為來到港島中環的玉石店了呢。

如果《真玉坊》能保持這種銷售態勢,那麼他黎永乾一個月最少要給《真玉坊》工藝價值八百萬以上的翡翠。這對他而言,還真是一種巨大的壓力。

「當然是的。老黎,我這翡翠可馬上就要斷貨了,我看,你這年也過不安穩嘍。」

秦風今兒帶黎永乾來的目地,就是想催促他儘管將加工廠運作起來,先做出一些工序簡單的翡翠飾品,讓《真玉坊》的銷售能維持下去。

「老闆,你放心吧,我……我下午就回去1

從去年自己出來單幹之後,黎永乾的加工廠就舉步維艱,有時候一個月都接不到一單生意,他已經清閑了大半年的時間了。

做生意的人,是不怕忙最怕閑,因為越忙,代表賺到的錢越多,此時《真玉坊》的火爆銷售,刺激得他熱血沸騰,恨不得馬上回家投入到工作之中。

「中午咱們一起吃頓飯,你下午晚點回去吧,我讓人給你訂機票1

看到黎永乾急切的樣子,秦風也沒挽留他,畢竟《真玉坊》的翡翠飾品真快要到了斷貨的階段,黎永乾早一天回去,貨源就會早一些得到供應。

「好,老闆,你們逛著,我看看咱們這翡翠的造型。」

黎永乾點了點頭,卻是轉悠到了一個正在購買翡翠的遊客身邊,和他攀談了起來。

作為一個翡翠雕琢大師,黎永乾也需要知道客人們的消費心理,這才能製作出受市場歡迎的作品來,叫好不叫座的物件,註定是要被市場淘汰的。

「走,咱們去裡面喝杯茶……」

秦風對黎永乾的敬業精神很是滿意,這會才十點多鐘,距離吃飯的時間還早,秦風將竇健軍黃炳余等人,讓到了《真玉坊》的後院里。

在店鋪重新裝修的時候,秦風就在後院的天頂處加裝了可以開啟封閉的雙層玻璃。

此時雖然外面寒風冷冽,但是在這後花園里,卻是既能曬到冬日的陽光,又能享受到店裡的暖氣,再泡上一壺茶,邀約三五好友,端得是神仙生活一般。

「好地方啊,咱們這幫子俗人坐在這裡,真是有點不應景呀。」

來到後院坐定后,黃炳余笑道:「這地方應該就是三五文人騷客,煮上一壺老黃酒,吟詩作對一番,可咱們幾個,一個個都是滿身銅臭味礙…」

「黃大哥,你要有此雅興,那也未嘗不可埃」

秦風聞言笑了起來,說道:「作為《真玉坊》的副總,你只要幹完手上的活,天天泡在這裡飲酒喝茶都沒問題……」

從粵省出來后,這是秦風第一次正式向黃炳余發出了邀約,也要黃炳余的神色變得嚴肅了起來。

「秦老闆,我答應了1

黃炳余倒是乾脆,也沒什麼鋪墊,直接說道:「黃某雖然能力有限,但在玉石行幹了十多年,不管是國內的各個渠道商,還是緬甸的關係,都能走得通,希望能幫到秦老闆……」

這幾年國內的大環境雖然發展不錯,但玉石行業卻遭受了從所未有的衝擊。

這是因為一些來自港澳或者國外實力雄厚的商家,在市場上玩起了兼并,把很多小玉石商人都給擠兌的無法維繫往日的生意,紛紛轉行。

黃炳余靠著以前的一些老關係,雖然不至於賠錢,但也徹底退出了軟玉生意的市場,只能在翡翠市場上謀求商機。

不過在一擲千金的賭石場上,黃炳余手頭上的那點兒本錢,卻又顯得那麼微不足道,就算進入到翡翠市場,也只能是小打小鬧。

所以在秦風開出五十萬年薪的價格時,黃炳余就心動了,今兒一大早在和妻子通了電話后,已經決定加盟《真玉坊》了。

「好,那我可要該名字啦?」

秦風聞言大笑了起來,給黃炳余倒了一杯茶,說道:「黃副總,以後你就負責《真玉坊》貨源組織和對外營銷,賭石那一塊,也由你負責……」

「我負責賭石?」

黃炳余聞言嚇了一跳,連忙站起身道:「老闆,這個可不行,別說我沒你那連賭連漲的本事了,就是連賭連垮,我也辦不到啊1

黃炳余對於翡翠的品質和現在國內的市場,是下過一番功夫了解的,但賭石卻不是他的強項,甚至連黎永乾都不如。

「黃總,不是讓你去賭,而是去買……」

秦風擺了擺手,示意黃炳余坐下,說道:「俗話說十賭九輸,賭石也是賭,雖然賭漲了可以拉低成本,但是要賭垮了,卻是會讓人傾家蕩產,這家《真玉坊》,就是最好的明證。」

秦風嘆了口氣,接著說道:「黃總,這市場人面你比較熟,我是想讓你參加國內外的各種公盤,咱們不賭,但是可以買別人賭漲的料子……」

秦風這麼一說,黃炳余頓時明白了過來,相比賭石,購買已經解出的玉料,那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風險了。

「老闆,我知道你的意思了。」黃炳余做生意一向穩重,他知道自己按照秦風所說的去做,是絕對犯不了什麼錯的。

幾人又聊了一會後,坐在秦風旁邊的謝軒看了看錶,開口說道:「風哥,時間差不多了,咱們先去酒店吧。」

「好,去晚了那倆小子又要擠兌我了。」

秦風點了點頭站起身來,說道:「老黎,黃總,今兒中午我安排了一頓飯,到時候《真玉坊》的各個股東都會到來,也介紹你們認識一下……」

黃炳余只等簽過勞動協議,就算是《真玉坊》的員工了,而黎永乾以後的生意,基本上也是和《真玉坊》脫不開關係,他們很有必要認識一下《真玉坊》的那些股東們。

不過到秦風的話后,竇健軍卻是說道:「秦風,你們這內部聚會,我……我就不去了吧?」

「竇老闆,來的都是客,就是一起吃頓飯而已,沒關係的。」

秦風笑著拉住了竇健軍的胳膊,在他耳邊低聲說道:「等中午吃完飯後,我就帶你去看那批玉器……」

「吃完飯就能看到?」

竇健軍聞言眼睛一亮,在見到《真玉坊》的規模后,他對秦風所說的能以假亂真的仿古玉器,倒是平添了幾分信心。

--

ps:第二更,來幾張月票推薦票吧!!!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