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三百四十一章捨得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心中一緊,他還真怕那幫子慣偷監守自盜,否則在孟林面前,秦風可是無法交代的。 「他們敢?」 別看苗六指都七八十歲的年齡了,但對盜門規矩卻是看得極重,冷哼了一聲,說道:「誰要是手伸長了,我...

在酒店房間里鬧騰了好一會,李然等人才離去了,不過和秦風卻是約好了,明兒中午要給他接風洗塵。

要知道,秦風賭石用的是公司資產,自然要算作公司行為,如此一來,李然這些股東們等於是憑空又賺了數百萬,秦風功不可沒。

等李然馮永康他們離開后,謝軒老大不高興的說道:「風哥,賭石是你個人行為,你給算公司里來幹什麼?」

雖然謝軒和秦風佔有《真玉坊》的大部分股份,流落在李然等人手中的加起來也不過就百分之十,但秦風此次賭石的收益近億,這一下子就分出了將近一千萬。

秦風看向了謝軒,說道:「軒子,知道捨得兩個字怎麼寫嗎?」。

「知道啊,怎麼了,風哥?」

謝軒聞言愣了一下,他雖然上初中的時候調皮搗蛋,經常仗勢欺人外加掀女孩裙子,但還是有幾分小聰明的,學習成績其實並不差。

「我看你是不知道。」

秦風用手指沾了點杯子里的茶葉水,在桌子上寫下了捨得兩個,說道:「舍在前得在後,這說明想要得到,首先要能捨出去,沒有舍就沒有得……」

看到謝軒還有些迷糊,秦風接著說道:「咱們的《真玉坊》,是要做成百年老店的,要做成國內玉石的頂端品牌,你覺得只靠咱們兩個人,行嗎?」。

「當然行……不行。」

謝軒剛想說行的時候,卻是忽然想到此次的疆區之行,如果沒有李然和馮永康的關係,怕是他連那些玉礦礦主都見不到,更不用提什麼合作了。

看到謝軒的樣子,秦風開口問道:「軒子。那豫省送來的那批軟玉你見到了沒有?」

「見到了,風哥,有了那批貨,咱們店裡的軟玉飾品在三五個月內沒有補充都不怕。」

謝軒是三天前回京的,剛一回來就從苗六指手上將那批貨接了過去,有了這批貨墊底。再加上搞定了疆區玉礦,真玉坊三分之一的貨源都不用擔心了。

「可是你知不知道,如果沒有朱凱,沒有豫省朱家的幫助,我到了豫省連一塊玉都收不上來1

秦風這番話說的雖然有些誇張,但也是事實,要不是朱老爺子舍下臉面幫他邀約那些玉石商,人生地不熟的秦風,根本就沒法促成那次交易。

「風哥。你別說了,我明白了。」

能被秦風認為是吃古玩行這碗飯的人,謝軒自然不是榆木腦袋,此時他已經回過味來了,開口說道:「風哥,我知道你的意思了,咱們這是需要整合各種資源,才能將《真玉坊》的生意做大做強……」

「對。你說的沒錯。」

秦風點了點頭,說道:「你可別小看咱們這些股東。這裡面除了咱們倆之外,沒一個簡單的。

李然的能量你是見識過了,沒有他出面,疆區玉礦的事情沒那麼容易搞點吧?」

見到朱凱點了頭,秦風接著說道:「莘南也是出自古玩世家,專業上比你強多了。日後我要是不在京城,有些小物件都能拿給他去鑒定的。

另外朱凱和馮永康,一家在豫省德高望重,一個在京城根深蒂固,有他們的幫助。咱們以後做什麼事情都會方便很多的……

至於韋涵菲,我這次要是不出去,還真不知道韋華在外省的名頭呢,你放心,只要韋涵菲是咱們的股東,《真玉坊》在黑白兩道上,都不會有人為難的1

「風哥,你放心吧,我知道怎麼做了……」

秦風這一番解說,聽得謝軒連連點頭,他為人原本就很聰明,秦風稍微點了他一下,立馬將各個關節的重要性都捋清楚了。

「知道了就好,這世界大的很,眼光不要局限在這一偶之地。」

秦風笑著拍了拍謝軒的肩膀,雖然來到京城也結交了不少同學朋友,但是能讓秦風當做自己人的,還是只有謝軒和李天遠,這二人才是他真正的班底。

「好了,我這兩天就睡了不到五個小時,不扯了,早點睡覺,明兒還有事情要做呢。」

秦風看了看錶,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當下也不願意去洗刷了,踢掉鞋子就準備上床,不過這身子還沒躺下來,床頭的手機卻是響了起來。

「老苗?就知道是你……」

秦風看了一眼號碼,伸手將電話接通了,原本苗六指是不願意用手機的,不過被秦風說了一通之後,不情不願的也辦理了一個號碼。

「秦爺,回京了?要不……咱們見一面?」苗六指的聲音從話筒里傳了出來。

「有事?於鴻鵠那邊出事了?」秦風聞言心中一緊,他還真怕那幫子慣偷監守自盜,否則在孟林面前,秦風可是無法交代的。

「他們敢?」

別看苗六指都七八十歲的年齡了,但對盜門規矩卻是看得極重,冷哼了一聲,說道:「誰要是手伸長了,我剁了他的手1

「行了,老苗,你都多大了啊,還那麼大火氣。」

聽到苗六指的話后,秦風忍不住笑了起來,問道:「說吧,說什麼兒?我今天可是累壞了,正想著早點休息呢。」

「是那房子的事。」苗六指的聲音傳來。

「四合院?」

秦風說道:「我不是說了嘛,怎麼裝修翻新都是你來負責,你找個裝潢公司干不就得了,操那心幹嘛?」

像四合院這種老宅子,秦風是想保留其原滋原味的風格。

不過那指的是外觀,對於裡面的房間,一定卻是要現代化的,秦風可不想都進入到了二十一世紀,還過著每天倒馬桶的生活。

「秦爺,你倒是能折騰我這老頭子。」

電話一端的苗六指苦笑了一聲,別人這麼大年齡早就兒孫滿堂了,他倒好。還要去給秦風當監工。

「老苗,多活動活動,對身體有好處的。」

秦風絲毫沒有壓榨老年人的感覺,他能看得出來,苗六指身體調理的極好,再活個一二十年是絕對沒問題的。

「秦爺。有些話電話里說不方便,你明兒有空嗎?」。和秦風調侃了兩句,苗六指的聲音忽然變得嚴肅了起來。

「電話不方便說?」秦風想了一下,說道:「那明兒中午你過來一起吃飯吧,對了,把金龍也叫來,給你們介紹個粵省的老合認識……」

老合也是江湖上的黑話,說的是水賊的意思,這詞要是放在古代。那就是在江海打家劫舍的主,不過放到現代,主要是指靠著在水上走私的那些人。

竇健軍之所以能在沿海地區坐上文物走私的頭把交椅,就是因為他手上有八艘改裝過的鐵皮快艇,不管他從哪個地方下水,那些海警緝私隊的,都拿他的改裝過的快艇沒有任何的辦法。

「哦?秦爺,您這次出去。還廣交江湖朋友啊?」

聽到秦風的話后,苗六指笑道:「行。我叫著金龍,明兒一準到,你到時候抽出一點時間,我有事情和你單獨談。」

「明兒讓李天遠和金龍接著你一起過來就行了,我回頭給何金龍說一聲。」

雖然秦風有些好奇苗六指找他談什麼,不過電話里的確不方便說一些機密的事情。這不前段時間才演過的電影007裡面,就有國家竊聽私人通話的。

「風哥,苗老前兒還問你什麼時候回來呢,可能找你真有事。」

看到秦風掛斷電話,謝軒有些興奮的說道:「咱們那四合院正在裝修呢。風哥,你不知道,那大門重新一粉刷,可氣派了……」

不管是秦風,還是謝軒李天遠,他們幾個都有種共同的觀點,那就是有房子才有家。

在津天的時候幾人就買了個院子,幾人對那個院子的感情都很深,如果不是秦風來到京城上學,謝軒和李天遠也都捨不得離開那裡。

所以謝軒對京城的這個四合院也很上心,幾乎每天都看著他那破麵包車去看上一眼,比秦風這個甩手掌柜強多了。

「住進去估計要等到年會了,著什麼急啊?」秦風笑著擺了擺手,對著謝軒做了個止聲的動作,拿起手機又撥出去了個號碼。

「喂,秦風?」

電話接通后,一個女孩的有點意外和興奮的聲音傳了出來,「秦風,你跑哪去了?不是說好了寒假要教我彈奏第三協奏曲的嗎?」。

「韋大小姐,我哪兒有時間啊,現在都累的像只狗一樣了。」

秦風嘆了口氣,說道:「你們這些股東交了錢,一個個都不管店子的事情,這心不都要我來操嗎?」。

「既然那麼累,就不要做好了。」韋涵菲對錢壓根就沒概念,她也就是店子開業去了一趟,比起馮永康等人,她才是真正的甩手掌柜。

「我還要吃喝啊,不做我拿什麼賺錢?」

秦風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說道:「明兒店裡要招個副總,還有個合作方過來,你們股東都露個面,別一個個的都好吃懶做只管著收錢……」

「算我不對啦,以後店裡的事情我一定多關心……」

要說這人也怪,平時那些所謂的青年才俊在韋涵菲面前,都是表現的彬彬有禮,生怕失了風度,但是韋涵菲對那些人偏偏提不起好感來。

可到了秦風這裡,連諷刺挖苦帶教訓,卻是讓韋涵菲聽著十分舒服,要是被韋華見到女兒這副樣子,怕是都不敢相信。

「對了,韋總要說有空,一起過來吧。」秦風漫不經心的說了句。

「好,我一會就問問我爸去。」

秦風說的隨意,韋涵菲也答應的很乾脆,韋華的身份在他們兩人之間,只是一個父親和一個朋友而已。

「好了,明兒準時到埃」秦風說了酒店的地址后,直接就掛斷了電話,九九年這會,手機通話費可是貴的很呢。

「風哥,是韋小姐吧?嘿嘿,是不是對她有意思?」看到秦風掛斷電話,謝軒連忙湊了過來,一張臉上滿是賊笑。

「有屁的意思,人家能看上我?」

秦風瞪了一眼興緻勃勃的準備挖掘八卦新聞的謝軒,沒好氣的說道:「我得趕緊睡會,這幾天熬壞了。」

「那女孩又有什麼了不起,我還覺得她配不上你呢。」

謝軒聞言撇了撇嘴,他也算是有個好爹,不過仗著自己老爹有錢,謝軒卻是蹲了幾年大獄,認清了不少人情冷暖。

反倒是跟著一窮二白的秦風,謝軒這些年下來,不管是在津天的古玩街還是在京城的潘家園,都贏得了許多人的尊重。

所以在謝軒的心裡,秦風簡直就是無所不能的超人,韋涵菲即使家境好,那也是靠著長輩萌佑,能不能配得上風哥還是兩說呢。未完待續……

PS:PS:第一更,哥們姐妹們,來幾張月票推薦票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