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三百三十五章催眠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的這條街都給封鎖了起來。 「秦風。你……你沒事吧?」 見到黎永乾出去找老警察說話,黃炳余則是看向了秦風,不過此時的秦風眼睛明亮,哪裡還有一絲醉酒的樣子。 「沒事。嚇也被嚇醒了,...

,。

三聲槍響過後,現場一片寂靜,所有人都愣在了當場,瞠目結舌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幕。

就連裝醉趴在了桌子上的秦風,此刻也是傻了眼。

原本按照秦風的思路,被豬油蒙了心滿腦子都是錢的李桀,在經過自己的心理暗示后,幹掉趙峰劍之後,應該是可以順順噹噹的逃走。

但是秦風怎麼都沒想到,這半路居然殺出了個程咬金,將李桀給當場擊斃了,事情似乎超出了秦風的想象。

「殺……殺人了1

片刻之後,場內終於響起一聲撕心裂肺般的嘶喊。

不管是夜總會門口脖子往外流血還在抽搐著的趙峰劍,還是一身是血倒在地上一動不動的李桀,都帶給眾人的視覺上,帶來了莫大的衝擊。

「我……我打死人了?」

那位老警察拿著槍,似乎還不敢相信剛才是自個兒開的槍,當了一輩子的警察,他除了在每年系統內的實彈訓練中開過槍之外,那手槍對他來說只是個擺設。

「大哥,你……你立功了埃」

原本坐在大排檔棚子里的黎永乾走了出去,臉有懼色的繞過地上的屍體,走到了那個老警察的面前。

「立……立功?」

兩鬢已經有了白髮的老警察,茫然的看著黎永乾,眼神忽然一凝,一把拉住了他,說道:「你小子不是說有人鬧事嗎?怎麼變成搶劫殺人的了?」

此時李桀從趙峰劍手中搶到的那個包,已經散開了,裡面整齊的幾疊鈔票掉在血污中,顯得是那般的刺眼。

「我哪兒知道啊,剛才就是這個人,拉著我們不讓走。我不是想喊你來解圍嗎?」

黎永乾聞言苦起了臉,說道:「我也不知道他們是要搶劫的,大哥,這事兒可和我們一點關係都沒有……」

「有沒有關係先別說,李華,現場的人一個不許走,我馬上打電話向上級彙報1

老警察叫黎永兵,是黎永乾大伯家的兒子,他幹了一輩子的派出所片警。雖然沒什麼能力,但也熬到了副所長,原本想著安安穩穩退休的,沒成想遇到這麼一檔子事。

看到本家大哥魂不守舍的樣子,黎永乾安慰道:「大哥。那人持刀搶劫殺人,您當場將其擊斃,這是大功勞啊1

「真的?」

掏出手機的黎永兵臉上好看了幾分,神情也鎮定了不少,招呼跟來的那兩個聯防隊員,將現場給保護了起來后,這才撥打了電話。

發生了人命大案。而且還死了兩個,公安局的辦事效率不是一般的高,在黎永兵的電話打出去還沒五分鐘,七八輛警車就將夜總會包括旁邊的這條街都給封鎖了起來。

「秦風。你……你沒事吧?」

見到黎永乾出去找老警察說話,黃炳余則是看向了秦風,不過此時的秦風眼睛明亮,哪裡還有一絲醉酒的樣子。

「沒事。嚇也被嚇醒了,真沒想到。這幾個傢伙竟然敢搶劫殺人?」

秦風做出一副后怕的樣子,倒是能解釋得通醒酒的原因,黃炳余雖然心中有著諸多疑問,但也不知道該如何開口詢問。

「唉,今兒看樣子是別想睡覺了,等會都要去派出所做筆錄。」

看到蜂擁而來的大批警察,黃炳余嘆了口氣,秦風是之前唯一接觸過犯罪分子的人,想必回頭他也是要被重點審問的對象。

「去就去唄,那幾個人非要認我做老鄉,拉著我喝酒,我有什麼辦法?」

秦風無所謂的說道,當他看到一輛救護車將趙峰劍抬上去的時候,臉上露出一絲冷笑,從趙峰劍頭顱垂下來的動作秦風就能看出,他絕對是已經死翹翹了。

對於趙峰劍的死亡,秦風沒有任何愧疚的感覺,因為他本身就不是什麼好鳥,就憑著這些年走私文物的行為,都足夠槍斃他幾回的了。

不過李桀的意外死亡,卻是秦風沒有預料到的,雖然這傢伙也不是個什麼好鳥,但是秦風不知道他是否犯下夠殺頭的罪行,否則這次可是白送了一條人命。

「他們拉著你喝酒的?」

黃炳余晚上也喝了不少的酒,腦袋這會有些迷糊,不過下意識的就感覺秦風這句話說的不對,當時的情況,好像是秦風主動湊過去的。

「當然是他們硬拉著我去喝酒的。」

秦風看著黃炳余的眼睛,說道:「黃大哥,你忘了吧,他們因為拉我過去喝酒,還踹了凱子一腳呢,我不敢惹他們,只能過去了……」

「好像還真是的,那些人真不講理,活該被槍斃……」

聽到秦風的話后,黃炳余的神情變得有些迷惘,像是忽然想到了剛才發生的事情,很認真的點了點頭,渾然忘了自己拉著秦風不讓他過去的事情。

「對了,就是這麼回事。」秦風打了個響指,黃炳余微微一愣,眼睛恢復了清明。

「還真是累啊,這催眠也不是一般人能幹的。」

收回了和黃炳余對視的目光,秦風只感覺腦袋一陣疼痛,他知道,這是注意力過度集中所導致的,接連催眠了李桀和黃炳余,就是秦風也有些受不了了。

所謂催眠,用學術上的話來說,就是由各種不同技術引發的一種意識的替代狀態。

處在催眠狀態下的人,對他人的暗示具有極高的反應性,是一種高度受暗示性的狀態,並在知覺、記憶和控制中做出相應的反應。

雖然催眠很像睡眠,但睡眠在催眠中是不扮演任何角色的,因為如果人要是真的睡著了,對任何的暗示就不會有反應了。

所以「催眠」這個名字,本身是帶有一定誤導性的,真正的催眠大師,是將自己的意識灌輸到想要催眠的人大腦之中,而不是讓對方進入睡眠才叫催眠的。

秦風之前對李桀所做的。就是催眠中的一種方式,他不斷的在暗示著李桀,讓他仇視有錢人,並且在行兇之後殺掉對方。

經過秦風三番五次的暗示,李桀的內心,已經接受了這種行為方式,並且認為其是正確的,他必須要履行。

所以在搶到趙峰劍裝錢的包后,李桀才沒當場逃離。因為他心中一直有個聲音,讓他將趙峰劍給幹掉。

但接下來的事情卻是峰迴路轉,黎永乾的堂哥突然出現了,還開槍擊斃了李桀,這些事情卻是都不在秦風的控制之內的。

「秦風。你說你沒事和那些人喝什麼酒啊,這不……麻煩來了?」

朱凱開始的時候根本就沒注意是秦風自己過去,還是被那幫人拉過去的,所以也不用對他進行催眠。

朱凱所說的麻煩,是幾位走過來的警察,距離夜總會大門口最近的就是這家大排檔,稍微一排查。就得知那幾個劫匪是從大排檔里出來的。

而秦風坐在劫匪那一桌,雖然沒多少人主意,但是上菜的排擋老闆還是知道的,圍過來的幾個警察面色嚴肅中還帶著一絲緊張。

「哎。他和那些人不是一夥的。」正在和堂兄說著話的黎永乾,見到警察去到秦風身邊,連忙拉著同樣在錄口供的黎永兵走了過去。

黎永兵本來就知道事情的經過,連忙上來解釋道:「王隊。這位是我弟弟的客人,來咱們這做生意的。和那些劫匪真沒關係……」

「老黎,行啊你,這快要退休了,又立下一大功呀……」

見到黎永兵,那位帶隊的王隊長的臉色不由緩和了下來,黎永兵是系統內的老好人,在警隊工作了十多年,很多人都認識他。

這個案子雖然出了兩條人命,但實際上脈絡卻是很清楚,所有的事情都很好解釋。

四個劫匪在見到夜總會的客人醉酒,應該是臨時起意實施搶劫,三人逃脫,最後一人在搶劫過程中遇到事主反抗,從而持刀殺人。

恰好在這個時候,轄區派出所的黎副所長趕到,在警告未果的情況下,開槍擊斃了持刀歹徒,這些經過,現場最少有三十個以上的人是親眼目睹的。

「立什麼功啊,原本想著安安穩穩退休的。」

黎永兵聞言苦笑了起來,臉色還是有些蒼白,剛才歹徒滿身是血向他撲來的時候,著實把黎永兵給嚇得不輕,直到這會心情還沒平復下來呢。

「行了,老黎,咱們走個流程,讓你弟弟他們都去派出所錄個口供吧1

既然有黎永兵作保,秦風基本上脫離了和搶劫犯同案的可能性,王隊長這會還要布置追捕逃脫的另外三個人,也就沒親自詢問秦風了。

「走吧,早點過去錄完口供,咱們去洗個澡去去晦氣。」黎永兵的手這會還有些發抖,他剛才打出去了三發子彈的槍,也被後面來的人收繳了上去。

由於現在目擊的人太多,轄區分局大半夜的不知道從哪找了輛大巴車,將夜總會的保安和周圍幾個大排檔的人都請了上去,浩浩蕩蕩的足有四五十個人。

「秦風?阿乾,你們怎麼在這?」

當秦風和黎永乾一前一後的登上大巴車后,抬眼看到了坐在第一排的竇健軍。

「竇老闆,你也在這?」秦風和黎永乾的臉上同時露出了吃驚的神色,不過一個是真驚訝,一個卻是裝出來的。

ps:ps:第一更,最近在催促簡體上市的事情,沒加胖子-信的朋友,加下搜索下打眼real或者是賬號dayan-real,等書上市,會搞個抽書活動,上面會有我的簽名

嗯,再吆喝聲月票,別太難看了啊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