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三百三十四章擊斃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 一把抓住了竇健軍夾在胳膊肘子下面的手包,東子使勁往外一扯,也不顧後面的人如何,徑直就往前面的馬路跑去。 這個夜總會是建在馬路邊上的,出了綠化帶就是一條寬敞的馬路,沿著馬路四五十米都在...

,。

「這人比我們還混蛋啊?」

秦風看到了趙峰劍的醜態,李桀等人自然也見到了,不光是他們,那些吃宵夜的人,在看到這一幕之後,都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本站網址:z

「那……那不就是有錢的老闆嗎?」

秦風抬起頭往夜總會門口看了一眼,嚷嚷道:「那就是賭石的老闆,他錢可多了,包里都是一疊一疊的鈔票,媽的,有錢人都不是好東西,都該一刀捅死……」

說完這番話后,秦風似乎不勝酒力,只聽「砰」的一聲,卻是秦風一頭撞在了那塑料桌子上,嘴裡已然是響起了打鼾的聲音。

「廢物,真他媽的廢物,喝這麼點酒就不行了……」

李桀看了一眼爛醉如泥的秦風,嘴角不屑的撇了撇,原本他還想著以後將秦風收為小弟呢,現在卻是絕了這個心思。

「疤哥,干不幹?按這小子的說法,那人包里有十多萬呢。」

東子湊了過來,說道:「他們就兩個人,都喝的差不多了,咱們只要搶了包跑就行,回頭租個車,直接去羊城做火車回家,誰知道是咱們乾的啊?」

在粵省混了兩年,總共才搞了幾萬塊錢,眼下有個機會一下子搞到十多萬,東子等人早就眼紅了,要是李桀這老大說不幹,估計他們都能立馬翻臉。

「干,當然要幹了,不過咱們要計劃一下。」聽到東子的話后,李桀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

作為這個團伙的首腦人物,李桀對東子搶了他的話。很是不滿意,按照一般規律而言,像這種戰前動員和戰後安排,都應該是他來發布的。

看到李桀慢條斯理的樣子。另外一人也有些急眼了,按著桌子就站了起來,說道:「疤哥,還計劃什麼啊?那倆人一會要走了怎麼辦?」

「嗯。是不能等了。」

李桀也意識到了這一點,連忙說道:「東子,你帶著老三去搶那大個子的包,我和二毛照顧那個喝醉酒的,東西到手馬上就跑,然後到老地方集合……」

李桀顯然深得做老大的精髓,那就是柿子撿軟的捏,那個沒喝多的黑臉男人肯定不好對付,這樣的事交給手下辦就行了。

「好。就按疤哥說的辦。老三。活乾的麻利些……」

要不說東子在這個團伙里只能做老二,原因就在於他的智商比李老大還是要差上一些的,早就被那十多萬的數字刺激的熱血沸騰的東子。還還顧得上那麼多?

招呼了一聲老三,東子一馬當先的沖了出去。十幾米的距離,也不過就是三五個跨步,一轉眼的功夫,東子就來到了竇健軍的面前。

一把抓住了竇健軍夾在胳膊肘子下面的手包,東子使勁往外一扯,也不顧後面的人如何,徑直就往前面的馬路跑去。

這個夜總會是建在馬路邊上的,出了綠化帶就是一條寬敞的馬路,沿著馬路四五十米都在夜總會的範圍,要跑出去五十米,才能拐入到小巷子里去。

此時就看出了各人的天賦來了,要說東子不去練短跑真是可惜了,還沒等竇健軍口中喊出搶劫兩個字眼來,東子已經在二三十米外了。

「媽的,竟……竟然有人敢搶老子?」

這些年橫行慣了的竇健軍,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搞傻了眼,還是他旁邊一位剛從夜總會裡出來的客人喊了一句「搶劫」。

「我操,動作這麼快?」

傻眼的不止是竇老大,連李桀,他顯然低估了東子的渴望發財的心理,他們哥三個這會還沒能跑出大排檔,東子的活居然都已經幹完跑路了。

「媽的,還都他娘的愣著幹什麼?快點上啊1

深感自己老大位置有些危險的李桀,伸手在二毛頭上拍了一記,三個人同時跳出了大排檔,往夜總會門口衝去。

剛剛才見到搶劫一幕的眾人,沒想到還有後手,還站在原地有些發獃的竇老大,冷不防自己手裡的手機和脖子上的金項鏈,都被人一把給拽走了。

干這事的人是老三,他和剛才的東子一樣,得手之後頭也不回的追著東子跑開了,雖然天賦沒有東子好,不過速度也不慢,扎眼之間也就只能看到個人影了。

反倒是這邊撿軟柿子捏的李桀和二毛,遇到了一些麻煩。

因為趙峰劍雖然喝多了,但卻是將那包死死的抱在懷裡,李桀一拉沒拉出來不說,反而將趙峰劍的身子拉轉了過來,迎面被趙峰劍吐了一臉。

「我操你大爺1聞著那股子怪味,強忍著想要吐出來的衝動,李桀心裡那叫一憋屈,重重的一拳打在了趙峰劍的臉上。

只是李老大忘了,酒精有麻痹神經的作用,雖然這一記直拳打掉了趙峰劍的兩顆牙齒,不過趙峰劍的雙手,還是死死的抱著那個黑色的公文包。

「你他媽的傻了啊,快點把他的手掰開……」

李桀沖著二毛髮出一聲怒吼,他已經決定了,回頭分贓的時候,給二毛兩千塊就行了,這小子簡直比喝醉酒的那「老鄉」還要廢物。

「是,疤哥,我……我掰他的手……」

二毛是李桀做傳銷時招攬到了手下,原本也是個善良孩子,平時跟在李桀後面狐假虎威還行,不過這干真格的,他頓時感覺有些手腳發軟。

「幹什麼的?警察,都給我住手1

就在二毛剛想下手的時候,耳邊突然傳來了一個聲音,嚇得他腳下一個踉蹌,也顧不得去搶包了,轉身就往馬路上跑。

「疤哥,快跑吧,警察來了。」

二毛跑出了十幾米,才想著李桀還沒走,不過這會他哪裡還顧得上老大,扔下一句話后,直接就逃之夭夭了。

「警察?警察也他娘的不能耽誤老子發財?」

李桀聞聲回頭看了一眼,他發現二三十米外,一個穿著警服的警察,一邊發出警告聲,一邊正在往這邊跑著。

只是那警察看上去歲數應該不小了,加上又是一個啤酒肚,雖然是在跑,但實在比走快不了多少,李桀感覺自己完全可以得手后從容逃離。

「媽的,快點鬆手礙…」情急之下,早已紅了眼的李桀,沖著趙峰劍臉上又是重重的打了幾拳。

不知道是感覺到了疼痛,還是剛才那個警察喊的住手讓趙峰劍產生了錯覺,趙老闆的手還真的鬆開了,李桀一把將包搶在了手裡。

「快點跑……」搶到包后的李桀,拔腿就想跑,不過他腦子忽然冒出了一個念頭,腳步又停了下來。

「搶了他的錢,一刀捅死他1一個魔鬼般的聲音在李桀腦海里響了起來,已經搶到了包的李桀,臉上露出了掙扎的神色。

本能告訴李桀,搶錢走了就可以了,但是那魔鬼一般的聲音,卻是讓李桀完全邁不開腳步,似乎只有捅死面前的這個人,他才能安心離去一般。

「捅死他,捅死他1

這個聲音不斷在李桀腦子裡回蕩著,左手拿著包,李桀的右手,不知道在何時已經將腰後面插著的那個匕首拔了出來。

「錢,我的錢,搶……搶劫啊1

被重重的打了幾拳,趙峰劍終於清醒了過來,不過腦子清醒了不代表身體也聽指揮,此時全身癱軟在地上的他,只能用雙手抱住了李桀的小腿。

「放屁,這是老子的錢,都是老子的1

正被腦海中那「捅死他」的聲音搞得一片混亂的李桀,在聽到趙峰劍的喊聲后,頓時大怒,捅死他的聲音在腦海中卻是佔了上風。

「媽的,是你找死啊1李桀口中發出一聲嚎叫,蹲下身子一刀就插在了趙峰劍的后心處。

撥出匕首后,李桀遵循著腦海中「捅死他」的命令,對著趙峰劍的脖子又是死命的捅了進去,隨著匕首的拔出,一股鮮血噴了他一頭一臉。

「舒服啊,終於被我捅死了。」

在這一刻,李桀心中居然有種很舒暢的感覺,就像是夏天睡覺時蚊帳里進了蚊子,耗費幾個小時也要把蚊子打死,那覺才能睡的安穩。

「我這是在幹什麼啊?」

舒服過後,李桀的嘴中感覺到了一股腥味,伸手在臉上抹了一把,他才發現自己的手上和臉上,全都是紅殷殷的鮮血。

「我這是在搶劫?」

李桀的大腦終於恢復了正常,一腳踹開了正在地上抽搐著的趙峰劍,揮舞著匕首,李桀就沖了出去,殺人之後的興奮,讓李老大感覺自己無所不能。

不過要說李老大也夠悲催的,他被趙峰劍脖子上噴出來的血蒙住了眼睛,這撒腿跑的方向,卻是跑反了,沖著那迎上來的警察一頭就撞了過去。

「把匕首放下,我是警察1

一個聲音傳到了李桀的耳朵里,李桀左手抹了一把臉,只是鮮血黏住了眼皮子,他怎麼都看不到和聽不清聲音是從哪裡傳來的。

「砰!砰砰1

隨著接連響起的三聲槍響,所有目睹了這一幕的人都看到,那個滿身是鮮血、張牙舞爪揮動著匕首沖向警察的歹徒,被乾淨利索的放倒在了地上。

ps:ps:第二更,求月票!!!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