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三百三十三章財神爺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 回來之後,東子使勁的在秦風臉上看著。都醉成這樣了,眼神還這麼好使,要是清醒著,會不會隔著裙子就能看到女人穿什麼顏色的內褲啊? 「嘿嘿。李大哥,我沒說錯吧?」 秦風一臉的傻笑,「李大...

,。

「兄弟,你剛才看到的老闆,還沒出來嗎?」

在大排檔已經坐了差不多一個多小時了,地上的啤酒瓶子都倒了一大堆,李桀不由有些不耐煩起來,看向秦風的眼神也有些不善。

「李……李大哥,我……從小沒別的強處,就是眼神好……」

秦風似乎喝的嘴巴都大了,結結巴巴的說道:「那……那人絕對沒出來,要……要不然,我一定能瞧見。」

「你他媽的都喝的快睡著了,還能看到誰啊?」

李桀一巴掌扇在了秦風的後腦勺上,扭曲著臉龐說道:「小子,今兒要是等不到那人,別怪老子對你不客氣……」

「李大哥對我客氣?不用,都是老鄉,今兒這頓酒,我請了。」

秦風好像沒聽清楚李桀的話,眼瞅著面前的人要暴怒起來,秦風指著夜總會門口的貼著的一張畫報,說道:「李大哥,那畫報上的電話號碼,是1382562xxxx,你看對不對?」

夜總會的大門距離大排檔還有十多米遠,雖然那畫報上的電話號碼是用紅字標出來的,字體也很大,但一般人還真看不清具體的數字。

原本想給秦風幾巴掌,將他打醒的李桀聞言不由看向了那張畫報,歪了歪嘴,說道:「東子,去看看,那上面的數字和他說的一樣不?」

「疤哥,我覺得這小子肯定是胡扯……」東子有些不樂意的站起身,走到夜總會的門口一看,整個人卻是愣住了。

「疤哥。沒錯,那上面的號碼和他說的一樣,嘿,這小子神了……」

回來之後,東子使勁的在秦風臉上看著。都醉成這樣了,眼神還這麼好使,要是清醒著,會不會隔著裙子就能看到女人穿什麼顏色的內褲啊?

「嘿嘿。李大哥,我沒說錯吧?」

秦風一臉的傻笑,「李大哥,你找那老闆幹什麼啊?是不是想問他借點錢花?那人可小氣的很,肯定不借給你……」

「借的屁錢,老子要去搶1

李桀看傻子一般的看著秦風,嘴上卻說道:「不問他借錢,我要去和他談生意,等我發財了。到時候你小子就來跟著我干吧1

「我才不跟著你干呢。有錢人都不是好東西。」

秦風雖然一臉醉意。但此刻和李桀對視著的眼神,似乎突然間明亮了許多,說話的聲音也變得低沉了起來。「對這些有錢人,就該搶光他們的錢。再一刀子捅死他們……」

「對,你說的對,搶光他們的錢,捅死他們1

看著秦風的眼睛,聽著秦風口中的話,李桀的大腦中,忽然就冒出了這個念頭,渾身的熱血似乎都沸騰了起來。

「老黎,這不是個事埃」

坐在旁邊一桌的黃炳余,看著李桀那桌鬧哄哄的樣子,苦笑著說道:「你有沒有警察局的朋友,來個人嚇唬下他們,把秦風給拉回來啊1

這宵夜早就吃完半個多小時了,原本黃炳余想喊著秦風回去,沒成想過去叫秦風的朱凱,直接挨了一耳光外加屁股上的一腳,被對方給踢了回來。

如此一來,誰也不敢再去那桌觸霉頭了,就連大排檔的老闆,也不敢招惹那幾個人鄂省人,只能等他們吃飽喝足自己離開。

只是都到了這點鐘,即使現在走,也不可能再去夜總會裡玩了,黃炳余和黎永乾早在心裡將那幾個小混子罵了個狗血噴頭了。

黎永乾想了一下,開口說道:「有倒是有,不過這麼晚了,麻煩別人不好吧?」

「該麻煩就要麻煩啊,一會我去買兩條好煙,給你那朋友……」

黃炳余有些擔心的望了一眼那桌,壓低了生意說道:「那幾個人都喝多了,回頭秦風被他們捅一傢伙怎麼辦啊?」

剛才在踢朱凱的時候,那個疤痕臉的后腰處,掉落了一把磨的亮的匕首,雖然那人撿起來的快,但也被黃炳余等人看在了眼裡。

「你說的倒也是,我給我堂哥打個電話吧,他是這個轄區派出所的,就是不知道今兒是不是他值班。」

黎永乾摸出了手機,撥了個號碼打了出去,他講的是潮汕話,嘰里咕嚕說了好一陣,這才掛斷了電話。

「怎麼樣?你堂哥值班嗎?」

看到黎永乾掛了電話,黃炳餘一臉希冀的問道,今兒忙活了一整天,都累的不得了,偏偏秦風去湊那熱鬧,被人拉著不讓走,黃炳余這會都困的快要睡著了。

「還真是巧了,我堂哥今兒正好值班。」

黎永乾長吁了口氣,低聲說道:「他帶兩個聯防隊員的人過來,估計五分鐘就能趕過來,回頭他們到了,咱們躲到外面去……」

作為本地人,黎永乾知道在這種地方,尤其是喝完酒之後,那些小混混未必就買警察的帳,一會萬一鬧起來,他們離得這麼近,說不定就會殃及池魚的。

「那……那秦風怎麼辦?」

黃炳余有些為難的看著旁邊那桌還在一杯一杯喝著啤酒的秦風,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他還真沒看出來,秦風居然如此好酒。

「管他幹嘛?」

剛剛挨了一巴掌和一腳的朱凱,沒好氣的說道:「我都給你們說了,秦風那小子吃不了虧的,你們偏偏不信,媽的,那些人喝醉揍他一頓才好呢……」

朱凱此時也是滿腹怨言,他知道秦風跑去那桌喝酒,肯定是在打著什麼主意,而且秦風也絕對不像他現在表現出來的那樣唯唯諾諾。

前段時間《真玉坊》開業的時候,朱凱見過何金龍帶著的那幫江湖味十足的人,那些人在秦風面前都恭恭敬敬的,這幾個小混子算個屁啊?

「行了,我堂哥他們一會就要來了,到時候拉走秦風就好了。」

這些事朱凱知道,但是黃炳余和黎永乾並不曉得,兩人一個勁的看著手錶,就等著警察同志來解救秦風於水深火熱之中呢。

「妹妹你坐船頭,哥哥在岸上……走,哎,我說,你扶著我啊1

夜總會門口傳來一陣鬼哭狼嚎的歌聲,聽得那些吃飯的人都皺起了眉頭,這肯定又是有人在裡面喝多了。

「老趙,你還行不行啊?」

竇健軍和剛才那個小姐,一左一右的將趙峰劍給攙扶了出來,右手卻是一把將趙峰劍的手給打開了。

「行,怎麼不行?老竇,信不信我一會和這浪蹄子大戰八百回合?」

出得夜總會的大門,被一股涼風一吹,趙峰劍漿糊一般的腦袋清醒了幾分,伸手就往左右身邊人的胸前摸去,嘴裡怪笑道:「這**還真軟啊,回頭我檢查一下,看看是不是假的?

媽的,現在都流行造假,什麼東西都他媽的是假的,你們這些浪蹄子,去做個縫補手術也能出來當處女賣1

趙峰劍也不顧身邊小姐那難看的臉色,一邊不乾不淨的罵罵咧咧,一邊還伸出手去,在身邊架著自己的兩人身上不斷掏摸著。

「咦,還真他媽的是假的。」摸著右邊的胸脯,趙峰劍口中忽然發出一聲狼嚎,「怎麼這麼硬啊,現在的小姐都是練健美的嗎?」

「滾你媽的1

竇健軍實在是忍不住了,一把推開了趙峰劍,他一大老爺們的胸脯要是軟的,那豈不是他媽的人妖了?

「回家摸你媽去吧,你個變態,老娘不伺候了……」

那位原本看在錢上面沒吱聲的小姐,也是突然爆發了,一巴掌扇在了趙峰劍的臉上,轉臉就跑掉了。

「嗯?咪咪怎麼沒有了?」兩邊的人一放手,再加上挨了那一巴掌,趙峰劍頓時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扶著夜總會的大門站起身來,趙峰劍覺得手感也變差了,伸出嘴去往大門上親去,卻是只聞到了一股油漆味。

剛剛新裝修沒多久的夜總會,那油漆刷了還沒半個月,刺鼻的味道頓時熏的趙峰劍的腸胃翻江倒海起來,忍不住扶著大門哇哇直吐。

「哪來的王八蛋,在這裡就吐上了?」

趙峰劍要是吐在外面,自然沒人管,但就吐在夜總會的大門門口,裡面看場子的人頓時不樂意了,出來兩個人架著趙峰劍就要往外扔。

一旁的竇健軍皺了皺眉頭,開口說道:「我朋友,你們別管……」

「是竇老大啊,對不住,實在是對不祝」

那兩個內保一看是竇健軍,連忙陪起了笑臉,一人說道:「竇老大,要不要小弟找輛車,幫您把他給送回去?」

「不用了。」在外人面前,竇老大還是威風十足的,擺了擺手,說道:「我叫了車,馬上過來接我們。」

「那好,我給這位老大拿瓶水去……」

聽到竇健軍的話后,那兩個內保轉身進了夜總會,一人是去拿水的,另外一個則是不想多管閑事。

「這……這還真他媽的是個極品啊1

發生在夜總會門口的這一幕,看得秦風是目瞪口呆,一時間都忘了提醒身邊的李桀,那位喝醉酒的人就是他們心目中的財神爺了。

ps:ps:第一更,狂求月票啊啊啊啊!!!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