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三百三十二章心眼沒針眼大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矗晚上還是請趙峰劍來了夜總會,想找幾個女人給他降降火。 「竇老大。你不知道。」 趙峰劍幹掉一杯對了礦泉水的洋酒,伸手在懷裡女人的胸口處抓了一把,陰沉著臉說道:「他不收我的東西也就算了,...

,。

「對,這些有錢人都不是好東西……」

秦風看著疤痕臉的眼睛,一眨不眨的說道:「搶了他的錢,再一刀捅死他,這樣的人少一個世界就清凈一點兒……」

「搶了他的錢,再一刀捅死他……」李桀的眼神顯得有些迷惘,秦風的這句話深深的烙在了他的心裡。

「啪1

的一聲,秦風的右手打了個響指,李桀瞬間清醒了過來,他甚至都沒意識到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情。

「小兄弟,來,喝酒,再來一杯……」

李桀沖著另外三個人使了個眼色,那幾人頓時也是很熱情的招呼起了秦風,不過酒就沒有再勸了,如果秦風喝醉的話,誰給他們指認那有錢老闆啊?

「凱子,秦風沒事吧?」

見到秦風在另外一桌吆五喝六的和幾個小流氓喝起酒來,黎永乾與黃炳余都有些擔心,這種大排檔是最亂的地方,他們倆都怕秦風招惹了那些人會吃虧。

「沒事,能讓秦風吃虧的人,怕是還沒生出來呢。」

朱凱不以為然的搖了搖頭,他雖然沒見過秦風和人打架,但是以秦風那精似鬼的性格,眼前的這幾個小混子,壓根就不是他的對手。

「那就好,凱子,你等一會把他叫回來吧。」聽到朱凱的話后,黎永乾鬆了口氣,秦風徐下來的五十萬投資他可還沒拿到手呢。

「不用,他過去喝酒,肯定是有事,咱們吃咱們的。」

朱凱才不想去招惹那幾個看上去就兇巴巴的年輕人呢,他可沒秦風的本事,要是過去被人揍一頓。那豈不冤枉?

「老趙,我說你怎麼有點死心眼啊?」

在夜總會的一間豪華包房裡,竇健軍正一臉不爽的看著趙峰劍,說道:「那姓秦的小子不就是沒收你的假玉嘛,至於搞得像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樣嗎?」

雖然出了今兒的事情后,竇健軍動了苑褰A系的心思,不過這臉面上還是有些拉不下來,晚上還是請趙峰劍來了夜總會,想找幾個女人給他降降火。

「竇老大。你不知道。」

趙峰劍幹掉一杯對了礦泉水的洋酒,伸手在懷裡女人的胸口處抓了一把,陰沉著臉說道:「他不收我的東西也就算了,可是當著豫省同行的面,可是讓我下不來台。這個面子我一定要找回來……」

像趙峰劍這種人,像來都是寬於律己、嚴於律人的,此時完全忘了秦風給他台階下的事情,自個兒欺人太甚最後被打了臉,趙峰劍卻是過錯全都歸罪到了秦風的身上。

「老趙,咱們是生意人,講的是和氣發財。你那有何必呢?」

竇健軍對趙峰劍的話很是不以為然,他自己雖然不是什麼好鳥,手上也沾有人命,否則也不會在沿海地區的走私道上闖下這麼大的名頭。

不過竇健軍所做的這些事情。都牽扯到了利益,像趙峰劍這樣純粹是為了賭氣而結仇的,在竇健軍看來根本就不值得。

「這口氣一定要出1

趙峰劍的面色變得猙獰了起來,剛要繼續往下說的時候。忽然頓了一下,把懷中的女人推了出去。說道:「你去那邊唱歌吧,不要過來……」

「好的,趙老闆……」在風月場里混的人,沒一個是簡單的,那個小姐溫順的答應了一聲,徑直坐到了包廂的另外一邊。

「竇老大,我知道你家大業大顧慮多,這事兒,我也不會在你地盤上鬧的。」

趕走了小姐后,趙峰劍開口說道:「不過我姓趙的也不是泥捏的,等那小子回京,我會讓他知道馬王爺有幾隻眼的……」

「找尤老大?他行嗎?」

聽到趙峰劍的話后,竇健軍臉上露出不屑的神色,跟著趙峰劍一起來的那個尤老大,長相雖然很兇惡。

不過就竇健軍看來,那人絕對是個慫包,偷雞摸狗或許可以,但要殺人放火,恐怕再借尤老大一個膽子他也不敢。

「尤老大幹部了這活,不過老竇,你也忒瞧不起我了?」

趙峰劍又是一杯酒飲了下去,眼中露出一絲厲色,說道:「我姓趙的在豫省混了幾十年,認識的狠角色也不少,竇老大,別忘了你的那些東西都是怎麼來的?」

趙峰劍和尤老大一個村子穿著開襠褲長大的,他比竇健軍更清楚尤老大的秉性,所以壓根就沒指望過他,連這次來夜總會都沒叫上他。

「你是說,找盜墓的那些人?」趙峰劍此話一出,竇健軍的臉上的不屑頓時消失不見了,代之的是一股凝重。

在豫省,要說勢力最大的犯罪團伙,應該就是盜墓集團了,由於分贓不均以及私藏陪葬品的事情,幾乎每個盜墓團伙,都會犯下累累血案。

趙峰劍老家所在的那個村子里的人,有好幾個都成為各個盜墓團伙的老大,所以要說地方勢力,趙峰劍在豫省,也未必就比竇健軍在沿海的勢力校

當然,和竇健軍自己養著一些打手不同,趙峰劍想要用那些人,卻是需要花錢的,只不過這年頭錢難賺,人命也順帶著不是那麼值錢了。

就趙峰劍自己所知道的,找那些人辦事,挑斷腳筋只需要花三千塊錢,卸一條胳膊是五千塊錢,一隻大腿是八千,如果要人命的話,那就是兩萬塊錢。

原本在豫省的時候,趙峰劍就想找人教訓下秦風的,不過當時字畫店失竊的事情,讓他不好找人下手,可是沒成想,來到了粵省,他又被秦風羞辱了一頓。

所以趙峰劍早就打定了主意,只要一回豫省,馬上就找人操作這件事,最多他再加幾千塊錢。作為那些人去京城辦事的費用好了。

「老趙,那些人出手可是要見血的,你這一點意氣之爭,值得嗎?」

竇健軍苦笑著搖了搖頭,他和南方的盜墓團伙接觸的比較多,知道那些整天做地下工作的人,心理都有些扭曲,一言不合就會要人命的。

趙峰劍找這些心狠手辣的人去對付秦風,那估計就是本著要秦風小命的念頭去的。

想到這裡。竇健軍不由暗自在泛起了嘀咕,他認識趙峰劍十幾年了,還真沒看出這人心眼居然小的還沒針眼大。

「竇老大,我在豫省玉石行失了面子,這日後的生意。也就更加難做了。」

趙峰劍一口接一口的喝著酒,舌頭逐漸大了起來,「這些都是因為那姓秦的小子,你說我能放過他嗎?」

要說趙峰劍從一開始,就不能算是生意人,真正的生意人,生意場上丟的面子。還會從生意場上找回來的。

別說趙峰劍在和秦風的交易中並沒有吃虧,就算是吃了虧,他也應該秉承著白天下套做局的手法,從生意上坑害對方。

就像是今兒吃了大虧的謝金寶。損失了一塊價值數百萬的原石不說,那塊白送的「搭頭」原石,居然解出了高品質的多色翡翠,僅僅是這一塊料子。謝金寶的損失就高達數千萬。

不過從頭至尾,謝金寶的臉色雖然很難看。但是他沒生出絲毫要用別的辦法對付秦風的想法。

這其中固然韋華的名字起到了一些震懾的作用,但是這也表明了謝金寶和趙峰劍的不同理念,生意上的技不如人,那隻能認栽,至於以後能否找回場子,就要看機緣了。

「隨你吧,老趙,我看你面色不太好,今兒就少喝一點吧。」

竇健軍搖了搖頭,也沒繼續勸下去,等趙峰劍回到豫省,他做什麼和自己屁的關係都沒有了,至於秦風的死活,又關他竇老大什麼事呢?

「竇老大,是朋友的就陪我再喝點,我剛剛出去買的生蚝,還熱著呢。」

趙峰劍伸手招過坐到一邊去的陪酒小姐,一雙爪子不斷的在她身上遊走著,口中怪笑著說道:「這生蚝最是壯陽,竇老大也你多吃點,回頭咱們來個雙龍戲鳳怎麼樣?」

「哎呦,大哥你壞死了,兩個人,我可不幹的。」趙峰劍懷裡的女孩掙脫了出來,媚笑道:「我再給這位大哥找一個好了,一定讓你們滿意……」

「二對二那多不好玩?」趙峰劍淫笑道:「哥倆伺候你一個,小浪蹄子你高興還來不及呢……」

說著話,趙峰劍從隨身的老闆包里拿出了一疊錢,塞到了小姐胸前的那條鴻溝之中,含糊不清的說道:「只要你答應了,這些錢都是你的了。」

「那……那就試試吧。」

看到那疊錢上還沒拆掉的銀行封條,小姐一眼就看出了是一萬塊錢,俗話說有錢能使鬼推磨,如果趙峰劍能再拿出一疊來,那就是再加上兩個男人,小姐也不在乎了。

「這就對了嘛,來,喝酒,喝酒……」

在女人跟前找到了些面子的趙峰劍很是興奮,拿著一臉苦笑的竇健軍又喝了起來,沒過多大會,竇健軍也有些喝高了。

「老趙,走吧,我送你回去……」

時間過了十二點之後,竇健軍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此時的趙峰劍早已是醉眼稀鬆,靠在那小姐身上,一直都在地上突溜著,身上像是沒了骨頭一般。

「包……拿著我的包1眼看要出了包廂,趙峰劍忽然嚷嚷了起來,返身沖回到包廂里,將他那個手包緊緊的抱在了懷中。

雖然此時已經喝的連親媽站在面前都認不出來,但很顯然,錢要比媽還親,趙老闆還惦記著今兒剛取出來的那五萬塊錢呢。

ps:ps:天才相師簡體1、2估計12月初上市,寶鑒簡體應該也在近期上市,打眼準備在微-信搞個贈書活動,沒加胖子的朋友,搜索打眼real或者是dayan-real加入一下吧!

另外,月初求月票啊,最近事忙沒爆發,但更新很穩定呀,拜託諸位了。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