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三百三十一章老鄉老鄉,背後一槍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貫是哪裡的。 黎永乾轉臉看向朱凱,朱凱卻也是不明所以的搖了搖頭,他只知道秦風的戶口是津天的,但祖籍是否在鄂省,朱凱也是不知道的。 就黎永乾這一愣神的功夫,秦風已經推開了他。走到了那些年...

,。

「秦風,你想幹什麼?可不要衝動啊1

見到秦風的舉動,黎永乾嚇了一大跳,連忙一把拉住了他,用身體擋在前面,壓低了聲音說道:「你千萬別激動,和那些爛仔計較什麼呀?他們的命可是沒你的值錢……」

對於這些人,黎永乾可是知之甚深,那是在九六年的時候,揭陽當時有近十萬傳銷大軍湧入了進來,做的都是傳銷。z小說:zxiaoom

不過這種金字塔式的銷售方式,註定就是一個騙局,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賠得血本無歸,最後離開了這裡。

但是還有一些無家可歸的人,以老鄉為紐帶留在了這個城市,留下來的大多都是年輕人,不思勞作,整日里就靠著一些歪門邪道賺錢。

警方雖然也打擊過好幾次,但是見效甚微,由於這些人心狠手辣,打起架來不要命,當地人一般都不敢和那些人起爭執的。

「老黎,我又不是去打架,你緊張個什麼勁啊?」

秦風笑著拍了拍黎永乾的肩膀,說道:「我聽那幾個人說話是鄂省口音,和我好像是老鄉,這不是過去打個招呼嘛,你放心,不會惹事的……」

「你是鄂省人?」黎永乾聞言愣了一下,他還真不知道秦風的籍貫是哪裡的。

黎永乾轉臉看向朱凱,朱凱卻也是不明所以的搖了搖頭,他只知道秦風的戶口是津天的,但祖籍是否在鄂省,朱凱也是不知道的。

就黎永乾這一愣神的功夫,秦風已經推開了他。走到了那些年輕人的桌前。

「小子,幹什麼的?剛才的事情不服氣??」

在秦風走過來的時候,那四個人就已經站了起來,為首的疤痕臉更是握緊了桌子上的一個酒瓶子。只要秦風開口找事,他就準備馬上砸過去。

「幾位大哥,你們是鄂省黃始市人吧?」

秦風口音突然一變,張嘴說道:「咱們是老鄉埃我是黃始市城東鄉的,不知道幾位大哥是哪兒的?」

「城東鄉啊?我是北城的呀,咱們倆挨著的……」

疤痕臉聽到秦風的話后,不由愣了一下,說道:「你在揭陽這地方幹什麼的?我以前怎麼從來都沒見過你?」

聽著秦風的口音,疤痕臉的面色已經緩和了下來,俗話說甜不甜故鄉水,親不親故鄉人,這千里之外遇到老鄉。也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

「唉。別提了。幾位大哥,我去年被人騙到這裡來做傳銷,賠的連回家的錢都沒了。」

秦風做出一副沮喪的樣子。說道:「我那會餓的連口飯都吃不上了,只能出去給人打工。現在在一個本地人開的玉石店裡干……」

「媽的,傳銷害死人,老子也是被人騙來的。」

秦風話聲未落,疤痕臉旁邊的一個年輕人開口罵道:「叫我來的王八蛋還是我同學,操他大爺的,要是讓我抓到這小子,老子一刀捅死他……」

異地傳銷,基本上都是被哄騙過去的,所以秦風的這番話,很是能引起幾人的共鳴,就連疤痕臉都拍了桌子,他更倒霉,是被自己表姐騙來的,有火都沒處撒。

「秦風,怎麼回事,你沒事吧?」看到秦風剛一過去,那桌上就嚷嚷了起來,黎永乾壯著膽子站起身問了一句。

「黎老闆,沒事,我和老鄉們聊聊天,你們喝吧。」秦風擺了擺手,轉回頭道:「幾位大哥,那個是我老闆,做玉石買賣的。」

「玉石買賣?賺錢不?」聽到秦風的話后,疤痕臉神色一動。

「當然賺錢了。」

秦風重重的點了點頭,說道:「不瞞幾位大哥說,我今兒跟著老闆去見識了一下玉石交易,好傢夥,那錢都是拿麻袋裝的,一麻袋有好幾十萬呢……」

「好幾十萬?有那麼多?」秦風此話一出,不光是疤痕臉,就連旁邊的三個人,眼中也露出了貪婪的神色。

疤痕臉姓李,單名一個桀字,李桀家境不錯,父母都是老師,只是李桀從小被寵壞了,上到初中的時候就不上學了,在社會上遊手好閒不務正業。

十八歲的時候李桀因為強-奸,被判入獄四年,由於他強-奸的是鄰居家女兒,讓他那做老師的父母感覺很是抬不起頭來,一時想不開竟然雙雙喝葯自殺了。

家中出了這樣的慘事,李桀出獄之後非但沒有痛改前非,反而變本加厲的做起惡來,只是他大錯不犯小錯不斷,派出所的人也拿他沒辦法。

這樣一直到了九七年底,李桀的一個遠房表姐,突然給他打了個電話,說是在粵省找到了個發財的機會,工作輕鬆不說,一個月能賺十多萬。

那會的李桀,早已在家鄉臭了名聲,聽到表姐這話,當下什麼都沒說,帶著一個一起混的兄弟就爬火車來到了揭陽。

到了揭陽李桀才知道,他們做的是傳銷,不過做什麼,李桀並不在乎,他在乎的是這裡是不是像表姐所說的那樣,一個月能賺十多萬。

但是夢想很快就破滅了,在李桀到了揭陽的第三個月,政府開始清理起傳銷行為來,一夜之間,遣送的遣送關押的關押,傳銷組織被警方嚴厲打擊。

李桀兩個人當時沒有和那些做傳銷的人住在一起,所以這次並沒有清理到他,不過表姐被遣送回家了,李桀卻是沒了管飯的人。

活人總不能讓尿憋死,更何況是像李桀這些壞到了骨子裡的傢伙,在和另外兩個在傳銷窩裡認識的老鄉一商量,幾人決定乾脆也不回鄂省了,就在揭陽混好了。

要說干正行,這幾個人都沒那本事,不過歪門邪道的事情。他們全是無師自通,一番商議后,他們決定先拿那些做傳銷的人開刀。

由於做傳銷的基本上都是外地人,而且政府正在打擊。就算是出了事,他們也不敢報案,所以李桀幾人接連搶了好幾個傳銷組織,倒是也搞了幾萬塊錢。

對方的不敢報案。在讓李桀等人看到無限光明的錢途之外,也助長了他們的囂張氣焰,一時間,揭陽大大小小的傳銷組織,不是被他們搶上門就是被敲詐。

在去年的一年裡,恐怕政府遣送回去的人,還沒有因為畏懼李桀這些人自己跑回去的多,可見這幾人在傳銷組織里的凶名了。

敲詐搶劫來的錢,來得快去的也快。這哥幾個整日里是吃喝嫖賭。去年一年雖然也搞了七八萬。但壓根就不夠花的。

只是這離開的人多了,想賺錢的難度卻是大了,剛才李桀去到一幫魯省做傳銷留下來的人開的飯店。就只要到了200塊錢。

所以在聽到秦風說做玉石買賣賺錢后,李桀的主意。頓時打到了旁桌吃飯的那位黎老闆的身上。

尤其是聽到用麻袋裝錢的事情,李桀的眼睛都快紅了,恨不得馬上就將那黎老闆給綁架了,然後索要贖金,李桀也不貪心,給個幾十萬就滿足了。

至於會不會連累到面前的這個「老鄉」,李桀根本就沒考慮,俗話說老鄉老鄉背後一槍,他沒算計秦風自覺就已經很給老鄉面子了。

總算沒被貪慾燒壞了腦子,李桀看了一眼黎永乾,壓低了聲音問道:「老弟,你那老闆,家裡也有這麼多錢吧?」

「他?他有個屁錢……」

秦風撇了撇嘴,說道:「他賭石輸了幾十萬,連老婆孩子都跑了,我要不是沒地去,才不跟他干呢,奶奶的,連生活費都快給不起了……」

「靠,原來是個窮鬼,那還喊什麼老闆啊?」聽到秦風的話后,李桀幾人大失所望。

「粵省這邊不都是叫老闆嗎?」

秦風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夜總會,說道:「我剛才看到一位大老闆,帶著個漂亮女人進了那裡面,他那包里,全都是錢……」

「全都是錢,你怎麼知道的?」李桀的眼睛又亮了起來,一眨不眨的看著秦風。

「讓剛才帶那女人吃完宵夜,買單的時候打開包,我看見的。」

似乎感覺到李桀懷疑自己的眼神,秦風嚷嚷道:「我絕對沒看錯,那包里最少有十幾萬,都是一疊疊的紅鈔票……」

「十幾萬?」李桀和另外三個人的呼吸,頓時變得沉重了起來。

古話說由儉入奢易,但由奢入儉卻是難了,去年搞了七八萬,李桀幾人過了一段時間花天酒地的生活,現在沒錢的日子,卻是有些度日如年了。

「小兄弟,是哪位老闆啊?你指出來也讓我們看看……」

李桀給秦風倒了一杯啤酒,說道:「我們幾個土豹子沒見過那麼有錢的人,哪兒像小兄弟你見識多廣,回頭一定指給我們看看埃」

「行,我認識那人,等會他要是出來了,我一定指給你們看。」秦風一口將杯子里的啤酒喝了進去,故作豪爽的拍起了胸脯。

「小兄弟爽快,來,再干一杯1

李桀等人對視了一眼,臉上同時露出了笑容,像他們這些吃了上頓沒下頓的人,十多萬足可以讓他們鋌而走險了。

「有錢真好啊,有錢人都是王八蛋。」

秦風似乎喝多了,一邊和李桀碰著杯子,一邊盯著他的眼睛,說道:「真想搶了那王八蛋的錢,再一刀捅死他……」

「搶了那王八蛋的錢,一刀捅死他1

不知道為何,李桀看著秦風的眼睛,嘴裡卻是情不自禁的重複了一遍他的話,心中好像覺得秦風說的很有道理。

ps:哥們姐們,來幾張月票吧!!!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