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三百三十章不要命的主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個處字了。 「去玩玩倒是也無所謂。我在津天一個娛樂城干過半年,南方的場子還真沒去過。」秦風也不解釋,不過那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倒像是個中老手一般。 「好,回頭生蚝不夠咱們再叫幾份……」...

,。

由於吃飯的人實在太多,秦風等人沒能坐到外面,而是在棚子里的一個角落下坐下了,聽著外面吆五喝六的勸酒聲,倒是別有一番意味。

「老黃,來兩份沙蟲粥,六打生蚝,炒一個大盤的梭子蟹,再來一盤扇貝一份椒鹽蝦……」

黎永乾走到攤位前點起菜來,看了一眼秦風等人,又說道:「醬爆魷魚絲,清蒸黃魚也來一份,另外拿一箱啤酒過來……」

忙活了一天,就是黎永乾自個兒也是餓的飢腸轆轆,他和這大排檔的老闆比較熟悉,自己搬著一箱啤酒來到了秦風等人的座位處。

坐下后,黎永乾笑道:「秦風,點了兩份沙蟲粥,回頭給大家補補……」

「沙蟲是什麼?」秦風聞言愣了下,說道:「是一種蟲子嗎?」

黎永乾尚未搭話,一旁的黃炳余開口說道:「是一種長在海里的蟲子,那玩意鮮著呢,沒想到這月份還有啊?」

「嘿嘿,別人沒有咱們一定有。」黎永乾說道:「秦風,凱子,回頭別不敢吃啊,這玩意的味道,不比海參魚翅差……」

按照黎永乾的說法,沙蟲其名不美貌不雅,但其營養、味道及醫藥與食療價值都不亞於其他名貴海產珍品,因而素有「海灘香腸」的美譽。

「老黎,那玩意保腎健胃、強體壯陽的功效你怎麼不說啊?」

黃炳余聞言也笑了起來,指著黎永乾說道:「我看你是沒安好心,居然還點了生蚝,這些可都是壯陽的東西啊,你是不是回頭想請我們去夜總會?」

「行啊,去就去……」黎永乾盯著秦風和朱凱笑道:「我看秦風和朱凱還都是處吧?回頭叫了小姐千萬別忘了問他們要紅包啊1

曾經有人說過。沿海地區之所以經濟發達,那些來自五湖四海的小姐們功不可沒,沒有他們,也就沒有港台的眾多投資。

這種說法雖然欠妥,但在沿海地區各個城市,夜總會的確是商人們做生意必去的地方,這就和北方人談生意在酒桌上是一個道理的。

黎永乾也沒少陪客戶去那些地方,所以說起來也是臉不紅心不跳,只是看著秦風和朱凱嘿嘿直笑。

「哎。我說黎老闆,我初中可就交過女朋友啊1聽到黎永乾的話后,朱凱紅著臉嚷嚷了起來,這男人一怕別人說不行,第二就怕沾個處字了。

「去玩玩倒是也無所謂。我在津天一個娛樂城干過半年,南方的場子還真沒去過。」秦風也不解釋,不過那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倒像是個中老手一般。

「好,回頭生蚝不夠咱們再叫幾份……」

黎永乾聞言精神一震,作為潮汕男人,外面沒個女人。那都叫沒本事,所以對於女色,黎永乾是比較放得開的。

加上他老婆生的是個女兒,所以黎永乾一直都想養個小的生兒子。這些風花雪月的場所沒少去。

要不是囊中羞澀加上初見秦風和朱凱的時候,感覺兩人年紀比較小的話,黎永乾早就將二人給帶到那些風月場中去了。

雖然吃飯的人挺多了,但大排檔上菜還是很快的。也就是等了十多分鐘,梭子蟹、生蚝、扇貝椒鹽蝦。滿滿當當的擺了一桌子。

「來,我敬大家一杯,歡迎大家再來揭陽……」

黎永乾端起酒杯,對著秦風笑道:「反正別人我不知道,秦老闆是一定要來的,我那廠子還要等您指導工作呢。」

「老黎,埋汰我不是?」

秦風站起身來,一口將杯子里的啤酒飲盡,說道:「那廠子就是你自己的,幹得好賺的多,你的活要是不精,我的翡翠也不會交給你來加工……」

「老闆,你放心吧,我一定會標新創異,形成一種特色,和真玉坊遙相呼應的。」

聽到秦風的話后,黎永乾心中一凜,很認真的點了點頭,陽美是全國有名的玉石加工基地,雖然幹這一行都是鄉里鄉親的人,但競爭也不是一般的激烈。

如果黎永乾的貨做的不如別人好的話,那很快就要被市場淘汰,這與秦風投資加工廠是沒有必然聯繫的。

「黎大哥,現在是吃飯,你搞得那麼認真幹嘛啊?」

秦風笑著拍了拍黎永乾的肩膀,言語間的稱呼也有了變化,他雖然年輕,但這動作卻像是順理成章,黎永乾也沒感覺到有什麼不舒服。

「這典型的敲打一下再給個甜棗啊?」

一旁的黃炳余看得很清楚,心中對秦風是佩服不已,有了剛才那番話,這天高皇帝遠的黎永乾,想必是不敢在玉石上動什麼手腳了。

「來,來,喝酒,咱們不談生意上的事了。」秦風又沖黃炳余和朱凱舉起了酒杯,一圈下來誰都沒冷落。

黃炳余做了十幾年的生意,對這種場合自然不陌生,幾個笑話說出來,氣氛頓時變得輕鬆了起來,再加上微涼的晚風一吹,讓人感覺十分的舒服。

「這女的不錯,屁股夠大……」

男人喝酒,很少有不聊女人的,酒過三巡之後,黎永乾拉著黃炳余討論起那些從夜總會進進出出的女人來。

「凱子,你不會真是個處吧?」看到朱凱一臉通紅的樣子,秦風嘿嘿笑了起來。

「你才是處呢……」

朱凱的臉色愈發紅了,看到一個男人摟著一個女人從另外一個攤位往夜總會走去,開口說道:「我敢和你打賭,那個女人的胸圍是34d的,怎麼樣,賭不賭?」

「你能有那眼力?」秦風聞言笑了起來,順著朱凱手指的方向望去,臉上的笑容,卻是突然僵住了。

「趙峰劍?他倒是挺有心情的……」

雖然只看到了個側面,但是秦風看得真切,那個摟著女人的男人,正是從豫省到粵省一直陰魂不散的趙峰劍。

「怎麼樣?賭不賭?」

看到秦風不說話了,朱凱得意了起來,說道:「秦風,看女人我雖然比不上馮永康那小子,但比你還是要強一點吧?」

「賭什麼賭,賭性那麼大,你怎麼不去賭石啊?」

看到似乎是自己的目光吸引了趙峰劍的注意力,趙峰劍轉頭向這邊看來,秦風連忙一把拉過了朱凱,說道:「回頭等開學了,我把這話說給宋穎聽,看看還有女孩願意找你沒?」

「別啊,秦風,秦大哥,你是我親哥還不行啊1

聽到秦風的這番話,朱凱頓時急眼了,他放假前看上了醫學院護士專業的一個學生,正拜託宋穎給他牽線拉橋呢,要是這話傳出去,那事兒一準要黃掉。

「你要是敢說,我回頭就告訴韋涵菲和孟瑤,說你去夜總會……」朱凱是真怕秦風把他剛才那句話給傳出去,當下惡狠狠的又威脅了秦風一句。

看到趙峰劍摟著那女人進了夜總會,秦風放開了朱凱,無所謂的說道:「你說好了,那倆人和我有什麼關係?」

「整天眉來眼去的,會沒關係?」朱凱有些不相信的看著秦風,就他自己都見過好幾次那倆女孩上門找秦風,打死朱凱都不信他們之間沒有姦情。

「信不信隨你,說不說也隨你。」秦風擺了擺手,腦子裡卻是在想著遇到趙峰劍的事情。

秦風能感覺得到趙峰劍對他的敵意,像這種心眼小的人,尤其喜歡將事情放大,恐怕此刻在趙峰劍心裡,自個兒已經是他的生死仇人了。

秦風值得,得罪了這種小人,說不定什麼時候,他就用冒出來捅自個兒一刀,所以在見到趙峰劍后,秦風就在琢磨著,如何能從**上使其消失在自己眼前。

不過這事兒似乎有些難辦,最起碼趙峰劍要是出了事,竇健軍一定會猜想到自己身上,秦風不禁撓了撓腦袋,他也沒什麼急招。

「媽的,那幫子魯省人都是一幫窮鬼,才拿出這麼點錢來。」

就在秦風陷入到沉思之中的時候,胳膊猛地被人碰了一下,卻是身邊桌子上坐下了四個二十郎當歲的男人。

「看什麼看?媽了個巴子的,找死啊?」

胳膊被碰了,秦風下意識的就抬起頭看向對方,沒成想那邊的人還挺橫,眼睛直接就瞪了過來,一臉挑釁的神情。

「沒事,沒事,幾位兄弟,對不住礙…」

正在和黃炳余說笑著的黎永乾,看到身邊發生的這一幕,連忙站起身說道:「幾位小兄弟,實在是對不起,老黃,給這幾位來打生蚝,算在我賬上……」

「算你識趣……」

那邊一個年齡最大,臉上有道疤痕的青年滿意的點了點頭,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黎永乾認識老闆的緣故,也沒再找秦風的麻煩。

「秦風,別招惹他們……」

給那幾個人賠了不是后,黎永乾將秦風拉倒了自己那邊的椅子上,壓低了聲音說道:「這些人都是做傳銷的,賠的一乾二淨沒錢回家,都是不要命的主,咱們沒必要招惹他們的……」

彷彿是在驗證黎永乾的話,旁邊那桌的一個小青年嚷嚷道:「疤哥,我覺得浙省那幫人最有錢,要不明天咱們去干一票吧,我就不信他們要錢不要命?」

「不要命的主,那就是敢要人命了?」

秦風聞言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掰開黎永乾拉著他的手,拎起一瓶啤酒站起身來。

ps:ps:第二更,求保底月票!!!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