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三百二十七章多色翡翠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了一些防止碰撞的塑料泡沫。 直到這些翡翠消失在眼前,圍觀的那些人,才算是將眼睛從翡翠中給拔了出來,東西再好,不是自個兒的也白搭。 「行了,都散了吧,今兒的交易到此為止,明天請早……」<...

秦風對《真玉坊》的定義,可不僅僅是一個玉石店那麼簡單,他要將其打造成為現代企業,就像港島的那些著名珠寶連鎖集團一般,形成一個國人皆知的品牌。

所以從一開始,秦風就想讓《真玉坊》正規化起來,謝軒主內,再請一個人主外,先把架構搭起來,日後秦風還要請專業的營銷人士來推廣品牌。

當然,推廣品牌那些都是后話了,飯要一口一口的吃,秦風現在要解決的,就是邀請黃炳余加盟《真玉坊》。

這些天秦風一直也在觀察黃炳余,他發現這個人對生意的敏感度不夠,眼光和決策力相對要弱一些,這些是黃炳余的缺點。

不過黃炳余的優點也很突出,那就是特別的穩重,不過過火的話,不做沒把握的事,這是秦風非常看重的,真玉坊過於年輕,是需要這麼一個人經常給他降降溫的。

還有一點就是,黃炳余的人緣非常的好,為人十分厚道,在這範圍並不大的交易場內,幾乎所有人都認識他,看起來關係貌似還都不錯。

這對於發展中的真玉坊而言,也是很重要的,有了這些關係,當《真玉坊》面臨貨源壓力的時候,或許就能從那些大大小小的珠寶商手中調動一些貨來應急。

所以再三思慮后,秦風向黃炳余發出了邀請,他相信有了黃炳余的加盟,《真玉坊》這個品牌的建設會變得更加順利。

「秦風,你……你要我加入你的玉石店??」

對於秦風的邀請,黃炳余沒有絲毫的心理準備。乍然聽到這個消息,他愣了好大一會神,因為黃炳余想了半天,自己也和秦風的《真玉坊》不可能產生什麼交集。

「對。黃大哥,別的先不說,您聽聽我的條件1

想要拉攏人才,自然要給出讓對方心動的條件。秦風早已在心中打好了腹稿,開口說道:「黃大哥,第一,我會在京城暫時給您安置一個住所,您可以把嫂子孩子都接過來,京城的教育要比洛市好多了,這對孩子日後的發展也有好處……

第二,您在《真玉坊》干,拿的是年薪。第一年五十萬。以後每過一年遞增十萬。干滿三年,公司將給您解決一套京城住房……」

秦風向朱凱打聽過,黃炳余結婚稍微晚一些。現在孩子才七歲,剛剛上了小學。他的第一個條件,就是針對黃炳余兒子開出來的。

至於第二個條件,秦風也算是誠意十足了。

在九九年這會,不管是國企還是私企,能開出年薪五十萬的不敢說是絕無僅有,但肯定也是鳳毛麟角了,就是在京城,恐怕也找不出兩三家來。

不過秦風也是沒有辦法,黃炳余自己做了十多年的生意,每年也都能賺個幾十萬,開價低了別人壓根就看不上,想要對方加盟,秦風只能許以重利。

要說之前黃炳余還有些天方夜譚的感覺,但是現在,他感受到了秦風的誠意,在聽到秦風的這兩個條件后,臉上驚愕的神色慢慢褪去,而是露出一副思考的神情來。

做了十幾年的生意,黃炳余也感覺有些疲憊了,尤其是娶妻生子后,他也想過要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但是生存的壓力,迫使他只能在生意場上廝混下去。

不過近幾年玉石生意越來越難做了,否則黃炳余也不會將手中的軟玉飾品全部賣出,改做翡翠生意。

但這同時也是一次賭博,成功失敗,也只是一線之差,黃炳余知道自己的短處,有能力但是沒魄力,他這次轉行心中也沒多少底氣。

所以秦風的邀約,讓黃炳余真的動心了。

要知道,以前自己干,一年也就是幾十萬的利潤,這還是在生意好的情況下,眼下秦風給出的條件,並不比黃炳余勞心勞力自己做生意賺的少。

「秦老闆,我想知道現在《真玉坊》的真實情況……」

思前想後考慮了好大一會,黃炳余還是拿不定主意,他是擔心秦風的《真玉坊》支撐不了幾年,那之前秦風所做的承諾,也就沒有任何意義了。

「《真玉坊》原本是接的《雅緻齋》的盤子,重新裝修後於一月十號開始營業……」

既然是真心邀請對方加盟,秦風也沒有隱瞞什麼,將《真玉坊》開業至今的情況詳細的介紹了一遍,連真玉坊的幾個股東的背景,全都告知了黃炳余。

「原來朱凱那小子,竟然也是《真玉坊》的股東啊?」

聽到秦風的解說后,黃炳余頓時明白了過來,怪不得朱家如此幫襯秦風,原來他們本來就參與到其中了。

「漲了,又漲了1

正當黃炳余在和秦風說著話的時候,圍在切石機四周的人群,忽然又響起一陣鼓雜訊:「出綠了,大漲,大漲啊1

「怎麼回事?」

黃炳余也顧不上和秦風聊加盟的事了,連忙往人群里擠去,剛才出的明明是紅翡,現在怎麼又出綠了呢?

「竟然出了三種色了,紅綠紫,那分明是紫眼睛礙…」

「太不可思議了,這竟然是一塊多色翡翠?」

「最難得的是,三中顏色的翡翠種水還都不錯……」

還沒擠進去,黃炳余就聽到了眾人的議論聲,原來黎永乾剛才沿著石皮切了一刀,這一刀下去居然切出了兩種顏色的翡翠。

而且這兩種翡翠的品質都非常高,尤其是那紫色的翡翠,居然達到了高冰種。

紫色在翡翠中也是極其罕見的品種,因為其色彩深邃,就像是情人的眼睛一般,所以行里通常稱其為紫眼睛。

一塊原石解出三種顏色的翡翠,這在往常的賭石中也是很少見了。圍觀的那些人早就看紅了眼,恨不得能將切石機上的原石據為己有。

至於謝金寶,早就被刺激的感覺喘不過來氣了,他將棚子里的生意交給手下人打理。這會卻是跑回家躲著去了,正應了那句眼不見心不煩的老話。

「又出了一種顏色,黃翡,是極品黃翡啊1

那一刀剛剛切完。黎永乾又擦出來一種翡翠,這下場內的氣氛被徹底引爆了,所有人都往前擠去,想一睹這塊彙集了各種色彩的原石。

「看來思感中看到的那些顏色,果然都有……」

就連朱凱都壓抑不住心中的興奮,也擠到人群里去了,只有秦風若有所思的站在原地,他在回憶著思感中所看到的那些顏色。

果不其然,又過了半個多小時后。其色如墨的黑翡翠也出現了。至此這塊原石中。一共出現了五種顏色的翡翠。

更重要的是,這些翡翠所佔據的地方涇渭分明。

除了中心點各種色彩交匯之處,其餘的料子並沒有混淆在一起。黎永乾用了整整三個多小時的時間,將這塊重達兩百多斤的料子完全分解了出來。

「這……這些翡翠要值多少錢啊?」

「不曉得。恐怕最少要幾千萬吧?」

「老天爺,這些料子,怕是咱們一輩子都解不出來吧?」

雖然此時已經到了下午五點多鐘,天色已經有些昏暗了,但除了早已離場的謝金寶之外,其餘人連腳都沒挪動一步,硬是等到黎永乾將玉肉完全給掏了出來。

那一堆堆擺放在黎永乾腳下的翡翠,雖然還沒經過拋光加工打磨,但是在落日夕陽的照射下,仍然閃現出了耀眼的光彩,看得人目眩神迷。

「凱子,幫把手,快點將這些翡翠裝起來。」

雖然還沒答應秦風的邀約,但黃炳余能看得出來,周圍那些人的眼中顯露出的貪婪,心中不由一驚,這麼多的翡翠,怕是已經有人開始眼紅了。

聽到黃炳余的話后,朱凱連忙拿過從六叔那裡要來的麻袋,小心翼翼的將那些分解出來的翡翠全都裝了進去,並且在中間還塞上了一些防止碰撞的塑料泡沫。

直到這些翡翠消失在眼前,圍觀的那些人,才算是將眼睛從翡翠中給拔了出來,東西再好,不是自個兒的也白搭。

「行了,都散了吧,今兒的交易到此為止,明天請早……」

解出了這些堪稱天價的翡翠,六叔也怕出事,拿著個大喇叭驅散起了人群,又過了十多分鐘后,場地內才逐漸變得冷清了起來。

不過今兒的這場賭石,經過眾口相傳,也將被列入到賭石傳奇之中,秦風和《真玉坊》的名字,這次算是真的傳遍了大江南北。

「秦風,總共解出了六十二斤翡翠……」

解石可是件體力活,將這塊重達兩百多斤的原石分解后,黎永乾整個人也快累癱了,汗水將他的頭髮完全打濕掉了,一縷縷的耷拉在了腦門上。

不過黎永乾的精神卻是很興奮,在過完秤之後,一把拉住了秦風,說道:「老闆,這些料子可要交給我加工啊,我保證做出來的物件全都是精品……」

「老黎,你先休息下,然後咱們把這些翡翠找個地方給安置好吧。」

秦風拍了拍黎永乾的肩膀,苦笑道:「我怎麼感覺這些翡翠就像是定時炸彈啊,放在咱們手裡,不會有人來搶吧?」

雖然還沒仔細驗看這些翡翠,但是大致的估個價,秦風估摸著這些翡翠的價值也要在數千萬以上,足可以讓人鋌而走險了。

「小夥子,放心吧,在咱們陽美地界,肯定出不了這種事情。」

聽到秦風的話后,六叔走了過來,說道:「把這些東西都搬到我家裡去,我看哪個沒長眼的敢打它們的主意……」

秦風看了黎永乾一眼,給他使了個眼色,說道:「那就麻煩六叔了,明兒我一早就坐飛機將它們全都帶走。」

秦風此話一出,原本還停留在交易場的幾個人,頓時搖了搖頭離開了,他們縱然有什麼想法,此刻也絕了那些不切實際的心思。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