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三百二十六章邀請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 「秦……秦老闆,你……你說的都是真的?」 作為港商,原本魏達宏在秦風面前還有種莫名的優越感,但是此刻聽到秦風店鋪的營業額之後,那絲優越感早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魏達宏在港島算...

最初秦風在計算店鋪銷售額的時候,場內眾人臉上顯露出來的,都是不屑的神色。他們根本就不相信,在國內能有一家玉石店,每個月的銷售額居然在五千萬以上。

場內不乏玉石店的老闆,他們知道,玉石的利潤是非常高的,五千萬的營業額,代表著最少有三千萬以上的利潤空間。

如此算來,即使去掉各種開支,秦風的純利潤也要在兩千多萬,這在那些一個月營業額不過數萬數十萬的老闆們看來,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過當秦風講出如果他所說不實,可以讓人砸他招牌的話后,那些人臉上的不屑神色,頓時轉化為了驚愕。

要知道,古玩行是傳承了千百年的老行當,最重的就是信譽和招牌,秦風敢說出砸招牌這種話來,那他之前所說的,十有八九就是真的了。

「秦……秦老闆,你……你說的都是真的?」

作為港商,原本魏達宏在秦風面前還有種莫名的優越感,但是此刻聽到秦風店鋪的營業額之後,那絲優越感早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魏達宏在港島算是最早經營翡翠玉石飾品的,而且他的店還開在最熱鬧的中環地區。

但即使如此,魏達宏一個月的銷售額,也不過就是在百萬上下,比之秦風所說的數額,相差在十倍以上。

想想自己之前還大言不慚的要給秦風供貨,魏達宏此時是滿臉通紅,就是將他店裡的所有商品都拿給秦風。怕是還不夠對方支撐一個月時間的。

「當然是真的……」秦風聞言笑了起來,說道:「魏老闆,我的店名就叫做《真玉坊》1

「這名字好熟啊,我應該聽說過……」

「《真玉坊》?我知道。應該就是這個月才開業的。」

「沒錯,前段時間老姚從京城回來,說過這《真玉坊》,好像生意十分的火爆1

玉石行當說小不校全國各地最少也有成千上萬的經銷商,但是說大也不大,以現在的通訊手段,什麼事兒一夜之間,都能傳遍大江南北的。

秦風的《真玉坊》前段時間著實出了不少的風頭,首先《真玉坊》承諾的假一賠十,就讓行內為之一震。

其次三年後可以無條件退換這一條款,更是引發了行業地震,因為秦風這麼做。等於是讓《真玉坊》的產品。有了保值的功能。

如果購買了大筆《真玉坊》的玉石。在幾年後資金周轉困難的時候,將玉石賣回給真玉坊,那比從銀行貸款還有便利和划算。

所以秦風這一招使出來。那些手上有閑錢的老闆們,不管玩不玩玉石。都有可能進行投資,《真玉坊》的生意就是想差都難。

「這年輕人的腦子是怎麼長的啊?膽子也真夠大……」

聽聞秦風就是《真玉坊》的老闆后,眾人看向他的目光,不自覺的就發生了一些改變。

商人逐利也很現實,在這個圈子裡,實力就代表著地位,要說剛才有些人還因為秦風年輕而有些看不起他的話,現在看向秦風的眼神,則是變得恭敬多了。

「秦老闆真是年輕有為礙…」魏達宏也算是拎得起放得下,對著秦風拱了拱手,說道:「魏某剛才的話,您就當是沒聽到吧,以後還請多多關照……」

做了十多年的玉石買賣,魏達宏心裡明白,秦風只要能將他《真玉坊》現在這個態勢保持一年的時間,那麼在內地的玉石市場上,《真玉坊》的龍頭地位將無人可以撼動。

對於這樣一家實力雄厚、前景光明的珠寶店,魏達宏自然是不想開罪的,一來他和秦風沒有直接的競爭關係,二來在玉石行中,交好這麼一家店,也是很有必要的。

就像是日後魏達宏如果資金周轉不靈的話,他完全可以將店裡一些值錢的飾品質押給秦風,這自然就需要雙方保持一個良好的關係了。

「魏老闆客氣了,您是前輩,日後生意上的事情,還要向您多請教呢。」

俗話說花花轎子人抬人,說幾句好話又不會少二兩肉,秦風這幾句話一說出來,魏達宏的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

和魏達宏寒暄過後,秦風看著圍在切石機旁的眾人,苦笑道:「諸位,這才擦了一個小窗,裡面究竟如何還不知道呢,還請大家讓讓,我好繼續解石埃」

「好,今兒咱們也漲漲見識。」人群中一人喊道:「看看秦老闆到底解出一塊什麼樣的石頭。」

隨著這人的話聲,切石機四周空了出來,不過誰都不肯離開,縱然他們都已經清楚秦風解出的翡翠是自用的,但還是想見證一塊極品紅翡的誕生。

在這些人中,有羨慕也有妒忌的,但惟獨謝金寶的心情最複雜,當他看到是那塊板凳原石解出的紅翡,當時悔恨的差點沒一頭撞上去。

如果這塊料子是賣出去的也罷了,畢竟謝金寶是原石商人,而不是靠賭發家的賭客,賣出去的賭石切漲的事情並不鮮見。

但偏偏這塊石頭卻是當做搭頭白送出去的,這就讓謝金寶胸口鬱悶異常,像是壓了一塊大石般喘不過氣來。

與此同時,謝金寶的心中,對秦風還產生了一絲畏懼的心理。

謝金寶隱隱能感覺得到,從秦風兩百萬購買半賭原石時,似乎就給自己下了個套,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怕是早就瞄上了這塊達木坎場的料子。

想到這裡,謝金寶頓時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年紀輕輕的秦風,行事居然如此隱忍,而眼光又是這般毒辣老道,招惹了他,實在是有點不明智。

「謝老闆。這小子運氣真是好啊,這塊料子居然也能切出翡翠來。」就在謝金寶額頭冒汗的時候,耳邊響起了趙峰劍的聲音。

謝金寶轉過頭去,有些厭惡的看了一眼趙峰劍。淡淡的說道:「運氣也是成功者必備的素質,而且你真當他是運氣好嗎?趙老闆你做了十幾年玉石生意,可有這般運氣?」

謝金寶的這番話,說得趙峰劍一臉漲紅。卻是無法出言反駁,他能感覺得到,不管是竇老大還是謝金寶,在對待自己的態度上,已經是冷淡之極了。

抬頭看向場地中間的秦風,趙峰劍恨的牙根發癢,在他看來,這一切都是秦風造成的,心中對秦風的怨恨。卻是又加深了幾分。

正在觀察那個窗口、思考著怎麼往下擦石的秦風。感應到了趙峰劍的目光。抬頭與之相對視了一眼,在心中暗罵道:「不知死活的東西1

除卻入獄前的經歷不算,秦風出道以來。挖墳掘墓坑蒙拐騙的事情都干過,原始資金的積累。也都是從那些事情中獲得的。

但是除了在對付袁丙奇集團的時候,秦風曾經動過殺心,趙峰劍卻是秦風生出殺意的第二個人,原因無他,就是因為趙峰劍曾經辱及了秦風的長輩。

在秦風心裡,失蹤的父母妹妹和載,都是他至親的人。

而在來到京城之後,齊功也被列入了進去,趙峰劍之前所說的話,已經觸及到了秦風的底線,只是眼下忙著解石,沒工夫和他計較罷了。

轉過頭去將注意力放到了原石上,秦風正琢磨著該如何下手的時候,黎永乾湊了過來,一臉期待的說道:「秦風,這塊料子,給我來解吧?」

「老黎?你想解這塊料子?」

秦風聞言愣了一下,從剛剛眾人的表現能看得出來,這塊紅翡的價值可是不菲,就是秦風自己解心中都有幾分忐忑,他沒想到黎永乾居然自告奮勇的上來要解石。

「秦風,你放心吧。」

黎永乾自信滿滿的說道:「我當年曾經開出過帝王綠的料子,沒有傷到一絲玉肉,這塊料子,我會一點點的擦出來的……」

已經開出了窗面,接下來的事情相對比較簡單,如果想穩妥的話,從窗面四周繼續往外擦,就能最大限度的保持翡翠的完整,黎永乾就是打算用這個辦法。

「好吧,老黎,這塊料子交給你了。」

秦風點了點頭,將手中的砂輪機遞了過去,解了一天的原石,他的確也有些疲憊了,有人願意代勞,秦風正求之不得呢。

「老闆,您就瞧好吧。」

接過砂輪機,黎永乾就像是換了個人,感冒似乎也好了,早前的頹廢也是一掃而空,整個人都顯得精神奕奕,從窗面四周的石皮處開始打磨了起來。

看了一會黎永乾的擦石動作,秦風放下心來,這切石機周圍灰塵四濺,秦風當下往後退了幾步,來到了人群的外面。

「秦風,你小子真是厲害,我輸了,說吧,想讓我幹什麼?」

同樣和秦風一起退出來的,還有黃炳余,他倒是也乾脆,看到那窗口處的紅翡后,馬上就承認自己賭輸了。

「黃大哥,我想請你加入到《真玉坊》來。」

秦風開門見山的說道:「現在《真玉坊》發展的很快,但不管是我還是《真玉坊》的股東,都缺乏玉器店的相關管理經驗……

而且我在國內玉石行里的人脈,也有不足,我想讓您做真玉坊的副總,負責協調《真玉坊》各個加工廠以及貨源採購方面的事情……」

從第一次知道了《真玉坊》那驚人的銷售業績后,秦風就在思考日後玉石店的發展方向,謝軒自然是很合適的掌柜人選,不過他還是太年輕,在某些時候撐不住場面。

而像李然朱凱這些人,噹噹股東拿拿分紅還行,獨當一面是不用想了,所以真玉坊一直都缺少一位真正對外交涉的經理角色。

秦風原本也沒想到黃炳余,只是來到粵省后,見到黃炳余的一些關係,他才動了將其拉入到《真玉坊》的心思。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