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三百二十二章不見兔子不撒鷹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翡翠了,不過幾副鐲子的料子還是能掏出來,夠你幹上一段時間的。」 秦風說著話,又開始解起石來,不過這次他卻是慎重了許多,在用強光手電筒確定了切面翡翠延伸的厚度后,仔細的在剩下的那一半石皮上畫起線來...

,。

「秦風,真讓我來?我今兒的運氣可是不太好啊1

聽得秦風的話后,朱凱的手卻是有些發抖,之前那八塊原石,大多就都是他切的,可是沒一塊出翡翠,朱凱對自己的信心,也有那麼點兒不足。

「這原石裡面有沒有翡翠,都是老天爺註定的……」

秦風看了一眼朱凱,笑道:「難道你運氣好了,這翡翠就能突然變出來?放心大膽的切吧,就算是切垮了,不是還有謝老闆嗎?」

一旁的謝金寶聽到秦風的話,忍不住在心裡苦笑了起來,他之前想算計秦風,但沒成想反而被秦風給算計了,這兩百萬的存摺在兜里還沒放熱乎,就被秦風給找補了回去。

而且一算賬,謝金寶還要虧個四五十萬,因為就算他自己解石,也能從這塊半賭料子里掏出價值四五十萬的翡翠來。

「還是算了吧,我怕得心臟箔…」

朱凱想了一下,還是搖了搖頭,說道:「秦風,這塊料子你自己切吧,我要是再給切垮了,今兒就甭想睡著覺了。」

幾千塊錢的原石賭垮,朱凱和秦風都不會太在乎,但這塊原石可是花了兩百萬買來的,即使秦風在和謝金寶賭外圍,朱凱也沒有切石的勇氣。

「好,那我自己來切吧。」

秦風甩了甩有些發麻的雙手,拿起桌上的碳素筆,眼睛在原石擦口處瞄了一下,右手飛快的在原石上面畫了一道弧線。

「媽的,這簡直就是扮豬吃虎埃」

看到秦風那諳熟的動作。謝金寶在心裡是破口大罵,秦風要是早表現出對原石如此熟悉的舉動,謝金寶肯定會留個心眼的。

「各位,我可要解石啦。輸贏就在這一哆嗦了……」

看著圍觀眾人一臉緊張的樣子,秦風的表情倒是輕鬆的很,和眾人開了句玩笑后,馬上就按下了切石機的電源開關。那鋒利的合金齒輪,頓時飛快的旋轉了起來。

秦風也沒猶豫,扶在切石機把柄上的右手用力往下一壓,飛速轉動著的合金齒輪,頓時發出了刺耳的聲音,邊緣處切入到了原石之中。

此時正值下午,當頭頂的陽光照射在齒輪上后,反射出一道道絢麗的光線,刺得人有些睜不開眼。耳中只能聽聞到齒輪切入石頭之後那難聽的「嚓」聲。

切石的動靜可要比擦石大多了。當齒輪接觸到原石后。漫天的石屑頓時飛舞了起來,近在咫尺的秦風首當其衝,頭上臉上都蒙上了一層灰塵。

這種齒輪的規格半徑足有五十公分。切這塊原石還是很輕鬆的。

一份多鍾后,只聽「啪」一聲。卻是一塊重約二十多斤的石頭掉在了地上,緊接著齒輪空轉的聲音,也傳到了眾人的耳中。

「快,快點看看出翡翠沒有?」

「老宋,你別擋著我啊,出綠了沒?」

「看不清楚,都是灰塵,那誰,把水管子扯過來啊1

秦風還沒關上切石機,等在旁邊的人就蜂擁而上,將整個切石機給圍了起來,有那麼幾個心急的人甚至都顧不上用水沖洗原石,就拿手往切面伸去。

「沒出原石,這一刀廢了1

當有人用水管將切面沖洗乾淨后,圍在最裡面的人,發出一聲嘆息,不過他們可不是在幫秦風惋惜,而是心疼自己剛才的賭資。

在場的人不管是原石商人還是賭客,都是有著豐富賭石經驗的,他們知道這一道不出翡翠,這塊原石的價值就要大跌,嚴格來說,已經算是賭垮了。

「這才去了四分之一的原石,還不算垮。」

說話的這位剛才足足押了六萬塊錢,也難為他隨身帶著那麼多現金了,此時卻是有些不甘心,嚷嚷道:「再切一刀,現在還分不出輸贏呢……」

「對,老宋說的沒錯,再來一刀才能看出來。」

「就是啊,這麼一塊原石應該有七八十斤吧?一刀不算賭垮。」

按說常人的心理,還是比較希望看到別人賭垮的,像今兒這樣一致看漲的情形,在賭石歷史上絕對還是頭一遭。

「一幫不見棺材不掉淚的傢伙……」

秦風心中冷笑不已,嘴上卻是應道:「好,那就再來一刀,俗話說事不過三,我就不信了,今兒能連著賭垮就塊原石?」

等眾人讓開之後,秦風又打開了切石機的電源,他這次也沒畫線,將齒輪對準了原石差不多中間的位置,用力的往下壓去。

這次秦風切石的速度更快,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又是一塊二十多斤的石頭從齒輪下分離開來,馬上被等在旁邊的人搶到手中。

「還……還是沒出翡翠1

最先拿到原石的人,臉上露出了失望的表情,到了此刻,基本上誰都能看出來,秦風這塊料子是賭垮了。

當光滑的切面被水沖洗乾淨后,就連秦風也嘆了口氣,這塊原石如果不是出現了那個裂綹,制約了翡翠的生長,想必會成為一塊天價玉石的。

「怎麼著,諸位,還要再切嗎?」秦風抬起頭,看向了身旁的那些人,臉上無悲無喜,別人也看不出他到底是欣喜還是失落。

「不用切了,秦老弟,願賭服輸,我老謝沒什麼好說的了。」

謝金寶從人群里站了出來,手中拿著那張兩百萬的存摺,說道:「我老謝可不是輸了就賴賬的人,這是兩百萬,秦老闆您收好……」

「好,謝老闆是誠信人……」

「就是,不用再切了,秦老闆,我也願賭服輸……」

看到謝金寶200萬都掏出去了,那些輸了萬兒八千的人,也只能自認倒霉了。不過在賭石場上,這點錢還沒被他們放在眼中。

「多謝,多謝諸位捧抄…」

秦風笑著回過頭,說道:「凱子。把那些錢都收好,對了,剛才有幾個人是買賭垮的,你把錢賠付給他們。」

「好。我這就去辦。」

雖然是賭垮了,但朱凱還是一臉的喜色,因為買石頭所花的錢,又被秦風給賺了回來,不算外圍開賭贏的錢,秦風等於是一分沒花,還白落下塊半賭料子。

「秦老闆,你這塊料子賣不賣?十萬塊錢我買了。」剛交代完朱凱,秦風耳邊忽然傳來一個人的聲音。

「您是?」

秦風轉臉望去。說話是卻是個西裝革履的中年人。看上去大約四十齣頭的樣子。皮膚比較白皙,要不是眼角的皺紋,秦風還真的判斷不出對方的年齡。

來人操著半生不熟的普通話。說道:「我是港島恆宇珠寶的魏達宏,不知道秦老闆這塊原石賣不賣呢?」

「魏老闆。不好意思,這塊原石我是留著自用的。」

秦風搖了搖頭,這不管是哪個行業,都不缺想佔便宜的人啊,這位魏達宏欺負自個兒剛賭垮,就想花十萬買下價值四十萬的原石,他真當自己是沒見過世面的雛兒不成?

「哎,秦老闆,你再考慮下吧……」

魏達宏有些不死心,開口說道:「別看這邊出綠了,要是滲進去的少,說不定連十萬都不值呢。」

魏達宏原本在港島是做金店的,五六年前接觸到翡翠之後,轉行做起了珠寶生意,這幾年發展很是不錯,在港島玉石行,也能佔據一席之地。

不過隨著翡翠飾品越來越多的被普通人所認可,港島的一些傳統珠寶大鱷們,也盯上了這一塊市場,派人在緬甸大肆採購起了原石,這也導致港島翡翠原石的價格一路上漲。

如此一來,魏達宏的日子就有些難過了,拼財力,他根本就不是那些大珠寶商們的對手,沒奈何,魏達宏只能通過多參加一些原石交易會,從賭客們手上採購原料。

「十萬都不值?」

秦風有些好笑的看了一眼魏達宏,說道:「要不這樣,魏老闆,我把這塊原石里的翡翠給解出來,如果不值十萬,我白送您,要是它的價值超過十萬,您輸給我十萬就行,怎麼樣?」

對於奸商,秦風從來都是不加以顏色的,當然,秦風一向都以自己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誠實守信的好商人自居的。

「秦老闆真會開玩笑,您既然不賣,那……那就算了。」

魏達宏被秦風說的臉色一紅,他知道自己是看錯了人了,這個年輕人怕是早就看出了原石的價值。

「秦風,這剩下的料子,還能出多少翡翠啊?」

除開那些下注的人之外,這滿場里真心實意希望秦風賭漲的,怕也就只有黎永乾一個人了,因為他那加工廠,還要等米下鍋呢。

「老黎,不用著急,以後有得你忙的。」

秦風聞言笑了起來,說道:「這塊料子怕是出不了多少翡翠了,不過幾副鐲子的料子還是能掏出來,夠你幹上一段時間的。」

秦風說著話,又開始解起石來,不過這次他卻是慎重了許多,在用強光手電筒確定了切面翡翠延伸的厚度后,仔細的在剩下的那一半石皮上畫起線來。

「還真是不見兔子不撒鷹礙…」

看到秦風的這個動作,原本還有些擔心的謝金寶這次卻是徹底放下心來,因為秦風所畫的那條線,剛好避過了蟒紋的位置。

也就是說,只要秦風這一刀切下去,那些假造的蟒紋就會隨著廢棄的原石扔掉,再也不會有人去關注了。

而謝金寶也想得到,秦風剛才之所以沒這麼做,怕是因為自己還沒將那兩百萬交給對方吧?

ps:ps:第二更,求月票,求推薦票!!!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