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三百二十章外圍賭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說出來,只得強撐著說道:「我覺得能擦出來,這塊翡翠賭漲的可能性很大……」 「哦?我不怎麼看來後面能出綠。」秦風搖了搖頭,忽然說道:「謝老闆,要不咱們賭一手如何?」 「賭一手?怎麼賭?」...

如果時間可以回到幾個小時之前,謝金寶說什麼也不會將這塊原石賣給秦風的,因為這等於是將把柄送到了秦風手上,對方想怎麼拿捏自己都可以。

看著被搬到切石機上的原石,謝金寶的手心裡全是冷汗,他還真怕秦風沿著蟒紋處將石頭給擦開,那麼他作假的痕,馬上就會暴露在眾人的眼前。

「凱子,這塊石頭我來切1

秦風有意無意的往謝金寶處撇了一眼,看得他頓時心中狂跳,眼中露出了哀求的神色,要不是此刻人多眼雜,他恨不得直接將那存摺塞回到秦風口袋裡去。

「當然是你來切了,兩百多萬的料子,我可不敢切……」

朱凱氣喘吁吁的將那塊重達七八十斤的原石抱到切石機上之後,就讓開了身子,剛才切那數百上千塊錢一個的料子,朱凱沒什麼壓力,但是面對這塊原石,他的手就有些發抖了。

「嘿,又有解石的了,走,看熱鬧去……」

「還是剛才那個小夥子啊,他倒是膽子真大。」

「你們知不知道,這位秦老闆現在解的原石,可是兩百多萬買來的。」

在中國,最不乏的就是看熱鬧的人,而在賭石圈裡,解石向來都是受人矚目的,很多人寧可丟掉手上的買賣不談,也要去觀看別人解石。

所以一聽到有人解石,而且要解的原石價值兩百萬,原本那些在各個攤位談著價錢的玉石商人們,頓時都暫停了生意。紛紛圍到了切石機的那處空地上。

那些原石老闆們對此並沒有什麼抱怨,因為就連他們自個兒都圍了上來,陽美的賭石只是範圍很小的內部交易,兩百萬一塊的賭石。在這裡已經堪稱是大手筆了。

「秦風,依我看,這塊半賭料子已經切出來了一半,咱們只需要從另外一邊擦石就可以了……」

在眾人圍觀的時候。黎永乾已經蹲下來看石頭了。

他和秦風達成了合作協議,心下自然也是希望秦風能賭漲的,否則就目前的情況而言,即使他配備齊了各種設備,這手上沒有訂單,那也是無法開工的。

「這樣太麻煩了吧?」

秦風抬起頭看了一眼謝金寶,說道:「要我說,蟒紋之下一般都會出玉的,咱們就沿著蟒紋往下擦。這樣豈不是更加方便一些?」

「秦風。就是因為蟒紋下容易出綠。我才不贊成沿著蟒紋擦的。」

黎永乾搖了搖頭,說道:「你看這蟒紋和切面距離很近,即使出綠。那也不算大漲,所以只有從背面擦出綠來。這塊石頭才算是賭漲了……」

聽到兩千元的話,站在一旁的謝金寶是連連點頭,忙不迭的說道:「秦老闆,永乾說的沒錯,一般解石都是這樣來的。」

謝金寶才四十來歲,在這行業里乾的如魚得水,他可不想因為區區兩百萬的原石,就將自個兒搞的聲名狼藉。

「可是,我怎麼覺得這蟒紋下面有些東西呢?」

秦風話有深意的看向謝金寶,笑道:「這塊料子原本是謝老闆的,您說要是從這背面擦石,能否擦出翡翠呢?」

「能擦出個鬼來1

謝金寶在心中暗罵了一句,他自己作假的料子,當然比誰清楚,可是這話還不能說出來,只得強撐著說道:「我覺得能擦出來,這塊翡翠賭漲的可能性很大……」

「哦?我不怎麼看來後面能出綠。」秦風搖了搖頭,忽然說道:「謝老闆,要不咱們賭一手如何?」

「賭一手?怎麼賭?」謝金寶大奇,原石他已經賣了,又有什麼好賭的?

「要是這背面出綠,那這塊原石肯定大漲,謝老闆200萬賣的,一準會虧錢……」

秦風想了一下,開口說道:「既然謝老闆賭漲,那麼如果出綠,我再補償給謝老闆200萬,你看如何?」

「這……我要是想切石,還至於要賣嗎?」謝金寶被秦風的話說的目瞪口呆,他親手作假的原石,是賠是漲不比誰都清楚?

「那……那要是沒出綠呢?」謝金寶似乎明白了點什麼,當下看向秦風,說道:「如果沒出綠,我老謝需要賠點什麼?」

聽到謝金寶的話后,秦風的眼睛眯縫了起來,笑道:「沒出綠自然是謝老闆您輸了,您也只要賠我兩百萬就行。」

秦風現在手頭最缺的東西,第一就是玉石貨源,第二自然是資金了。

原本秦風不想過於招搖,這才花了兩百萬買下這塊只值三四十萬的原石,但是在知道謝金寶是和竇健軍趙峰劍聯合起來給自己下的套,秦風就沒那麼好說話了。

秦風開出的這個賭注,意思表達的已經是非常明白了,那就是讓謝金寶怎麼吃下去的那兩百萬,再怎麼給自己交出來。

「用賭漲賭垮開場外,這倒是挺稀罕的……」

「謝老闆自個兒賣的原石,肯定不會和他賭的……」

「就是啊,謝老闆之所以賣原石,就是不想承擔風險的,腦子壞了才和他賭呢……」

秦風話聲一落,場內頓時響起了一陣議論聲,「賭」這個字眼,在賭石場上再尋常不過了,但是秦風的這種賭法,卻是非常少見的。

「謝老闆,怎麼樣?對自己的原石有信心嗎?」秦風笑眯眯的看著謝金寶,臉色非常的平和。

「好,謝某賭了,我就賭這塊料子後面能擦出翡翠來1

謝金寶咬了咬牙,說道:「如果後面不出翡翠,我願意輸給秦老闆200萬,要是出了,秦老闆的可是也要掏出來200萬啊1

謝金寶此時已經是騎虎難下了,他自然明白秦風的意思。這是給自己一個台階下,然後再讓自個兒,將那200萬拱手送上。

雖然滿心苦澀,但謝金寶也不得不按照秦風所說的去做。因為這件事是他下套做局算計秦風在先,對方沒當眾揭破自己,那已經算是留了幾分情面了。

「什麼?謝金寶要賭?」

「開玩笑吧?他能拿出來200萬賭輸贏,幹嘛不自己切石呢?」

謝金寶此話一出。卻是驚得滿場震動,誰都想不明白,謝金寶要是有如此魄力,他根本就沒必要賣出原石,乾脆自己解開算了。

不過也有一些在行內混的久的老人,卻是若有所思的看著那塊原石沒說話,雖然翡翠王幫謝金寶切石的事情已經過去幾年了,但他們依稀還記得謝金寶有這麼一塊原石。

聯想到當年那塊原石,一些人臉上頓時露出了瞭然的神色。敢情謝金寶做生意不規矩。怕是被人拿捏住了把柄。

當然。事不關己高高掛起,這事兒和那些人沒什麼關係,他們也沒說出來的必要。當下只是站在一旁看起了熱鬧。

「秦風,你這到底唱的是哪一出啊?」

見到秦風不老老實實的去解石。居然又要和謝金寶賭輸贏,黃炳余頓時苦笑了起來,他發現自己絲毫都看不透秦風這個年輕人到底都在想些什麼?

「黃大哥,這參與的人越多,才越好玩埃」

聽到場內那些議論聲,秦風忽然大聲說道:「諸位,獨樂樂不如眾樂樂,這次秦某做把庄,開盤賭這塊原石,不知道有沒有人要參與啊?」

「秦老闆,怎麼個賭法?」

「賭外場?夠刺激,秦老闆,說個章程出來。」

在賭石場內,外圍賭並非什麼稀罕事,但一般都是由兩個人對賭一塊原石的漲跌,像秦風這樣公然坐莊開盤的,卻是很少有人去做。

場內這些玩賭石的老闆,都是賭性很重的人,眼下聽到秦風居然要開外圍賭,一個個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千門善賭,秦風幾乎在轉眼之間就想好了規矩,當下大聲說道:「賭法很簡單,押原石背面出翡翠的,一賠二,押不出的,一賠一,

一人只能押一門,不得兩邊投注,另外今兒只收現金,大家要是想賭,可以到我這裡來下注了……」

秦風的這種賭法,其實就是讓眾人在賭漲和賭垮之間做選擇,因為如果背面出綠,這塊原石必漲無疑。

反之要是沒出的話,雖然不見得就一定垮,但這塊原石的價值就要大打折扣,能否值200萬,就要看前面開窗後面翡翠的品質了。

當秦風說出賭法后,有好事的人竟然跑到門口,將六叔的那套桌椅給搬了過來,擺在了切石機旁。

「原石是謝老闆的,他都敢賭200萬的漲,我怕什麼啊?」

一個中年人站了出來,從手包里拿出了兩疊鈔票,重重的拍在了秦風面前的桌子上,說道:「秦老闆,我賭兩萬塊的漲,您要是輸了,連本帶利可就是六萬礙…」

「我也賭漲,我賭一萬……」

「老劉,我穩點賭八千塊的漲吧……」

這凡事都要有個帶頭的,當那中年人拍出了兩萬塊錢后,場內的氣氛頓時被引爆開來,那些原本想觀望的人,也都忍不住拿出萬兒八千的現金,參與到外圍賭之中。

沒多大一會功夫,秦風身前的桌子上,竟然擺了差不多有四五十萬現金的樣子,要知道,今兒場地內總共也就來了這麼多人,差不多是人人皆賭了。

不過有謝金寶那200萬的表率作用,這些人大多都是賭原石看漲的,只有三五萬的資金搏冷門,押在了一比一的賠率上。

秦風拿著六叔的那疊信紙,一一在上面寫下了憑據,投注的人實在太多,等一會卻是要拿著這憑據來兌換輸贏之後的賭資。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