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三百一十四章爾虞我詐(下)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是那塊搭頭。 生意場上就是如此的爾虞我詐,謝金寶從一開始就在算計秦風,可是他沒想到,秦風何嘗不是如此呢? 「秦風,你,唉,早知道不帶你來了。」 看到秦風三言兩語間就買下了塊價值...

「秦老闆,這……這可不行埃」

聽到秦風的話后,謝金寶那張胖臉皺的像朵菊花一般,連連搖頭,道:「秦老闆,那塊料子賣給你兩百萬,價格已經非常低了,要是再加上這一塊,我豈不是要賠死掉了?」

雖然嘴上叫著苦,但謝金寶的心裡卻是早已樂開了花,他就怕秦風不提條件不願意買,現在秦風終於吐了口,別說搭一塊料子,就是搭上個三五塊,謝金寶都心甘情願。

雖然緬甸政府為了保證國家稅收,要求所有的翡翠原石交易,都必須走公盤買賣,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原石的交易,並非只有公盤這一條途徑。

像謝金寶這種長年從緬甸選購原石的商人,也是蛇有蛇路鼠有鼠窩,他和不少翡翠礦的老闆都有關係,可以直接從礦區拉走原石,也就是俗稱的走私。

剛才秦風所指的那塊料子,就是謝金寶從達木坎礦坑直接買出來的,而當時這塊表皮怪異的原石,好像只花了幾百人民幣,當成搭頭送給秦風,謝金寶壓根就不吃虧。

「謝老闆,我買了兩百萬的料子,要個搭頭不算什麼吧?」

秦風將臉一,說道:「我這人做生意最爽快,行就行,不行就算了,謝老闆,那四塊料子我付過帳了,咱們後會有期……」

說著話,秦風沖著謝金寶拱了拱手,抬腳就要往外走。

「別,別,秦老闆。您爽快我也不能小氣不是?」

謝金寶一把拉住了秦風,說道:「就按您說的,那塊料子當成搭頭,兩塊一共兩百萬。您說成不成?」

那塊造假的原石,對謝金寶而言已經成了一塊心病,就算沒有竇健軍的囑託,眼下能處理掉。謝金寶也算是解決了個麻煩事。

秦風聞言笑了起來,拍了拍謝金寶的肩膀,說道:「那還差不多,我說謝老闆,這做人做生意,都要大氣一點嘛……」

「大氣你老母埃」

謝金寶被秦風說的哭笑不得,這大氣的代價,就是一轉眼功夫,他又損失了二十萬。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他寧可一輩子小氣了。

心中在暗罵著對方。謝金寶的臉上卻是滿面笑容,看著秦風說道:「秦老闆,咱們簽個協議吧。兩百萬的物件,口頭約定不太好了。」

別管怎麼說。秦風都是齊功的弟子,謝金寶這種生意人雖然和做學問的齊功不搭邊,但也有些畏懼齊功在玉石行的威名,眼下卻是想黑紙白字,讓對方找不了后賬。

「成,那就簽個協議。」秦風點了點頭,說道:「謝老闆,你擬定一下吧,對了,那塊搭頭也要寫進去埃」

秦風臉上同樣露出了笑容,只不過這笑容卻是顯得有些意味深長。

買下只值四五十萬的造假原石,搭上那塊在秦風思感中色彩最濃艷靚麗的原石,秦風也是經過一番思考的,因為他原本是可以只花二十萬,將看中的那塊原石買下來的。

不過秦風是江湖人,他為人處世,還遵循著江湖上的規矩,那就是做人留一線,他用別的手段贏得原石,還是會給謝金寶留口飯吃的。

還有一點就是,秦風只花二十萬買下那塊原石,並且當眾賭漲,謝金寶肯定會感覺出不對來,甚至會懷疑秦風有勘探原石的什麼法子,這是秦風所不希望看到的。

而現在秦風花兩百萬買下那塊半賭料子,真正讓他看中的原石,則是個搭頭。

到時候就算是搭頭的原石賭漲,旁人也說不出什麼的,畢竟誰都猜想不到,秦風一開始的目標就是那塊搭頭。

生意場上就是如此的爾虞我詐,謝金寶從一開始就在算計秦風,可是他沒想到,秦風何嘗不是如此呢?

「秦風,你,唉,早知道不帶你來了。」

看到秦風三言兩語間就買下了塊價值兩百萬的原石,黃炳余在一旁直看得目瞪口呆,他做了十多年生意了,也沒秦風這般的魄力。

「黃大哥,這賭嘛,就有輸有贏。」

秦風不以為然的笑了笑,說道:「我花兩百萬買下來是不假,不過要是賭漲了,這塊料子很可能就價值兩千萬,我不是賺大發了嗎?」

「兩千萬?小子,做夢吧1

謝金寶心中狂笑不已,他相信雲省翡翠王的眼光,那位老爺子說這塊料子裂綹之下無翡翠,那肯定就是沒有,秦風這次是輸定了。

「就是,秦老闆說的沒錯,咱們這就去六叔那吧。」謝金寶也怕夜長夢多,趕緊喊了兩個夥計,將那兩塊原石都搬到了一個推車上,率先出了棚子。

「秦風,你真買?」黃炳余還是有些心慌,如果要真是賭垮了的話,秦風的損失最少在百萬以上。

「黃大哥,這還能假買嗎?」

秦風跟在謝金寶身後出了棚子,忽然喊住了走在前面的謝金寶,說道:「謝老闆,您到六叔那邊先等我一下吧。」

「哎,秦老闆,怎麼回事?」

謝金寶聞言愣住了,連忙站住了腳,他此時是真怕秦風出什麼蛾子,萬一再不買了,這塊原石還是要砸在手上。

「反正今兒要去銀行轉賬,我乾脆多買幾塊吧。」

秦風指了指二十多米遠黎永虎的攤位,說道:「您稍等我一會,我再去黎老闆那挑幾塊料子。」

「你剛剛買了八塊都賭垮了,還敢買阿虎的原石?」謝金寶這會真是有些看不透秦風了,當下說道:「走,我跟您一起去看看。」

「那好,謝老闆也幫我掌掌眼吧。」秦風點了點頭,徑直走進了黎永虎的攤子上。

「黎老闆,秦風到底在搞什麼啊?」朱凱拉了一把身邊的黎永乾,他對賭石一竅不通,真是一點都琢磨不透秦風的心思了。

「不知道,那塊半賭料子表現還不錯,賭性不是很大,秦老闆買下來還算合理……」

黎永乾想了一下,搖了搖頭說道:「可是虎哥這邊的原石,明顯是買了廢料,我也不知道秦風想幹什麼。」

「得,秦風這小子精似鬼,還沒見他吃過虧呢,咱們跟著看就好了。」想到從認識秦風以來發生的事情,朱凱頓時信心十足了。

從進入大學到現在,也不過就是短短半年的時間,秦風從一個一文不名的大一學生,居然變成了齊功的入門弟子。

不僅如此,現在的秦風還坐擁價值上千萬的玉石店,這一切看起來是那麼的不合理,但卻都是實實在在發生著的事情。

「幾位,隨便看……」

當秦風跨入到黎永虎那家店的時候,黎永乾正無精打採的垂著頭,在桌前的紙上隨便畫著,連進來人都沒抬頭看一眼。

這個翡翠交易場地,前後不過千兒八百平方米,走一圈都花費不了幾分鐘的時間。

黎永虎相信,剛才連切連垮的事情,恐怕早就在這裡面傳遍了,是以也沒指望自個兒還能在這次交易會上有所斬獲了。

「黎老闆,這是怎麼了?病了?」

看到黎永虎的樣子,秦風不由笑了起來,說來自個兒也有些不厚道,專門挑沒翡翠的原石買,害得黎永虎的生意如此蕭索。

「秦老闆,是……是你?」

聽到秦風的話,黎永虎猛地抬起頭來,他沒想到秦風居然還能進自個兒的店。

「黎老闆,我剛才在謝老闆那滿了塊帶蟒紋的半賭料子,忽然想到你那塊原石了。」

秦風將身後的謝金寶讓了出來,說道:「好事成雙,湊個對吧,黎老闆,你那塊蟒紋料子賣不賣?」

秦風雖然有賭石的理論知識,也能從思感中得知原石內有沒有翡翠,但是他缺少實踐,也無法從思感里得知翡翠的品質,只能依靠色彩的濃淡來分析。

而在秦風所感應到的所有原石中,黎永虎的那塊蟒紋原石,卻是色彩最為濃郁和純粹的,所以他才會做出切石連垮的舉動,真正的用意,就是想打壓那塊原石的價格。

「賣,當然賣啊1

黎永虎這會正琢磨著找誰借錢給兒子蓋房子呢,秦風的到來,無異於是雪中送炭啊,當下站起身,說道:「秦老闆,五十萬,那塊料子,五十萬就賣給你……」

這塊表皮呈蟒紋狀的黑烏砂原石,黎永虎最初給出的價格是七十萬,可是經過剛才切石的事情后,黎老闆也是很自覺的給降下了二十萬。

「五十萬?這價格貴了。」

秦風搖了搖頭,伸出了三個手指頭,說道:「黎老闆,說實話,你這邊的原石品質真不怎麼樣,我最多出二十萬,你要是賣的話,咱們去簽協議打款,如果不賣那就算了……」

「二十萬?秦老闆,你……你這價壓的也太狠了吧?」

黎永虎猶豫了起來,這塊原石雖然是全賭料子,但表現還算不錯,出綠的可能性極大,二十萬賣出去,他還真有些捨不得。

不過就成本而言,黎永虎也不賠錢,這塊料子是他前幾年從緬甸收來的,也不過就花了兩萬多,即使賣二十萬,那也是十倍的利潤了。

「好,我賣1

黎永虎咬了咬牙,最終答應了下來,有了秦風的這二十萬,足夠他給兒子蓋一棟兩層的小樓了。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