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三百一十一章明修棧道,暗渡陳倉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要學的。 像是占卜問卦。秦風就要從對方臉上的表情里,看出他的喜怒哀樂對症下藥,套出對方的話來,從而摸透其心思。做出一副每言必中的假象。 又諸如千門千術,想要行騙,更是要通過琢磨人的面部...

拿起了強光手電筒,秦風專註的查看了起來,他幾乎是用手電筒貼著切出來的窗口,一寸寸的挪動著,不放過一絲透光的地方,那雙眼睛似乎要看到玉石裡面去。

「還真是塊很不錯的料子,可賭性很大……」秦風足足看了差不多半個小時,才放下了手中的電筒。

以秦風對玉石的了解,這塊料子最少透進去了兩指左右,單是窗口表現出來的翡翠,價值就在四五十萬左右,因為兩指厚的料子,也能取出七八副手鐲了。

在翡翠飾品中,除了一些暴發戶土豪們追捧的陽綠高冰種戒面之外,就要數手鐲飾品最值錢了,一副飄花鐲子都能賣出上萬,如果是滿綠的冰種手鐲,最少要五萬起價的。

「秦老闆,怎麼著,看好了吧?」

見到秦風放下手電筒,謝金寶湊了過來,說道:「我這塊料子如果再放幾年的話,拿到別的公盤上,最少也能賣個千兒八百萬的,秦老闆,過了這村兒,可就沒這店了呀……」

「料子是不錯……」

秦風心中已經有七八分想賭這塊原石了,因為它的可賭性非常的高,正當他習慣性的想和謝金寶講講價格的時候,眼睛落在了謝金寶的臉上,心裡卻是「咯」了一下。

秦風跟著載所學習的江湖外八門中的技藝,大多都是需要和三教九流的人打交道的,這識人辨物,就是秦風首先要學的。

像是占卜問卦。秦風就要從對方臉上的表情里,看出他的喜怒哀樂對症下藥,套出對方的話來,從而摸透其心思。做出一副每言必中的假象。

又諸如千門千術,想要行騙,更是要通過琢磨人的面部表情,來知曉對方的心理活動。可以說,每一個出色的騙子,都有去做算命先生和心理醫生的潛質。

受到載的熏陶,秦風在監獄里沒事的時候,總是喜歡和人談話,在看似普通的談話下,秦風掌握了許多人的心理狀態,他能通過看似不起眼的一些面部表情,讀懂對方很多隱藏在內心深處的想法。

就在秦風看到一臉堆著笑容的謝金寶時。第一感覺。就是這人笑的太假。

雖然謝金寶那張胖臉笑得眼睛已經眯成了一條縫。但是秦風仍然能從那條縫裡透出的眼神中,看出一種旁人無法發現的狡黠和冷笑。

不過謝金寶藉助那張笑臉,將那絲冷笑隱藏的極好。要不是秦風在讀取面部表情這一項上堪稱專家,就連他差點都忽略了過去。而且謝金寶說話時上挑眉毛的誇張動作,應該也在掩飾著什麼。

「媽的,一定有貓膩,這塊石頭一定有問題。」

雖然秦風讀不出謝金寶內心真正的想法,但是他可以肯定,對方眼中的那絲冷笑,一定是對著自個兒來的,換句話說,這塊被他極力推崇的原石,肯定存在自己沒有看出來的問題。

「秦老闆,不錯就買下來唄,現在緬甸出產的好料子可是不多啦……」

見到秦風誇了一句原石后就默不作聲了,謝金寶倒是有些著急起來,開口說道:「秦老闆,我也就是聽人說你是齊功先生的弟子,才給你推薦這塊原石的,換個人我還真不一定賣1

「有生意做有錢賺,幹嘛不賣啊?」

聽到謝金寶的話后,秦風愈發認為這人有問題了,當下說道:「謝老闆,我還得再看看,四五百萬的玩意兒,要是賭垮了,那小弟可就要傾家蕩產了。」

秦風心中也有些不服氣,他本身翡翠造假的技藝,已然可以說是爐火純青了,但剛才居然沒能看出這塊料子的問題,而是從謝金寶的臉部活動中察覺到了不對,從某種意義上而言,秦風已經算是打了眼了。

「秦老闆說對,這麼貴重的東西,是要好好看看。」

謝金寶雖然心裡不情願,但在臉上和語言里卻是不能表露出來,俗話說欲速則不達,幾百萬的東西,他也沒指望秦風頭腦一發熱就買下來的,一般人都要再三思量之後,才會真正出手的。

「切窗處的翡翠應該沒有問題,這麼大的一塊原石,他們是無法作假的。」

秦風的目光又盯在了原石上,不過這次他沒有再去看切窗的開口,而是轉悠到了原石的另外一面,在那沒有切到的石皮處,細細觀察了起來。

見到秦風的動作,謝金寶的眼皮子連跳了幾下,一直等到幾分鐘過後秦風的眼神離開那一面后,謝金寶才在心裡鬆了口氣。

只是謝金寶不知道,眼睛被額頭頭髮遮擋住了的秦風,剛才眼神同時跳了好幾下,因為在將注意力轉到石皮上后,秦風幾乎在第一時間,就看出了這塊原石的不對來。

切窗是真的,那裡所顯露出來的高品級翡翠玉肉也是真的,那近乎透明的種水也是真的,從切窗到翡翠,這兩點最是吸引賭客注意力的地方,都是真的,並無一絲虛假存在。

但是在石皮上,秦風卻是發現這塊抹崗玉廠出產的料子,距離切口兩指厚的地方,那突出來的一塊紋,居然是假的,那圍著整塊原石盤旋了大半圈的紋,全部都是人工做出來的。

不過造假的這人技藝十分的高超,那些紋所用的材料,都是從真正的原石上切除下來的,然後用技術手段小心翼翼的黏貼上去,從色彩造型等方面,和原石本身極為吻合,堪稱天衣無縫。

只是在秦風眼中,別說造假出來的紋,就是用一塊顏料在紙上畫一筆,他都能分出這筆畫前後的深淺色差來,這塊料子雖然假的高明,但些許的差異,馬上就被秦風給分辨了出來。

「媽的,這位謝老闆,是他娘的高人啊,連心理學都用上了。」

看出那紋有假后,秦風心中腹誹之餘,對面前的謝金寶還真是有些敬佩,秦風之所以第一眼沒能辨認出來,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一開始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切窗面出現的翡翠上面了。

這一點謝金寶就很好的把握了大多數人先去查看翡翠的心理,有了重點關注的切窗后,很多人都會習慣性的忽略其它的地方,加上那紋也製造的能以假亂真,所以就連秦風都被騙過了。

放在兵法中,謝金寶這一手就叫做「明修棧道,暗渡陳倉」,他用那切面高品質的翡翠,掩蓋住了蟒紋作假的事實。

「憑空制出一條紋來,還貫穿整塊原石,這料子一定有問題,而且還是大問題。」

在看出那紋是假的之後,對這塊原石的問題,秦風心中已經有了判斷,在原石表皮做文章,一般只有兩種可能性。

第一種可能性,就是這塊原石是被切過第二刀的,切開之後發現裡面並沒有翡翠,然後謝金寶又將石頭用特殊的藥劑給粘合了起來,再圍繞切口處一圈做出紋,從而掩飾切石的痕。

至於第二種可能性,那就是在紋的下面,出現了裂綹,古玩行中有句話叫做十綹九裂,當裂綹出現之後,原石裡面的翡翠,往往就會出現很大的不確定性。

而且裂綹要是往裡滲的很深的話,那這塊石頭的賭性就會變得愈發大了,秦風觀這塊石頭的紋圍繞著石頭纏繞了大半圈,基本上就是一裂到底了。

在賭石中,也有人是專門堵裂的,有些裂綹切開后,也會出現品級上佳的翡翠,不過那也是要仔細觀察裂綹顏色和裂開位置的走向以及滲入下去的深度,才敢去賭裂。

不過謝金寶將用假造的紋完全填滿了裂綹,秦風無法觀察到那些裂綹的表現。

所以這塊所謂半賭石的抹崗玉原石,在秦風心中的賭性,一瞬間就上漲了百倍,別說四百萬,就是四十萬,秦風都要考慮值不值的。

「秦老闆,來,喝口茶咱們再接著看。」

見到秦風瞅著原石的表皮看,謝金寶也有幾分心虛,雖然他自信那作假的蟒紋毫無破綻,但凡事都有個萬一,他也怕被秦風看出點什麼端倪來。

「謝老闆,茶等會再喝吧。」

秦風擺了擺手,頭也不抬的說道:「幾百萬的物件,這得看仔細了啊,對了,謝老闆,你這裡有亮度再強一點的手電筒嗎?我要再看看這切面……」

「有,秦老闆,這是從德國進口來的hid氙氣電筒,比一般的強光手電筒的聚光效果要很多。」

謝金寶說著話給秦風遞過去了一個二十多公分長的手電筒,同時心中也鬆了一口大氣,他不怕秦風看切面,因為在切面上,他沒有動過任何的手腳。

「謝老闆,可別打斷我了礙…」接過手電筒后,秦風抬起了頭,有些不滿的說道:「這茶什麼時候都能喝,可看走了眼,損失就大了。」

「那是,那是……」謝金寶臉上賠著笑,說道:「秦老闆您慢慢看,一準沒人再打擾您了。」

讓秦風的注意力從石皮轉到了切口處,謝金寶根本就不怕秦風查看,他看得越細越好,那高品質的翡翠,會讓任何一個人都生出購買**的。

「那就好……」

秦風看了一眼謝金寶,又將頭埋了下去,同時把手中的電筒貼到了切面上,頓時一股濃艷靚麗的翠綠色,從手電筒周圈顯露了出來。

ps:繼續求推薦票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