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三百一十章誘餌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風這種解石中出現的。 所以賭石開出翡翠並不罕見,但是連切八塊一點翡翠的影子都沒見到,這反倒是挺稀罕的。 「黃大哥,就是玩玩而已。」秦風聞言笑了笑,說道:「咱們要賭就賭一塊極品的料子,一...

「這……這怎麼可能呢?」!

等到眾人散開之後,場地內只留下了秦風等人和有些失魂落魄的黎永虎,看著那些散碎了一地的原石,他的臉色灰白異常。

原本是想著通過這次出售原石,換得一些現金給兒子蓋房子娶媳婦的。

但是黎永虎怎麼都沒想到,會出現如此一幕,恐怕這次村中舉辦的交易會,再也沒有人願意買他的原石了。

「二哥,沒什麼的,可能是秦風碰巧了吧,拿的幾個表現都不好。」

黎永乾在旁邊安慰了本家兄弟一句,不過這話說的卻是乾巴巴的,就連他自個兒都不相信,連著八塊原石都沒表現出翡翠的特徵來,只能說明黎永虎的這批貨有問題。

「阿乾,算你二哥倒霉,唉,我當時也看著是老坑的料子才買的……」

黎永虎嘆了口氣,慢慢的轉身回到了自己攤位的棚子里,他打算擺滿今兒一天,就不賣了,至於給兒子蓋房子的錢,找些親朋湊一湊,應該問題不大的。

「秦風,你這手氣也夠背的埃」

等黎永虎走後,黃炳餘一臉怪異的看著秦風,說道:「八塊原石,怎麼著也能切出塊狗屎地的料子吧?你倒是好,連一點翡翠都沒解出來……」

在賭石場中,想解出諸如玻璃種的極品翡翠,那是很少見的事情,不過像秦風這般倒霉的,也並不多見。

要知道,現在充斥著市場的那些幾塊錢一個的低檔翡翠飾品,就是在秦風這種解石中出現的。

所以賭石開出翡翠並不罕見,但是連切八塊一點翡翠的影子都沒見到,這反倒是挺稀罕的。

「黃大哥,就是玩玩而已。」秦風聞言笑了笑,說道:「咱們要賭就賭一塊極品的料子,一般的我還看不上呢。」

「你說的倒是輕鬆哪有那麼多極品玉料埃」

黃炳余不以為然的搖了搖頭,別說像眼前這種規模的原石交易了,就是在緬甸的翡翠公盤上,一年都不一定能現場解出一塊玻璃種滿綠的料子來。

「這叫先走霉運后發財黃大哥,我一向都是先苦后甜的。」

秦風完全沒受賭垮的影響,因為只有他自己才清楚,剛才所做的那些都是故意的,而對於黎永虎的那塊蟒紋原石,秦風也是勢在必得。

按照秦風的判斷,那塊重達三十多斤的原石色彩濃艷之極,想必裡面的翡翠品級也不會太低,只是沒切出來秦風也無法對其作出判斷。

「黃大哥,走,咱們再安慰下黎老闆去。」

秦風在切石機邊的水龍頭出洗了洗手,站起身正準備去黎永虎的攤位時候,一個中年人忽然擋住了他的去路。

「秦老闆是吧?我叫謝金寶……」

來人做了個自我介紹后,指著不遠處的一個棚子,說道:「在那邊擺了個攤子,您要不要去看看啊?」

來人四十五六歲的年齡,看樣子是中年發福了體型稍微有些胖,一張圓臉一笑起來,正應了生意場上那句和氣生財的話。

「原來是謝老闆埃」秦風嘴上客套著眼睛卻是望向了黎永乾,他不知道這人是什麼來頭,這是指望黎永乾答句話呢。

看到秦風的眼神黎永乾看口說道:「謝大哥也是我們村上的,專門做賭石買賣的,他的生意可比虎子哥大多了……陽美村子里一共有幾個姓,黎、竇兩家是大姓,另外還有謝、任、周三個姓,一般姓黎的大多都從事玉石加工,而另外幾個姓則是做原石生意的比較多。

「好那咱們就去看看吧。」

秦風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反正剛剛壞了黎永虎那攤子的名聲想必也沒什麼人去和秦風爭搶那塊蟒紋原石的。

「秦老闆,這些都是我的貨…」

將秦風帶到自己的棚子底下后,謝金寶說道:「你隨便看,要是有中意的,我一定給你打個最大的折扣……」

「謝老闆生意做的不小埃」

秦風左右看了一眼,說道:「就您擺在這的原石,恐怕都要值個千兒八百萬了,在陽美恐怕是頭一家了吧?」

謝金寶的翡翠原石生意,的確做的很大,僅他一家,就佔據了整整一排棚子,面積要比黎永虎的大出五六倍。

更重要的是,謝金寶攤位上的原石,並非都是全賭原石,和黎永虎的攤子相反,他這裡賣的絕大部分都是半賭的翡翠石料。

所謂半賭的料子,就是在全賭料子上開過窗或者是切過的,但這種半賭的原石,只是進行了初步的解石,見到裡面的翡翠就停下來了。

誰也不知道下面的表現如何,或者一綠到底,或者是淺嘗即止,賭性雖然比全賭料子小一些,不過也是有很大風險存在的。意,小本生意。」!

謝金寶笑的眼睛都眯縫了起來,開口說道:「秦老闆,我這有塊半賭的好料子,您要不?這可是我收藏了多年的一塊原石…」

「半賭料子?」

秦風聞言皺了下眉頭,他也不想拂了對方的好意,當下說道:「謝老闆拿出來看看吧,我這位黃大哥,可是只收沒有賭性的原石的。」

黃炳余也不生氣,笑嘻嘻的說道:「秦老弟,你這是在擠兌我嗎?我要是看中了,可沒你什麼事了……」

兩人相互打趣的功夫,謝金寶已經是抱了一塊原石放在了桌子上。

這塊料子呈半圓狀,足有一個小磨盤大,分量應該有七八十斤,僅僅是從地上放到桌子上,就累的謝金寶氣喘吁吁了。

「秦老闆,黃老闆,二位請看……」

謝金寶喘了口粗氣,指著那塊原石說道:「您看,這個地方切了一刀,玉肉已經完全露出了來了,色澤濃綠……一邊說著話,謝金寶一邊打開了一個強光手電筒,貼在了那開窗的地方,說道:「兩位過來看,這種水多透徹啊,如果按照這種表現往裡滲進去,裡面怕是能出帝王綠的翡翠1

從手電筒的邊緣,傳來一片瑩瑩綠意,透光度正如謝金寶所言的那樣,的確很不錯,不管是種水還是色澤,都是上上之選的料子。

「謝老闆這塊料子,是抹崗老坑出來的?」

秦風指了指那灰白中摻雜著黃色的石皮,說道:「抹崗玉算是緬甸老坑中的極品了,沒想到謝老闆竟然能搞到一塊,一定是出了大價錢吧?」

秦風所說的抹崗老坑,在緬甸十大翡翠產地中,是極為出名的一個玉礦。

抹崗玉的石皮比較粗糙,解出來的玉石,水與底均較好′裂紋少′為綠或滿綠夾顏綠之高翠品種,很少含雜質′玻璃底的翡翠都較為常見。

翡翠行中經常被提到的帝王綠,最初就出自抹崗老坑之中。

不過抹崗玉的產量極少,前幾年就已經開採殆盡封了坑,秦風也沒想到居然能在這不起眼的地方見到這麼一塊上好的原石。

「秦老闆真是好眼力,你說的沒錯,這就是一塊產自抹崗老坑的原石。」

聽到秦風的話后,謝金寶豎起了大拇指,說道:「這塊料子是我十年前收來的,當時就花了一百多萬,現在拿出來,沒五百萬萬甭想買到

「五百萬?那麼貴啊?」朱凱在一旁吐了吐舌頭,他有點難以想象,就這麼一塊灰不拉嘰的石頭能賣一千萬?

「小兄弟,五百萬還貴?」

謝金寶笑著看向朱凱,說道:「這塊料子可賭性很大,要不是為了湊集四月初去緬甸公盤的資金,就是八百萬我都不賣的。」

「謝老闆,他不懂行,您別見怪。」

秦風笑著接過話來,說道:「凱子,這塊料子是有可能解出玻璃種陽綠翡翠的,最次也是高冰種的料子…

以它的體積,如果裡面玉肉多的話,最少能掏出四五十副鐲子來,再加上掏空的地方也能做出一些掛件來,做出成品后,千兒八百萬的物件是能出來的……」

七八十斤重的原石,只要能掏出其重量十分之一的翡翠,那就算是賭漲了,而以秦風的眼力看來,賭漲的可能性還是極大的。

聽到秦風的話后,謝金寶那眯縫著的眼中,閃過一絲微不可查的精光,笑道:「怎麼樣,秦老闆,有沒有興趣?」

「我先看看再說。」秦風從桌上拿過放大鏡和手電筒,對著這塊原石仔細查看了起來。

秦風心中隱隱有些不安,因為按照這塊原石的表現,應該有大把人搶著去賭的,為何這姓謝的偏偏找上自己?

「秦老闆,隨便看,這價格嘛,咱們還是可以再講的。」見到秦風查看原石,謝金寶眼中閃過一絲慌亂,不過馬上就被他很好的掩飾住了。

「老竇,你安排的怎麼樣?那姓秦的小子咬咱們下的誘餌嗎?」

在距離謝金寶攤位十多米外的一個棚子里,竇健軍正和趙峰劍悠閑的喝著茶,不過兩人的目光,時不時的會從秦風等人身上掃過。

「他才多大歲數,有足夠的利益驅使,還怕那小子不上鉤。」

竇健軍一口飲盡面前的功夫茶,笑道:「老謝在這行里幹了十多年了,什麼門道都精通,只要那姓秦的生出一絲貪婪的念頭,就逃不過老謝的手掌心1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