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三百零九章全部賭垮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 朱凱答應了一聲,乾脆將放著原石的籃子拎到了切石機的旁邊。拿起一塊固定好之後。手起刀落。直接就從中間給切開了。 從地上撿起分成兩半的原石,朱凱搖了搖頭,說道:「沒有。這塊也是實心的,裡面全是石...

「秦風,解石也是要講究一些技巧的,你這樣做是不對的。」

聽到圍觀眾人的奚落和鬨笑,和秦風一起過來的黃炳余臉上也有些掛不住了,走過來說道:「下一塊原石我來幫你解吧,你在旁邊先看看……」

「行,那就麻煩黃大哥了……」秦風是從善如流,當下就點頭答應了下來,從籃子里又拿出了一塊原石,交到了黃炳余的手上。

「都是些黑烏砂啊,這石頭不貴,看來真是解的玩的。」

「怪不得一刀就切了下去,原來都是些便宜貨……」

「是啊,那些石頭加起來也就幾千塊錢而已,沒什麼好看的了。」

秦風從籃子里拿原石的舉動,也將眾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那裝放原石的竹籃,有些人頓時就笑了出來。

不過解石對賭石圈中人的吸引力,那不是一般的大,雖然有人嚷嚷著沒什麼好看,但腳下卻是一步不動,還在等著黃炳余繼續解石。

幾百塊錢一個的原石,黃炳余解起來也沒太大的壓力,秦風遞給他的那塊石頭也是拳頭大小,約莫有兩三斤重的樣子。

黃炳余並沒有開動那個大的切石機,而是將那個小一點固定齒輪的機器打開了,只見他雙手攥緊了那塊原石,一點點的往飛速旋轉著的合金齒輪上蹭了上去。

隨著一陣「……嚓」刺耳的響聲,烏黑色的原石表皮紛紛脫落開來,細細的粉末到處飛揚。

齒輪和原石只是稍微一接觸。黃炳余就連忙用地上盆中的清水,將擦開的原石清洗了一下,不過看著那擦口處白色的霧狀晶體,黃炳余忍不住搖了下頭。

「看到沒有。這才叫解石呢。」

「嗯,這位老兄是個行家,手法很細。」

見到黃炳余的動作,圍觀的人紛紛點頭。因為正在開解的原石本來體積就不大,要是像秦風那種切石的方法,裡面即使有再好的翡翠也要被破壞掉了。

「手法再細,解不出翡翠有個屁用?」聽著旁邊那些人的話,秦風心中冷笑不已。

秦風跟著載系統的學習過南北雕琢工藝,要說對力道的掌控,恐怕天下無人能出其右,他如果想細緻的解石,就是將鋸齒控制在毫米都輕而易舉。

之所以一開始大刀闊斧的就切開一塊石頭。那是因為秦風知道。他所選的這些原石。都是在冥想時沒有任何色彩波動的石頭。

秦風選這些原石用來解石,一是想嘗試下自己冥想中所觀察到的情形究竟是真是假,不帶色彩的原石是否不出翡翠?第二嘛。他就是在打那塊蟒紋原石的主意了。

在秦風冥想的探知範圍內,還就是蟒紋原石的色彩最為濃艷。不過這做生意,當然是要用最小的代價換得最大的利益,秦風沒道理花七十萬去購買那塊原石的。

解石的「嚓」聲還在不斷響著,黃炳余倒是挺細,一塊石頭足足擦了十多分鐘,最後實在沒什麼表現,也只能學著秦風,從中間開了一刀。

「唉,又賭垮了一塊……」

「真是挺可惜的,看這石頭的外皮還不錯埃」

「總比剛才那小子解石強吧,看得人提心弔膽的……」

當這一刀切出后,裡面沒有任何翡翠的表現,看得眾人一陣嘆息,雖然在賭石場中這種情況極為常見,但圍觀的人還是表現出了一絲同情。

「看來沒錯了,冥想中感應不到色彩的原石,裡面都沒翡翠。」第二塊石頭切開后,秦風心中也有了定論。

「秦風,垮了,這塊還是沒有……」

黃炳余洗了手走了回來,雖然秦風買的原石很便宜,但總歸不是自個兒花的錢,解垮了一塊之後,黃炳余也不好意思繼續解石了。

「秦風,要不……我去試試?」

一旁的朱凱躍躍欲試,賭石對他來說,也是一種全新的體驗,只不過秦風給的三十萬分紅都被老爸拿去了,朱凱現在是兩袖清風,想自個兒賭石卻是沒可能了。

「行啊,誰解不是解啊?」

既然知道了答案,秦風對這幾塊原石就完全失去了興緻,當下擺了擺手,說道:「凱子,下面幾塊你全解開吧,動作快點礙…」

「好……」

聽到秦風的話后,朱凱興奮的摸起一塊原石就走到了切石機旁,他拿的這塊原石和前兩塊都差不多大,乾脆學起了黃炳余,用小一點的齒輪先開始擦起石皮來。

不過秦風最初的選擇,早已註定了這些原石不會出產翡翠,擦了一會朱凱就有些不耐煩了,徵得秦風同意后,一刀將原石切成了兩半。

結果這塊原石和它那兩個兄弟一樣,裡面一點翡翠形成的痕都沒有,徹頭徹尾的就是一塊普通石頭。

「哎,我說黎老闆,你的這些原石表現也忒差了點吧?」

接連解了三塊石頭后,秦風的目光看向了黎永虎,不滿的說道:「沒有高品質的翡翠也就算了,可是這石頭連一點翡翠的表現都沒有,到底是不是你說的麻蒙老坑產出的啊?」

秦風這話說的也是有幾分道理的,一般的翡翠原石,切不出好料子來,裡面總是有些結晶體存在了,諸如雲英石一般的礦石。

可是這三塊原石切完后,除了第一塊有些翡翠原石的特徵之外,另外兩個都是實心的石頭蛋子,不能不讓人懷疑這些原石的來歷。

「哎,秦老闆,天地良心,我這原石可都是從緬甸賭回來的埃」

聽到秦風的話,黎永虎頓時有些著急,做生意要講個誠信,秦風說出這話來。後面誰還敢再買自己的原石呢?

黎永虎往四周打量了一下,一把將黎永乾拉了過來,說道:「阿乾,你是知道的。你得給我作證埃」

「秦老闆,我們村的原石,都是出自緬甸,你可能是運氣不太好吧?」

都是本家的兄弟。黎永乾自然要幫黎永虎說話了,當下打起了圓場,說道:「再解開幾個看看,說不定下面就出翡翠了……」

「那好吧……」秦風點了點頭,說道:「凱子,把剩下幾個都切開吧。」

「行,我就不信了,咱們哥幾個運氣這麼差?」

朱凱答應了一聲,乾脆將放著原石的籃子拎到了切石機的旁邊。拿起一塊固定好之後。手起刀落。直接就從中間給切開了。

從地上撿起分成兩半的原石,朱凱搖了搖頭,說道:「沒有。這塊也是實心的,裡面全是石頭……」

「再解……」秦風面無表情的說道。

「好1

朱凱扔掉手中的廢石。一手抓著一個原石擺在了切石機上,卻是為了省事,切完一塊直接再去切另外一塊。

不過兩塊原石切開,結果同樣讓人失望,除了一塊原石邊緣略微有些結晶狀物質外,其餘都蓖ㄊ頭一般無二。

「這應該是原石有問題了。」

「是啊,這已經連著切開六塊料子了,怎麼都表現的那麼差?」

「有什麼奇怪的,這是你們少見多怪,連切十六塊原石沒出翡翠的事情,我也見過。」

「那種幾率還是很小的,我懷疑是這批料子的問題,阿虎進的原石,剛好離翡翠礦的礦脈有點遠……」

連接著六塊原石的賭垮,也讓旁邊眾人的議論聲變得大了起來。

解不出翡翠,在賭石中是極為正常的,但是連著六塊原石,一點翡翠的表現都沒有,這種情況卻是非常的少見。

聽著身邊人的交談聲,黎永虎的臉色變得蒼白了起來,正如剛才六叔說的那句話,他也懷疑自己買的這些料子,是遠離礦脈的廢料。

眾所周知,不管是翡翠礦還是玉礦,都是伴隨著礦脈衍生出來的,距離礦脈中心點越近的石料,形成玉石的幾率也就越大。

反之,那些離著礦脈比較遠的石頭,雖然體表也會生出石皮來,但裡面出現翡翠的幾率,卻是微乎其微。

黎永虎這批料子,都是從同一個翡翠礦買到的,眼下這些料子表現的如此之差,也讓他開始懷疑剩下的那些原石了。

「黎老闆,不是我說您,您這些料子,也太坑人了吧?」六塊原石切開后,秦風向黎永虎表達出了一絲不滿。

「還……還有兩塊呢,都解開看看吧。」黎永虎帶著哀求的眼神看著秦風,說道:「說不定那兩塊就出翡翠了呢?」

現在對於出玉心情最迫切的人,反而不是掏錢買東西的秦風,而是賣家黎永虎了,因為如果再不出翡翠,那攤位上的原石,恐怕全部都要搬回家裡去了。

「好吧,那就接著切。」秦風攤了攤雙手,說道:「或許也不關黎老闆您的事,實在是我運氣太差了吧?」

秦風越是如此說,黎永虎臉上的苦笑之意就越甚,在場圍觀的全都是些行家,即使沒出玉,他們也能通過切口看出很多問題的。

最後兩塊原石的結果,自然也和前面的一般無二,這下黎永虎是徹底失望了,別說旁人了,就連他自個兒,都對自己這批購買的原石不抱什麼希望了。

「老黎也算倒霉,買了一個翡翠礦的邊角料。」

「是啊,八塊原石裡面都沒有霧綹和結晶體,和它們同批的原石,估計也好不到哪裡去……」

原石全部都被解開,自然也沒熱鬧看了,圍觀的眾人一邊嘆息著,一邊散了開來,彷彿生怕沾染上黎永虎的壞運氣。

ps:求推薦票,這幾天事多,兩章已經儘力了,大家多多支持下胖子吧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