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三百零八章切石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都是要將原石的石皮給剝離掉,露出裡面的翡翠,只是切石的動作比較大,能一針見血的看到原石裡面的情形。 而擦石則是一點點的擦進去,見到出現翡翠馬上就會停手,這種解石的方式一般都應用在經驗豐富的老手...

「好吧,秦老闆您也是我今兒的頭一樁生意。◎◎」

雖然黎永虎對地上的那些原石並不怎麼在意,不過還是強打起精神,說道:「秦老闆您先挑著,回頭我一定給個優惠的價格。」

這做原石生意,其實和古玩行的買賣也有許多相通之處,雖然每個棚子底下都擺放了不少原石,但真正值錢的,都被老闆給放置到了別的地方。

「黎老闆,先說個價位吧。」

秦風蹲下身子,拿起了一塊嬰兒巴掌大小的扁平石頭,用強光手電筒貼在上面看了看之後,搖起了腦袋,說道:「您這些貨色也太差了點吧?這麼薄的石頭居然都不透光……」

「好的是有,可是秦老闆您不要埃」

黎永虎也滿腹的委屈,說道:「地上的原石,一百五十塊錢一斤,秦老闆,這價格可真不貴啊,要知道,這些都是正宗的麻蒙老坑裡出來的……」

「一百五十塊錢一斤?好,我就買點吧。」

秦風點了點頭,伸手拿過桌子邊上的一個竹籃子,像是到菜市場買菜一般的在棚子下面逛遊了起來,看到有中意的原石,就將其放到了籃子里。

「這……這就是翡翠原石交易?」

第一次來到這種地方的朱凱,看得是目瞪口呆,原本賭石在他心目中還有些神秘,但是當這層面紗揭掉后,不禁讓他大失所望。

「凱子,你也買幾塊玩玩吧……」

看見朱凱臉上的表情,黃炳余不由笑了起來。說道:「小賭怡情,這個沒什麼的,要是運氣好的話,說不定也能賺個三五萬塊錢……」

通常來說。石皮表現出色的翡翠體積越大,價格也就越高,就像是那塊蟒紋原石,重量只不過是三十多斤。黎永虎就開價七十萬,已經劃到了兩萬塊錢一斤了。

但這不代表那些體積小的原石裡面就沒好貨色,如果一個拳頭大小的原石能切出高品質的翡翠來,一下賺個幾十萬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好,那我也選幾塊。」

朱凱被黃炳余說的來了興趣,當下蹲下了身體,不過卻是被秦風從後面踢了一腳,說道:「回頭你切石就好了,我這都選了七八塊了……」

黎永虎的這個攤位上。一共就擺了二三十塊原石。秦風籃子里倒是裝了一小半。朱凱想想也是,當下跟著秦風來到桌前的地秤旁邊。

「秦老闆,您選了八塊原石。一共二十一斤半……」

黎永虎在地秤上操作了一下,指著上面的數字。說道:「那一斤半就當是籃子的重量吧,我給抹掉了,一共二十斤,三千塊錢整……」

「就這八塊破石頭,就值三千?」

看著籃子里那幾塊烏黑的石頭,朱凱撇了撇嘴,他現在甚至有點不大相信翡翠是從這樣的東西裡面切出來的。

「小夥子,包子有肉不在褶上……」聽到朱凱的話后,黎永虎對他說道:「知道為什麼有那麼多人喜歡賭石嗎?」

「知道,不就是圖個刺激嗎?」朱凱自己是這麼認為的,喜歡賭的人,當然體內基因里的冒險因素比較多一點。

「有這麼一方面,但也不完全是……」

黎永虎搖了搖頭,說道:「俗話說神仙難斷寸玉,目前還沒有任何技術、任何專家能完全測定一塊原石的成色和價值……

這種未知和不確定性,才是賭石這項神秘、刺激的活動經久不衰的本質原因。」

「行啦,黎老闆,別在這裡發展下線了。」

秦風笑著數出了三千塊錢,遞給了黎永虎,笑道:「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在做傳銷呢,對了,你們揭陽那麼多傳銷人士,也可以發展來賭石嘛……」

「秦老闆,擠兌我不是?」

黎永虎接過了那疊錢,開口說道:「本來揭陽治安挺好的,都是被那些做傳銷的人搞得烏煙瘴氣,現在沒事晚上我都不敢出門了。」

「政府是要管下了,不然對本地經濟會造成很大影響的……」

秦風笑了笑,將那籃子原石從地秤上拎了起來,說道:「我要去解石了,黎老闆要不要跟來看看啊?」

「當然要看了。」黎永虎大聲笑道:「秦老闆,要不要我幫你解啊?」

黎永虎知道自己攤位上的翡翠,基本上全都是出自麻蒙老坑,裡面切出翡翠的幾率非常大,所以他不介意讓旁人看到解石過程,順便宣傳一下自己的攤位。

「黎老闆,還是我自己來吧……」秦風笑著搖了搖頭,說道:「解石這麼刺激的事情,怎麼能假手於人呢?」

解石,也可以稱之為切石或者是擦石。

總而言之,不管切石還是擦石,都是要將原石的石皮給剝離掉,露出裡面的翡翠,只是切石的動作比較大,能一針見血的看到原石裡面的情形。

而擦石則是一點點的擦進去,見到出現翡翠馬上就會停手,這種解石的方式一般都應用在經驗豐富的老手身上。

在賭石整個環節中,解石毫無疑問是其中的**部分,所以當黎永虎故意放大了聲音說要解石后,馬上吸引來了眾多的目光。

「黎老闆,您那幾十萬的原石也不怕丟啊?」見到黎永虎跟著自己走向切石機,秦風不由笑著開起了玩笑。

「丟不了,這邊都是自己人。」

黎永虎連看都沒往自己那塊原石看一眼,這被柵欄圍起來的範圍內,幾乎全都是陽美一個村子里的人,再就是秦風這樣有人作保帶進來的,外人根本就進不來。

「小夥子,想切石嗎?」

等秦風幾人來到切石機旁的時候,原本站在柵欄大門處賣票的黎六叔,不知道何時已經站在切石機的邊上了。

「對,切石。」

秦風看了一眼這位死要錢的六叔,很不情願的掏出了五十塊錢遞了過去,說道:「六叔,我這石頭那麼小,可不能一塊五十啊,那我就賠死了。」

「放心吧,六叔是那麼小氣的人嗎?」六叔笑眯眯的看著秦風,說道:「用一次五十,你買的越多越划算。」

「買的越多賠的越多。」

秦風小聲在嘴裡嘀咕了一句,拿起一塊拳頭大小重約三四斤的黑烏砂,將其固定在了機器上,伸手將切割機的電源打開了。

「哎,秦風,沒你這樣解石的埃」

看到秦風的舉動,從進到交易場一直都沒怎麼說話的黎永乾,連忙拉住了秦風,說道:「這塊石頭不大,可以先用砂輪機從旁邊給擦一下,不用急著切……」

「是啊,小夥子,先擦石再解石,程序別搞錯了。」

「宋老闆說的沒錯,都像你這麼玩賭石的話,再好的料子也切壞掉了。」

當切石機上那合金齒輪旋轉發出一陣刺耳的「」聲時,周圍那些陽美本地的村民和外地來的玉石商人,頓時都被吸引了過來。

有那麼幾個好為人師的人,已經開始指責起秦風來,實在是因為秦風所表現出來的架勢,簡直就不像是來賭石的。

一般來說,直接下刀切石只是發生在兩種情況下,一是翡翠原石的體積特別大,這樣可以根據原石石皮的表現,將其先分解開來。

再有就是翡翠原石上面出現了裂綹,可以順著裂綹裂開的地方切下去,錯非這兩種情況,都會先擦一擦石皮的。

像秦風這種不管三七二十一,上來就切的人,在翡翠公盤上倒是也有,不過都是些看熱鬧賭手氣的遊客,壓根就算不上賭石圈子裡的人。

「幾百塊錢的東西而已,出不了什麼好貨色吧?」

秦風臉上露出狐疑的神色,不過握著切石機把柄的右手也沒停著,順勢就往下壓了下去,那鋒利的合金齒輪,頓時切入到了那塊原石之中。

「……嚓……」

當齒輪和石頭相交后,一陣刺耳的聲音伴隨著一片飄揚著的粉末響了起來,無數細小的石屑迸濺在了秦風的手上。

「怎麼就切下去了?」

「是啊,這小夥子也忒心急了吧?」

「到底是嘴上無毛、辦事不牢,有這麼賭石的嗎?」

秦風這突兀的舉動,讓圍觀的眾人都有些愕然,那料子再便宜,也是麻蒙廠出來的黑烏砂啊,萬一裡面出了個玻璃種,這主人還不要哭死啊?

原石只不過是拳頭大小,秦風基本上沒用什麼勁,就將其從中間切開了,當秦風手中機器停下后,好幾個人頭同時伸到了切石機的上方。

一人拿過地上用皮管子連接起來的水龍頭,在石頭上沖洗了一番后,搖了搖頭,說道:「什麼都沒出,是塊廢料……」

「幸虧他沒切出好料子,不然那才是真的廢了。」不知道為何,在那人話聲出口之後,場內的眾人齊齊鬆了口氣。

「老趙,他真的是齊功弟子嗎?」

在人群外圍,竇健軍等人也看到了這一幕,不過看完秦風解石后,竇健軍臉上露出了疑惑的神色,齊功的徒弟,按理說不應該如此魯莽的。

「老竇,說不定他是家裡和齊功有交情,這才拜在他門下的。」

趙峰劍臉上露出一絲陰狠的笑容,壓低了聲音說道:「不懂才好,他要是個行家,咱們去糊弄誰啊?」

「說的也是埃」竇健軍和趙峰劍對視了一眼,哈哈大笑了起來。

ps:ps:第二更,求推薦票,最近胖子很悲催,爆發估計得等下月了!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