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三百零七章冥想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了黃炳余的話轉身去看那些便宜的原石,黎永虎頓時坐不住了,一把拉住秦風說道:「秦老闆,要不您給個價?」 今年緬甸翡翠公盤重開,這也代表著國內像是平州那樣的翡翠交易集散地的生意要紅火起來,陽美到底...

「好深的蟒紋啊,這塊料子不錯,黎老闆好眼力」!

秦風仔細打量了一下這塊石頭,發現在石頭正中的位置,有一條黑色的長紋,就像一條臍帶,攔腰將原石圍住,四周還衍生出深褐色帶狀紋。

這就是所謂的蟒紋,蟒紋的顏色越深,說明裡面翡翠玉肉的色彩越濃烈,這塊料子重達三十多斤,算得上是塊上好的原石了。

聽到秦風的話后,黎永虎笑了起來,說道:「怎麼樣,秦老闆,有沒有入手的意思?我可以算你便宜點的。」

秦風繼續打量著這塊原石,隨口問道:「什麼價?」

「一口價,七十萬1黎永虎開口說道:「這塊料子只要裡面出了翡翠,品質一定極高,秦老闆買了是穩賺不賠埃」

「穩賺不賠?」秦風哭笑不得的說道:「黎老闆,如果裡面沒出翡翠呢?那我可就賠的連內褲都沒了……」

在賭石圈裡有句話叫做「一刀貧一刀富,一刀穿麻布」,可以讓人瞬間感受到天堂地獄的差別,很多自以為眼力高明的人,就是在這上面栽的跟頭。

就像是方雅志,他也算得上是國內玉石行當里的名家了,但就是太過自信,豪擲數千萬資金賭石失敗之後,最後更是連家底都賠了進去。

「嘿嘿,秦老闆,俗話說神仙難斷寸玉,這賭石原本就是賭運氣,您要是賭漲了,這塊石頭說不定能值七百萬呢」

黎永虎賣力的向秦風推銷著這塊原石,這是他在緬甸以二十萬拍下的,眼下加了三倍的價錢,倒是也不算很黑。

「黎老闆,你這塊是全賭的石頭,七十萬,貴了。」

秦風搖了搖頭說道:「全賭風險太大,首先我要賭裡面出不出翡翠,其次還要賭翡翠的品質,花七十萬隻有百分之三十多的幾率這生意不划算……」

「秦風,說的沒錯,這塊石頭是有點貴。

一旁的黃炳餘生怕秦風頭腦發熱,將這塊原石買下來,連忙拉了他一把,說道:「走,咱們看看那些便宜的吧。」

翡翠原石並不是像外行人想的那樣一塊動輒數以幾十萬計,其實很多原石都是很便宜的,從幾十到幾百不等上萬的料子,就算表現不錯的了。

在黎永虎的攤子上,那些隨便擺在地上的原石,大多都是一兩百塊錢,貴的也不過一千多,算上從緬甸拉回來的運費,基本上不賺什麼錢,這也是黎永虎賣力推銷那塊蟒紋原石的原因。

「哎,秦老闆這做買賣,我喊了價,您還可以還價的呀。」

看到秦風聽了黃炳余的話轉身去看那些便宜的原石,黎永虎頓時坐不住了,一把拉住秦風說道:「秦老闆,要不您給個價?」

今年緬甸翡翠公盤重開,這也代表著國內像是平州那樣的翡翠交易集散地的生意要紅火起來,陽美到底不是國內翡翠交易的中心,所以很多陽美人都怕他們進的貨砸在手裡面。

「黎老闆,這價沒法開,還是算了吧。」秦風擺了擺手還是低著頭在看腳下的那些原石。

只是秦風越是這種態度,黎永虎就越是著急嚷嚷道:「多少您也說個價啊,只要合適,我就買1

黎永虎前幾年囤積了不少原石,在這棚子下面的,只是一小部分,還有更多都藏在了家裡,這些原石,幾乎耗盡了他所有的資金。

囤積原石,原本就是需要耐心的,不過黎永虎的大兒子談了對象,已經定下來明年結婚,可這婚房還沒準備好,原因就在於黎永虎手上沒錢了。

所以黎永虎這才挑了兩塊表現不錯的原石,準備在這次交易中賣出去,潮汕人最重傳承,就是賠本賣,他可不想因為房子的事情,耽誤了兒子的結婚大事。

「黎老闆,我再看看那塊料子吧。」

秦風沒有說出價格,而是轉過身來,將那塊二三十斤重的原石抱了起來,仔細的沿著蟒紋看了起來。

翡翠是清末民初的時候,在中國流行起來的,最早是因為慈禧鍾愛翡翠,再後來有了那位宋家三小姐,翡翠才真正被人世人所知。

所以奇門鑒玉的方式,並不適應於鑒定翡翠,不過秦風的師父載學究天人,他自創了一種鑒賞翡翠的方法。

俗話說美玉通靈,古人認為品質好的玉石,都有其靈性,於是載曾經費時多載,想去感受翡翠的靈性,還別說,真讓他琢磨出一些門道。

當載運轉本門內家心法,進入冥想狀態后,他真的能感應出翡翠中的靈性,越是精粹的玉石,那種磁場波動越大。!秦也學過這種冥想,只是他很少接觸翡翠原石,就只有在石>嘗試過一次,此次來揭參加這個玉石交易會,秦風心中也沒有太大的把握。

將玉石拿起后,秦風深深的吸了口氣,看似雙眼盯在原石上,其實秦風已然是神遊物外,進入到冥想之中,努力的去感應天地間遊離的靈氣。

秦風所修習的是內家心法,曾經學過拳術的人都知道,這是一種通過呼吸頻率來調節身體機能狀態的方法,其實並沒有世人所想象的那般玄奧。

而所謂的冥想,是指內家功法修鍊到一定程度后,所產生的一種空靈的狀態,就像是高僧入定一般,把心、意、靈完全專註在原始之初之中。

在這種狀態下,秦風能通過識感察覺到,這個世界要遠比他用眼睛看到的更加豐富多彩,花草樹木在吸收和釋放的時候,彷彿像是有生命一般。

原本肉眼不可查的空氣中,似乎也充滿了五色斑斕的色彩,好像正應了萬物皆有靈的那句話。

而一向被稱之為世界上沒有任何機器可以勘測的翡翠原石,在秦風這種空靈的狀態下,似乎也有了一些變化。

就像是秦風手中的這塊原石,一股代表著生命的綠色氣息,從原石中顯露了出來,那股綠意,讓秦風感覺到自己的雙手,都被渲染成了綠色。

在秦風的冥想範圍內,他腳下的那些原石,或多或少也在散發著不同程度的光澤,當然,這些都不是秦風用眼睛看到了,而是思維延伸之後感應到的。

「秦風,秦風,你怎麼啦?看好了沒有?」

正當秦風沉迷在冥想之中的時候,耳邊傳來了呼喊的聲音,聲音非常的空洞,好似從天邊傳來一般,不過卻是將秦風的思維,從冥想中給拉了出去。

「啊?黃大哥,怎麼了?」

秦風剛才那好像完全沒有了焦距的眼睛,開始轉動了起來,不過眼中還是透出一絲迷惘的神色。

「你這都看了十來分鐘了,到底看好沒啊?」

剛才秦風的舉動在旁人眼中,多少顯得有些怪異,就這麼抱著石頭一動不動的瞅著,哪裡像是在鑒定原石埃

「多長時間也看不好埃」

秦風此時腦子已經完全清明了過來,當下笑道:「我想把這石皮給看穿,看到裡面到底有沒有翡翠,這差一點就看到了,被黃大哥您給驚醒了呀……」

有些話,越是實話,越是不容易讓人相信,秦風此話一出,身邊幾人頓時都笑了起來。

黎永虎搖著頭笑道:「秦老闆,您要是能看穿這翡翠原石,那一準就能成世界首富了。」

「就是,要是能有這透視的本事,那也不用看原石了,直接去賭場多好埃」黃炳余聞言也是笑了起來。

眾人都以為秦風是在開玩笑,只是他們不知道,秦風雖然不能透視,但是在冥想狀態下,能感應到原石中溢出的那一絲靈氣。

在秦風看來,包裹住原石表皮的那些深淺不一的色彩,就是翡翠所蘊含的靈氣,只是色彩深淺和翡翠質量的關係,秦風現在還無法得知。

「好了,不開玩笑了。」

秦風將那塊蟒紋原石放回到了桌子上,說道:「黎老闆,說老實話,我雖然學了不少關於翡翠鑒賞的知識,但賭石還真是頭一遭,您的這塊石頭我看不準,而且要價太高了……」

孫子兵法里三十六計中有一計叫做欲擒故縱,這也是在當代商場里被應用最多的一計,秦風雖然很看好蟒紋原石,但一張嘴就把這塊石頭給否了。

「哎,秦老闆,價格高那是物有所值,我這也不是亂開價埃」

黎永虎看到秦風似乎並不想買他的原石,搖了搖頭說道:「秦老闆不想買就算了,來,咱們喝茶,生意不成情意在嘛」

說老實話,黎永虎心中還是有些失望的,畢竟來這交易的人,大部分都是自己村裡的街坊四鄰,他們有很多人都知道自己這塊原石進價的。

所以黎永虎這才盯著秦風等人不放,因為如果這塊原石能賣出去,那也是賣給這些外來交易的玉石商,而不是村裡的同行。

「黎老闆,您這攤子,這是我看的頭一家」

秦風轉眼看向地上的那些原石,說道:「既然來了,還是要買幾塊石頭試試手氣的,我先挑幾塊,然後黎老闆你給個價,如何?」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