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三百零六章蟒紋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出這句話來。 麻蒙在緬甸也算是個比較有名的老坑,以盛產皮殼烏黑似煤炭的黑烏砂著名。 這種黑烏砂翡翠原石一般切出來的,都是一些中低檔翡翠,不過也出過極品帝王綠,所以才名列緬甸十大翡翠坑口...

「這裡還真是簡陋啊?」

看著那些直接搭建在泥土地上的棚子,就連黃炳余都搖起了頭,他雖然沒去過緬甸,卻是參加過一次平州舉辦的翡翠公盤,那裡的環境可是要比這好多了。

「黃老闆,我們這就是自己村子搞得,又不是對外的交易。」

黎永乾的集體榮譽感還挺強的,聽到黃炳余的評價后,開口說道:「我們每年都要搞一次玉石節,那的規模比這大多了,到時候黃老闆你可以來參加下,肯定會讓你滿意的……」

為了吸引來自全國各地的玉石商人來陽美,陽美從九十年代初期的時候,就開始搞玉石節了,時至今日,在國內已經算是小有名頭了。

「行,我到時候一定要來見識下的。」黃炳余點了點頭,說道:「黎老闆,這邊的賭石,不知道是用什麼方式交易呢?」

黃炳余雖然沒賭過石,但可沒少聽聞相關的知識,他知道在緬甸賭石,是分為明標和暗標兩種方式。

顧名思義,明標就是公開喊價,價高者得,至於暗標,則是買家將心儀的原石標號寫在投注單上,在工作人員統一整理后,報出中標價格。

不過這些都是發生在緬甸的,眼前這個翡翠原石交易的地方,一眼看過去也就三五百塊原石,規模實在是太小了,顯然不太適用緬甸的交易方式。

「這裡的交易方式很簡單,明買明賣,只要你能和賣家談好價格付完款。當場就能切石的。」

黎永乾指著一個露天場地內擺著的機器,說道:「那東西就是切石機,村裡提供的,用一次五十塊錢……」

「還要錢?」

秦風聞言哭笑不得的說道:「真是該著你們發財。這不管怎麼說,你們村裡都是穩賺不賠埃」

在賭壇中有一句話說的好,想要不輸,那唯有不賭。別看澳島的那些賭場每天日進斗金,但經驗賭場的人,卻是從來不上賭桌的。

這陽美的村委也是如此,他們只提供場地和設備,村民們自行組織買賣交易,輸贏和村委一點關係都沒有,並且還能從中賺錢。

「這是老村長的主意。」

黎永乾瞄了瞄遠處的六叔,眼中儘是欽佩的神色,一個原不怎麼樣的小村子。就是在六叔的領導下。才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所以六叔在陽美一句話,沒人不服氣的。

見到場內的人逐漸多了起來,黃炳余也站不住了。開口說道:「秦風,到處看看吧。不過咱們可是說好了,不參與賭石埃」

「老黃,你還真是來買翡翠的呀?」

聽到黃炳余的話后,黎永乾撇了撇嘴,說道:「這裡百十來塊錢的石頭也有,不賭一下多可惜礙…」

「不賭。」

黃炳余搖了搖頭,說道:「有一必有二,這隻要賭了一次就拔不出來了,我看看就好了,買賭漲是原石雖然貴點,但風險也小呀……」

黃炳余的賭性並不是很大,這在生意場上固然算是個優點,但也代表著他的開拓性不夠,在某些時候魄力不足,也是制約其發展的一個因素。

「先看看吧……」

秦風不置可否的說道:「正如黎老闆說的那樣,有合適的買幾塊玩玩也不錯,反正百八十塊錢的,誰都花得起。」

說著話,幾人走到了一處放著二三十塊翡翠原石的攤位前。

這個攤位上的原石都是那種通體烏黑的石料,小的只有嬰兒巴掌那麼大,最大的也不過足球大小,從任何一塊石頭上,都看不出絲毫翡翠的痕。

「翡翠真是從這石頭裡切出來的?」

從沒涉及過賭石的朱凱,看著那些石頭,眼中不由露出了懷疑的神色,翡翠如此靚麗奪目,可這出身卻是太不顯眼了。

「沒錯,這就是翡翠原石。」

秦風點了點頭蹲下了身體,看向坐在石頭堆里的那個中年人,說道:「這位大叔,如果我沒看錯的話,您的這些石頭,應該都是麻蒙坑裡采出來的黑烏砂吧?」

「咦,小夥子,有點眼力,是行家啊?」

原擺了個茶桌正自飲自斟的中年人,聽到秦風的話不由愣了一下,抬頭看去,卻是發現了黎永乾,當下站起了身,說道:「阿乾,是你帶來的人啊,來,坐下喝杯功夫茶1

要說在潮汕地區長大的人,可以一天不吃飯,但卻不能一刻不喝茶,功夫茶已經深入到了他們的生活之中,不管在什麼地方,他們總是會想辦法泡出一壺茶來的。

很多北方人到潮汕地區做生意,最不習慣的一點就是,到了地頭一準是用功夫茶來招待的,這讓那些習慣在酒桌上談生意的北方老闆們,往往都有些不知所措。

「二哥,生意怎麼樣啊?」

黎永乾說著話,帶著秦風幾人進了棚子,介紹道:「這是我家哥哥,叫黎永虎,你們喊聲二哥就行了……」

陽美這個村子有幾個大姓,黎竇都是其中之一,今兒在這裡擺攤的人,大多都和黎永乾沾親帶故,基上全是熟人。

「阿乾,今兒才是第一天,哪有什麼生意礙…」黎永虎笑著給幾人倒了杯茶,看向秦風說道:「小兄弟,家裡是做原石生意的?」

黎永虎之所以會如此問秦風,還是基於秦風開始所說的那句話。

因為只有真正做翡翠原石生意的人,才能講的出各種翡翠原石的區別和場口,這一點就連黎永乾都做不到。

說到翡翠原石的場口,首先還要說一下緬甸的翡翠礦區,這些礦區主要位於緬北孟拱西北部的烏龍河上游,長約250千米,寬約15千米,面積三千餘平方千米。

各個礦山不同坑口所產的翡翠,全都各具特色,質量好壞不同,因而識別賭石場口,有人也稱之為即采坑口,對推斷賭石質的好壞,有很大的幫助。

在翡翠行當里有一句名言,即「不識場口,不玩賭石」,故在選購翡翠原石時,一定要懂得料的產地和特徵,否則就無條件做賭石生意。

秦風只是蹲下稍微一打量,就說出了這些黑烏砂的來歷,不由讓黎永虎另眼相看起來,不是真正的行家,絕對說不出這句話來。

麻蒙在緬甸也算是個比較有名的老坑,以盛產皮殼烏黑似煤炭的黑烏砂著名。

這種黑烏砂翡翠原石一般切出來的,都是一些中低檔翡翠,不過也出過極品帝王綠,所以才名列緬甸十大翡翠坑口之一。

「跟著老師學過一些翡翠的鑒定知識,讓二哥見笑了。」

秦風心中暗叫了一聲僥倖,說老實話,他對翡翠的認知,要遠遠差於對和田玉的了解。

別的不說,拿過一塊和田玉,秦風僅用鼻子問一下,就能說出其開採出來的大約時間。

但是對於翡翠,秦風除了在傳承中得到一些鑒定原石的相關技巧之外,像是什麼老坑場口之類的事情,他還真是從齊功口中得知的。

說起來這也講些天份的,有些人學了多年的玉石知識,你那塊玉他還是分不出是和田玉還是俄羅斯玉,而沒接觸過翡翠原石的人,更是無法憑藉著課上的知識,來分辨出原石的產地。

不過秦風就有這個天賦,僅僅經過齊功的一些指導,秦風就牢牢的將各個坑口原石的特徵記在了腦子裡,剛才一說出來,果然被黎永虎當成了行家。

「小兄弟,你的老師是哪位啊?」看到秦風如此年輕,黎永虎忍不住追問了一句。

聽著黎永虎口口聲聲喊著秦風小兄弟,黎永乾不由說道:「二哥,秦老闆的老師是齊功先生……」

齊功是國內公認的玉石字畫鑒定的第一人,秦風作為他的弟子,在行內的輩分算是很高的。

陽美的玉器加工,可不僅僅是針對翡翠的,和田玉等國內的軟玉,也有很多是在這裡加工成飾品,然後銷售到全國各地的,所以齊功的名聲在這裡一樣好使。

所以別看黎永虎在年齡上比秦風大了不少,但他用小兄弟的稱呼來喊秦風,還真是不怎麼妥當。

「齊先生的弟子?冒昧,冒昧了。」

聽到黎永乾的話后,黎永虎連忙拱起了手,說道:「秦老闆,不知者不怪,齊先生他老人家身體可還好?我去年在京城還見過他一次呢……」

「老師的身體還行,多謝黎老闆關心了。」

聽到黎永虎的問候,秦風心中也有些感慨,從京城盤下《真玉坊》,到洛市收玉,再到眼前的翡翠原石市場,他著實在沾了齊功不少的光。

「來,秦老闆,我這有兩塊好料子,你看看有沒有興趣。」

賣翡翠原石的人,雖然自個兒不賭,但他們也必須掌握很多賭石的技巧,將自己的原石分為三六九等,分別給出不同的價格。

黎永虎所說的好料子,被他藏在了桌子底下,這是一塊足有籃球大小的黑烏砂原石,上面有一條清晰可見的蟒紋,將整塊原石貫穿了起來。

翡翠原石中的蟒紋,其實就是石頭表面上玉石鼓出來的形狀,一種特殊的表現,一般蟒紋的顏色多呈綠色,也就是行話「綠隨黑走」。

有這種體表的原石,裡面往往都切出高品質的翡翠來,所以黎永虎才珍而重之的將這塊石頭藏在了桌子底下。

PS: PS:第二更,周一的推薦票,大家多多支持!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